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四章 不明之人

王紫看向小初,这才发现小初跟之前不一样了,身体突然抽高了不少,之前跟王紫差不多高的样子现在似乎超过了王紫半个头了,还是一身银色的锦缎衣裳,上身一件小巧的银色马甲,可爱的银色短发。

只是现在腾蛇垂头丧气的模样像极了一只闹别扭的大型犬。

啸月和狂鸟各自低着头,也不说话,就连一向沉稳的司马戍都看起来有些颓败。

“紫姐姐……”听到王紫喊他,腾蛇瓮声瓮气的回道。

“小姐,下次,即使会死也请让司马戍跟您一起战斗!”

王紫正疑惑间,却听司马戍沉声说道,王紫昏迷三个月,至今神识的伤还没好利索,而他们却安然无恙的待在灵兽空间,试问这世上还有比他们更逍遥的契约兽吗?

不管有没有契约,从佛顶山出来的时候他就把王紫当做自己的主人了,他出生和成长在君臣等级森严的封建帝王时期,他明白一个臣子应该不惜一切代价保全主子。

但这次的事情却真的刺激到他了,让他眼睁睁的看着主子几次三番徘徊在死亡的边缘,而他却不能助一臂之力,这比直接杀了他更难受。

王紫看着一致坚定地看着他的几人,似乎司马戍说出了他们共同的心声,心中了然,原来是纠结这个……

“不怪你们……”

王紫走到他们面前说道,揉了揉小初银色的短发,小初配合的低下比王紫高了许多的头。

“只要我活着,就不会让你们死。”

王紫又道,声音虽轻但却如一记重锤敲进他们的心里,得主人如王紫,此生何求……

“……小姐,你现在是燕太子?”一阵沉默,司马戍先打开了话匣问道。

“嗯,这些你看看。”王紫道,挥手拿出一些资料,都是燕寒书房哪来的,关于燕国的事情。

“小姐,宫中不同于任何地方,明争暗斗防不胜防,小姐需处处谨慎。”

司马戍忍不住道,王紫善识人心但不善斗,宫中的伎俩他见的太多了,无所不用其极,就算王紫躲着避着麻烦也会找上门。

“唔。”

却见王紫点头,十里坡一事她后来多多少少猜出事情的原委,当初是她默许向凡跟在她身边的,至于他到底做了什么她不想追究了,而其他不起眼的角色在其中发挥的作用却是她没想到的……

十里坡一事是教训,血的教训!李战四人浑身浴血的样子到现在闭上眼睛依然清晰可见,司马戍未完之语她明白,她一直以为自己不理不看,别人亦会如此,但事实却告诉她人心、真的不是如此简单丈量的……

错了就是错了,她愿意改,燕国皇宫水到底多深,即使她不想以身试水,但作为燕皇和朝堂之间最薄弱也是最显眼的冲突平衡点,她这个燕太子,注定不会平静……

“找出燕国这两年不安分的人,他们背后的势力,尽量整理。”

王紫看向司马戍,又道,燕寒收集的书毕竟是明面上的,只能整理出大概,但那也足够王紫应付了。

“是。”司马戍应道,紧了紧手中的书,他一定会一丝不苟的完成……

“紫姐姐,小初需要做什么?”

腾蛇揪着王紫的袖子,眨巴着红白相间的大眼睛问道,虽然个子长了不少,但似乎并没有影响腾蛇那颗卖萌的心……

“唔,小初自己找事情做吧。”王紫想了想,并没有什么要交代的。

“好吧……”

腾蛇肩膀一耷拉,有气无力的说道,他也想要紫姐姐布置任务给他,在这讨厌的皇宫里他都不能出去,不能跟紫姐姐时刻待在一起……

啸月和狂鸟不知道飞去哪里练习法术了,司马戍专心看书,腾蛇找不到要做什么也找了地方修炼了,王紫走向那座宫殿,却在路过长生树时停了下来,似乎想到什么转身来到树下。

手腕翻转间,却是出现那珠蓉园得来的玫瑰,在树下训了处地方,将那那株没回栽下,王紫倒不担心它的生长习性,因为在赤灵内,没有活不成的植物。

之后王紫来到宫殿,沿着蜿蜒的旋梯到达二楼,兵器库和书籍库果然解封了很大一部分,站在一排排书架中间,王紫不出意外的发现她能够看得功法增加到了七种,五行属性,加变异风属性。

正要看书时,突然想起司徒府老祖的问话。

“你父亲是谁?”

当时她被威胁,并没有在意这个问题,现在才想起来当时那老祖的表情似乎很凝重,而且、是在看到她手中的无色能量之后?

五行属性出现的突然,当时她并不能熟练的操控,虽然没有颜色,但是蕴含的能量却是巨大的,她记得她的无色能量只用过两次,应该只有那老祖发现了,而那老祖现在也已经使魂幡内的鬼奴了。

五行灵根极为罕见,树大招风的道理王紫还是知道的,在十里坡用过的灵根以后还是尽量不用为好。

至于那老祖因何那般神情……

想到这里,只见王紫手一挥,鬼面魂幡出现在手中,默念咒语,‘呼’的一声,只见一个漆黑的鬼影漂浮在空中,神情呆滞,忽闪着听候王紫的指令。

‘呼’的一声,却是那鬼影重新被收回魂幡。

王紫将魂幡收起,这个魂幡不同于招魂幡,招魂幡是容纳鬼魂的,而这架魂幡却是炼化鬼魂的!

被这架魂幡收走的魂魄最后都会变为鬼奴,魂幡内的煞气极为浓郁,晋级的速度也会远远大过一般的鬼魂,这样收走鬼界的魂魄本就是不合规矩的,何况魂幡居然暗度陈仓将天地间的魂魄炼化收为己用!

方才的鬼影正是司徒府那老祖,王紫本来想试试看他还有没有保留着生前的记忆,却发现那老祖已经彻彻底底成为一只只会机械修炼和听从命令的鬼奴了。

父亲……这是王紫深埋在心底从没叫出过口的名词,对于父亲所有的认知都是来源于母亲,母亲口中的父亲,是这个世界上的奇迹,而王紫也坚信不疑,父亲、就是奇迹……

闭了闭眼睛,不再想这些,走出门来,沿着环形的走廊来到第三个房间,不出意外的话这个房间也可以打开了,王紫将手放在厚重的门上,源源不断的输入灵气,果然,门缓缓的开启了。

还没有看清房间内的情形,一阵浓郁的药香味扑面而来,闻不出是什么药,倒像是无数种药物混杂在一起的,单纯的丹药味道。

莫不是丹药库?

进入房间,诺大的空间,无数摆架,竟都是大大小小的玉瓶玉盒,果然都是丹药!

仔细看了几排,王紫发现除了丹药还有不少罕见的灵草灵株,王紫能够取出来用的竟然真到六品丹药!看着之后还封印的看不到尽头的药架,莫非还有*品的丹药?!

如此突然拥有了这么庞大的丹药库,即使王紫做足了心里准备也还是惊讶不已。

可能是时间太过悠久了,有些玉瓶泄露了丹药的药性,也有不少浪费的丹药,因此王紫进房间的时候才会问道浓郁的药香。

突然王紫的眼神定在一个小小的玉瓶上,那瓶子下方标注‘醒神丹’,六品丹药,正是治疗神识床上的对症之药!

王紫拿起一瓶,保存的很好,心中一松,本来以为即使是有赤灵在,她也要修养一阵子的,但现在有了这醒神丹,没有记错的话这宫殿之中的那寒木宝座也是上佳的安神宝物,如此一来,她倒是不用担心神识迟迟不能恢复了……

这一次晋级只开放了一个房间,王紫从二楼下来,来到那张寒木宝座之上,服了一颗醒神丹,不久就昏昏欲睡。

再次醒来时王紫明显的感觉到神识的压迫之感消失了大半,这么一觉睡醒,竟然恢复了六成!

离开宫殿,找到腾蛇他们的时候,却见腾蛇坐在一个不知从哪里找来的太妃椅上,手里拿着一个吃了大半的苹果,嘴里还在咔嚓咔嚓的咬着,红白相间的大眼睛里盛着调皮的笑意,看着眼前两只已经快看不出原样的生物。

只见两个大型生物都瘫痪似的趴在地上,其中一个火红色的身影,用极具说服力的现实展现了什么叫做‘落汤鸡’,只见那一身火红的毛发湿哒哒的黏在骨骼分明的身上,尾部五色尾羽混杂了泥土,丝毫没有美感,周边掉落的一地‘鸡毛’,看起来很是凄惨。

而另一只银色的身影也好不到哪里去,浑身湿哒哒不说,没有了银光闪闪的帅气外形不说,知道现在他都成这样了还被困在一个巨大的透明泡泡内,只见一双隐约可见的幽绿色瞳孔哀怨的看着不远处惬意的吃着苹果的某人,爪子不时的扒拉扒拉那泡泡,可是无论他怎么扒拉,那泡泡都跟超弹力橡胶似的,转眼就恢复原形。

“紫姐姐你出来了!”

腾蛇看到王紫走近,跳起来牵着王紫的袖子把王紫让到那个太妃椅上,脸上挂着大大的笑,他找到事情做了,调教这两只紫姐姐的契约兽,可是他俩真是太不争气了,才撑不了一个时辰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

啸月和狂鸟共同的心声:“你是超神兽!超神兽你造什么意思吗?我们是仙兽!仙兽你造怎么回事吗?呜呜你当然不会知道,你一出生就是神兽啊魂淡!”

看到王紫来了,啸月幽绿的眼睛更加哀怨了,似乎还有无尽的委屈要跟王紫诉说,爪子更加欢快的扒拉着巨大的泡泡,呜呜快放啸月出来啊主人……

而狂鸟似乎也找到了救星,绿豆大的眼睛使劲儿的往大了睁,快看我真诚的小眼神儿!呜呜主人快让这个魂淡饶了他们吧……

王紫看向腾蛇,放人,不、是放兽。

“好啦,下次再训练你们,这次就先这样吧。”

接收到王紫的意思,腾蛇挥手放了啸月,意犹未尽的说道,好不容易找到既能打发时间,又能帮紫姐姐训练两只灵兽的办法,他怎么会放过呢?

魂淡还有下次啊!

用尽力气逃离的啸月和狂鸟听到身后那只魔鬼说的话,顿时一个踉跄,心里无力的哀嚎……

“小姐,老夫已经将那些资料整理出来了。”

这时司马戍飘过来,递上一份条理清晰的分析图,上边儿将燕国朝中的势力,各自的羽翼,清楚的标注出来。

“现在超重最大的势力有三人,一人是当朝太尉苏茂,他跟朝中各品官员的关系也最为密切,朝中大多官员都以苏茂的态度议政,除了这些,苏茂手中亦握有兵权……”

“其二是左丞相郑川,郑川好养客卿众所周知,门内能人无数,据传元婴期的亦不少见,手中同样握有兵权。”

“第三人是右丞相安右,燕皇后的父亲,安右是燕皇一手提拔的丞相,一心效命于皇上,虽然手中兵权在握,但并没有谋反之象。”

三人都无忧兵权,其实如今燕国朝内会有混乱也是因为当初前几任燕皇陆续设下的规矩,渐渐出现了纰漏。

燕国自建国之后燕皇都是九代单传,燕国子明厌恶战争,为了不再出现当初如风广战皇一般,朝廷的军政大权一人独揽,发动战争也独断专行,渐渐的历任燕皇将燕国的兵权分散,直到现在,兵权一分为五,燕皇、安右、苏茂和郑川各自握有一份。

而第五份只有上一任燕皇知道,如果万不得已发动战争,只有五份虎符凑齐才可以调用军队!

只是燕国太平几千年,军队多年来各自休养生息,各自为养,是不是还一心效忠燕皇却是说不准了……

“还有一个奇怪之处……”却听司马戍道,皱眉指着资料上特意标注的一处道:

“上一任燕皇曾封过一个异姓王爷,统领苏施城,苏施城位于燕国南部,毗邻莽山群,本也是个交通要塞,经济亦很繁荣,那王爷统领苏施城五十余年,那年恰逢国宴,那王爷理应回朝赴宴,却不知为何拖沓数日不见人影……”

“燕皇察觉事情不对,派了暗卫前去查探,那暗卫却是也没有回来!将近一个月,消息传到皇宫之时,却是邪教暴动,苏施城陷落,王爷不知所踪!”

当初事发突然,苏施城的消息似乎被人为地封锁了,知道一个月后朝廷得知时已经回天乏术了,几千年来,苏施城陷落是燕国唯一一次动荡。

直到现在,苏施城城内人员混杂,邪教和一些杀手组织,还有一些不为人知的组织多在此建立基地或是分舵,而苏施城也彻底成了名副其实的三不管地带……

王紫又看了一遍司马戍整理的资料,留意了一下那个所谓的苏施城,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闪身离开赤灵。

接下来的几天王紫白天在燕寒书房看书,晚上回赤灵修养,当然皇后几乎每天都来看望王紫,至少要待一个时辰,就算没有什么话说皇后也总是坐在一旁看着王紫看书,看着王紫在宣纸上写写绘绘,有时候看着看着就出神了,伺儿在一旁叫她的时候她都会恍惚好久……

小雪蓝也总是逮着机会就来皇宫,在王紫这里蹭吃蹭喝,总朝着让她的太子哥哥陪她玩,要不然就是讲故事,而王紫每次都是被机智的伺儿解救,小雪蓝那熊孩子呢,小强精神顽强的很,这一次被忽悠了下次跟没事儿似的又来……

这天,王紫从赤灵出来的时候只是半夜,外间伺儿睡得很沉,王紫本打算冥想一会儿,却突然神情一肃,不动声色的躺下,撤去结界。

能感觉到一道视线在王紫身上徘徊了很久,突然一道丝线缠上王紫的脉搏!

王紫一手蓄积法术,另一只手按兵不动,却见那丝线毛病没有动静,仿佛只是为了听麦,听麦?王紫疑惑,是何人来试探她?莫不是她的身份被人怀疑了?

片刻,丝线一收,一道身影诡异的离开了房间,没有惊动任何门窗……

那人一走,王紫取出那间隐身的黑袍披在身上,身形一闪跟了上去。

正值上玄月,月明星稀,夜色并非时分浓郁,王紫又黑袍隐身并不在意,而前面的那人却看得出来是个隐匿的高手,即使飞奔在一座座高高低低的房顶之上,那人仍然能巧妙地隐藏在阴影中,身形灵活的闪越着!

太子宫位于深宫内院,这人竟然能如入无人之境,看着皇城之内巡逻的士兵,燕国皇宫的防卫当真差到如此地步?或是那身份不明之人修为已经视皇城守卫无无物了?

一路出宫,并没有惊动任何人,出来皇宫,那人的行动更加肆意起来,速度越来越快,王紫跟他保持着一定的距离紧紧的跟着,虽然有黑袍隐身,但是飞行时灵气的波动也会惊扰到对方。

偌大的燕国京都龙跃都城,王紫自是没有那个时间和闲心观察着龙跃城,只觉那人的路线越来越偏僻,屋舍越来越稀疏,直到停在一个不大也不起眼的小院之内,那人稍作停顿之后闪身进了小院。

王紫远远停下,隐在黑暗中,那小院看着平静,暗中却隐藏着不下十位结丹期修士,筑基期的修士里里外外分散在小院周围。

王紫仔细探查了那小院的布防,稍作思虑,拽禁了黑袍迅速的闪进小院,隐在房间外的横梁之上,王紫屏气凝神,收敛一切外放的气息,几乎跟那横梁融为一体。

“经脉堵塞,确实是不能修炼之象。”

王紫尽量只用自身的听觉而不用灵力神识,屋中隐约有声音传来,应该是王紫追踪的那人。

“他伤在何处?”却听一个低沉的声音问道。

“神识,在下检查过他的丹药,都是安神之药,但于恢复神识并无作用。”

“呵……一个废物,有没有神识还不是一个样……”

那低沉的声音不屑笑道,自己居然还派了得力助手潜进皇宫查探,真是,谨慎过头了吗?才这般想,突然眼神利剑一般直射王紫所在的横梁,手中突然一个金钩,‘嘭’的一声穿过窗户深深的扎进横梁!随后身形一闪出了房间,与此同时散布在周围的护卫齐齐涌了出来。

“给我追!”那人阴沉的声音下令道。

“是!”

众人听令,飞身追赶,只是王紫隐身前行,哪里有丝毫踪迹可循?再者王紫筑基期是的速度都不见得是这些结丹期的修士能追赶的上的,何况现在是结丹期……

“竟然还带了尾巴来……”留下那人听不出喜怒的声音响起。

“请主子责罚!”先前那人‘嘭’的跪在地上,干脆的说道。

“自己去刑堂领罚!”那人冷冷的说道,随后转身回到屋内。

却见留下那人身形一僵,随后闪身消失在夜色中。

------题外话------

为了一直在身边的呆子们而写,为了真正支持我的读者而写,一路风景萧瑟,我自逍遥,随心而乐……

不想说什么梦想了,因为到现在三个月,三十万字了,我发现支持我写下去的并不是虚幻的梦想,而是一直站在身边的你们……

春天的呆子们,爱老虎油……

从开始跟到我现在的读者,爱老虎油……

别的不多说,我会加油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