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二十章 西武,青山

这一声喝问顿时让打斗中的人都住了手,王紫飞身退开战圈,一号和二号紧随其后。

居烨拂尘一挥搭在右手处,瞥了一眼仅剩的两个手下,现在又把星河派的老太婆引来了,居烨笑的阴森,并没有紧张之感。

一只巨大的鸿鸟很快出现,只听一声刺耳的琵琶声响起,一连串锋利如刀的音波冲向盘旋在那五个弟子身边的黑鹰,只一出手就全数消灭了那些黑鹰!

五名女子惊喜的看向渐渐接近的人影,她们有救了!

一个同样素粉道袍的女子从鸿鸟上飞身下来,只见那女子手抱琵琶,体态轻盈,自空中踏步而来,粉衣飘摇,三千丝绾成髻,面带一层素纱,倒是一番不食人间烟火的模样,柳眉紧皱,让人忍不住想为美人儿分忧。

只是如此美人儿在场的人却没有一个愿意欣赏,一号二号目不斜视护在王紫左右,居烨不知为何笑的更加阴森不屑,五个伤痕累累的星河派弟子早就见了救星扑了上去。

王紫却是看了一眼,但对方对方表里不一的作态让王紫微微皱了眉,先是星河派弟子祸水东引牵扯她进来,再是跟居烨快要分出胜负之时被这人出来打断,无端的跟邪教结下梁子。

星河派多是女弟子,星河派功法以音入道以舞入道,门内弟子无不妖娆多姿,天下美人出星河可不是说说而已。

“十长老!”却见那居中的女子迎面扑进来着的怀里,委屈的哭了起来,来着心疼的抹着女子的眼泪,口中一声声安慰着。

听声音沧桑浑厚,却与外表妙龄少女的模样极不相符。

“这不是沛白长老?你我二人还真是有缘啊!今日沛白长老可是做好准备做本座的暖床丫头了?呵呵,虽然年纪大了点,但好歹保养的不错……”

不管那边正上演的师徒情深,居烨邪笑着说道,边说边用直白的眼神扫视着来人、也就是沛白长老的身体,但话还没说完就被突如其来的攻击打断了。

“呵呵几年不见,沛白长老还是这样直接,不过本座还就喜欢直接的!”

居烨侧身轻巧躲过,也不恼,反而笑的更加邪恶。

“不想我星河派覆灭东龙教,你就乖乖奉上人头!”沛白将那女子护在身后,琵琶一横,做出攻击的姿态,沉声道,杀气蔓延开来。

“呵呵,本座还没有尝便天下美人,怎么可以早早断了头颅,再说了,沛白长老真的舍得杀本座吗?除了本座,还有谁愿意要你、这个千年老……”

居烨大笑一声,眼神放肆的在沛白身上游走,仿佛故意让对方不舒服,沛白忍无可忍,节奏鲜明却急躁的旋律奏起,再次打断了居烨的话!

“沛白长老,二十年前你没有抓住本座,现在照样奈何不了我,哈哈,本座今天心情不错,后会有期!”

居烨在雨点般的攻击灵活的闪躲,大笑着说道,随后长袖一挥,一阵浓雾出现,只一眨眼的时间居烨已然身在百里开外,空中还回荡着邪肆的笑。

王紫转身跃上飞船,没在意居烨临走时那-此事未完-的眼神,跟没有多看星河派一众人一眼,一号这动作迅速的重新驾船离开。

“小月蝶,让太师傅看看伤哪了?以后还敢不敢任性了,外面的坏人多得很,你怎么就是不听!”沛白恨恨的看着居烨逃走,顾及身边的人也没去追,回过神抓着那女子的肩膀关切的查看伤势。

这女子名叫舞月蝶,是星河派现任掌门之女,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任性却因了讨喜的性格深受星河派长老的喜爱和袒护,星河派掌门舞鸾凤性情刚烈,是齐恒大陆人人称颂的女中豪杰,不似舞月蝶那般小家碧玉。

据说舞鸾凤今生只爱过一个男子,痴痴追随了一千多年,但最终这份深情没有得到回应,五百年前不知何故舞鸾凤一身颓废回到星河派,不吃不喝也不说一句话,情绪消沉,日渐消瘦。

星河派长老会对束手无策,猜测可能是因那男子才变成这样,想要找出那男子时才发现,以前多年了她们竟然丝毫不知舞鸾凤钟情之人是谁!

直到快把自己折磨死的时候,舞鸾凤却突然整装出现在长老会,精神极好,除了明显消瘦的身体竟然没有丝毫颓废之象,并且宣布她愿意接手星河派掌门之位!

长老会自是愿意,上人掌门已到闭关的时候,舞鸾凤又是那一代中最出色的弟子,掌门之位传给舞鸾凤是早就议定的事情,只是舞鸾凤一再推脱,现在倒是合了众人的心思。

再后来不久舞鸾凤竟然诞下一女,正是舞月蝶,舞鸾凤对孩子父亲闭口不提,长老会也没有再追问,舞鸾凤好不容易接手了掌门之位,她们可不想再横生波澜。

再者,长老们多为修为高深之人,膝下多无子,看着可爱的舞月蝶出生她们都极为喜爱,从小宠着惯着,反而是舞鸾凤对于舞月蝶很少管教,被长老们宠的无法无天,什么事情都敢做,至于在长老们眼中最乖最可爱最讨喜的舞月蝶,谁知道是不是果真如此……

“小月蝶,快告诉十长老是不是吓坏了?别怕别怕没事了,十长老这就带你离开!”沛白紧张的给舞月蝶上了药,确定没有大的伤势才松了口气,拉着舞月蝶跳上了鸿鸟。

“呵呵十长老月蝶没事,我才不怕呢,再厉害的人我都见过,才不怕!只是还师姐们受伤了,月蝶有罪!”

舞月蝶这才回过神来,眼看着王紫他们的船不见了影子才脸颊一红低下头来,随后愧疚的说道,肩膀耷拉下来很沮丧的样子。

“师姐们没事,月蝶莫要自责!”

一个女子顿时急急地说道,虽然她满身的上看起来并没有什么说服力,他们四人为了保护舞月蝶都收了很多伤,相比起他们四人狼狈的模样舞月蝶好的不能再好了。

“可是师姐明明伤的很重,还有小离师姐的脸怎么办?十长老你快看看小离师姐的脸,要是治不好小离师姐的脸,我、我也不要这张脸了!”

舞月蝶眼中含泪,倔强的看着沛白,一咬嘴唇,手中突然出现一把匕首抵在脸上,尖锐的匕首很快就在白皙的脸上画出点点血迹。

“小月蝶你在干什么!”

“月蝶!”

沛白紧张的多下刀子,心疼的给那张漂亮的小脸蛋上药,只见刚上了药那点小伤口就不见了,沛白责备的看着舞月蝶道:

“怎么能伤害自己呢!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十长老有说不管小离吗?看我把这件事情告诉其他长老,让他们呢惩罚你!”

沛白边说边将手中的伤药递给身边的一个弟子,示意她给小离上药,众人看着小离的脸也很快好起来,只是还有些痕迹,但再用几天药也就没事了。

小离赶集的看着舞月蝶,舞月蝶朝着小离调皮的一笑,扑进沛白怀中撒娇。

“十长老最疼月蝶,不要告诉其他长老嘛,不然他们肯定不让月蝶再出来了!十长老十长老!你快答应月蝶,不准说不准说!”

耐不住舞月蝶撒娇,沛白绷着的脸无奈而宠爱的一笑,点着舞月蝶的额头说道:

“就欺负十长老疼你,还威胁起我了!”

舞月蝶小心思被看穿笑脸一红,扎进沛白怀里不出来了。

另一边,王紫三人再度踏上去仙天秘境的路。

“主人。”一号和二号同时唤道,原来是王紫从船舱内走了出来。

透过结界看出去,山川河岳,城镇乡村在脚下快速的掠过,已经偶尔能遇到跟他们同方向的修士。

“下次受伤用。”

王紫扔给一号和二号几瓶净化之水,他们两个人基本上没有避免伤害的概念,若是躲不开的招式他们反而会直面而上,对于他们来说,受伤就等于新的成长,只要不是彻底毁了他们的身体和灵魂就不会死,而是在进化。

今天二号的胳膊再生她也看到了,这是二号醒来后第一次局部进化,她特意留意过,他的胳膊的确比之前更有力量。

虽然这是进化,但这样不把自己当人看的做法、他们真的不会在意吗?

王紫给他们净化之水,就算他们仍然不用,也是个幌子,不要再招惹更多有心之人的注意了,今天居烨就是例子。

一号和二号接住瓶子,动作几不可察的一滞,从他们被诅咒那一刻起、就永远跟丹药说再见了,不管王紫此举为何,都让他们想到了那些以为早就忘在尘土里的记忆……

“一号,以后你就叫西武,二号,青山。”

却听王紫又道,平淡的语气,既然两人只听命令,就让他们把这当做命令吧。

“……西武谢主上赐名。”

“……青山谢主上赐名。”

一号和二号齐齐一怔,那机械版死板的脸似乎也起了变化,垂下头掩主了眼中划过的种种思绪,二人终是沉声应道,低沉的声音包含了什么东西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一号也曾是王紫的代号,即便王紫明白一个名字对于一个人的意义,也绝对想不到她此举带给一号和二号的影响有多大、多重、多么不可承受!

“从今往后,你们就是朕的尖刀,朕的影子!”

“抛弃了名字代表着将你们的过去一柄埋葬!永无拾起之日!”

“你们的名字将与身体和灵魂一起被诅咒!不再为人,沉浮世间,随朕挞伐万里江山!你们可愿意?!”

犹如烙印一般刻在脑海中的影像,至今一身战袍的风广战皇当初誓师之言依然清晰的响在耳畔,他们随着风广战皇立下赫赫战功,将胜利的诗篇永远镌刻在历史的长卷中。

如风广战皇所言,他们抛弃了过去,忘记了自己,不再为人,他们可以残忍,可以听令征伐千里,可以待命安于一隅,这是风广战皇刻在他们脑海里的。

而今他们的主上是这个女子,是王紫,他们依然不敢拾起不该拾起的,是习惯了还是不敢?他们不知道,而他们以为这一切都无所谓了,因为几千年了,他们早就忘记了那些所谓的过去,所谓的是人非人。

他们铭记他们是尖刀、是影子!唯有这点他们从不敢忘!

而今,西武,青山,这样被赋予他们新的名字,天不怕地不怕的他们,竟觉这名字有种不能承受之重!

然而他们已经习惯了听从命令,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念出这陌生的、以后却属于他们的名字……

后来的几天都很顺利,三人到达仙天秘境时已经又过了九天。

持有令牌的人都已经到齐了,入口在一个狭长的山谷,王紫三人进入山谷时就看到了山谷内热闹的情形,虽然说持有令牌的人才可以进去,但也有很多人想来碰碰运气,令牌限带十五人进入,万一运气好碰到没有满员的人他,他们也好抱大腿啊。

山谷内驻扎的帐篷粗粗看去绵延数里,王紫三人从中间空出的小路前行,只有少数人对他们的到来予以关注,但也只看两眼便不再看,他们现在在意的是仙天秘境开启在即他们还没有抱到大腿,要是让他们知道王紫手中就有一枚令牌,不知道这些人会是什么反应……

一路上帐篷基本上都是一个挨着一个,并没有多少空地。

“哎哎借过借过!铁三你特么等等我,我也去!”这时一个男子飞快的穿行在人群中,追着一个壮硕的男子飞出山谷。

王紫行走的步伐微微一顿,看了眼声音发出的方向,这人、是小五和铁三,是刀锋佣兵团的人……

回过头来继续走,但行走间却分出些注意力观察驻扎在这里的帐篷。

果然直到能看到山谷的尽头时,空地上出现了刀锋佣兵团的锦旗,现在正是下午,几个佣兵正在处理几只灵兽,身后事六顶帐篷,旁边刚好有块空地。

这里往前基本上都是世家门派和一些工会的驻扎地,各个驻地只见都隔了一定的地方。

王紫脚步一转,向那块空地走去,有些准备晚饭的修士见王紫三人往刀锋佣兵团的地盘上走,都不屑的笑笑,抬起头准备看好戏,这几人真是不知道规矩啊,就这么着进别人的地盘,不是在找揍吗?

青山率先上前,准备给王紫搭建帐篷,王紫抬手示意他等一会而,青山听令住手。

“接你们的地方一用,我可以给报酬。”

只见王紫走到刀锋佣兵团的帐篷前,面对的正是美貌性感的桃姐,这里都是刀锋小队的人,王紫都见过,多半是冲着东方野来的,仙天秘境的令牌,就算年轻的刀锋佣兵团没有,东方野所在的烈焰门也一定有,八成东方野现在也在这谷中。

“我们不需要报酬。”桃姐挑眉看着王紫笑道,似乎并没有让王紫借地方的意思。

“多少都可以。”

王紫又道,也不在意桃姐态度,毕竟她现在是男装打扮,桃姐掌管着刀锋小队的账房,在中部森林的时候王紫就知道桃姐虽然个性无拘无束大大咧咧,但对待小队的账务却异常认真,所以王紫才肯定她一定会同意。

“哦,一块上品灵石。”桃姐眉毛一挑又笑道,这是是你说的,别说她在肥羊,有就借,没有、呵对不住了,换地方吧!

却见王紫立刻就拿了一块上品灵石扔给桃姐,桃姐一愣,随即做了个请便的手势,那边青山已经开始搭建帐篷了。

青山做事情一丝不苟而且机器利索,很快就搭好了一个十立方左右的大帐篷,周围看着王紫那随随便便一块上品灵石还有这个招摇的帐篷,都意味不明的低下了头,一个结丹期的修士,摆明了大肥羊啊。

“再搭一个。”看了看青山停下的动作,王紫道,他俩这是打算站岗阿。

青山一顿,但还是听令在后面又搭起了一个帐篷。

王紫正要进去帐篷,却听到一阵由远及近的交谈声,回身一看,却是故人……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