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二章 新身份【二更】

就在这时,又是一阵匆忙的脚步声由远及近,不多久就见几个太监模样的人站作两排候在门后,随后只听一阵稳健的脚步声响起,王紫抬眼看去,却见一个明黄的身影大步走进……

“参见皇上!”刚见到人影,就见屋子里的侍女哗啦啦跪了一地齐声道。

这便是燕皇喽?身着明黄龙袍,也是留下一帮大臣匆匆赶来的,浑身难掩的威严,燕皇几步绕过屏风来到王紫床前,摆了摆手只听低沉的声音道:

“你们都退下,伺儿也退下。”

不过片刻屋中就只剩下王紫、燕皇和燕皇后。

一阵沉默,王紫仰头看着负手而立的燕皇,能感觉到燕皇探寻的视线一直停在她身上,逆着光虽看不到燕皇的神情,但那极具穿透力的视线还是让王紫一阵戒备,随后又放松了身体,且看燕皇此举何意,如果要对她不利也不用等三个月。

况且燕皇的修为远在她之上,即使不刻意释放压力,久居上位锤炼的威严也足够让普通人难以招架。

“你来就是当木头的吗?”却听燕皇后突然道,有些埋怨的口气,这话是跟燕皇说的。

“芷琳……”燕皇唤道,听起来声音有点无奈。

“要是来关心寒儿的身体你就待着,如若不是你就走,反正朝堂不是还有很多事?”燕皇后又道,虽是这样说,但话中的语气倒像是让燕皇赶紧走。

“……好,朕先去处理些事情。”燕皇看向燕皇后,似乎想说什么,但片刻后沉声说道,话落转身离去,没有再看王紫。

燕皇匆匆的来又匆匆的走,王紫甚至还没看清她的模样。

“寒儿,不要管你那个不负责任的父皇了,这么久都不吃东西一定很饿了吧?母后来的时候已经吩咐了御膳房给寒儿准备吃的,这几天蓉园的花开的正好,如果周太医准你下床了母后就带你去,哎呀要不要叫小雪蓝来看你呢,她知道你醒了一定开心的不得了,只是小雪蓝太闹腾了,会不会影响到寒儿休息啊?要不母后再给你找两个乖巧的丫头吧,万一伺儿一个人忙不过来……”

只有王紫和燕皇后的屋子里,燕皇后不停的絮叨着,但都是围绕着王紫的身体,眼神看着王紫的时候里面满满的慈爱和宠溺让王紫一下午都极度不自然。

燕皇后留在这里吃过午饭,下午周太医过来检查过王紫的身体,说恢复的很好,记忆没有了不可强求,没有治疗之法。以后回复了便是恢复了,不恢复也于身体无碍,嘱咐多休息留下一些丹药便离开了。

直到傍晚时分皇后有事情不得不离开,王紫方才松了口气。

“殿下,皇后娘娘只是太开心了,平时皇后娘娘没有这么……这么多话的。”

见王紫靠在床上,似乎隐隐松了口气,伺儿笑道,事实上今天皇后娘娘的确有些额、反常,以往皇后娘娘宠殿下也是有的,但从来没有这么没形象的围着殿下转,想起什么就说什么,吃饭时要不是殿下一再拒绝,皇后娘娘差点就一口一口喂殿下吃了,被殿下拒绝了喂食还一副委屈的模样,伺儿心里也有些怪异,好像皇后娘娘有些额、热情过头了?

“嗯。”王紫只嗯了一声便不再说话。

她怎么感觉她掉进了一个精心安排的局,燕皇后明知她并非燕太子却表现的丝毫不知,燕皇肯定是知道的,从他今天审视的态度就可以看出来,周太医身为太医不可能不知道她是假的,但却将谎言圆的滴水不漏。

若这时燕国皇宫,到底有多少人知道她这个‘燕太子’是假的,最重要的是,真正的燕太子去哪里了?

待到晚上伺儿去睡了之后,王紫给她施了一个昏睡术,起身走到披风前,正想穿上外衣,却见还是今天穿的乱七八糟的那件,伸出的手又收了回来,索性不穿外衣,只穿了素白的里衣坐在外间的椅子上。

不过多久,稳健的脚步声由远及近,王紫挥手加了几盏灯,让室内更亮了点,推门的声音响起,王紫看去,只见明黄的身影站在门口,正是燕皇。

燕皇缓步而入,还穿着白天见时的明黄龙袍,看着像忙到现在,但并没有疲惫的模样。

掀起下摆落座,燕皇自己斟了一杯茶浅浅的喝了几口,这才看向王紫。

王紫这才看清燕皇的模样,看起来也就三十多岁的模样,当然真实年龄另说了,让人第一眼注意的不是那英俊的五官,而是一双极具穿透力的眼睛,似乎具有洞悉一切的魔力,被那双眼睛审视着所有秘密都无所遁形。

王紫平静的回视,对于燕皇两次的试探并没有表现出不耐,既然燕皇会来,就表示他会说出她想知道的。

“不管你以前是谁,做过什么,从今以后你就是燕寒,燕国太子。”

良久,燕皇视线中的审视意味褪去,低沉的声音开门见山的宣布,似乎并没有考虑王紫的意见,亦或是他有那个把握王紫就一定会认同他的安排……

“燕太子呢?”王紫问。

“……死了。”燕皇一顿,随后道,低沉的声音听不出悲伤与否。

“……在接受传承的时候?”

王紫沉默半晌,回想起传送到的那个大殿,她还记得那些满地的尸体都是皇宫的甲卫,而最后那个大殿中跪着的那个男子,就是燕太子?

“是。”燕皇点头。

“为什么是我?”

“因为你跟寒儿长得很像,应该是非常像,你没有发现即使是伺儿,跟了寒儿十几年,也没有怀疑你?”

燕皇道,眼神似看着王紫,又似乎透过王紫看另外一个人,回想到今天燕皇后看着她的时候也是这个眼神,原来如此,世间真有如此像的人?

“你不需要做什么,只要顶着太子的头衔养好伤,也许到时候你就可以离开了。”燕皇又道。

“……你拿到了寒儿找到的传承,就当做交换,你好好待寒儿的母后,不要跟他提起寒儿死的事情。”顿了顿,燕皇道,这一次口气软了一些,不像之前的强势,看的出在面对燕皇后的时候,燕皇总是多几分人情味。

燕皇走后王紫一直坐在椅子上未曾动过,虽然没有长篇大论,但从燕皇简单的话中王紫也听出味儿来了,让他冒充燕太子一个是因为她跟真正的燕太子长得很像,另一个是因为,燕国现在朝内似乎并不平静,燕太子之死必然不能在这个时候被众人所之,而王紫刚巧不巧出现在了燕太子死的地方,所以王紫被接回来顺理成章的成了重伤的燕太子……

虽然燕皇说她并不需要做什么,但是王紫已然顶替了太子殿下的头衔,身在其位怎么可能置身事外,而且,王紫要扮演的是一个五行废灵根的燕太子,从伺儿絮絮叨叨的话中也能听出来,这太子并没有几个人喜欢……

王紫抬手抚上脸上的半边面具,燕皇说这个面具是特意打造的伪装面具,戴上后即使元婴期的修士也看不出王紫真实的性别,只是自己的身体特征需要伪装一番……

第二天,王紫正在吃早餐的时候就听到一阵嘈杂的声音,很快一个鹅黄色的身影一阵风一样卷进来,两只洁白的玉手撑在王紫的饭桌上哼哧哼哧的大喘着气。

王紫放下碗筷看去,又是个小姑娘,十六七岁的模样,好吧,王紫总是忽略她自己也是个小姑娘……

说这个风风火火赶来的小姑娘,一张粉嘟嘟的娃娃脸,因为剧烈运动而脸颊通红,眼睛水灵灵的看着王紫,穿着鹅黄色的宫装,袖子卷起,露出两节光洁的小臂,这么不顾形象,这么特别的出场方式,应该就是伺儿口中的小公主,皇后口中的小雪蓝了……

“呼呼……太子、哥哥……”小雪蓝大喘着气,想说话但因为剧烈的喘息断断续续。

伺儿适时的递来一杯温水,小雪蓝端着杯子咕咚咕咚几下喝了个精光,放下袖子抹了把嘴,嘿嘿一笑,胖嘟嘟的娃娃脸上漏出两个深深的酒窝,可爱的紧。

“太子哥哥,你终于醒了,你睡了好久好久啊,你不在都没人陪我玩,雪蓝快闷死了!”

小雪蓝手托着椅子更加靠近王紫,拄着下巴仰头委屈的看着王紫说道。

“母亲真坏,今天早上才告诉我太子哥哥醒了,哼哼,要是知道太子哥哥会醒我昨天才不会出去玩,都怪那个呆子高驰,早不叫晚不叫,偏偏选在昨天叫我,我可是早饭都没吃就跑来看太子哥哥了!”

小雪蓝古灵精怪的神情,一会儿嘟嘴恼怒,一会咧嘴开心的笑,想到什么就是什么,虽说王紫把她看做小姑娘,但修真界十六七岁已经不小了,只是像小雪蓝这样天真模样的也很少见了……

小雪蓝名叫安雪蓝,是皇后安芷琳的外甥女,也就是皇后妹妹的小女儿,安雪蓝随母姓,五岁时被封为长平公主,也是现在年纪最小的公主,深受皇后和燕皇的喜爱。

王紫在小雪蓝来的时候就停下了用餐,吃饭只是个形势,事实上她吃不吃都没什么影响了。

“在这儿吃。”王紫道。

“什么?……哦……太子哥哥是让雪蓝在这里吃早餐?哈哈,还是太子哥哥心疼雪蓝!”

没听懂王紫突然说的四个字,小雪蓝眼睛转了两圈,长长的哦了一声,开心的说道,随后也不客气,接过伺儿递过来的碗筷大口大口吃了起来,她是真的很饿啊。

“啊!太纸锅锅(太子哥哥),听说你失忆了!”

埋头吃的正香的小雪蓝突然抬起头含糊的说道,嘴里还有一大堆东西没有嚼完,脸颊上不知道粘了哪盘菜的叶子,鼻尖上还留着几颗米粒,眼睛瞪的圆圆的看着王紫,快速的嚼了几下,一个夸张的动作咽下了口中的食物。

“太子哥哥,你怎么能失忆呢?那你是不是把小雪蓝也忘了?那怎么可以呢?!我可是太子哥哥最最最最疼的小公主小雪蓝啊!”

“不行不行,太子哥哥,你要重新认识我,我,安雪蓝,太子哥哥要叫我小雪蓝,太子哥哥要陪小雪蓝玩儿,要给小雪蓝讲故事,要让小雪蓝看太子哥哥的新发明,嗯,暂时就这么多了,太子哥哥你先记住这些,记住了没有啊太子哥哥!”

小雪蓝突然认真的说道,皱着眉头,眼睛不停的转着,把能想到的都说了,只是她说完后才发现王紫并没有任何反应,油油的爪子顿时伸向王紫,王紫侧身一避躲开了,侧头就看到刚才情绪高涨的小雪蓝似是受了什么委屈,控诉的看着王紫,好像王紫就是那个让她委屈的人。

“小公主,皇后请太子殿下和您饭后去蓉园玩儿。”

这时伺儿适时地上前说道,看着殿下和小公主之间有些凝滞的气氛心里想叹气,殿下醒来之后就很少说话,也很少主动理人,就连她跟殿下说话都不自觉的斟字酌句。

小公主天性单纯,认准了殿下一直会是那个纵容她的太子哥哥,她再不出声转移话题,小公主指不定又来一场水漫金山,到时候头疼的肯定又是太子殿下,以前太子殿下就最害怕小公主哭了。

好在小公主贪玩,只要有感兴趣的东西,瞬间就能忘了刚发生的事情,蓉园是娘娘们赏花的地方,小公主早就想去了,拿来转移小公主的视线再合适不过了。

果然,只见小雪蓝本来泫然欲泣的小脸突然一百八十度大转变,瞬间绽放了大大的笑脸。

王紫和小雪蓝伺儿走在去蓉园的路上,身后还跟着几个小雪蓝带来的侍女,一路走来,路过的宫人行过礼后都会悄悄的打量王紫,这个卧病三个月的太子。

太子卧病期间,除了周太医以外没有别的太医接触过太子,而且皇上亲自下令禁止任何人探望,以免打扰太子殿下养病,外界猜测难道是太子殿下病的不轻?三个月来,外界的传言越来越夸张,甚至猜测太子殿下已经殒命,只是被隐瞒起来。

关于太子殿下此次为什么突然受伤,众人一概不知,不知是谁先说太子殿下去找什么传承结果重伤而归,这说法有还不如没有,听了的人都仰头大笑,传承?五行废灵根还想要传承?别逗了……

而今天终于看到太子本人出现在众人眼前,最起码打破了太子已死的传言。

王紫自顾自的走着,小雪蓝的心思早飞到了蓉园,而伺儿多半只在意着王紫的身体,也不管其他,但王紫却是发现,这些向她行礼的宫人,没有一个是真心实意的,而且大多敷衍了事,膝盖都没有弯曲下去就起来了,敢在太子眼皮子底下窥视太子,看来太子废物的形象在这些人的心中根深蒂固了……

要去蓉园要经过皇城的中轴线,现在下了早朝也有些时间了,王紫几人索性从太和殿前广场经过,只是在走到一半时,却突然迎面走来几个身着朝服的官吏。

几人倒像是冲着王紫来的,本来朝宫门走的方向一变朝着王紫几人而来。

小雪蓝也看见他们了,突然有些畏惧的像王紫身后靠了靠,伺儿有些担心的看着王紫,但也不得不跟已经走到面前的几位大人行礼。

“参见太子殿下!”

几人一起向王紫施礼,但也都是简单的拱了拱手,语气神情也并没有恭敬之意,虽然王紫不关心朝堂繁琐的礼仪,但也知道没有太子的允许,他们也不得起身,可是看几人肆意的姿态,倒像是连拱拱手这一简单的动作也想省去了。

“太子殿下身体康复真是我大燕国之福啊!三个月来您不知道大家多惦记您的身体啊,以后可不要再去找什么传承了,这一次是太子殿下福大命大,若是有下次……您叫臣等如何是好啊!”

却见一个中年男子上前道,恳切的有些夸张神情,说到传承之时王紫明明看到他眼中的嘲笑之意,最起码这几个官吏,没有一人认可这个太子……

王紫只静静的听他说完,道。

“说完了,就让开。”

“额……是。”

那中年男子一愣,随后下意识的回到,直到王紫从他身边走过老远才缓过神来,刚才竟然乖乖的听了王紫的话,胸中堵了一口闷气,邪门儿了,刚才太子那简单的几句话,其中不容反驳的命令之意,竟让他下意识的听从了,呸,这是他骨子里奴化了吗?听不得人命令吗?

几人见王紫走了也没什么好待着的,移步朝宫门走去。

“太尉?您在看什么?”

这时一个官吏问落后的一人。

“哦,没什么,走吧。”

那人道,迈开步子离去,脑海中却回想着刚才的王紫,似乎有什么不一样了?随后又摇摇头,废物再不一样不还是废物……

------题外话------

昨天的跟今天的都更了,么哒,妞儿们久等~╭(╯3╰)╮==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