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九十七章 摄魂钟,四散人

王紫来到卫子谦身边,看着卫子谦已经被鲜血染红的白衣,上一次看到卫子谦这个样子是卫家密室,卫子谦接受传承之时命悬一线。

子谦,那次你都坚持下来了,这一次也会没事的,对吧……

卫子谦是四人中最细心的的一个,记忆中总是他温润的笑颜,纵容卫子楚胡闹,笑看慕千厷的恶趣味,沉着时纵览棋局,就连李战也不是他的对手,安静时如月下莲,披了轻柔的月光,卸下满身的高洁,无言的陪伴……

君子远庖厨,何况是卫子谦这般贵公子,也许王紫永远都不会忘记卫子谦白衣染了焦黑,玉面画了花彩,纤指切了血口的样子,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卫子谦已经可以驾轻就熟的烹饪东西了,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只要有卫子谦在的地方,总有醉人的桃花酥的味道……

王紫似乎喜欢很多带有花香的东西,却独爱桃花,其实王紫爱的不是食物,只是记忆中的味道而已,记忆中的桃林,记忆中的桃花酥……

帮卫子谦处理了外伤,又施了治愈术,看着卫子谦温润带笑的双眼,一如以往的无数次,让王紫恍然以为这并不是生死一线的战场,而是某个安静的小院,卫子楚拉着李战练剑,慕千厷懒散的练着法术,卫子谦安静的看着书……

“王紫……殿下,你不必自责,赢了,我们陪你仗剑天涯,输了,魂走他界亦不悔……”

卫子谦强忍着身体的不适,看着王紫轻声说道。

“……我们会赢。”王紫顿了顿也轻声道,一定要赢,不管付出什么代价……

看着卫子谦进入调息,王紫移步到卫子楚身边,卫子楚的左肩被贯穿,没有及时治愈,失血过多加上内府俱损,让那张无时无刻不充满活力的脸现在苍白的吓人。

现在卫子楚的血已经止住了,王紫无比庆幸当初她备了足够多的净化之水给他们,如果不是赤灵的限制,王紫真想带着他们一起进入赤灵,泡在净化之水中他们会好的更快。

王紫还记得初见时,卫子楚不像现在这般胡闹跳脱,那个等在漫天飞雪中的卫子楚,也沉着,也稳重,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越来越赖皮,总是大声的吵,大动静的闹……

也是让他蒙对了,就算王紫自己再安静,却从没厌烦过他吵,相反的,即使卫子楚说的每一句都是废话,王紫都认真的听在心里。

你可以说王紫呆,没有情趣,不懂幽默,不会笑更不会开玩笑,但是对待被王紫认可的人,也许谁都解读不了王紫的认真……

王紫将手轻轻放在卫子楚的肩膀山运起灵气施展“潮音普度”,本来万无一失的步骤这一次却突然发生了变化!

只见王紫突然一口鲜血喷出,正在施展的治愈术险些停止,只见王紫皱着眉头,颤抖着手却没有停下来,太阳穴处突突直跳,却还是坚持着给结束了“潮音普度”。

在卫子楚身边的啸月紧张的看着王紫,怎么回事!为什么主人会突然间吐血?!

而这时,只见本来势如破竹的两条五爪金龙腾跃的龙身齐齐在空中一顿!身上的威压变的似有似无,攻击也弱了下来!

“怎么回事?那是什么?!”趁着被压减弱的瞬间,众人抬头看时却惊讶的喊出了声。

“那是……摄魂钟?司徒家的镇族之宝摄魂钟?!”有人猜测道,随后为这个猜想震惊不已!对付这几个小辈,司徒府的老祖竟然把自家的看家宝贝都拿出来了?!

只见本来跟水属性的五爪金龙战在一处的司徒府老祖突然飞出战圈,正前方不远处正悬浮着一口巨大的钟,而那老祖正用法术操控着那口钟不停地发出翁鸣之声!

那声响似乎只是针对王紫而去,只见王紫痛苦的皱着眉头,一手狠狠的揪着短发,一手撑在地上,不让自己疼的跌在地上打滚,紧抿着唇角没有泄露出一丝痛哼,撑着身体远离了些正在调息的卫子谦四人。

看的最清楚的啸月和狂鸟眼看就要冲上来查看,却齐齐停住了脚步,他们还要保护这几个人,主人即使自己忍受着痛苦也不愿打扰四人疗伤,他们知道,如果真的为主人着想,就要保护好眼前的四人……

王紫硬撑着走了几步,却终究抵不过识海中排山倒海的疼痛跌在地上!

而此刻两条五爪金龙的身形已经越来越不稳定,隐约可见幻化的身体开始分解开来,水属性的五爪金龙冰凌似的双眸锁定着那老祖,想要做最后一击,龙身一展,巨大的龙口张开,只是堪堪停在那老祖三米之处时,伴随着突然大作的翁鸣声突然化作无数水汽消散在天地间!

而与此同时那火属性的五爪金龙也瞬间变作漫天的火星消失的一干二净!

天地间属于两条五爪金龙的威压瞬时消失无踪!

众人这才能够直起身看着这突然间的惊变!那老祖控制着摄魂钟不停地发出嗡鸣之声,那低沉厚重却带着不属于钟声的邪佞之气逐渐形成一个肉眼可辨的喇叭形漩涡直直的笼罩着王紫!

那老祖眼神阴郁的看着王紫,这女子,本以为是挥挥手就能了解的小角色,没想到出了这么多意料之外的事情,五爪金龙啊,传说中的东西,就连他这个活了上千年的人都没有见过!

最重要的是,火属性、水属性、木属性三种属性他已经领教过了,虽然还没有看到金属性和土属性,但是连续两次出现在她身上的无色能量,这女子恐怕是五行灵根俱全没错了……

而这个五行灵根可不是那可笑的废灵根,而是世所罕见的五行混沌灵根!五行俱全,且都是天灵根!一种属性的天灵根就已经有了天才的资本了,而五中属性的那还了得?!

自古以来,拥有五行混沌灵根的人屈指可数,而千年前震惊修真界的一个男子,以一个无人知晓的身份横扫齐恒大陆,五百年就已经从一个毛头小子成为齐恒大陆历史上最年轻的渡劫期修士!

只是那男子向来神龙见首不见尾,也不曾拜入任何门派学院,单凭一己之力成为齐恒大陆传奇一时的人物时却突然在三百年前消失的无影无踪!

时隔三百年而已,竟然又出现了五行混沌灵根?!虽然记载中五行混沌灵根的出现并没有任何巧合性,但他却不由得去想这两人之间是否存在着某种联系……

再加上这女子小小年纪已经拥有如此逆天的本领,与这女子结仇已经是绝对的事情了,若放任她成长下去,将来的司徒府还有安宁之日吗?

司徒府老祖心里的算盘啪啦啪啦直响,第一次开始怀疑长老院当年选司徒敬怀为家主的正确性,今天的事情进展到这个地步已经没有丝毫回旋的余地了,而关于王紫几人的实力背景司徒敬怀竟然没有丝毫了解就贸然杀上来,当真以为司徒府是一方霸主可以横行无忌了吗?

司徒府作为齐国唯一一个军、政、经济都完全自由的郡,已经存在了将近千年,千年前的司徒家主带领司徒郡的军队誓死保护当时的齐皇,齐皇为了感谢司徒府的忠义,下令司徒府世代承袭凌霄郡,军队、经济、政治都享有绝对的自由!

这样危险的做法,却因了当时的齐皇和司徒家主超乎寻常的友谊一直维系下来,而司徒府也没有辜负齐皇的信任,几百年间训练出强大的部队,为齐国坚守着东南门户,每年也定是上交大量的珍奇异宝。

而随着两百年前老齐皇退居后皇城,(后皇城是一个隐居地统称,一个国家的皇帝在位做出一定的成绩,并且时间够久时,就会自动退位,住进后皇城,修身养性修炼长生之道)新黄上位后,虽然明面上放任司徒府继续在凌霄郡绝对的统治,但暗地里队司徒府的忌惮已经不是一两天了。

再加上老齐皇退位后不久,当时的司徒府家主也隐世不出,两个相互忌惮的新君王和新家主,让齐国朝堂和凌霄郡之间的关系一直不乐观……

凌霄郡的地理位置太敏感,位于齐国的东南门户,东临中部森林,南接魏国,而这样一个军政要地,统治权却没有被朝堂实实在在的掌握在手里!

即使那微弱的可以忽略的联姻一直存在,也不可能消除朝堂对于司徒府的忌惮,而现在司徒府唯一的男性后代司徒天佑也死了,这几个突然间冒出来的‘杀人凶手’又是如此令人诧异!

总觉得这件事情不会如此简单,司徒老祖的心一寸寸的下沉着,不管如何,这几个人不能留,之所以祭出司徒府的镇族之宝摄魂钟,也是他这么半天摸索到两条幻化的五爪金龙跟王紫的识海息息相关。

于其在打斗上意外频出久久拿不下几个小辈,还不如用司徒府的摄魂钟从识海下手,这个时候就算被骂他以大欺小,仗势欺人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他要速速回去跟几位老兄商量一下对策,别让今日之事影响到司徒府在凌晓郡的根基!

那嗡鸣之声越来越想,王紫疼的全身的颤抖起来,不同于皮肉之痛,那是仿佛千万条刀锯在脑海里疯狂的切割者,让她有种扒开脑袋取出来的感受,王紫双手深深的抠进地面,手指处明显的血液伸进黄土之中。

“紫姐姐!”腾蛇终于一口咬断了毒蛟的脖子,发狠的从毒蛟的头部生生拽出一根粗如手臂、长约百尺的独蛟筋,半空中一个旋身变回人形飞身落在王紫身边。

“紫姐姐,紫姐姐……”

腾蛇哽咽着声音手足无措的叫着王紫,想将王紫的手抬起来阻止她自虐的行为,却发现王紫的手像是生生长进了土中,看着王紫的冷汗下雨一般滴落,太阳穴处突突直跳,腾蛇整个心都被揪的生疼!

“紫姐姐!”突然腾蛇惊叫,颤抖着手抚上王紫的耳朵,只见王紫的双耳突然流出两股鲜红的血液!

腾蛇赤红着眼睛看向不断催动噬魂钟的司徒府老祖,闪电般袭向那老祖,可那老祖竟然在一边应付他的时候还能一边持续不断的催动摄魂钟,这女子的识海竟也如此强大,这么久了竟然还在抵抗在!

腾蛇一边跟那老祖打,一边关注着王紫的状态,眼看着王紫的眼角也渗出了血水,腾蛇狠狠咬牙,突然虚晃一招甩开那老祖,浑身蓄力,身形展开箭一般冲向那摄魂钟声形成的漩涡,腾蛇竟是想凭借自己的身体截断那摄魂钟对王紫的控制!

却在这时,只听一生轻柔缠绵的古琴之声突然响起,明明轻柔至极的声响却偏偏无孔不入的渗进了十里坡的每一个角落,简单干净的旋律,奇异般的改过了那摄魂钟的嗡鸣之声!

就在无数人们都在东张西望在那突然而来的琴声是何人所奏之时,只见那不断蚕食王紫识海的摄魂钟声波突然间中断!王紫脱力倒在地上……

半晌不见有人出现,而那还回荡在十里坡的琴声却像天外传来的靡靡之音、又像近在咫尺的金色撩拨,尽管众人最大可能的伸长了脖子寻找还是没能看见一丝一毫的影子!

而那被中断的司徒府老祖心中狠狠一震,别人也许看不出来,但他确是知道,这抚琴之人至少还在百里之外!而能在百里之外就精准的截断了他的摄魂钟,这人的修为又会是怎样的骇人!

只见那老祖单手成爪,突然身形极快的攻向王紫,王紫现在不说穷弩之末也是遭受重创了,识海中创不逼身体上的伤,有的人也许一辈子都恢复不了,修为不得寸劲!

那老祖这一手来的突然,待腾蛇反应过来拼命追上去的时候也已经来不及了!就在腾蛇撕心裂肺的吼声中,那让他害怕的情形却没有出现,反而那即将得手的司徒府老祖在众人惊骇的视线中突然倒飞出去!

“哦呵呵……司徒府何时出了这么不要脸皮的人,几千岁的人了欺负几个小娃娃。”

突然一声阴鹜的女声想起,那声音似从很远的地方传来,即便如此,仅仅几句话还是让在场的所有人齐齐打了一个冷颤,那声音似乎带着阴冷的毒,声声刺骨!

司徒府老祖不着痕迹的咽下即将出口的浓血,心中万分不可置信,还是晚了一步!即使他已经用了最快的速度,却还没没有取了那女子的性命!

但现在更令他诧异的是来着究竟是何人,百里之外的琴声居然能隔断他的摄魂钟,而人还没有出现就轻易的出手伤了他!

化神期,他不敢说自己无敌,但最起码对手已经很少了!能够轻易的隔空伤他,最起码也在洞虚期三四层了!齐恒大陆虽大,洞虚期的修士并不少见,但这个修为的修士基本上都隐世不出了!其余还活跃在世人眼中的高阶修士几乎可以点出名字来!

而这人,是谁?

“前辈此言差矣,这几人虽是小娃娃,行事却恶劣之极,这是司徒府的家事,若前辈只是路过此地,在下到时希望不要扰了前辈雅兴,司徒府定厚礼奉上,请前辈司徒府一叙!”

只见那老祖站起身恭敬却不失强势的说道,不管是何人,对于司徒府都不可能不给面子。

“司徒府?什么鸟地方,爷我为什么要去!”

却听一个略显调皮的声音说道,语气中充满着嫌恶。

那老祖一僵,不是一个人?!而且是他最不愿看到的情形,这几人是冲着面前的几个小辈来的,很有可能是先前那女娃捏碎的传讯灵晶唤来的人,没想到来的速度如此之快!

司徒府老祖朝着畏缩的站在他身边的司徒敬怀打了个手势,还算司徒敬怀没有蠢到家,看懂了他家老祖的意思,从怀中淘出时刻备在身上的家主令输入灵气。

这是司徒府遇到极大的危机时用来着急族中隐世的长老的,那老祖深深的皱着眉,愈发感觉事情在朝着他预想不到的方向发展……

司徒府老祖已经将司徒府抬出来,说得明明白白,若几人管了这闲事就是在跟司徒府作对,而对方不客气的回答已经是打了司徒府的脸,一定要针锋相对了!

还不等那老祖有所反应,只见远远的已经能看见几个身影极速奔来,再一眨眼的功夫已经近在眼前!

竟然是四个人!

司徒府老祖首先看向手抱古琴的男子,只见那男子一身冰蓝的丝绸蓝衫长长的摇曳在身后,衣摆出娟绣这一副静谧的海潮图案,一手抱琴,一手负在身后,长长的墨发纠结着琴弦……

看到男子容貌的众人不由得呼吸一滞,该怎样形容那张脸,一瞬间夺去人魂魄的惊艳,却奇异的让人心灵静谧的柔和,垂着眼脸,视线似乎停在了怀中的古琴之上,微微翘起的唇角,却不是在笑,更像是沉静了无数岁月却仍残留着情感,让那人看起来尚属人间而不是上仙……

而那人,只静静的站在那里,却像弹奏了一曲旷古绝今的轻柔旋律,无声的音符跳跃在众人的眼前,看着那衣摆处飘扬的海潮,竟想就这么就着绝美的音律醉在这海天一色的浪潮间,直到看着有人真的失魂的手舞足蹈,才渐渐有人惊醒!

这人,只看着竟让人迷了心智!

众人只觉头顶冷汗直冒,不敢再看……

而四人中唯一的女子,一身华丽的艳色长裙,火辣的身材,精致的头饰和精心编制的长发,单看身形是个极美的女子,却见那女子染了紫黑的纯色和同样浓重的紫黑色眼影,十指长长的指甲亦是同色的紫黑……

本该美艳之极的笑看在眼里却莫名的阴冷,仿佛无数毒物无孔不入的渗进每一个毛孔,惊的人不由自主的摸了摸身上乍起的汗毛,压下咚咚直跳的心脏垂下眼帘,亦不敢看……

而看起来正常一些的青白长衫的男子,负手立在空中,俊美的面容没有丝毫表情,就连那双眼睛,也似乎看透了无尽岁月,再也放不下任何景物。

额间金色的小剑醒目的映入众人眼中,待要仔细看个明白时,却见那金色小剑犹如实物,暮地在眼中放大,眼看就要冲进自己额心却躲无可躲避无可避,正想喊叫出声、却在闭眼时那金色小剑消失的无影无踪,捂着快要失去频率的心跳,深深垂下眼眸……

“死老太婆你还不快点去看看那几个小娃娃在这里搔首弄姿干什么呐?没看见都没人看吗?”

说话的正是那鹤发童颜的男子,四人中穿着最为随意的一个,一身灰色的袍子凌乱随意的挂在身上,口气虽懒洋洋的却不难听出其间的催促之意。

“用得着你催阿,那也是本姑娘的徒弟好吗?”只听那女子哼着回复,眨眼的功夫落在李战面前。

只看了一眼,却见那女子突然拽起李战的胳膊仔细的听脉,细长的眉峰逐渐聚拢起来,难得的严肃道:

“顺尧,快过来!”同时快速的掰开李战的嘴倒入几颗丹药。

那青白长衫的男子掠过来,有妙绮解决不了的毛病?却在搭上李战的脉象是眼神突地一凝,一刻不停的抬起李战的身体,自己盘膝坐在李战身后,运气功力双手抵在离站背后,心中大感诧异,这么强悍的两股力量,李战居然挺到了现在,换做一般人,或许早就魂飞魄散了!

单是禁忌之力就没有多少人能够承受得了,之所以被称作禁忌,就是因为它要求使用之人付出的代价远远超出了使用之人能负荷的范围!而李战不但用了血祭,还引入了另一股更为强大的力量,就连他说全部上来这是什么……

“顺尧?!”

“逍遥四散人?!”

“真的是逍遥四散人?!”

这是人群突然炸开了锅,手抱古琴容貌惊人的音祖乐九,毒能取仙命、医能活死人的毒巫妙绮,剑道化箴人亦如剑的剑仙顺尧,点石成器自称为爷的魂铸师爵爷!

而刚才那女子喊道顺尧可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传进每个人耳朵的,这、这……不少人已经激动的不能自已了,能够见到齐恒大陆存在在传说中的传奇、这怎能不叫人亢奋!

妙绮快速的给位子钱、慕千厷和卫子楚服了丹药,只是即使三人神志不清,也都撑着身体费力的看着王紫的方向,妙绮看了竟呵呵一笑道:

“哦呵呵,自身难保了还想着王紫小面瘫,真是让本姑娘感动啊……”

没有人理会妙绮,妙绮也不在意,跟着几个伤成这样的人、以后还是自家徒弟的人计较些什么!

却见那站在空中的乐九突然出现在王紫面前,即使识海的冲击让王紫迟迟不能缓过神来,但仿佛就在鼻尖的湿润的海潮气息却像一股清风直直渗进王紫的脑海……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