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五章 离宫

王紫在夜色中急速穿行,身后的人追踪不到王紫的踪迹四散开来,在皇宫附近的时候稍作徘徊,后悄然退去。

王紫朝着太子宫飞去,却在途经一个湖心亭的时候停了下来,远远的却见燕皇独自一人坐在湖心亭中。

现在正是深夜,燕皇却一个人待着这里,自从醒来第一日见过一次燕皇之后就再也没有看见过他,印象中燕皇是个极其深藏不漏的人,燕国朝内的势力分化是一代代燕皇制定的制度经不起时间的推敲而出现的。

眼前的燕皇接手了问题迅速明朗化的燕国,这么多年来能够平衡几处势力,让燕国仍然是一派太平之象,他的谋略和付出的努力可想而知。

只是此刻那坐在湖心亭中的燕皇,明黄的外衣在清冷的月光下却颇显寂寥,背对着王紫的背影也不似初见时那般挺直,似乎在这夜深人静四下无人之时燕皇才偶尔泄露他真实的情绪。

一阵风吹来,湖中的荷叶翩跹而动,燕皇似乎也被惊醒,看着手中被风吹动的书页,挥了挥手,一个浑身漆黑的身影跪在燕皇身后。

“明天送去太子宫中。”只见燕皇转过身,将手中的书递给那黑衣人。

“是”

“皇后怎么样?”似乎听到燕皇隐隐叹了口气,问道。

“皇后娘娘每天都会去看太子殿下,心情也很好。”黑衣人如实汇报。

燕皇转过身,看着满池摇曳的荷花,挥了挥手让那黑衣人退下。

王紫悄声回到太子宫中,一夜无眠。

第二天,早饭后不久皇后就来了,王紫看着这个满面笑容,雍容华贵的皇后,嫁入皇宫三百余年,只有燕寒一个儿子,现在,她宁愿催眠自己王紫就是燕寒也不愿意面对燕寒已经死去的现实。

王紫本来准备好的话突然间有种卡在喉咙中说不出口的感觉,不管眼前的燕皇后对她的态度如何,她却不想伤害这个一心只想着自己儿子的母亲……

“寒儿,今天怎么没有看书?”皇后已经笑着开口,也正奇怪王紫今天竟然没有待在书房,倒像是专程等在这里的。

“莫不是寒儿觉得冷落了母后,今天要专门陪母后喽?”皇后坐在王紫对面,做出一个了然的表情说道。

“……我今天要出宫。”王紫看着眼前表情生动的皇后,顿了顿还是说道。

“……怎、怎么就想到出宫了呢?太医说你现在还需要静养啊,要、要是闷的话母后叫高驰来陪你啊,高驰对奇门异术懂得不少,你们一定有共同话题的!”

皇后一愣,眼神闪烁了一下,随后快速的说道,隐隐有些急切。

“实、实在想出去玩儿的话,也可以啊,龙跃城也有很多好玩的地方,多派些暗卫跟着……”

明明知道她口中的‘出宫’并非只是去龙跃城而已,却仍然怀着那么微小的希望,看着眼前不再说话的王紫,遮了半边脸的面具也显得那么冷清,皇后伸手握住王紫的手,眼神中似乎有祈求。

“寒、寒儿……”

这一生寒儿唤出口的时候皇后似乎已经快哭出来了,眼眶中渐渐的凝聚了水珠,这些天不是好好的吗,为什么要走,皇宫里不好吗?皇后的手突然一松,呵呵,皇宫里不好吗?她不是知道答案吗……

无力垂下的手却落入了一只冰凉的手中,皇后抬眼看王紫,可以不走吗?

王紫不语,感受着身边皇后悲伤的气氛,她不能陪她演一辈子的戏……

“呵呵,寒儿,母后知道了,从小到大你都想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母后以前都对你太严格了,这一次,母后送你可好?送寒儿去想去的地方。”

皇后突然一笑,反握住王紫的手,却不知道眼泪早就流了下来。

“寒儿知道吗,母后以前最爱做的事情是什么吗?是做菜哦!想不到吧,自从嫁入皇宫,母后就没再做过了,寒儿要走,母后给寒儿设宴送别可好?”

皇后似乎想像平时一样用丰富的表情跟王紫说话,可是却不知道强忍着悲伤做着开心的表情,看着的人并不会因此欣慰……

“寒儿再看会儿书,母后很快的哦!”

皇后快速的说完,起身离开。

王紫看着几乎是跑着离开的皇后,缓缓的伸回手,眼睛闭着,她自认并不欠燕寒什么,传送到燕寒所在的地方是巧合,被燕皇救回皇宫也是巧合,唯一的所谓传承她现在并不能开启,也并不知道是为何物,但是现在却突然觉得对不起这个母亲……

燕寒,有这样的母亲,你怎么舍得死……

“殿、殿下……你要去哪里?”

这时伺儿问道,表情有些僵硬,看着两人刚才的对话,殿下是要出远门吗?

“不知道。”王紫道,到处走走,走到哪里算哪里,世界有多大?齐恒大陆尚且没有走过,何况是修真界。

“伺儿陪您去吧!”

伺儿一听急切的说道,上次殿下回来重伤三个月,她真的很害怕,殿下为什么一定要离开皇宫,皇宫有里里外外无数侍卫保护,若是离开皇宫,外面的世界那么可怕……

自从被殿下救下,她就把殿下当做了自己唯一的亲人,虽然她身份低微,不敢过分的表达她的关心,但她真的不愿再看到一次那样脆弱的殿下,躺在床上像是虽是都会离开这个世界一样……

“不行,你陪着、皇后,让她开心一点。”

王紫看着伺儿认真的说道,伺儿跟皇后是这个皇宫燕寒最亲近的人,她不属于这里,这里的一切不应该因为她奇了变化。

“殿下……”

伺儿眼眶一红,不知道该说什么,为什么要离开?看着王紫暗夜般的墨眸,这是第二次见,这样看着她说话,她竟然生不出半丝反驳的心思。

伺儿垂首站在一旁,脑海中不由自主的闪过这些天跟王紫相处的一幕幕,殿下自从醒来后就很少说话,就算是对皇后也很少又话,而且从来没见过那无暇的半边脸有过任何表情,以前殿下虽然安静,但是也会笑,也会愤怒生气,但从不会像现在这样,自成一世界,似乎没有任何事情能打扰到那份沉静。

记得殿下醒来后从来没有叫过皇后母后,刚才也是称皇后,人失忆后性情也会有这么大的变化吗?可是殿下仍然喜欢看那些没有人看的阵法书,喜欢写写绘绘,以前殿下曾说过,阵法有朝一日一定会成为齐恒大陆人人仰望的学术,而他最希望的就是遍访名山,一定会找到当世奇人,而现在,殿下即使失忆了,却仍然忘不了自己的梦想吗?

“殿下,伺儿去看看皇后娘娘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伺儿声音闷闷的说道,话落也跑着离开。

很久很久,王紫坐在原处没有动,太子宫中有单独设立厨房,打开六识,听着厨房忙碌的声音,心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却莫名的有些酸涩。

时间的生离死别如此残酷,燕寒的死已经让皇后悲痛欲绝了,而她的离开,会是在皇后的伤口上撒一把盐……

燕寒有母亲,她也有,燕寒跟她的母亲朝夕相处十九年,而她呢……出生就离开了母亲,她还没有仔细看过母亲的容颜,还没有亲口叫一声母亲……

不知道过了多久,浓郁的香味飘在鼻尖的时候,王紫看到了笑着走来的皇后。

身边是侍女们陆陆续续端上的才要,丰富的彩色,丝毫不逊于御膳房的卖相,在看皇后,显然是已经自己整理过一番,但还是能看出粘了灰的发丝,宽大的衣衫不显眼的油渍,虽然笑着,但是红肿还带着血丝的眼睛说明她不知又悄悄额哭了多少回……

“寒儿,快常常母后的手艺,这个世界上尝过的人只有你父皇和母后的父亲母亲,真是的,母后应该早点做给你吃的!”

皇后坐下,拿了筷子帮王紫夹了几样菜,脸上的笑看起来完美无瑕。

王紫却突然伸手抓住了皇后夹菜的手,皇后一愣,反应过来正要缩回,却见王紫已经拿出一个玉瓶,仔细的给那些大大小小的切口和烫伤上了药,又拿起皇后另一只手,这双手,三百年没有碰过任何重物,不曾沾过阳春水,今天却为了一顿饭伤痕累累……

“真是的,时间长了不碰这些竟然生疏了,以前母后可从来不犯这样低级的错误!”

眼看着眼泪又要滑下来,皇后眨眨眼睛,把眼泪逼回去,状似轻松的说道。

看着两只手都恢复了白皙的模样,王紫才收回手,一言不发的拿起筷子认真的品尝着每一道菜。

很好吃,即使这道菜放的盐似乎多了,这个肉没有炖到位,那道菜的佐料似乎不对劲,但王紫却仍然觉得好吃,这是一个母亲花了全部的心思准备的……

皇后看着王紫埋头一口口的吃着,看着看着又忍不住流泪了,她多么希望,寒儿也能吃到她亲手做的菜,十九年了,她陪着皇上守着这座无情的皇宫,却忽略了她最重要的寒儿。

上一次,寒儿也是这样讲,出去走走,可是回来却是、却是冷冰冰是尸体……

眼泪吧嗒吧嗒的滴在盘子上,皇后慌乱的擦干眼泪,为什么止不住……

伺儿也哽咽的站在一边,殿下不在了,皇后怎么可能开心……

“寒儿别吃了,该撑坏了,母后做多少你还要吃多少啊!”却听皇后嗔怪的声音说道,伸手拦住王紫还要夹菜的筷子,这么半天都没看见王紫都快把这一桌子菜都吃光了,那么小的肚皮也不怕撑破了。

王紫这才停下,接过皇后递过来的毛巾擦了擦嘴。

“呵呵,寒儿,母后突然想起来景妃找母后还有事情,送别宴吃了,母后就不送寒儿了……”

突然皇后站起来说道,脸上的笑已经有些勉强了,突然上前抱住也站起来的王紫,声音在王紫耳边继续响起。

“寒儿,要保重身体,要平平安安,一定要平安!不要让母后担心了,不要了……”

半晌,皇后直起身,努力维持着平时的笑,平静的转身离开。

却见皇后就要走出太子宫的身影一顿,后不疾不徐的步出门去,却是王紫的声音在皇后的脑海中响起:

“我会回来的。”

王紫回首,伺儿已经抑制不住哭成泪人了,王紫真不知道该说什么,这是燕寒的命运,却让她背负,她没有面对过这样的情况,就算想、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眼前的女子。

今天的时间似乎过得格外的慢,夜幕降临的时候,王紫只身离开太子宫,没有惊动伺儿,神识搜索片刻,径直来到之前来过一次的湖心亭。

燕皇还是那身明黄的龙袍,执手站在湖边,背对的王紫的背影没有上次见到的萧索,散发着凛凛威严。

“你要走?”感受到王紫走进,似乎知道来人是谁,燕皇开口问道。

“是。”王紫道。

“要去哪里?”燕皇似乎并不意外,反而自然的问道

“到处走走。”

“呵呵,寒儿以前也这般想。”燕皇却是突然低低一笑,但笑声里却莫名的透露着悲伤。

“也好,你代寒儿看看这个世界,再回到龙跃城的时候就来皇宫,看看芷琳,给她讲讲你都经历了什么。”燕皇道,那笔直的背影似乎有一瞬间的苍老。

“好。”王紫点头,若是再回龙跃,她会来皇宫,回见皇后,会讲她经历的事情……

“你走吧……要平安。”燕皇道,顿了顿补充道,那声‘平安’似乎包含了很多。

“好。”

王紫点头答应,身形展开顿时飞出老远,而站在原处的燕皇,始终没有回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