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十三章 溶洞际遇

不再管身后的四翼蝎,王紫举步走进前面的石室,大约三十平米的空间,站在入口,王紫却奇怪的顿住了脚步,因为眼前竟是一个封闭的石室!

换做任何一个人,现在的感受都应该是‘你特么这是在逗我?’,‘其实这鬼地方就是人四翼蝎的窝?’,毕竟破了阵,过了四翼蝎那关,怎么都该出现一点点奖励了吧?可是这里却是一个没有前路的陷阱!

王紫稍做停顿,继续走了进去,能布得下那样的阵法,她就有理由相信这里的确是某个前人留下的洞府,而面前的这个石室也定然不是尽头。

先是小心的走着,确定这里并不存在阵法陷阱之类的,王紫才开始仔细的观察起这间石室,只见王紫手中突然出现一股无色能量,是五行能量!

感受着室内的五行分布,王紫收回了能量,从一开始她思考的方向就是阵法,这个前辈不知道是什么多少年前在这里隐居的,但可以肯定是那个时候阵法还是普遍为人所知的。

只见王紫突然拿出十几块下品灵石,走到石室中央,在地上一阵摆弄,几经推敲,最后王紫将灵气注入其中,只见十几块下品灵石顿时连成一片,一阵莹白色的光影浮现,片刻只见正北方向的墙面上忽然出现一道悬浮的能量门!

王紫抬步走入,只见王紫的身影刚刚消失,地上的下品灵石嘭嘭嘭几声化作粉末融进尘土石缝中,石室内再度恢复原样,只有越来越明显越来越激烈的砍杀生从后面狭小的通道传来。

却说王紫,刚刚进入另一个空间,开没来得及站稳脚跟就见一个灰色的身影急速闪过来!

来不及躲闪,王紫往身后的墙上一贴,一个金属性的防御盾牌忽然出现,只听嘭的一声那身影跟盾牌相撞!

王紫一推盾牌向旁边闪去,一瞬间的分开也足够王紫看清楚眼前的环境和攻击她的是什么生物!

与外面光秃秃的石室不同,这里竟是突兀的出现连绵的溶洞!五六米高的溶洞密集的倒挂着大大小小的钟乳石,洞内的空气很湿润,此起彼伏的‘叮咚’声从各处传来,既然是溶洞那就肯定有水。

王紫所在的溶洞大约五六十平米,而这个溶洞竟然又三个出口!

面前这只身形像极了袋鼠的灵兽,前肢短后肢长,短小的尾巴,灰色的皮毛,大耳,是一只四阶仙兽香獐!

之一停顿,那香獐便身体一弓,后肢一个弹跳再次扑向王紫!王紫侧身躲开,几番交手,却见王紫一味的防御却并没与攻击的招式,而王紫已经渐渐的从进来的位置挪到了接近三个洞口的地方。

溶洞的构造比一般山东复杂的多,神识探测的并不准确,王紫在此释放五行能量,若是隐居修炼,那定然会选择五行之力最为稳定的地方。

那香獐郁闷这个人类为什么只防守不攻击,让它不停的跳来跳去,它已经开始怒了,这个人类是在玩它吗?正要使出它的必杀技时,却只觉一个闪神不见了王紫的身影!

而王紫,已经选了一个洞口飞速的前进,原来王紫从一开始就并没打算跟那只香獐纠缠,香獐的战力并不高,即使那香獐是四阶仙兽,它的战力也比不上啸月圣兽圣兽时期的战力。

香獐拥有一项与生俱来的能力,它的身体能释放一种诱人的香气,闻到的人犹如吸食了强力春药,解毒丹并不能克制这种香气,不但神智混乱、意乱情迷,战力也会随之消失。

也正是因为如此,香獐即使战力很低,遭遇之后人们也会尽量的远离而不是与之对战。

王紫披了那件隐身的黑袍,没有留下丝毫痕迹消失在洞口,那香獐在三个洞口处仔细的闻了几遭,焦躁的转了几圈,到底没有进去任何一个洞口追王紫。

又是一个没有尽头般的通道,王紫快速的穿行着,明显的感觉到地势在一点点向下,越往后坡度越陡、越急,水生渐渐明显,石壁角落处一个十公分左右的凹槽汇聚着细小的水流,一路向下流去。

王紫的速度很快,即便这样也走了大概一刻钟才感觉地势平缓下来,通道也渐渐宽阔起来,不多会就见就见一个巨大的溶洞出现在面前!

王紫脱下黑袍走进,这次或许是尽头了!

只见眼前的溶洞中到处悬挂着照明用的能量石,正前方一座石床,是床上一方木桌,视窗旁边是一个天然形成的小水池,一个极小的泉眼在突突的冒着,溶洞内的布置很是简单。

只见右方的墙上悬挂着琳琅满目的法器,王紫走近扫了几眼,有不少灵器宝器和灵器,也有几样法器是仙器,右边是两个一人高的架子,上面摆放着各色防御法器。

本来王紫对这些是没有兴趣的,但是无意中看到一个手掌大的船型法器,虽是中品灵器,品阶不高,但王紫看中的却是她的属性、风属性的飞行法器!

赤灵中也有飞行法器,但王紫看过最地品阶的都是下品神器,别说王紫现在还拿不出来,就算拿出来了也太过招摇,现在这个飞行法器倒是出现的真是时候!

看着不远处一个隔开的石门,王紫用力推开,厚重的石门扑簌簌的落了一层灰,内部是个很小的石室,但空气很干燥,再看单独放在内部的一个书架,王紫也明白了这是专门隔出来保存这些功法的。

这个前辈的藏书倒是很多,王紫快速的浏览了一堆玉简,也有几本稀少的书籍,甚至还有两部天阶功法!直到全部看完了那些功法,至少百部功法中最后王紫选中的只有三本,但这对于王紫已经是极大的收获了,原因无它,这两部玉简一部书籍记载的都是阵法!

这三部阵法书籍中都是完整的记载了将近百种阵法,这是自从接触阵法以来王紫拿到的第一部真正意义上的阵法书!

虽然很想现在就看,但是听着远处的动静,已经有人进入了香獐所在的石室。

书架旁边的一个稍矮一些的架子上还有一些丹药,王紫没有再看,返回了外面的溶洞,出去时不忘合上了石门,出路只有一条,就算是有隐身黑袍在,那么狭窄的通道里也不好瞒过化神期和元婴期的修士。

而若是跟他们遭遇了,就算她说了并没有拿走什么他们感兴趣的东西,那帮修士也定然不会相信。

王紫放开神识观察了片刻,发现进来的人很多,而五叔、代珊、英豪、刘唐和俞方都在!

这一次景朋涧之行也结束了,有五叔在他们也应该不会轻易被香獐的香气迷到,这样想着,王紫便决定自行离开,有缘再见……

就在王紫准备小心一点原路返回时,却突然瞥见那咕嘟嘟冒着的细小泉眼中边一个反射着光线的晶石!

王紫在哪水池边断下,拿起那块并不显眼的晶石,却在刚刚入手是惊讶的眯起了眼睛!

灰色的晶石,放在水中跟其他的石子甚至难以分辨,然而中间一簇隐约可见的金红色,这样近的距离,王紫竟然能感受到其中散发的若有似无的威压!

王紫闭了眼睛,再睁开时,瞳孔中一道诡异的红色一闪而过,此时在王紫眼中呈现的却是一簇跳跃着的金红色火焰,似乎能感受到王紫的窥视,威压明显起来!

眼中的红色褪去,王紫收起那晶石,心中为这次的景朋涧之行感到讶异,刚才那晶石并非普通的晶石,而是界外陨石,专门封印天地异火!而那金红色的火焰不是其他,正是红莲业火的火种!

红莲业火,天地异火中排名第二,仅次于南明离火!

这绝对是王紫意料之外的收获!

听着渐渐逼近的脚步声,王紫拧眉看向那座石床,手中快速的释放出无色能量,在溶洞中央极快的布下了方才在外面石室布的阵法,果然那石床之后的石壁之上一道能量门突然浮现!

“这里怎么像有人来过?”几乎在王紫消失的同时,先行到来的几个长老中的一人疑惑的说道。

“外面的阵法破的很蹊跷,真的是我们意外破的?”

另一个长老也道,他们当初急速离开,奔出老远之后才发现身后并没有动静,再返回的时候却发现外面的阵法已经破了!一路进来虽然没什么可疑之处,但是总感觉他们前面有人……

难道还有修为高出他们许多的修士来了这里?但是再看眼前并没有什么变化的溶洞,也不确定起来。

听着已经有其他人要进来了,几人也不再管,带着自家弟子进入了溶洞。

而已经离开溶洞的王紫,看着眼前山清水秀的样子,那溶洞背后,竟是邀月崖的另一侧,王紫回身快速的又布了一个阵法,这才观察者周围的环境离开。

知道刚才浏览了那部阵法玉简,王紫才确定了石室和溶洞内的阵法是十二闭锁阵,破解之法便是以阵破阵,在阵法的阵眼之处布下相同的阵法,由此破阵,而王紫离开后布的阵也是十二闭锁阵,却是在套在了原先的阵法之上,以阵锁阵,相当于堵死了那个出口!

王紫沿着一条小河往下游走去,这里应该是窦城的北郊,地势很平坦,有效范围的森林,但并不存在高级的灵兽,基本上都是未开灵智的普通灵兽。

景朋涧一行已经结束,王紫一边走一边想着下一步要去哪里,或许应该去窦城探听一下消息……

天马上就黑了,确定了方向后王紫正准备御剑离开,却突然听到不远处的小树林传来的争吵声,却见王紫突然变了方向朝那边而去。

并不是王紫爱管闲事,而是其中一人的声音她昨天还听过……

只两息时间王紫就已经来到了争吵之人的上空,而争吵双方已经言语不和大打出手,其中一人正是昨天卖给王紫九转盘龙阵盘的王五,只见王五一人,对方五人,几人都是炼气期的修士,但耐不住一对五,王五很快就被对方打趴在地上。

对方无人羞辱性的对王五拳打脚踢,也不是要王五的命,只见王五手中紧紧捏着的一株灵药却无论对方怎样毒打都死死地不松手。

“啊……”

“嘭嘭嘭……”

几声惨叫随后几声碰撞的声音响起,只见那五人同时狼狈的远远摔出去,倒在地上捂着受伤的地方嗷嗷直叫。

王紫自空中落下,看着王五仍然蜷缩再地上起不了身,王紫上前一步,却见王五攥着灵药条件反射的后退。

王紫没有停顿,两步站在王五身边,将两瓶伤药放在王五面前。

王五许是现在才察觉到不对,睁开了肿的老高的眼睛,一张已经变成调色盘的脸在看到面前站着一身黑衣的王紫时,露出了震惊的表情,忍着身体的疼痛想站起来道谢,却在刚刚撑起身体时又倒了下去。

“服了那药。”王紫道。

王五一愣,这才发现眼前就摆着两瓶丹药,拿起那两瓶丹药,没有丝毫迟疑的吞了两颗。

随后王五惊讶的抬起头看着王紫,几乎是刚刚吃下药他的内伤就已经好了!而且身体上的疼痛也几乎没有了,只是那些五颜六色的淤血并没有散去。

“……恩人,你又救了王五一次,王五……无以为报!”

王五翻身跪在王紫面前,头深深的贴着地面,面前的男子两次救他于危难,昨天是他的兄弟,今天是他,在这个弱肉强食齐恒大陆,他从未想过有人会做到如此这般,可恨他资质愚钝修为浅薄,拿了天大的恩惠却无以为报!

“……你起来。”王紫皱眉,为什么动不动下跪。

“是,恩人。”

“站住。”却听王紫突然道,虽是平淡到不能在平淡的声音,但听在鬼鬼祟祟的五人耳中却吓的当下软了腿!

却见先前的五人正猫着腰一瘸一拐的想要离开,顿时膝盖一软齐齐朝着王紫的放下跪下,头磕在地上砰砰直想。

“尊敬的仙人,我们几个真不知道王五是您朋友,要不然借我们一百个胆子也不敢找王五的不是……”

“无所不能的上仙大人,是我们无知,我们没长眼,我本不是人,您大人不记小人过饶了我们的小命吧!”

“我们保证再也不敢寻王五大哥的不是了,以后王五就是我们的大哥哦不、是大爷!”

“杀了吗。”王紫陈述的语调说道,王五愣了一下才发现这是在问他。

“这……”王五有些犹豫,这五个人是邻村的混混,有些背景,杀了他也活不了,但不杀等王紫走后定会再找他的麻烦。

“王五大爷,饶了我们几条狗命吧!以后您只要说一声,上刀山下火海我们绝对不吭一声!”

“哦哦我回去就找罗药师给您的兄弟看腿,求您留笑的一条狗命吧!”

见王五犹豫,五人急急地蹭到王五面前,额头上已经磕除了血,什么难听的都往自己身上套。

“发誓。”王紫又道。

“是是,我李二牛发誓,以后绝不找王五的麻烦,以后王五就是我李二牛的大爷,我李二牛一定好吃好喝的供着,只要王五大爷一句话,让我李二牛当牛做马都行,有违此誓,定受五雷轰顶不得好死!”

其中一个反应快的,顿时明白了王紫这是要饶他们一命,急急地发誓道,很快紫色的‘禁’字在李二牛脚下形成,誓言已成。

其他四人反应慢了一些,但也都赶紧发了誓言。

“上仙大人,您看、我们能滚了吗?”这时李二牛才小心翼翼的问道。

“滚。”王紫薄唇轻启,施舍似得吐出一个字。

“是是是,我们这就滚。”几人连声应道,欢迎未落几人一进连滚带爬的跑了。

“恩人!”见王紫转身就要走,王五急道。

王紫停下等着他说话,却听一声沉重的下跪声,尔后王五沉声道:

“恩人对王五的大恩王五今生难以报答,但王五恳请恩人再帮王五一次,到时,哪怕恩人要王五的性命,王五也一定双手奉上!”

这是一间简单的农舍,随着王五进了院内唯一的一间房内,此时天已经完全暗了下来,王五动作迅速的点了灯。

王紫看向房间内唯一一张木板床上的那人,跟王五差不多的年纪,那人的右腿裸露在外,而右腿上一个狰狞的咬伤,想起来是灵兽咬伤的,露出森森的骨头,伤口处已经的面积的青黑了,而那人昏迷中也紧紧的皱着眉头。

“恩人赵岩的腿还有救吗?”

王五急切的问王紫,昨天他拿了五十块下品灵石换来的三品珍贵伤药,给赵岩用了却丝毫不见起效,他今天去药堂找说法,掌柜的却说赵岩的腿已经坏死了,没有再生能力了!

下午好不容易找到一株抑制伤情恶化的灵药,却碰上一向跟他们不对盘的邻村混混……

“有。”王紫直接道,也不拖延,直接拿了一瓶净化之水上前倒在那人的伤处。

在王五紧张的注视中,却见赵岩的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起来!新肉一点点的覆盖了裸露的腿骨,不出片刻,那腿竟然恢复如初!仿佛刚才狰狞的伤口是做梦一般!

王五激动地再一次跪在王紫面前。还没有等他说什么,就听王紫一声平淡的“起来”传来,而后是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将他的身体托了起来。

王五深深的低着头,说不出话,为着欠了王紫天大的恩情!

“赵岩谢过恩人!”

已经醒来一会的赵岩,感受着他的腿真的回复的完好无损,看到一身拒人千里之外的王紫,也看出王紫并不喜欢王五的跪谢,赵岩咬着牙真诚的道谢,他比王五更加细心,知道就算他愿意把这条命给了王紫,王紫都不会要。

王紫看着面前两个老实的中年男男人,搜寻了赤灵内的丹药库,拿出一个小巧的玉瓶放在床上。

“恩人!我耳二人不能再收您的东西了,请您收回!”王五急道,连带着之前王紫给的两瓶伤药一起递在王紫面前,王紫给他们的恩情他们已经汇报不了了,怎么能再收王紫的东西!

“吃了。”王紫收回那两瓶伤药,却留了后来的那个玉瓶,说道。

“恩人?”王五不确定的唤道,不能王紫平淡的声音中听出王紫的用意,并不是不敢吃,而是不想浪费王紫的药,光看这个玉瓶都是他们这辈子都没见过的,更别说玉瓶里装着的药。

却见王五掀开瓶盖,仰头吞了一颗,将另一颗递给赵岩。

王紫这才收回视线,准备要走,那丹药是五品丹药,是改善资质的丹药,如今修真界都不见得有这样的单方,她虽知道作用,但不能确定实际能改善到什么程度,但不出五天,这二人应该就会知道了。

“恩人,寒舍简陋,但也请恩人将就住一晚!”看王紫没有要留的意思,王五紧张的说道。

“恩人有所不知,我们村外有一座千人冢,每到深夜时分常常夺走路过行人的性命,祖上说那是龙骑军团的墓冢,还请恩人在这里将就一晚!”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