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九十八章 不死不休

却见那站在空中的乐九突然出现在王紫面前,即使识海的冲击让王紫迟迟不能缓过神来,但仿佛就在鼻尖的湿润的海潮气息却像一股清风直直渗进王紫的脑海……

感觉到冰凉的手指轻柔的放在王紫的太阳却处,丝柔的云袖划过脸颊,疼痛中的王紫终于放下心来,逍遥四散人,终于来了……

“九哥,我来。”却听一个阴柔的女声想起,是妙绮。

却见乐九并没有让开,而是将从不离身的古琴轻放在脚边,冰蓝的长衫摇曳着铺了满地,轻轻扶起王紫,将她靠在自己怀中。

妙绮诧异的看着乐九的动作,但也只是轻笑着蹲下查看王紫的伤势。

待妙绮给王紫用了药,乐九看向妙绮,却见那长长的睫毛下的眸色都泛着点点冰蓝,似阳光下静静流淌着深蓝色的海,静谧、悠远……

“不太好办,识海受到重创。”妙绮自觉的解释了王紫的情况。

乐九了然,识海的创伤基本上没有丹药可治,就算有也起不了多大作用,只能养着。

“啧啧小女娃,这才几天不见你们就把自己搞成这个样子!”

爵爷看了看靠在乐九怀中的王紫,随时开玩笑的话,但语气却莫名的冷,眼神扫向从刚才开始就愣愣的司徒府老祖。

“就是你,把我家徒儿伤成这样?”却听爵爷突然看着司徒府老祖问道。

“徒、徒弟?”

“这几人就是逍遥四散人这次选中的徒弟吗?!”

“这么巧?五人都是?逍遥四散人不是只收四个徒弟吗?”

“这么说司徒府竟然得罪了四散人?!”

听到爵爷突然这么爆炸性的言论,外界对于这一次逍遥四散人这一次来北大陆收徒的猜测可谓众说纷纭,将近几年公认的天才人物都列了个遍,可是万万想不到最终逍遥四散人选的会是这几个突然冒出来的人物!

就连司徒府老祖也惊到了,一直以来沉着的脸隐隐僵住,别说他把这几个小辈打成这样,要是逍遥四散人再晚来一会儿他准会杀干净。

那老祖越发后悔刚才没有下手再快点,如果杀了这几人,逍遥四散人来了也只说不知道他们是四散人选中的徒弟,况且还是这几人先杀了他司徒府的人,怎么着都会比现在的情况好处理的多……

“你莫非在惋惜没有杀了我这几个徒弟?”

却听爵爷突然又道,声音的温度突然降了好几度。

“不不不,爵爷说的哪里的话,晚辈只是在懊恼并不知道和几个小辈就是您的徒弟,而且他们也不曾说起,要不然晚辈定不会让他们受如此重的伤……至于他们杀了我司徒府的独苗司徒天佑,也应该等四位前辈来了在好生商谈才是……”

司徒府老祖回神,斟酌着说道,随时恭敬地语气,但不难听出话中将责任都推在王紫几人身上,至于他们虽然受伤了,丹司徒府可是死人了……

“哦呵呵,你的意思是,我这几个徒弟还应该大喊一声‘我们会死逍遥四散人的徒弟’?这样你就会收手喽?”

却听妙绮道,本来就阴冷的声音仿佛猝了毒,一点点渗进司徒府老祖的心里。

只见那老祖脑门儿上隐隐冒出了些许冷汗,逍遥四散人软硬不吃,明显找茬啊……

“哦呵呵,这倒是我的徒弟们不对了,你的意思是只要有人自称是我们的徒弟,你就会相信是吧?”

妙绮继续道,他们陪着乐九办了些事情而已,才短短几天王紫几人就被司徒府算计现在还伤成这样,你问她怎么知道王紫几人被算计?开玩笑,她活了几千年白活了吗?杀了什么司徒府独苗?王紫会做这种事情?真是可笑啊……

那老祖的冷汗蹭蹭直冒,已经顺着眉峰流了下来,就在那老祖绞尽脑汁想着如何回复只是,却听远远的有声音传来。

“不知逍遥四散人驾临我凌霄郡,又是远迎啊!”

不过片刻,只见三个跟那老祖差不多大年纪的老者凌空而来,为首的老者笑着跟四散人施了一个平辈间的礼仪,没有看纷乱的战场,继续道:

“四位贵客驾临,凌霄郡蓬荜生辉啊,不如请几位来我司徒府小坐,这荒郊野外的,外人该说我司徒府礼数不周了。”

“不,怎么会,你们的礼数‘很周到’,看看我这几位徒弟,受到了你们司徒府老祖的‘热情款待’,天下人会知道司徒府礼数如此特别,爷我也‘深表感动’,现在正苦恼怎么‘报答’你们这位老祖呢!”

却听爵爷突然神色并茂的说道,着重强调的几个词让先前那老祖面色更僵,他的几位大哥都出面了,这爵爷竟然铁了心的不依不饶……

“哦?我等隐世多年,小辈的事情多年不曾过问,却不想今天发生了这般不愉快的事情,还请几位移步司徒府,老夫定会妥善处理此事!”

那老者却像是刚刚发现糟乱的战场,做出一副惊讶的模样,随后严肃的保证道。

“妥善处理?怎么个妥善法?让爷摘了那小老头的头可好?”爵爷一看这人装模作样的样子,也装作一副商量的样子看着先前的呐老祖道。

“……此事前因后果你我并不清楚,爵爷还是不要草率的好。”那老者一噎,随后仍笑着说道,这爵爷咄咄逼人,倒像是没有商量的余地了……

“李战……怎么样?”爵爷正想回复,却见王紫突然有了动静,虽然声音小的蚊子似的,但并不影响他第一时间听到。

“他没事,小女娃你敢不敢想着点自己?”爵爷蹲下来看着王紫说道,眼睛还没睁开就想着问李战那小子……

王紫没有说话,却放下心来,由逍遥四散人中的任何一个人出面都能够压制李战身体内的两股力量,最起码不会有性命之忧,只是将来不知道李战的修为、不知道妙绮有没有办法……

“尽快回逍遥岛,该处理得人处理掉。”

却听乐九突然说道,空灵的声音,听在人心里也如轻舞的音符,美妙的让人心醉,再仔细推敲那话中之意时,却突地打了一个冷颤,该处理的人是、司徒府老祖?还是司徒敬怀?又要怎么处理?

司徒府的几个隐世的老祖几乎都出现了,乐九还这样毫无顾忌的说出这话,众人顿时心惊!这才想起他们眼前似神仙般的美男子,三千年前可是亲手覆灭了诺大的家族,手中鲜血无数的人……

后来的三个司徒府老祖的是一惊,乐九竟这般不留情面!

“是王紫小儿先杀我孩儿司徒天佑!前辈请讲些道理!”司徒敬怀也听到了,惊的说道,如果要‘处理’,怎么说他都是名单内的人,不由的急道。

“是啊,爵爷还是问明白了事由再行问罪,不要让天下人说逍遥四散人不分事理、横行独断之人啊!”却听前方的老者道,想拿舆论稳住死散人。

“哦呵呵,你这小老头真是老糊涂了吗?若本姑娘在意天下人怎么说,还会有今天的毒巫妙绮吗?”

却见妙绮染了紫黑只见的手掩唇笑道,阴毒的声音带了不可错听的嘲讽,逍遥四散人,为何逍遥?天下皆知四散人不受世间条理束缚远居逍遥岛,三千年的现在,居然有人跟她提世人的看法,真是新奇的很啊!

“扑通……”

一声膝盖狠狠着地的声音响起,众人惊讶的看去时,只见那先前的司徒府老祖竟突然跪在王紫和四散人不远处,再仔细看时却见那人腰间被一根细的几乎看不见的金色丝线拉扯着,而丝线的另一头却是被妙绮牵着!

这发生在瞬息之间的事情,却是妙绮突然控制了那老祖!

那老祖自己也狠狠一惊!自己一个化神期的修士竟然这么轻易被人操控,而且以跪姿这么耻辱的姿态!顿时就要起来,却见他刚一动作,腰间的丝线突然收紧,那老祖顿住了动作,他能感觉到,只要他在移动,这个丝线就会将他拦腰截断!

为首的司徒府老者老眼一眯,心思电转,逍遥四散人看来只要他这位老弟死,但不管是处于情谊还是大局,他都不能让逍遥四散人公然杀了他司徒府的任何人。

“住手!爵爷你当年发过誓用不过问官场之事!这是我司徒府的家事,爵爷要违背誓言吗?”

这时司徒敬怀急道,天下人怎么说爵爷也许不会在意,但这个誓言却绝对是爵爷的底限,三千年来爵爷从未越雷池一步!

那为首的司徒府老者隐隐松了口气,维持着一直以来的假笑,对于司徒敬怀能突然想到这一项很满意……

“哦呵呵,死老头儿,你被威胁了呢!”妙绮呵呵一笑道。

却见爵爷回了司徒敬怀一个冷笑,却并没有说话,而是来到重新来到王紫面前蹲下,说道:

“小女娃,你怎么会让这些个垃圾缠上,这仇,你是要自己报,还是让那死老太婆帮你?爷我发过誓不跟官场的人打交道,不过死老太婆杀了什么人,爷看不见,更不参与啊。”

司徒敬怀听了险些吐血,逍遥四散人形同一体,妙绮怎么做也相当于爵爷的态度,爵爷为了这几个还没正式收入门下的徒弟,竟然真的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隐晦的背叛自己的誓言吗?

王紫虽然头疼欲裂,但也零零散散的知道现在正在发生的事情,司徒敬怀、你欺人太甚!

先是强行将司徒天佑之死的罪名扣在她头上,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再是逼的李战使用血祭,强行契约轩辕剑,先后重伤卫子谦、慕千厷、卫子楚,龙有逆鳞!触着必死!

二十七年前强加给她的命运,她重生归来怎会继续背负!

司徒敬怀也好,司徒府也好,如今这梁子已经结下了!

即便逍遥四散人愿意杀了那老祖和司徒敬怀,但后来的几个司徒府老祖也不是软柿子。

如果逍遥四散人真的动手了,司徒府、齐国甚至北大陆七国都会掀起轩然大波,七国多年来对待逍遥四散人的态度都是小心翼翼的,四散人不过问朝堂、官府之事是尚方宝剑,怎会看着这把尚方宝剑失去作用,打破逍遥四散人手中无形的势力和七国之间的平衡!

王紫强忍着想就这样靠在身后清爽的怀抱睡下去的感觉,逼迫自己醒过来。

王紫睁开眼睛,依旧是那片深邃无垠的墨色。

爵爷近在眼前,最开始注意到王紫是因为一盘桂花酥,后来才发现这小女娃真的是个宝,连带着发现卫子谦四人不管根基还是品性都是四散人欣赏的,虽然今天刚来就抱怨王紫把自己搞成这样,但他心里却是庆幸的,庆幸王紫面对化神期的高手仍然保全了自己的性命。

几次见王紫,却没有真正看过王紫,现在看到才发现这小女娃竟是如此美,人间难寻的绝色,天外也不见的能有与之并肩的,但他活了几千年,对于外在的皮囊早就看厌了,但现如今看到王紫的眼睛,却从心底里赞叹着,他们是看扁了世间的沧海桑田,眼中才不再倒影这繁华世界,而王紫呢,那双如暗夜般的眼睛,有什么能映在其中吗?

王紫动了动身体,想站起来。

“别动。”却听一个空灵的声音说道,一直干净袖长的的手按住王紫想要起身的身体。

“放开。”王紫低语,坚持道。

“乐九……”爵爷不赞同的看着乐九,且看看王紫想干什么,有他们在还怕王紫再出意外吗?

乐九改用手托着王紫站起来,俯身重新抱起了自己放在脚边的古琴。重又垂下眼脸。

王紫稳了稳身体,一步一步的朝着跪在不远处的司徒府老祖走去,那老祖早就没有了沉着冷静的面孔,让他当着凌霄郡无数双眼睛跪了这么长时间,这是他千年来都不曾有过的耻辱!

王紫走的虽慢,却每一步都走得很稳,爵爷的眼睛时刻跟着王紫,看她要做什么。

“哦呵呵,小紫紫是想亲自教训这个小老头儿吗?”妙绮呵呵一笑,收了收手中的丝线道。

“你们莫要欺人太甚!”却见那为首的司徒府老祖终于忍不住沉下脸说道。

王紫突然抬眼看向说话的司徒府老祖,欺人太甚的是谁?!沉潭般的墨眸眯起,已经走到跪着的司徒府老祖面前。

收回眼神,王紫看向正恨不得站起来杀了他的老者,只见王紫突然双唇轻启,似在念什么口诀,又见一枚黑色的小旗子从王紫手中飞出!

仔细看时,竟是一面魂幡!通体黑色的魂幡,架首刻有狰狞可怖的獠牙鬼面,而那鬼面额心还有一只半垂着眼皮的眼睛!

王紫控制着魂幡突然浓郁的黑雾涌出将那司徒府老祖牢牢笼罩在内!

在场的人们无不惊讶的大张着嘴,却又仿佛有什么东西哽住了喉咙,喊不出声音!魂幡!只是那却不似平常鬼修所有的招魂幡,那魂幡内涌出的煞气竟让远远围观的人群都赶到阴森知极!

魂幡内还不断的有煞气涌出,几乎将那老祖的身形淹没!那老祖感觉失态不对想要挣脱时,腰间的丝线却将他牢牢的锁定着,动惮不得!

妙绮一瞬间的惊讶后反而颇感兴趣的看着王紫,在看看那魂幡,哦呵呵这可是个好东西啊,邪恶的东西,她喜欢呢!

为首的司徒府老祖大惊,一道攻击瞬间攻向王紫,这魂幡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再不出手他家老弟的命休矣!

然而攻击还没到,就被时刻关注着王紫的爵爷挥挥手化解。

“啊……”一声嘶吼,任谁都听得出其中的痛苦之意,是黑雾中的那老祖发出的。

后来的三个司徒府老祖一急,同时出手攻向王紫和妙绮,却被爵爷和妙绮轻易地化解了,耳中是一声胜过一声的惨叫声,司徒府三个老者焦急的看着黑雾中的人,却丝毫接近不了!

“啊!”

这一声仿佛用尽了所有力气的惨嚎,听得人心中不由得一颤,只见突然间那黑雾中的影子似乎软软的倒了下去!

而更让人差异的是,只见一个瘦长的黑色魂魄从那身体中飘散出来,王紫竟是将那老祖的魂魄生生的从身体中剥离出来!

修真界的人们没有三魂七魄,只有一个魂魄,元婴期以后,人的魂魄会被凝练在元婴之中,*死亡之后还有元婴可以容纳魂魄,元婴只要找到一具适合的身体夺舍就能够再是重生!

而现在王紫竟然将化神期修士的魂魄剥离出来!

只见那魂魄阴毒的瞪着王紫,似乎想生吞活剥了王紫,只是还没等他的想法萌芽,只见那不依不饶的黑雾将那魂魄笼罩,那魂魄还来不及惨叫就被突然而来巨大的吸力收进魂幡!

黑雾顿时散去,王紫将魂幡收回,只见那鬼面之上的眼睛闪过一抹幽绿的光,似乎在回味这个多少年不曾有过的美味……

王紫手腕一翻将那魂幡收回赤灵,身体不稳的晃了晃,刚才强行动用神识操控魂幡收了那老祖的魂魄,识海中一阵动荡,一阵阵的眩晕险些让她跌倒。

王紫能够顺利收了那老祖的魂魄是因为有爵爷和妙绮的帮助,而那老祖的魂魄,只是司徒府的利息……

黑雾顿时随着魂幡消失无踪,那三个司徒府老祖看着软软的倒在地上没有了气息的人,一口气差点上不来!这个女子简直太过分,刚才就连爵爷都在考虑是不是真要杀司徒府的人,这女子倒是毫不顾忌的杀了!

她是真的以为背靠大树好乘凉吗?

“逍遥四散人怎能收了这般邪恶的徒弟?恐是几位也不知这小女子这般阴毒的魂幡吧!这女子交给司徒府如何,这般阴毒的女子怎能污了四散人的名声!”

却听为首的司徒府老祖假笑着说道,还妄想着让四散人交人,还自以为是的找好了借口。

“爵爷,妙绮前辈,乐九前辈,顺尧前辈,王紫无缘成为你们四人的徒弟……”

妙绮正想再讽刺对方,却听王紫道,声音虽然很轻,却不可能难得过几人的耳力。

“小面瘫……”

“今日,是我王紫,与司徒府的恩怨,跟逍遥四散人没有任何关系……”

妙绮想说什么却被王紫打断了,难得的皱起画的精致的眉毛看着王紫,只见王紫运气灵气将话音传的老远,随后又道。

“我王紫在此起誓,他日定再取司徒敬怀魂魄,扫平司徒府,不死不休!”

“若违此誓,天地同诛!”

只见天地间突现紫色的‘禁’字,这是修真界的誓言,天地鉴证,一旦誓成,绝对没有反悔的余地,否则将受到天地之力的惩罚!

“王紫!”爵爷惊叫,王紫这是在干什么,司徒府水不浅,报仇可以,为什么要逼自己。

同样听到王紫起誓的卫子谦、慕千厷和卫子楚从调息中睁开眼睛,担心的看着王紫,她要做什么,为什么会有莫名的恐慌突然浮现……

只见王紫手中突然出现一片手掌大的鳞片,王紫手掌合拢,尖锐的鳞片刺破王紫的手掌,鲜血渗出,却见那鲜血流在鳞片上却好像沿着既定的轨道流淌着。

“唰唰唰……”只见腾蛇、啸月和狂鸟突然被王紫召回灵兽空间。

“王紫!”乐九掀起眼帘唤道,冰蓝色的眼睛碎了无数光点,难得的有了波澜,看着王紫手中的鳞片,竟是阵符!

“小面摊!你两句话就能撇清关吗?本姑娘看上的徒弟到死也得是本姑娘的徒弟,快给我停下来!”妙绮也看清了王紫手中的东西,不可能、王紫不可能真的做出来、传送阵……

但是事实却让妙绮邪佞的脸色突地一变,只见庞大的银白色阵纹突然从鳞片之上映射而出,中心正是王紫!

王紫听着几声高低不一的呼唤,看着慕千厷口中重复的‘小紫紫’,看着他踉跄的起身朝着她而来,看着卫子谦突然间惊恐加悲伤的面容,看着卫子楚捂着肩膀跌倒在地,看着正在被顺尧疏导内力的李战严肃的眉峰紧紧皱起,似乎想睁开眼睛却终究徒劳无功……

卫子谦,慕千厷,李战,卫子楚,我用二十七年的时间筑起了自己的世界,你们却用不到三个月的时间闯了进来……

既然闯了进来,就住着吧,所以还会再见的……

再看了看仅几面之缘的逍遥四散人,这般不受世间规矩束缚的人,卫子谦四人跟着他们,再好不过……

只见那银白色的巨大阵纹忽闪几下,而王紫的身影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留下还没有退去的阵纹也渐渐消失……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