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十二章 破阵

没想到杀伐之后,景朋涧竟是这般美景。

王紫撤去结界,跟景忌同时落地,猜在脚下松软的草地上,呼吸着远比外界还要纯粹的灵气,那修士将隐世的洞府选在这般福地倒也解释的通了。

“这边。”景忌凝神观察了一下四周,跟王紫说道,示意王紫跟着他走,进入乱流时小队的人就分散了,他俩着陆的地方并没有其他人。

这景朋涧远离喧嚣,杳无人烟,一路上见到不少普通灵兽,扬着爪子好奇的看着二人,但并没有害怕的意思。

沿着河水朝着上游走去,水中时不时蹦出嬉戏的鱼儿,宁静的山涧偶尔有小动物的叫声,大自然就这样没有丝毫防备的呈现在眼前,在修真界倒真是少见了。

在二人经过的路上,零零散散的见了几具残缺的尸体,抛洒在草地上的血迹,看来没有通过乱流的也大有人在。

不过多久,二人眼中已经能看到聚集的人群,是在一个河流转弯处冲刷的一大片空地之上,走的近了,只见在场的人并不多,看来有不少人没敢冒险下来,而大多数都是林家和陈家的弟子,林家清一色白衣,陈家清一色蓝衣。

正要接近那群人的时候,却见景忌的身形微顿,气息有一瞬间的紊乱,王紫看去,却见景忌若无其事的继续走,王紫也没有问,已经看到了人群中个头很是显眼的刘唐。

刘唐和俞方能下来王紫并不意外,刘唐善武,俞方头脑灵活,二人配合刚刚好,再仔细看时却不见五叔三人!

“夏寒兄弟,你们也没碰到五叔他们吗?”刘唐担心的问道,又朝着二人身后张望。

“没有。”王紫皱眉道,五叔三人先下来的,这么长时间怎么着都应该比他们快才是。

“啊?会不会有什么事?那乱流的确不好过,但五叔三个人不应该应付不了啊!”刘唐粗狂的方脸呈现紧张的神色。

“要不我们去找找?”俞方看了看那边还没有丝毫进展的陈家和林家的几位老祖,看来这里的结界一时半会儿也破不了。

“还是去找找吧,夏寒兄弟,我跟俞方兄弟去找找,你俩在这看着。”刘唐立即赞同,五叔一直以来都很照顾他们,这个时候他真没心情在这里干耗着。

“嗯,有事叫我。”王紫点头,拿了一个传讯符递给俞方,她还想看看这里的阵法。

“好。”俞方点头,随后跟刘唐快速离开。

王紫这才观察起眼前的情况,他们所在的是个巨大的平地,身后是河流转弯处,左右两边是郁郁葱葱的树木,正面是一面光滑的不可思议的绝壁!

而那修士的洞府就在距离地面四五十米的绝壁之上,只见光滑的绝壁突兀的出现一个不大的洞口。

“二长老,如何?可能找到这阵眼何在?”只听林家的一个长老问另一人,这二长老是几个长老中唯一对阵法有些研究的人,他们也来了有些时候了,可还是对眼前的阵法束手无策。

“哎,老夫惭愧,这是什么阵法老夫尚且不知道,更别说阵眼在什么地方了。”那二长老叹口气道。

“这倒也是我们预料之中了,这般阵法也只有在这些遗迹中能见到了,二长老不知道情有可原。”另一人宽慰道,缓解了二长老的尴尬。

“那我们强行破阵可好?”陈家的一人建议道。

“那也要找到这结界薄弱的地方,否则破阵不成我们几人也会被反噬!”二长老沉声说道,这阵法毕竟是渡劫期的修士所布,就算他们两家人加起来六个长老也不能保证百分百成功。

除了四处查看的两家长老,其他人基本上都在静观其变,也有几个想要借机跟两个世家攀上关系的修士上前表示愿意献秒薄之力助六位长老破阵。

“二长老,可又找到薄弱之处?卯时就快到了,到时我们更加难以破阵了!”又过了半个时辰,其中一个长老看着渐渐往西边沉的太阳,跟二长老说道。

王紫听了这话,停下了不断巡视的脚步,她已经沿着结界的边缘看了很久了,丝毫没有看出什么线索,听那人一说,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西沉的太阳,这根阵法有关系吗?

“据前几日的观察,这阵法一到卯时会威力倍增,到时恐怕我们几人也奈何不了,若今日不行,就要等明天了。”

很快就有人解答了王紫的疑惑。

“再等等,若不行,赶在卯时之前破阵!”那二长老沉吟片刻,说道。

王紫试探着那层透明的结界,很快就感觉的一阵细小的电流直窜进王紫的胳膊,王紫赶紧收回手,这阵法并不像单纯的防御阵法阿……

就在王紫沉浸在面前的阵法时,突然感觉一阵若有似无的视线投注在她身上,王紫警觉的回身,却见并没有什么异样,只是这时王紫才发现景忌不知何时不见了。

王紫皱眉,他们现在是一个小队,景忌会有什么事情离开而不跟她说一声。

神识放开查探了远处,没发现景忌,刘唐俞方的身影也不在其中,更别说一直没出现的五叔。

看着那些就要准备强行破阵的长老们,王紫收回心神,再一次极快的扫视了阵法周围的布局,还是没发现能够借势的自然物。

在这山涧布阵,最有可能的就是借助这些天然存在的山石树木地形之类的自然物,然而王紫却并没有发现什么特殊之处。

几个长老终于选定了一处破阵的地方,六人各自站好,同时使出法术,六道法术齐齐涌向空中的一点!

只见那六道法术碰到五行的结界,却显示注入了神秘的黑洞之中,一刻钟过去之后仍然如石沉大海般没有丝毫动静!结界稳如泰山!

这阵法比预想中的邪乎多了,六人相视一眼加大了灵力输出,又过片刻只见那六道能量打入之处隐隐出现一阵阵波纹,像是击碎的玻璃,波纹很快蔓延着!

就在六人松口气以为终于快破阵之时,只见六人突然像是受到什么推力一般齐齐后退三步!

六人稳住身形彼此对视一眼,不对劲!这阵法莫非不只是防御型阵法?!

只见六人同时快速的变换着手势,重新对上阵法,波纹在空中快速的蔓延,然而却并不是破阵之象!众人讶异的发现六个长老的应对渐渐吃力起来,不明情况的众人也有些担心起来。

很快的,一阵微妙的纱纱声传入耳中,响声渐渐明显,不出片刻便生生震耳!却见两边的树木在没有风的情况下剧烈的摆动着!

众人惊讶的看着突然变得诡异的树木,还没明白怎么回事,身体突然不受控制的倾斜,在稳住身体时才发现在场的所有人都是艰难的站着,却是这地面地震一般颤动起来!

众人飞入空中,却惊讶的发现不只是地面,就连整个空间都震颤着!在空中御剑竟也飘飘摇摇不能稳定!

“我们是不是触动了攻击型的阵法!这样下去我们也顶不了多久!”只听一个长老咬牙跟其他五位长老喊道。

“而且卯时已到,我们之前的努力基本上白费了!”另一个长老也道,看得出几人都很吃力。

“但如果我们现在撤退,很有可能攻击型阵法不受控制,到时情况更加糟糕!”那二长老拧眉喊道,果然前人的阵法不是他们能够随便论断的!

“那怎么办!”另一个脾气比较急躁的长老喊道,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难道还死死的耗着不成?到最后死的绝对不会是阵法!

“……让弟子们离开,我们配合,同时打开防御以最快的速度撤离!”二长老稍作思虑后迅速说道。

“好,就这样!林家和陈家弟子听令!现在马上撤离这里!”那脾气暴躁的长老扬声命令道。

一众弟子虽然担心长老,但是他们能力太弱根本帮不了忙,只得听令迅速撤退!

看见两家的弟子开始撤退了,其他的修士不作迟疑也摇摇晃晃的御剑往远处奔去!

渐渐的众人基本上都已散去,那光滑的绝壁之上不停的掉落着石头,王紫一边稳住自己的身体,一边一言不发的望着面前的阵法。

这很显然是触动了攻击型阵法,此时如不破阵,这地方绝对会毁于一旦,那来一次还有什么意义?

而且,看着西沉的太阳,王紫的脑海中隐隐闪过什么,却是抓不住。

王紫垂眸,因为深思而更加深邃的墨眸突然紧紧的盯着身前的阴影,在夕阳的照射下她的身影摇晃着拉的长长的,这山涧的太阳要落的早一些。

却见王紫突然抬头,看着左边的一丛树木迎着夕阳,而右边的树木却浸的阴影中,河流转弯处宽阔的河面上阳光和一片阴影投注在上面,伴随着不断震颤的水流,隐隐看得出是一副合抱的阴阳鱼!

此时那六名长老也正准备收功撤离,其他人早就远远的逃开了,都是来寻宝的,当然关键时刻保命重要!

却见背对着六个长老的王紫手中突然出现一个金色的圆盘,是九转盘龙阵盘!只见王口中快速的念着口诀,阵盘之上的几个同心圆唰唰的转着,其上的指针几度偏转,最终指向那河水之中!

果然是这里!王紫快速收回阵盘,身形跃至空中,双手推出,一道浩大的灵力直指水面,只见突然一道厚重的土墙突然升起,正正好分开了那合抱的阴阳鱼!

此时也正是那六个长老收功之时,只见六人同时筑起防御,身形飞快的撤离,这阵法一旦不受控制,发会造成什么巨大的破坏力连他们也不敢保证,所以抱着保命的想法都用了能使出的最快速度离开!

六人中修为最差的也是元婴期四层,那速度可想而知,只是打死他们都想不到自己这么卖命的跑,身后的阵法却安安稳稳没有丝毫动静!

看着已经空无一人的场地,王紫一瞬间的思虑,身形极快的飞上绝壁,进入那道仅容一人进入的洞口。

阵法已破,这阵倒是有些像阴阳两极阵,只是阵眼只在卯时特定时时刻才会显现,而且若不是有那六个长老推波助澜,王紫也不会发现那阵眼,阴阳两极,将阴阳分隔便是破阵之法。

王紫谨慎的朝着洞中走去,能在外面布下如此阵法,进去里面必定也并不容易。

一个狭长弯曲的通道连接着洞口与洞内,看不到洞内的情况,王紫缓缓的沿着通道行进,却突然听到一阵细微的摩擦声,像是有什么动物爬过的声音……

王紫墨眸盯着前方,声音的主人似乎在快速的靠近,王紫手中悄然出现一把匕首,在这狭小的通道里,匕首是最合适不过的法器了……

“唰……”一个黑影弹跳着扑来,王紫侧身躲开,同时匕首挥出,却见地上躺了一个三尺来长的蝎子!脑中快速的过滤着这蝎子的信息,还没想到,就见接连不断的蝎子扑了上来!

王紫在狭小的通道里艰难的移动着,这才发现通道里上下左右无不密密麻麻的布满了蝎子!

王紫将手中的匕首挥舞成一个密不透风的网,凡是靠近的蝎子无不被砍成几段!

直到这时,王紫也想到了这蝎子究竟为何物,灵兽是妖兽一脉,只要灵兽修炼到足够的修为就可以进入妖界,划归妖兽,然而这修真界还有一种生物,并非妖兽,也非灵兽,叫做蟲兽!

蟲兽是卵生生物一类,可以修炼,但毕生都不能摆脱兽形,蟲兽有等级分类,依照杀伤力的攻击性总体划分九级,而面前的蝎子正是九级四翼蝎!

虽然是九级中最低级的一种蟲兽,但四翼蝎的毒性非常强,在被四翼蝎刺中的五秒内若不驱毒毒性便会蔓延全身无药可救!而且蟲兽共同点的特点,繁衍速度极快,擅长蟲海战术,而现在的四翼蝎,没有几百万也有几十万之多!

想到这些,王紫更加小心不让四翼蝎近身,不只是那修士养在这里的蟲兽还是这四翼蝎正好选在这个洞府休养生息,如今捅了人家的窝,在它们眼中王紫就是进犯的敌人,若不消灭王紫它们是不会停手的!

王紫以极慢的速度推进着,照这样的速度就算她杀光了这里的四翼蝎都不知道几天过去了!

对了!四翼蝎惧火!王紫突然收起匕首,一道火炼自手中冲出,果然四翼蝎畏惧的退缩着,凡是火炼所到之处四翼蝎都躲的远远的,但仍然高高翘着尾部虎视眈眈,王紫思虑着,这些四翼蝎听命于蝎皇,若是迟迟不攻,迫于蝎皇的压力,它们迟早不怕死的扑上来!

怎么办……王紫快速的想着能制服这些四翼蝎的办法,蝎皇躲在最后方,但是这数以十万百万计的四翼蝎,就算擒贼先擒王她也不肯能从这狭小又保卫重重的通道突围啊……

却见王紫墨眸微微一闪,想到几乎已经被她忘记的一件东西,去寻钩蛇鳞片之时无意中得到的那个葫芦!

王紫一手维持着火炼,一手翻转出现那一尺高的葫芦!

这本是佛门的法器,却被那散修当做邪恶的器皿,虽然看不出这法器的品阶,但王紫猜测它可能是一个专门针对蟲兽的法器!

试试吧,王紫这样想着,拇指在食指上一划,一道细小的血口出现,那鲜血顺着葫芦流在葫芦底部的“卍”字金印之上,只见金印金光一闪,王紫的识海中多了一道联系,竟真的契约了这葫芦!

王紫拇指一掀,葫芦盖打开之后随着王紫间断的咒语落下,无数四翼蝎顿时毫无抗拒之力的被吸入葫芦,看着丝毫没有异样的葫芦,王紫快速穿过通道,只见通道的尽头正卧着一只跟成年男子差不多高大的四翼蝎,是蝎皇!

只见那蝎皇暴躁的翘着尾部,看样子想将王紫碎尸万段,只是不给它任何机会,王紫干脆的掀开葫芦收了它!

出了通道,洞内开始宽阔起来,视线也稍微好些,王紫正要抬步进去,却听到远处的动静,神识查看之下才发现是刚才撤离的人们返回来了。

王紫稍作迟疑,将葫芦掀开,放出大部分的四翼蝎,只留蝎皇和少部分四翼蝎在葫芦里,随后抬步离开。

她开路让那些人顺顺利利的进来,天下哪有那么好的事情……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