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一章 燕太子

识海中一瞬间剧烈的冲击让王紫头痛欲裂,世界似乎旋转了起来,王紫双手紧紧的扒着地面,一天之内识海连续两次收到冲击,这一次虽然不是敌意的攻击,但王紫本来受创的识海根本承受不住这突如其来的冲击!

似乎有多如繁星的信息量连续不断的涌进王紫的识海,疼痛中的王紫心中掠过一道狐疑,莫非她误入了什么传承?!

来不及分析进入识海的信息,王紫尽量调整呼吸频率,识海放空索性不再抵抗,如此似乎开了闸的流水,大量的信息肆无忌惮的一哄而入!

这到底是什么传承?为何这么久!王紫的眼前一阵阵的眩晕,这个传承再不停止,就算她运气好得到了,她也没命享了!

就在王紫思考着怎么截断这个传承时,突然间信息传输戛然而止,光阵霎时消失,王紫身体虚晃几下,终于敌不过识海严重的透支,浓重的黑暗袭来,王紫身体一软瘫倒在地……

王紫感觉这一觉睡了很久很久,久到她都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不会醒了,等她再有意识的时候耳中不断传来碎碎的说话声,但脑袋昏昏沉沉的却怎么都醒不过来。

又是谁在耳边说话,王紫疑惑的想,这样的场景,莫名的让她回想起刚刚重生在晓竹身体中的时候,也是有人不停的耳边说着什么,他还记得那男孩儿叫晓青……

“殿下,皇后娘娘今天可能不能过来了,今天她约了景妃娘娘和几位娘娘在蓉园设宴……”

“小公主今天跟着高驰公子和新晴小姐去了宫外玩,依着小公主那贪玩的性子,估计不到傍晚是回不来了……”

“皇上好像也很忙,有他国的使团要来,皇上估计有两天没合眼了,哎呀呀,伺儿也不清楚了……”

“没关系,还有伺儿陪着殿下呢,殿下赶紧醒来吧,偷偷告诉殿下哦,皇后娘娘每天都在偷偷地哭,皇上劝都劝不住……”

王紫愈发觉得奇怪了,意识渐渐清晰起来,听在耳中的话也真切起来,听起来是个小姑娘,很活泼的样子,一个人说话不停的变化着语气,不知道她哪来的热情自言自语。

“哼哼,那几个讨厌的人没有再来,要不是皇后娘娘前几天狠狠的惩治了他们,他们指不定还会来闹,真是讨厌极了!”

“……呀!对了,皇后娘娘托人找了好多书,还说肯定有殿下喜欢的,已经放在殿下的书房了,殿下你快快醒来好不好?伺儿陪你看书,就算你逼着伺儿写字画画伺儿也认了好不好?”

说道后来,女孩儿的声音带了点儿祈求,其中浓浓的关心任谁都听得出来。

只是王紫却愈发觉得诡异起来,鼻尖是淡淡的檀香味,仔细嗅着,王紫发现竟然是沉心檀!这是什么地方,居然用沉心檀做熏香?

记得当初也见过这个东西,还是那什么司徒天佑和司徒苏苏拿来的……

王紫的心情有一瞬间的阴霾,回想到了不久前的大战,虽然还没搞清环境,但她现在应该是安全的,卫子谦他们呢?她不知道昏迷了多久,逍遥四散人回到逍遥岛了没有,李战的伤又不知道怎么样了……

她记得她昏倒在了一个大殿中,后来是被什么人救出来的?等等,这女孩儿口中不停重复的殿下又是谁?还有皇后、皇上?

这么多陌生的名字听在耳中,王紫调动灵气在身体中运转了一圈,身体上的伤已经好全了,赤灵还在,跟灵兽空间的联系也在,内视了识海,晋级了结丹期之后王紫还没有仔细观察过自己的身体,现在的识海应该是原先的三倍,神识能延伸的范围应该快到千米了,只是识海边际雾蒙蒙的样子,是之前的伤还没好,现在王紫还不能随意动用神识。

这样检查了一圈,才确定还是自己的身体,没有诡异的再重生一次,可是这个小女孩儿的话又怎么解释?

耳边是渐渐离去的脚步声,王紫睁开眼睛,首先隐入眼帘的是层次分明的雕花木板,上刻活灵活现的游龙戏珠,手中丝柔的触感,是一条素色的绣花蚕丝锦被。

王紫撑着身体坐起来,靠在床头,这才发现身上穿的也是素白的蚕丝里衣,而不是她惯穿的西服,竟然有人给她换了衣服而她没有丝毫知觉?!她昏迷的是有多彻底?

王紫看着这个装饰考究,处处透露着严肃和贵气的房间,这么古色古香的房间,到底是怎么回事?

王紫下床,赤着脚走到床前不远处的屏风处,那里摆放着几件衣服,应该是给她准备的,可是在王紫拿起来准备穿的时候却发现她根本不会穿!

拉扯着手中黑色的长衫,还有一条镶玉的腰带,王紫猜测着这衣服的穿法,将衣服套在身上,这带子是这样系吗?这个腰带要怎么扣?为什么感觉衣服很短?

“呀!殿下你醒了!呜呜殿下你终于醒了!”

正在王紫还在跟陌生的衣服作斗争时,一个惊喜的声音响起,王紫不抬头也知道是一直在她耳边喋喋不休的那个女孩儿。

“殿下你快回床上躺下,我去告诉皇后娘娘你醒了!这下好了,皇后娘娘和皇上都可以放心了!”

那女孩紧张的上前就要扶王紫,王紫侧身避开。

“殿下你怎么了?不会是还没清醒吧!太医说你伤到的是神识,很难好的!”

那女子紧张的看着王紫,突然又‘噗嗤’一声笑了,清秀的脸上漏出一副‘拿你没办法’的表情说道:

“殿下,你又穿错衣服了,不会穿就叫伺儿啊,你看看好好地衣服被你穿成什么样子了?”

王紫一愣,这个女孩看起来也就是十*岁的样子,却一副大姐姐的口气跟她说话,而且,记忆中能跟她这么自然的说话的,一只手就能数过来,王紫再看看自己赤着脚,后边儿长前边儿短的衣服,腰带耷拉在一边,前巾不知道怎么多出来一块,好像……的确……不对劲阿……

“殿下,您就认命吧,您这辈子估计都学不会穿这衣服了,不过没关系,伺儿是要伺候殿下一辈子的,有伺儿在就好了!”

那女子笑着上前将套的乱七八糟的衣服重新解下来,扶着王紫向那雕花大床走去,王紫这一次没有避开这女孩儿,她关心的神态和丝毫没有距离感的亲近让她奇异的很适应……

重新回到那床上,见王紫不想躺下那女孩就拿了两个枕头垫在床头让王紫靠着。

“殿下你好好待着不要随便下床走哦!我去通知周太医和皇后娘娘,皇后娘娘知道你醒来一定会很开心的!”

那女孩嘱咐了王紫几句转身就要走,王紫觉得她有必要搞清楚现在到底什么情况,而不是一直云里雾里的听这女孩儿人说着一大堆她听不懂的话。

“你是谁?”王紫问道,就从这个女孩儿开始吧。

“……什么?殿下我是伺儿啊!您该不会不认识我了吧!”

那女孩正要走却突然听到王紫这么问,愣了一下惊讶的看着王紫,怪不得殿下这么半天都没有说话,难道殿下失忆了?识海受伤会导致失忆吗?周太医没有说啊!那女孩更紧张了,仔细的观察者王紫的神色,却突然看见一双静静地看着她的眼睛……

她敢发誓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美的眼睛,没见过这么神秘的眼睛,明明近在咫尺,但那双眼睛却丝毫没有倒映任何影子,那好像一个深邃的漩涡,让人直想钻进去看看那里边到底装了什么……

再看王紫漏出的半张脸,这张她看了十几年的脸为什么突然觉得从没有这么美过,以前也知道殿下美,却从没有现在的感觉、感觉在这张脸面前她只想低着头……

王紫看着突然低头退后的女孩儿,身上突然散发出的恭敬之意,方才对她的亲近的感觉突然消失的无影无踪,王紫了然,果然她还是她……

“殿、殿下,我是伺儿啊,您的侍女,跟在您身边十六年的侍女。”那女孩回过神来回答王紫的问题。

“殿下?”王紫又问,却见那女孩、哦伺儿疑惑的抬头看向王紫,王紫这才发现伺儿并没有能听懂她的话的默契,脑海中不由得闪过卫子谦和卫子楚的模样,以往他们总是充当她的翻译……

“你称呼我殿下?”王紫重新问道。

“是啊,您是燕国唯一的太子殿下,除了您谁还敢当得殿下的称呼!……您该不会连这个都忘了吧殿下?”

伺儿理所当然的说道,复又紧张起来,殿下该不会真的失忆了吧!上前一步习惯性的想抓着王紫的胳膊询问,却在伸处手时突然缩了回来,看着王紫丝毫没有表情的半边脸,不知道怎么回事,这次醒来后的太子殿下给她前所未有的压迫,让她不自觉的收敛起来,不敢像往常一般跟殿下打闹……

“是,我忘了。”

王紫调整了舒服的姿势靠坐着,想着伺儿口中所说的‘燕国太子’,这是她现在的身份,可是她又是怎么莫名奇妙的一觉醒来变成了距离齐国千万里之遥的燕国太子?

难道传送阵直接横穿了整个中部森林将她带到了燕国?对于燕国的太子,她的了解仅止于上次齐笑尧和北秋离偶然间谈起时的信息,燕皇膝下只有一子,理所当然的封了太子,但是太子却是个五行废灵根,基本上不能修炼。

可想而知燕太子的身份是多么重要,而她又怎会变成燕太子?她明明一切都没有变,哦、王紫抬手摸了摸鼻尖以上莫名多了的面具,刚开始并没有发现,这个面具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做的,竟然跟长在脸上似得,没有丝毫不适的感觉。

就连伺儿都能发现她的不同,他不信燕皇和燕皇后会不知道她并非燕太子,最重要的是,她明明是女子……

听着一阵阵杂乱的脚步声匆匆而来,很快就有侍女推门进来,几个侍女先进来恭敬的站好候在一旁,随后不久一个盛装的女子急速而来,宽袍大袖拖裙盛冠,尽显华贵之态,纤细合宜的体态又不失清丽娇艳,这应该就是从宴会上匆匆赶来的燕皇后了。

自从刚才王紫说了一句‘是,我忘了’之后事情就演变成了这个样子,只见皇后身后紧紧的跟着刚才突然奔出去的伺儿,刚刚进门,王紫刚看清那燕皇后的长相,就见那装扮的极其精致的脸突然嘴一撇,哭了起来!

“呜呜寒儿,你终于醒了,知道母后多么担心你吗?”

燕皇后突然就这么毫无预警的哭了,王紫一愣,不知道要怎么反应,她应该是知道她不是燕太子的,可是还是哭的这么伤心,却仿佛真的把他当做了燕太子。

“寒儿,你知不知道你睡了多长时间,三个月啊!母后每天都在焚香祷告,祈祷寒儿快些醒来,呜呜……”

王紫又是一愣!一个是因为燕皇后所说的三个月,她竟睡了三个月之久吗?另一个是因为燕皇后突然扑上来抱住了她,虽然很想躲开,但是听着越来越伤心的哭声,王紫莫名的不想伤害这个、母亲。

“寒儿,寒儿……母后只有你一个孩子,你怎么可以睡这么久,知不知道母后等的快绝望了,如果你醒不过来,母后怎么办?……”

“寒儿……你怎么这么傻?为什么要去找什么传承?就算全天下的人都不喜欢寒儿,寒儿也是母后的宝贝,有母后疼寒儿,你怎么舍得离开母后?怎么舍得……”

王紫心里狠狠一震,本来要推开燕皇后的手轻轻的放在她背后,不太自然的轻轻拍了两下,王紫的眼睑垂下,掩住了一瞬间的迷离,为的是那句‘就算全天下都不喜欢寒儿,寒儿也是母后的宝贝’,为的是燕皇后越来越伤心的哭泣,为的是哭声中渗入人心的悲戚……

她是知道的,知道王紫并非她口中的‘寒儿’……

伺儿许是也没想到燕皇后来了之后没有问王紫的伤势却突然来了这么惊天动地的哭泣,殿下昏迷的时候皇后也经常坐在床边看着殿下,看着看着就突然悄悄的落泪了。

她只当是皇后太担心殿下了,可是今天皇后竟然哭成这样,皇后从来都是端庄典雅的,她从来没有见过皇后这么失态过,听着皇后悲戚的哭声,她的鼻子也一阵阵的酸涩。

不知过了多久,皇后的哭声渐渐停了下来,但还是一抽一抽的哽咽着,感受到肩膀处湿了一大片的衣服,王紫僵着手一遍遍的重复轻拍着燕皇后,直到燕皇后哽咽的声音也平息了下来,静静地伏在她肩膀上。

“谢谢你……寒儿……”

燕皇后抬起头来,用侍女递过来的温热毛巾擦了擦脸,在她起来时,王紫听到一个轻的不能再轻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寒儿,都怪你太淘气了,把母后吓坏了,以后可不能这样了知道吗?小心母后给你找个不喜欢的女子让你娶了!”

整理好情绪,燕皇后还是那个端庄的燕皇后,这话是对着王紫说的,宠溺加上并不真实的威胁让那张端庄的脸多了许多生动和女子的娇憨。

伺儿看着皇后又开起了平时常开的玩笑,见皇后和殿下之间的气氛也跟以前并无不同,这才松了一口气。

“寒儿,伺儿说你不记得以前的事情了,现在必须记住,我是你的母后知道吗?可不能忘记哦,不然母后就哭给你看!”

皇后突然想到什么似得说道,随后煞有介事的威胁道,王紫垂着的眼皮抬起,看着燕皇后握着拳头皱着眉头的样子,唔,这个威胁真的有点用……

“寒儿你也别着急,你识海收到了创伤,记不清以前的事情也是可以解释的,下午我就让周太医再来看看,就算想不起来也没关系,你还是母后的乖寒儿!”

却听燕皇后又说道,眉眼间有母亲对孩子特有的宠溺,王紫不自然的撇开眼,为什么燕皇后明明知道她不是燕太子还做出如此神态……

就在这时,又是一阵匆忙的脚步声由远及近,不多久就见几个太监模样的人站作两排候在门后,随后只听一阵稳健的脚步声响起,王紫抬眼看去,却见一个明黄的身影大步走进……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