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十五章 玄乙传承

王紫再度恢复意识的时候,却是没有急着睁开眼睛,而是震惊的消化着识海中突然多出来的东西——玄乙绝学!

看着静静悬浮在识海中的书籍,王紫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当日传送之地的传承竟是玄乙传承!

最早听说玄乙的名字是从逍遥四散人口中,后来从燕寒的藏书中才算真正知道这个被称作齐恒大陆最后一位阵师的人——玄乙。

玄乙跟逍遥四散人渊源颇深,五人情同手足,携手成为齐恒大陆上不败的传奇,五人各有专攻,而其中最值得一提的就是玄乙!

逍遥四散人成就的是四个道派的翘楚,而玄乙却是在没有任何系统的阵学体系下,走遍了齐恒大陆每个角落,集天下阵学残片开创了他一生的鼎盛之作——玄乙绝学!

逍遥四散人当年隐居之时,玄乙却没有跟着四个知音一同隐退,而是即使他的成就已经是阵法圣师,依旧不肯放弃完善阵学的体系,玄乙一生致力于阵法,直到著成这部玄乙绝学之时已经是阵皇!

即使阵学没落是大势所趋,但在玄乙在世的几千年间,齐恒大陆之人无不谈玄乙色变!

若不是玄乙追求阵法,也许现如今便是逍遥五散人而不是逍遥四散人,就因为玄乙奔走于阵法,千年间迟迟突破不了化神期,当时玄乙阳寿将近,又逢旧日仇人上门,虽然靠着阵法将对方尽数消灭,但终是没有逃得过宿命,不久后人死魂灭。

而也就是当初玄乙逝世那年,逍遥四散人、准确的说是逍遥四散人徒弟手中的势力才首次展现在世人面前,几乎是一夜之间,仿佛从天而降的势力,几乎将齐恒大陆翻个底儿朝天!

弄得几个国家和各大世家门派紧张不已,毕竟这样几乎拥有颠覆整个齐恒大陆的势力到底是在什么时候张开的网!而这张网又是怎样无声无息的潜伏在他们周围这么久!一朝出击,世人震惊!

然而在所有人都紧急备战防御之时,那神不知鬼不觉张开的大网却犹如当初出现时一般,一夜之间再度消失的无影无踪!

而后一个月之内,相继传出那几日被灭口的人,有无门无派的散修,有六大门派内无论身份低微的童子还是地位尊崇的内门弟子,有构建森严的世家,有隐世不出的高人,而无一例外的这些人都是多多少少跟玄乙有过节的人!

这场出动这般震撼整个齐恒大陆的势力,一朝横空出世只为给玄乙一个华丽的陪葬!

这是震慑!亦是警告!警告整个齐恒大陆,即使逍遥四散人隐世不出,也没有人能够忽视他们的存在!

这场震慑的效果是显而易见的,凡是被牵涉到这场陪葬的势力,就连六大门派也只委婉的谴责逍遥四散人行事太过武断,而没有采取实质性的动作!

也就是从那个时候,逍遥四散人才真正成为齐恒大陆无人不忌惮的人物……

而即便如此,玄乙的死留给逍遥四散人的遗憾,也只有他们四人知道……

这也是为何当初逍遥四散人对于王紫能够画出玄乙阵法时会有那么大的反应……

王紫一生中从没有敬佩过什么人,或者说,在王紫的思维中根本不知道‘敬佩’二字何意,但是却在当初从燕寒藏书中了解玄乙时,一种莫名的肃然之感油然而生,尤其是现在看到了玄乙的毕生心血——玄乙绝学,王紫当真觉得此人、该当魂奉九天,永世长存。

此刻,王紫从来不曾如此清晰的意识到于她来说另一个陌生的词——责任,即使王紫随性而为,随心而为,但现在机缘巧合之下得到玄乙传承,莫名的沉重让她找不出任何理由怠慢这传承……

玄乙被称作齐恒大陆最后一位阵师,有谁知玄乙是否真的为此称号有过丝毫骄傲?

“百万年间,一人而已。”这已足够被载入史册万古长青,但玄乙又为何将毕生心血凝练在这传承中,等待有缘人发现?

王紫的的心沉了沉,翻开了传承的第一篇……

有朝一日,她定会让阵法再度笼罩齐恒大陆,玄乙传承的第一棒、她接下了……

王紫静静的伏在岸边,神识中几乎贪婪的看着玄乙传承,阵学体系之浩大,即使玄乙开篇中幽默又有些自嘲的提到“这部传承不应该叫‘玄乙绝学’而应该叫做‘玄乙杂谈’”,以此表示他个人作为阵皇仍然没有参透阵学奥秘。

但即便是相比起玄乙,王紫一直以来却是坐井观天了!

阵学构架之庞大、变化之复杂、种类之繁多,都是王紫不曾想到的!

阵法亦有属性,分天、地、水、火、雷、山、泽、风、光、暗、时间、空间十二种属性。

其中天为刚猛、地为阴柔、水为侵蚀、火为灼烧、雷为毁灭、山为镇压、泽为迟滞、风为轰击、光为扩散、暗为吞噬。

玄乙将所有的阵法归纳为困、杀、攻、防、生、转、刚、柔、聚、谐、浩、渺十二本源,共计一百四十四种本源阵法。

世间阵法基本上都是这一百四十四种本源阵法经过推演组合形成的,而布阵就是将这一百四十四种本源阵法进行排列组合,达到威力最大效果最佳的阵法!

识海越是浩瀚,对掌控天气灵气的感悟越深,所布之阵威力越大!

一百四十四种阵法,识海要在一瞬间完成几千台计算机同时运行时的工作,这的确不是说着玩的!这也是剑仙顺尧和音祖乐九一再嘱咐王紫结丹期之前不得接触玄乙阵法的主要原因!

直到王紫长长的嘘出一口气,眼睛缓缓睁开,身体已经没有任何不适了,缓缓下沉,将全部身体浸泡在净化之水中。

“哗啦……”

王紫破水而出,抹了一把脸,白皙的身影一闪上了岸,再看之时,王紫已经披了长衫,烘干了身上沾了的水珠,只是手中摆弄着那件燕寒的黑色长衫,王紫精致的脸上隐隐漏出窘迫之色,似乎真的对这件衣服很无奈……

花了好半天的时间,回想着伺儿的动作,好不容易才穿好,重新将那半边面具带上,这才撤了阵法和结界出去。

王紫闪身直接离开赤灵,站在王五那间不大的房间内,看着窗外落霞染红了半边天,看来她在赤灵中待的时间很长啊。

刚刚打开结界和阵法出了门,就见两个等待许久的人同时紧张的看过来,正是王五和赵岩,他们早上早早的出去打猎准备好了明天祭祀的东西,又专门猎了几只肉质不错的普通灵兽准备给王紫烤了吃,可是从上午等到现在,就在他们怀疑王紫是不是已经走了的时候却见王紫突然开门出来。

“恩人……”王五上前唤道,想问是不是出什么事了,但又发现他没什么资格问这个,遂叫了一声也不知该说什么。

“恩人,我们猎了些灵兽,这便烤了恩人将就吃点吧。”赵岩上前说道,有点忐忑王紫会拒绝。

“唔。”王紫点头,走进院子坐在一个矮凳上,看着王五和赵岩处理两只跳跳兔,再看院子中特质的笼子中,还有不少活的跳跳兔和几只普通灵兽。

“明天要去祭祀千人冢,村子里一直以来的传统,每人至少献出五只灵兽,要在千人冢前宰杀。”见王紫看着这许多灵兽,赵岩解释道。

“平时我们都很少猎这么多的,附近的森林中普通灵兽有限,被每年这个祭祀一闹,最起码三个多月才能换过劲儿来,那时我们猎灵兽会很辛苦,但也必须这么做,哎、反正就是邪门!”

王五也捡着什么就说,就是想跟恩人多说说话,虽然他觉得王紫可能根本没听他说什么。

“是这样的恩人,祖上说千人冢的阴魂每年都要新鲜的血液祭祀,这样才能保佑村民的生命安全,凡是死在那里的修士被发现时都是血液流干的干尸,所以村民对此深信不疑,每年的祭祀都很隆重。”赵岩又道。

“鲜血?”却听王紫突然道。

“哦对!就是鲜血,千人冢那里有一个通进墓冢的凹槽,真的!只有祭祀的时候才会出现!”听到王紫回应,王五深怕王紫不信似的,停下手中的活认真的说道。

王紫复又垂下眼帘,这样说来,那千人冢里的确是圈禁这阴魂了,但是是被什么圈禁的、或者是封印?

如此一来,王紫再次打消了离开的想法,是装神弄鬼还是真的有鬼,看看也无妨。

见王紫没有离开的打算,王五和赵岩都很高兴,挑着王紫可能感兴趣的话题说着,天黑之后二人自觉的离开,将地方让给王紫。

王紫也没有再休息,心中仍然惦记着玄乙传承,干脆进了宫殿,在寒木台上铺了宣纸一遍遍的演算着那一百四十四种本源阵法。

第二天王紫掐着时间离开赤灵,直到下午太阳快落山之时,王五和赵岩要去村头集合去千人冢了,王五有些局促的跟王紫再见,虽然王紫不说,但他总觉得王紫会不告而别,这个与他有天大恩情的恩人,今生终究无以为报了……

待王五和赵岩离开有段时间了,王紫才飞身跟上去,村子里百十来住户无论男女老幼都出席了这场祭祀,男人们在大部队前面抬着猎来的普通灵兽,王紫看了一眼,足有四五百多头灵兽,那些灵兽似乎也猜到它们的命运,一路上吵闹不停。

离开村子一直朝着一处陡坡上行走,穿过稀疏的树木,有村长和三十几个村长老带领,他们的神情看起来都很凝重,不急不缓的走着,更像是在踩着时间,昏黄的落日余晖一点点变暗,渐渐蔓延的黑暗让胆小的妇人和小孩颤抖起来,偶尔传来小孩的啼哭声,但却被身边的母亲动作迅速的捂住了嘴。

王紫也不急不缓的跟在不远处,这片地带应该是村子里的墓葬之地,阴气聚集之处,但也并没有危险性,只要人类不进犯阴魂,这些低级阴魂不会主动攻击人。

这时王紫发现行走的村民缓慢下来,原来是最前方的村长和村里的长老们已经到了千人冢跟前。

后面跟着的村名有秩序的站好,此时天已经完全暗了下来。

“跪!”片刻后,一个浑厚的声音传到后方,只见所有的村民一致跪了下去,低着头听从命令。

然后是一系列繁琐的祭祀过程,王紫越过几颗树木隐在了千人冢附近的树上,这才仔细看这千人冢,也就是一个巨大的土丘,连一块像样的墓碑都没有,不知道的人也许真不会以为这其实是墓冢。

直到村长一系列的程序结束,祈求千人冢中的阴魂保佑村民的安全,他们愿世世代代每年如约献上祭品。

男人们打开笼子,将关着的灵兽拎出,一字排开站在墓前,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王紫这才集中全部神识看去,只见那千人冢前突兀的出现一个缺口,一个一米长宽左右的凹槽渐渐现形!

------题外话------

艾玛其实写这章和之前百鬼夜行那块儿的时候我还挺害怕的呢~哈哈,也许写出来没那么夸张,但是我写的时候会不停的构思那个情景,我的电脑桌对面是玻璃窗户,我写着写着不小心抬头一看、艾玛那影子是谁啊!卧槽那是我啊!被自己吓死!(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