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十九章 又见邪修

腾蛇一愣,啸月和狂鸟也是一愣,他们?一致看向纹丝不动的龙骑军团,玩?怎么玩?瞧瞧这一张张死人脸,站在这里这么久,一个个连眼珠子都没有转一下,要跟他们玩还真有点难度啊……

不过,啸月和狂鸟相视一眼,顿时高兴地对着王紫狂点头,好啊好啊,交给他们了!尤其是腾蛇恶魔,他们俩可怜的‘玩具’终于可以光荣下岗了哈哈!

腾蛇耸耸肩,既然是紫姐姐亲自吩咐的,他就勉为其难的陪这群呆子玩玩好了!

王紫带着一号和二号离开赤灵,出现在沙坑边。

“有没有轻便的衣服?”王紫问道,两人都是一丝不苟的铠甲装扮,肯定不能就这样出去的。

“主上稍等!”一号颔首道,跟二号闪身进入契约空间。

很快两人再度出现,已经换了一身轻便的黑色劲装,摘了头盔之后墨发由一根黑色绸带高高竖起,精神绰绰,龙骑战士身体随着进化会越来越完美,包括容貌都是上上乘的,但由于他们几乎完全机械的表情和行为,让他们看上去少了几分人气多了几分遥不可及。

只见一号祭出佩剑,在大殿阵中使出一套剑诀,很快一个黑色的漩涡出现在上空。

“主上请。”一号收起佩剑道,示意王紫走进出口。

王紫飞身进入,一号和二号紧随其后。

这次从黑洞出来之后直接出现在千人冢外,此时天将破晓,面前仍是一个巨大的土丘和一堆散发着血腥和恶臭的灵兽尸体。

王紫稍作思考还是朝着跟窦城相反的方向离开,因为她突然想到再过一个多月正是仙天秘境开放的时候。

仙天秘境位于燕国西南边境,距离海域已经不远,又紧邻莽山群,是几千年前十几位即将飞升的修士合力开创的历练圣地,秘境绵延数万里,每百年开放一次,是无数人向往的地方,据说从秘境出来的人无不修为突飞猛进,并且收获颇丰!

但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进去的,只有持有特定令牌的人才能进去,每块令牌限带十五人,持有令牌的人几乎都是齐恒大陆的大家门派和工会商盟。

想到前几天突然发光的令牌,王紫这才想到当初燕皇派人送她的令牌竟然就是仙天秘境的通行证!而前几天令牌突然发光正是因为仙天秘境开启在即!

此时王紫三人已经远远离开窦城城郊,王紫从空间内翻出景朋涧得来的飞行法器,放置了一块中品灵石后法器跃至空中,变作跟实际船只差不多大小的样子。

船内有一个不大的船舱,王紫进入船舱,二号操控着方向,一号守在舱外。

舱内有一张简单的床铺,一张方桌,王紫坐在桌前,手中出现那块令牌,燕皇竟然把这么贵重的东西给她……

想来燕皇是知道她的身份了,毕竟她出现的蹊跷,昏迷三个月也足够燕皇调查了,十里坡一事天下皆知,以燕皇的睿智,恐怕早就猜到了……

仙天秘境与窦城相距甚远,王紫三人计算着路程行进,即便是有飞行法器,快到仙天秘境时已经过了二十多天。

一路上一号和二号都守在船外,三人都不是会主动交流的主,所以一路上都很安静,王紫也难得有这么空闲的时间,都用来消化玄乙传承和景朋涧得来的那两本阵法书了。

这天,飞船在经过一片小森林时,正巧遇上事端,当时正是一号驾船,也没打算打扰王紫,一号驾船急速的朝着侧面掠过去,打算绕行。

然而一号有心给王紫少些麻烦,却有人存了心将火势蔓延到他们身上!

“船中之人正是我们师姐!令牌在她身上!”只听一个尖细的声音急急地喊道,口中所指之船正是王紫的乘坐之船。

“嘿嘿,给我拦下,且不管你说的是不是真的,既然瞧见咱们了,便别想走了!”

只听一个阴鹜的声音怪声怪气的说道,随着他的话音刚落,就有十几个修士快速的从几个方向朝着王紫三人的船飞射而来,企图拦下王紫的船。

一号驾着船快速的穿行,二号果断的出手斩了两个挡道的人!

那远处阴笑着的人顿时眼睛顿时一眯,这船上看来不是什么软柿子啊,一出手就斩了他两个门人,手一挥示意身边的两人前去助阵,既然起了冲突,那更不能走了!

身后两人领命,各自祭出武器毫不留手的攻上王紫所在的船只,二号沉着的应对着一群人,手中的剑挥舞的密不透风,但对方人多,再加上后来的两个很不好对付,二号突然飞身跃出飞船!

二号在空中跟对方一阵好战,渐渐的以一人之力牵制了对方十几人,一号顿时驾船在二号的掩护下飞过!

只见远处那人阴测测一笑,手中一柄黑白拂尘嚯的一挥,一道巨大的水幕突兀的出现在飞船前面!飞船的飞行速度极快,已经来不及绕道,一号操控着佩剑唰的飞向水幕,庞大的能量自一号手中源源不断的涌出,佩剑在水幕中激烈的摆动着,就在飞船即将跟水幕碰撞的一瞬间水幕顿时爆开!

一号收回佩剑仍然沉着的驾船,正在跟十几人站在一处的二号,对方的法术和招式都很邪门儿,不是正统的道家法术,虽然并没有落败的迹象,但是已经被十几人配合伤了几处,突然一人趁着二号防守的空隙大喊着砍向二号!

二号杀了面前之人,同时极快的闪避,但还是被偷袭之人生生扫下左臂,自肩胛处全数掉落!

鲜血顿时喷出,偷袭成功的人怪笑一声,举刀再次砍向二号,而只见二号用完好无损的右手生生接住了势如水火的一刀,手掌与刀刃相触,皮开肉绽的声音响起,即使掌中露出森森白骨,二号的表情仍然没有丝毫变化!

那本是得意的人看着二号如此疯狂的做法,双手握着刀柄狠毒的笑了,用力的抽刀,想以此给二号增加痛苦,但可怕的是即便他使出了浑身的力气也无法将大刀移动分毫!

突然他的眼睛惊恐的盯着二号那被他砍断的左臂,只见血肉模糊的断臂处突然丝丝新肉滋生,新的血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着,不过片刻就见一条充满爆发力的新的胳膊长出!

似乎在适应自己新的胳膊,二号左手捏紧放开,做了个伸展动作,随后在面前之人惊恐的视线中手中蓄力,大刀顿时生生折断,泛着寒光的断刀反转深深刺入那人的胸膛之中!

“你们也去,给本座抓来,看来本座遇到好东西了!”

远处之人猩红的蛇头舔过苍白的嘴唇,隐隐兴奋的说道,目睹了二号手臂再生的过程,这么好玩的东西,他怎么可能错过呢!

仅剩的两人飞身围上二号,这二人的功力更加深厚,招式更加诡异,二号屡次受伤但都很快恢复,体力似乎用不完一般跟一群人缠斗着。

却见远处另外一伙人,五个年轻女子,清一色素粉道袍,容貌姣好,其中四人隐隐保护着居中的女子,只见那女子姣好的容貌可能是受了惊吓,脸色苍白,大大的杏眼含泪,咬着唇缩在四人中间。

别看这楚楚可怜之态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方才那将对方的视线吸引到王紫穿上的一嗓子可就是这女子喊的!而这时见对方头头的注意力完全被二号吸引过去,五人不着痕迹的退后着,到了一定距离之后只见后面的一个女子快速的召唤出一只飞行灵兽,五人跃上灵兽就要逃跑!

“嘿嘿……小美人儿们,本座可没允许你们走哦!”

只听一声阴鹜的声音响起,只见那人轻轻一挥拂尘,五人座下的灵兽顿时直直的朝着地面砸下去,五人赶紧飞身下来,只见那灵兽的腹部竟是被开了一个巨大的口子!

那中间的女子见没逃走,沮丧的垂着头,身边的四个女子似乎还在在意女子的情绪,出声安慰女子。

“啧啧,这小可怜的模样,本来本座只是要令牌而已,现在本座改主意了呢,把你带回去给本座暖床也不错啊!”

乍听这话,那女子的身体顿时一僵,许是没想到自己楚楚可怜的样子歪打正着让对方起了更坏的心思!杏眼一转,抬头似乎强忍着害怕道:

“令牌在师姐手里,我没有骗你!”

“哦?你的师姐、是在那艘船上吗?”那人眉毛一挑问道。

“是、是……”那女子害怕的说道,随后又垂下头。

“我们大师姐就在船上,你快找她要令牌,放我们都,我们星河派定然不会跟你计较!”另一个女子以保护的姿态站在那女子身前,抬起头高傲的说道,原来是星河派的弟子!

“呵呵这样啊,好啊……”那男子一听,莫名的一笑,眼睛看向王紫的飞船,手中的拂尘却是轻轻一拂,只见刚才喊话的女子顿时一声惨叫捂着脸跪倒在地。

手触到脸部一阵尖锐的刺痛,那女子看着自己手上沾到的血,惊恐的又是一声尖叫,只见那女子整个右脸颊已经血肉模糊!竟然挥挥手毁了一个女子的容貌,那男子当真狠毒!

身边的其他女子快速的给受伤的女子上药,暂时打消了逃跑的念头,他们的求救信号已经发出去了,只希望路过的这几人能拖延的久一点!

“回去。”船舱内的王紫突然道。

“是。”一号回道,掉转方向回去,佩剑已经拿在手中,那男子很强,而且是邪修,要解决的会花一些世间,这期间他还必须保证主上不会有事。

飞船停在上空,跟那男子遥遥对望,在那男子的示意下,跟二号缠斗的人都飞身回到那人身边,二号也飞身落在船内。

王紫这才从船舱内出来,一袭黑色长衫,衣摆处、袖口和领口处都飞针走线的绣着繁复的红色暗纹,像是文字又像是图像,鼻梁以上半边黑色面具,面具边缘亦绘有红色纹路,冷漠、安静、神秘。

只见对面的男子确实莫名的笑了,笑今天遇上好玩的事情好玩的人了!

仙天秘境距莽山群并不远,莽山群一带见到邪修很正常,毕竟再往南就是邪修遍布的南大陆,而面前的这些人,正是东龙教分舵的门人,而那手执拂尘的男子正是舵主,名叫居烨。

只见居烨眯着眼在王紫身上转了一圈,本来还诱惑的容貌混杂着嗜血和邪恶,加上苍白的过分的肤色,额角上清晰可见青色的血管,显得阴森之极。

“这便是你师姐吗?是个男人呢!”居烨笑着说道,即便是笑着也挡不住他从头到尾都带着的阴邪气息。

而看到船中出现的是个男子,居中的女子正愣愣的看着王紫,听了居烨的话后惊醒,咬着唇又垂下头,只是脸不知为何却可疑的红了。

“今天你运气挺好碰到本座,正巧本座现在心情也挺好,把你身边的手下留下一个,本座倒可以考虑考虑放你走。”

居烨似乎给了天大的面子一般说道,虽然没点名,但这话的确是对着王紫说着。

“他交给我。”

一号正要对居烨出手,却听王紫传音道,动作停了下来。

王紫飞身跃出飞船,手中已经出现一柄长剑。

“敬酒不吃吃罚酒呢!”居烨不屑的说道,一个结丹期的修士而已,胆子真是大啊,再看王紫手中的剑,是柄中品灵气啊。

居烨手中的拂尘一挥,一道风刃朝着王紫飞去,这人竟是水、风双属性灵根,而且看样子操控起来都很熟练阿!

王紫闪身避开,身形急射,挥剑对上居烨,居烨似乎瞧不上跟王紫动手一般,轻巧的闪避着,渐渐发现这王紫的招式还真是精妙,能让他居烨夸奖的人可不多啊。

再仔细看王紫行云流水的动作,修长的身形,但也只有一米七五的样子,碎碎的短发,虽遮了半边脸,但露出的半边下颚和脖颈都精致的无可挑剔,再看看握剑的手指纤长白皙,居烨眼睛一眯,这才动了。

手中的拂尘一挥,缠上了王紫的长剑,再轻轻一拽,趁着王紫身体前倾的一瞬间说道:

“本座也不要那个哭哭啼啼的女子了,就要了你怎么样?哦顺便杀了那几个女子,虽然是她把你引道本座这里的……”

居烨话还没说完,王紫的一道火焰攻击已经到了面前,抽出拂尘轻轻一拂那火焰就被熄灭了,王紫变换了招式重新对上居烨。

居烨眼睛一眯,不得不挥舞着拂尘跟王紫过招,因为王紫的招式突然变得极其诡异,攻击快到不可思议,速度也提升了好几个层次,所有的一切都远远超出了一个结丹期修士应该具备的!

“呵,本座喜欢征服倔强的人呢,虽然你是男人……”

“为什么带着面具?是太俊了?还是太丑了?若是太丑,本座也不会嫌弃你的。”

居烨时不时说上两句,竟是看上了王紫,虽然王紫并没有仔细听他的话,但是那双落在她身上的眼睛让她很不舒服!

只见王紫突然再发火焰,右手舞剑,左手火属性的攻击频频使出,招式越来越快,丝毫没有停顿,逼的居烨也不得不认真对待起来!

光是剑术还好,关键是王紫竟然能同时武技和法术同时使出!再看一号和二号已经杀了他好多手下,完全没有败象,也不玩了,认真的跟王紫打起来,就算别的拿不到,今天也要带一号和二号中的一个回去,那*再生能力他可是亲眼看到的,若是能为教中所用,那可是大功!

而星河派的五个女子见那边打的热火朝天,再次准备逃跑,那居中的女子却看了眼战斗中的王紫,推脱着并不想走的样子,其他四人以为她是害怕被发现,催促着她走。

然而即使居烨跟王紫打的难分难舍,仍然抽空放出十几只浑身漆黑的黑鹰,黑鹰嘶叫着扑向五名女子,利爪和长喙毫不留情的伸向五名女子,这居烨是打定主意要杀这五个女子了!

五个女子吃力的抵抗者,衣服和身体很快就被抓破好多处,王紫跟居烨的打斗渐渐升级,一号和二号的对手已经仅剩四个了,一号虽在那边打,但时刻都关注着王紫这边的情况,时刻准备保护王紫。

正在各处战斗都进行到白热化的时候,只听一个浑厚的女声由远及近:

“是何人竟敢拦截我星河派弟子?”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