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九十九章 传送之地

眼睁睁的看着王紫就这么消失,在场的所有人神色不一。

卫子谦紧紧地闭上眼,温润的眉眼流露出沉郁的悲伤,终究是分开了吗?再见之日又在何时?

慕千厷久久的看着王紫消失的地方,额心处似乎还残留着刚才那一吻的温度,良久,慕千厷笑了,一如往日从不消失的妖冶的笑,小紫紫,千厷已经认真了,怎么能让你就这么跑了?

卫子楚紧紧握拳,他曾经说过王紫殿下在哪他就在哪,可是王紫却走得这么突然,突然到他即使眼睁睁的看着却追不上去,王紫殿下……你可是嫌弃我们没保护好你?

此时顺尧也收回了双手,暂时控制住了李战体内的力量,而事后的李战并没有清醒,而是身体软软的倒了下去,只是紧皱的眉峰并没有舒展开……

顺尧起身,来到乐九三人身边,看着刚刚消失的传送阵,与其他三人对视一眼,均从彼此的眼神中看到难得的惊讶,传送阵已经是当世少见的东西了,何况是传送阵阵符!

当初顺尧和乐九明确嘱咐过王紫不要再结丹期之前接触玄乙阵,没想到王紫还是尝试了,而且居然自己另辟思路将传送阵封印在阵符内!

看得出王紫将本来庞大的玄乙阵做了调整,当初他们是从人间界传送到修真界,而这个小型的传送阵传送范围绝不会离开齐恒大陆。

阵法之学的辉煌历史,问谁谁都能说上几句,但是要说当世的阵法,问谁谁都会哈哈大笑,当你开玩笑。

在大家的视线还被传送阵牢牢吸引时,妙绮的反映却有些奇怪,那浓重的眼影遮盖的眼角似乎坠了点点晶莹,仍旧笑着,却奇异的没有了阴郁的感觉,王紫小面瘫、竟真的做出了传送阵阵符……

爵爷瞥眼看了一眼妙绮,耸耸肩收回眼神,一千多年了,玄乙老弟,你的阵法重新亮起在这片齐恒大陆上了……

司徒府的三位老祖面色凝重,同样看着渐渐消失的阵法,他们活了几千年,自然见识的阵法也比现世的人多,这个阵法庞大如斯,传送的距离连他们也无法估量。

这样珍贵的阵法,还是一次性的阵符,当世已经很少存在了,而王紫所持的这个阵符是前人遗留下的,还是自己绘制的?即使极力劝说是他人所赠或是怎样得来,但直觉的、三人却觉得这是王紫亲手所绘……

若真是王紫所绘,这个阵法最起码是三阶阵法,而阵符最低也在玄阶,甚至也许已经越过了阵符中被称作难以预约的分水岭——玄阶超级!

阵法和阵符已经淡出世人的视线不知多少年,以至于王紫今日拿出的阵符,他们甚至无法精准的判断出到底属于什么品阶……

而可以肯定的是,今天之后,这个传送阵阵符将同王紫一起、一起被这个大陆铭记!

筑基期对战化神期,还有传说中的五爪金龙、超神兽腾蛇,扫平司徒府的誓言,尘封多年的传送阵,跟逍遥四散人亲密的关系,随便一项拿出来都足够人们咂舌称奇,何况这么多同时发生在一个人身上!

“回逍遥岛。”

却听乐九空灵的声音响起,转身来到李战四人身边,只见突然间一直巨大的雪白仙鹤出现在空中,这白鹤竟也是神兽!白鹤,最温顺的坐骑,日行千万里,一向被视为仙界的坐骑,修真界内很少见如此纯血统的仙鹤。

乐九将李战四人安置在白鹤背上,自己也飞身上去,白鹤温顺的盘旋在低空,等着爵爷三人。

妙绮正要走,却突然转身看向司徒府的三位老祖,说道:

“王紫小面瘫都说了,要亲自取司徒府满门性命,就让你们再蹦跶两年怎么样?呵呵……”

说罢飞身落在乐九身边,懒得再看三人可笑的表情。

看着白鹤的巨大的身影转瞬间消失在天际,司徒府三位老祖面色凝重的对视一眼,也飞身离开。

而一直畏缩的躲在三人身后的司徒敬怀,直到这个时候才深深吐出一口气,抬起袖口擦了擦满脸的虚汗,事情进展到这个地步是他怎么都想不到的,一个老祖已经死在王紫手下,而且现在司徒府多少跟逍遥四散人结下了梁子,别说王紫了。

这个不定时炸弹不知什么时候杀回来,这样一个人,放任她海阔天空的成长下去……司徒敬怀心脏狠狠的一抖,司徒府根基深厚,王紫的誓言听起来的确是天方夜谭,可是为什么他还是如此担心……

来不及多想,司徒敬怀收了死去老祖的尸体跟着三位老祖离开,他现在应该考虑的不是王紫,而是他这个家主之位过了今天还能不能保住……

留下十里坡里里外外数不清的围观之人,晕晕乎乎的散去,这个平时冷清的十里坡,恐怕是有史以来最热闹的一天。

凌霄郡正逢三百年盛会——六大门派大选,但是过了今天,也许关于十里坡之战铺天盖地的传闻将会盖过这凌霄盛会!

而远远的隐在树上的两个男子,一人白衣胜雪,一人绿衣清爽,再看那眉眼时,却是两张一模一样的面容!

“走吧。”其中一人道,说罢身形展开接着树木的遮挡穿梭离开。

“我们不追吗?或许不会离开中部森林。”另一人飞身跟上,在那人身边说道。

“我已经吩咐了十三他们留意中部森林的动静。”那人道。

“哦……还是哥哥想的比较周到,为什么我觉得那水属性的五爪金龙不像是幻化出来的?”另一人长长的哦了一声,随后又疑惑道。

“火属性的也不像。”那人没有停顿的回道。

“水属性的是真不像,哎呀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用你聪明的脑瓜帮我想想呗!”另一人有些懊恼的说道,回想着两只五爪金龙出现时的样子。

“……或许真不一样。”那人这次顿了一下,低声说道,身形更快地窜向中部森林。

“哎你等等我啊!”另一人也不执着了,飞身跟上去,若真能拦截到王紫就好了,他也得快点……

无数人带着难掩的激动离开十里坡,他们都是这场大战的见证者啊,而此时却有一人心不在焉的御剑离开,只见一个素色长裙的女子,颤抖着嘴角,操控着脚下的飞剑,越来越快的离开,仿佛身后有什么鬼怪在追杀一般,慌不择路的甚至险险的擦过几个同样御剑的修士,引来几声叫骂。

这人正是一早就隐在人群中的沈怀灵,司徒天佑是她所杀,这场战斗基本上由她暗中挑起,她也没想到王紫竟这般难对付,司徒府几个隐世的老祖都出面了,他们一定会仔细查看司徒天佑的死因,虽然噬阳蛊吸干人的阳气后不会留下任何蛛丝马迹,但她还是不敢保证矛头最终指向她,现在,她必须尽快赶回圣皇派……

待人群陆陆续续散开,却见一个乞丐模样的少年愣愣的坐在偌大的十里坡之上,埋着头不知在想什么,若是离得近,不难听见那乞丐似乎在一直重复一句话。

“我没做错,没做错……”

那乞丐说的正是这句,良久,只见那乞丐突然站起身,跌跌撞撞的跑着离开,方向不是回凌霄郡,而是中部森林,这人,正是向凡……

“老大,那女子貌似叫王紫啊。”十里坡的尽头,一个流里流气的瘦高汉子光着膀子,手提一把大刀,冲着身前的大汉说道。

“是啊,刚才她不是说了。”那人道。

“哎,这女子要不是跟司徒府结了梁子,请来咱寨子里做个头领也不错啊!有这么个妹子真是太拉风了啊!”那瘦高汉子长长的叹了口气,可惜的说道。

“就怕人看不上咱寨子里小小的头领啊!”两人身边的另一人道。

“我看那司徒府也没什么好人,就一个凌霄郡,皇帝早就想收回去了,对于咱这土匪窝,谁统治了凌霄郡都一个样!照我说,要是那妹子再杀回来,咱也去搭把手灭了司徒府,嘿嘿,这样那妹子会不会一感动答应来咱寨子?”

那瘦高汉子摸着头嘿嘿笑道。

“咱是土匪,人看的上咱这土匪窝吗!”另一人一巴掌拍在瘦高汉子头上道。

“土匪窝怎么了!咱是十里坡最厉害的土匪,土匪中的土匪!”那瘦高汉子反驳道,只是话刚说完自己就忍不住摸着头笑了。

除了自娱自乐,看了一天热闹的土匪,此时还有一个心情愉快的人,这人正是北忠亲王,齐国二皇子,齐笑尧。

一架华丽的马车中,齐笑尧一身紫衣,长发梳理的一丝不苟,嘴角带笑,严肃的表情因了那抹笑莫名的带了邪气,手指敲击着木桌,均匀的频率似乎也显示了主人愉悦的心情。

“二哥,你很开心吗?”已经看了他家二哥很久的齐笑尘歪着头好奇的问。

“是啊。”齐笑尧闭着眼睛回道。

“什么事情这么开心?让笑尘也跟着开心一下啊。”

“开心……笑尘的生辰快到了,想要什么礼物?”齐笑尧顿了一下,在齐笑尘好奇的视线中睁开眼睛,眼角带笑看着齐笑尘问道。

“啊!每次都是二哥最先知道我的生辰要到了!我的生辰二哥开心什么?二哥肯定没说实话!”齐笑尘惊讶道,随后怀疑的看着齐笑尧。

“开心笑尘又长大一岁啊,二哥什么时候骗过你!”齐笑尧笑道,随后假装恼怒的说道。

“哦,好啦好啦,二哥不会骗我,二哥不要生气哦,我想想要什么礼物。”

齐笑尧伸手揉了揉齐笑尘的长发,看着齐笑尘认真思考的模样,重新闭上眼睛,他希望,笑尘永远都这样,活在他的羽翼下,不要接触复杂的官场……

脑中回想道王紫几人的模样,没想到他们还真闹了这么大一出,远比他设想中的满意啊,至于西门流云和东方野,错过了这场盛会,不知道二人是什么反应呢……

齐笑尧嘴角掀起,笑的高深莫测……

“九哥,我们不去找王紫小面瘫吗?”

百里高空之上,白鹤穿梭在云雾之间,巨大的能量罩隔离了急速流过的气流,白鹤背上的妙绮问道。

“王紫,有她的机遇,不必再找。”却听一声悠远的声音响起,似空谷中一圈圈回荡而来,是顺尧。

“可惜了……哦呵呵,瞧瞧这几个小子,又不是见不上面儿了,跟死了人似的。”妙绮叹道,随后戏谑的看着调息的卫子谦几人。

几人都没说话,妙绮也把玩着指甲不再说话,只是看了眼乐九,还是有些担心,王紫的识海受到重创,她和乐九查看过,王紫这么决绝的走,是有把握自己恢复吗?那传送阵不知会将王紫传送到何处,王紫一人面对,不知是凶是吉啊……

而众人猜测中的王紫,经过一阵天旋地转之后终于落地,只是刚刚落地,脑中的眩晕还没消退,脚下软绵绵的触感让王紫身体一个不稳朝侧面倒去。

王紫伸手摸索着刚好抚着一面墙才没有摔倒。

稳住了身体,王紫扶着墙很久才睁开眼睛,识海中的刺痛还在一阵阵的发作,王紫这才移动了脚步,只是连走几步,脚下都是软绵绵的凹凸不平的触感,眼前漆黑的环境,四周空无一物,诡异的森森阴气,王紫朝下一看,这才发现自己脚下踩的竟是连片的尸体!

动用神识查探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只是这竟像一个巨大的迷宫,无数条分叉路让着个地方看起来根本没有出路!

王紫深吸口气,她的神识受到重创,不能最大限度的使用神识,要不然还可以仔细的观察一下这个地方。

现在王紫所处的地方似乎就是其中一条岔路,两边厚重的墙,中间的路不过两米宽,王紫扶着墙走了一段路,但路上的尸体却丝毫不见少,拐进另一条路时仍然是数不清的尸体,而且看样子还是死去不久的。

不知走了多少条路,几乎每条路王紫都是踩着尸体走完的,黑暗的环境,方向也辨别不出来,王紫靠在墙上疑惑的看着这似乎永远重复这的路,对,就是重复!

只是满地的尸体和一模一样的墙让王紫忽略了这一点,想到此处,王紫抬脚翻过一具尸体,将那具尸体靠在墙上做记号,继续选了方向走。

果然在大约一刻钟之后王紫回到了做了记号的那条路。

这个看起来像个巨大的迷宫的地方,竟是一个阵法形成的幻想?

王紫皱眉思索着,没想到传送到了一个阵法中,而且看样子已经有人出去了,看着脚下尸体身上的装扮,清一色的钢盔铁甲,是甲卫?皇宫内的侍卫?

王紫伸出手,无色的能量在手中形成,王紫也很诧异,之前竟然突然间触发了火属性、金属性和土属性,而这个无色的能量就是五中能量的混合体。

五行属性可谓是先天的阵盘,对于破阵存在着得天独厚的优势,所有的阵法都是根据五行干支演变而来,王紫深具五行属性,再加上对阵法的了解,找出阵眼并不难。

只见王紫将手放在对面墙上一处,手中的能量源源不断的涌进墙内,只见本来坚固的墙面渐渐变形,知道形成一道明显的晃动的能量门。

王紫抓紧时间跨进门内,刚刚进去那能量门一阵晃动变回墙面,地上仍是遍地的尸体,没有丝毫变化,只是王紫不见了。

而王紫,此时正站在一个巨大的八角形的空间内,八个方向每个方向都有一个能量门,而且王紫明显的感觉到,八个方位在不停的切换着,身后的门已经不是刚才进来的门了。

“九宫八卦阵!”王紫心里浮现答案,这是九宫八卦阵!

九宫八卦阵由休、生、伤、杜、景、死、惊、开八门组成,变化多端,凶险莫测,每一扇门内都是一个未知数,也许是困阵,也许是杀阵!

王紫看着不停变换的门,良久,王紫身形一闪,极快的奔进一个门,丝毫不做停顿的转向一个方向伸手一劈,一个能量门应声出现王紫闪身钻入!

九宫八卦阵,生门入,休门出,复从开门出!

只见环境瞬变,离开了黑暗的通道,待王紫睁眼,这里却是一个巨大的宫殿,只是了无生气,像是破败已久,殿中点着长明灯,光线正是来自于此,只是,这殿中仍是满地的尸体!

沿着尸体堆砌的方向而去,越往里走尸体越来越少,绕过几道曲折的宫路,直到来到一道巨大的门前。

王紫深吸口气打开门,只见门内倒不是她想象中的血腥,相较于一路走来的地方,这里算是最整洁最干净的,只见一个凹陷下去的圆形地面,正中一个看不出面容的塑像,那塑像看着是个男子,手执一卷玉简,单手拄着下巴像是在深思。

再看塑像前面的蒲团之上,一男子垂首跪着,王紫沿着台阶走下去,这人似乎没了气息,而且,死去不久啊……

就在王紫接近那跪着的男子时,脚下似乎踩到了什么东西,待王紫想退时已经来不及了,突然间一阵巨大的光阵笼罩王紫,有什么东西汹涌的挤进王紫的识海,受不了巨大的冲击,王紫嘭的跪坐在地!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