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九十四章 血战(二)

只见代表禁忌之力的红色在轩辕剑上浮现,渐渐地红色蔓延在李战身上。

王紫正在应付司徒敬怀三人,余光中看见李战的异样,惊的顿时分了神,只一分神的时间就被手执权杖的老者一个能量攻击狠狠的轰了出去!

“紫姐姐!”腾蛇惊叫,猛地甩开毒蛟上前拦下一心想置王紫于死地的司徒敬怀三人!

毒蛟被契约之前一直生活在残酷的灵兽世界中,几乎可以说身经百战了,而腾蛇几乎没有战斗经验,等级晋升太快来不及巩固,一时被毒蛟缠的脱不开身,眼看着王紫被三人打的几乎没有招架的余地,心里干着急却丝毫没有办法。

现在腾蛇拼尽全力拦着那三人,还要分神跟毒蛟纠缠,一时间被毒蛟的毒液伤到很多处却丝毫不作理会。

“王紫!”卫子谦急急上前几步,看着王紫口中不断地溢出鲜血,卫子谦从来没有这样恨过自己,恨他信誓旦旦的说要守护她,关键时刻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在他面前缕缕受伤……

“停……下来。”王紫看着卫子谦,口中道,刚刚开口,鲜血顿时不要钱似得涌了出来。

“不,停不下来了。”卫子谦看着王紫的口型,也道,停不下来了,就算可以,李战也不会停,换做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都不会……

王紫墨眸复杂的看着李战,为什么要这么做,开启“血祭”,李战你不管卫家的使命了吗?不要、命了吗?

只见李战周身的红色一点点鲜艳起来,到最后像极了鲜血的红,像是恶魔的引诱,“血祭”已经开始了!

只见红色的笼罩下突然出现橙色的晋级阵纹,橙色的六芒星忽闪着多了两角,眨眼的功夫又多了两角,只见橙色的光罩衣衫瞬间变作黄色六芒星,而李战的等级也跟做了火箭似的蹭蹭的涨,只见黄色的六芒星不出片刻就填满了五角!

“竟然到结丹五层了!”

“这男子竟真的开启的‘血祭’!”

“他手中的剑又是什么品阶?看着只是把普通的铁剑啊,如何能够反馈如此厉害的‘血祭’之力?跳阶晋级还又涨了三个级别!”

周围的人们看着这难得一见的‘血祭’讨论起来。

“快看!他的晋级还没有结束!”

却听一人惊讶的喊道,众人再看时,只见黄色的六芒星光罩剧烈的晃动几下突然最后一角也被填满,黄色的光阵瞬间被绿色的六芒星取代!

“元婴期一层!”有人惊叫。

只见李战周身的红色开始褪去,而绿色的六芒星光罩也停留在元婴一层!

紧闭双眸的李战唰的睁开眼睛,只见那平时深邃的鹰眸此刻却是耀眼的金色瞳孔!

“李战!”慕千厷最先发现李战的变化,皱眉叫了一声。

李战却没有回答,手中的轩辕剑高高举起,金色的瞳孔加上此刻电光闪闪的轩辕剑让本来就冷肃的李战看起来更像是遇神杀神遇魔弑魔的杀神!

只见李战纵身一跃凌空站立,轩辕剑在空中划出一道长长的弧度,只见紫色的剑锋直朝领域而去!

真人竟是想劈开领域!看到李战的举动众人心中同时闪过三个字‘不可能’,就算李战晋级到元婴期也绝对不肯能,这是没有先例的,没有人打破过这个规则!

但是今天的战斗注定成为打破规则的战斗,只见紫色的剑锋无声的跟领域碰撞,一点点的嵌进领域,在大家不可置信的目光中领域晃动几下突然破裂!

与此同时手执权杖的老者一口鲜血喷出,被腾蛇趁机发出的攻击打出战圈,惊讶的看着飞身钱来的男子,竟然破了他的领域,重伤了他!

领域是释放者法力的外放,跟释放者的能连本源息息相关,一旦被强行破除自身也会跟着收到相应的伤害!之所以还敢释放领域就是在人们的人之中,没有人能够破除领域!

李战飞身加入战圈,攻势猛烈的对上司徒敬怀,理论上司徒敬怀是元婴三层,对付比他低了两个级别的李战应该绰绰有余,但实际上无论是招式还是爆发力,司徒敬怀都是落在下风!

慕千厷和卫子楚合力对上长须老者,两个炼气五层对上元婴二层,敌不过却也尚有招架之力。

卫子谦快速来到王紫身边,小心翼翼的扶起王紫,将她靠在自己的肩膀上,从储物袋中拿出一堆疗伤药喂给王紫,又将王紫给他们的净化之水一股脑倒在王紫的伤处。

只见王紫身上的剑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而王紫还是闭着眼睛靠在卫子谦的肩上,外伤看着可怕,但王紫真正亏损的是轮海,她的灵气几乎抽取一空,现在必须抓紧一切时间回复灵气,李战他们坚持不了多久……

卫子谦狭长的凤眼盛着满满的心疼,颤抖着嘴角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仔细地擦拭着王紫嘴角和脸颊的血渍,他曾无数次的幻想过能够拥王紫入怀,却不是现在这般……

王紫从来都应该是掌控一切的,王紫的神秘和强大似乎让他潜意识里从来都没有想过王紫也会如此脆弱,王紫曾答应他们、她绝不会死,但是现在,可不可以加上、决不让自己受伤……

“噗……”这时只见跟李战对打的司徒敬怀被李战的剑气所伤,口中喷出一股鲜血!

却见李战提剑又攻了上来,猛攻猛打,丝毫不给司徒敬怀喘息的余地,司徒敬怀仓促躲避着,心中恼恨自己明明高出两个级别却被逼到如此地步!

李战步步紧逼,司徒敬怀退无可退,眼看着李战烦着青光的剑就要砍下来,对上李战金色的眼睛司徒敬怀竟颤抖的连提剑的力气都没有了!

那还是人类的眼睛吗?没有丝毫感情,方位在那双眼睛里只有一个字——‘战’!

众人见生死一刻司徒敬怀竟然愣愣的不动,都想着司徒敬怀这次死定了,却在这时,一个土黄色的权杖暮地横在二人之间,挡下了李战雷霆一剑!

“咔嚓……”

“噗……”

只听一声刺耳的断裂声,却见那权杖遇上轩辕剑竟如树枝遇上宝剑、不堪一击,要知道那柄权杖可是老者的本命法器——上品仙器!经过他三百多年的温养,现在本命法器破碎,老者本来就因为领域被破除所受的伤现在又添重伤!

一口心血喷出,老者无力的瘫在空中!现在他几乎丢了大半条命,已经没有再战之力了!

“那到底是什么品阶的法器?难道是神器?!”看到瞠目结舌的看着这一幕,然一柄上品仙器顷刻间报废,怎么可能是一堆废铁!

只见李战抽剑后退,挽了个剑花回身又是一剑,司徒敬怀与老者已经没有躲闪的余地了,眼看就要双双丧命在李战剑下,却见司徒敬怀似乎突然惊醒,在剑锋到达的一瞬间伸手狠狠一拽!自己运起灵气飞速的后退!

“啊……”只听一声惨叫,只见那老者被轩辕剑的能量拦腰截断,上身在下落的时候浑浊的老眼还在不可置信的瞪着司徒敬怀!在最后一刻司徒敬怀竟然拉他挡剑!这就是他效忠了几百年的家主!

司徒敬怀对上老者的眼睛却很快躲开,刚才他只是下意识的自救,要怪只能怪李战太可恶、而他刚好在他身边……

“火鹫!”司徒敬怀召唤道,李战的攻势太猛,他不得不寻找助手!

火鹫再次出现,听令上前攻击李战,却在遇到李战的青色闪电时,凄厉的尖啸一声,明明一个回旋就可以躲过的攻击却生生受了下来,只见红黑条纹的翅膀顿时被击穿,顿时火鹫的身形不稳起来,在空中起起落落只狼狈的躲避着李战穷追不舍的攻击!

这一幕看傻了众人,包括自以为胜券在握的司徒敬怀,为什么今天缕缕出状况!火鹫本是残虐的灵兽,前两次遇到五爪金龙和腾蛇是处于等级压制,而这一次又是为了什么?!竟然还没战就落到如此狼狈的下场!

而只有火鹫才知道,他今天一定是跟着司徒敬怀命范太岁了!竟然几次三番遇到传说中的东西!传说中的五爪金龙、传说中的腾蛇,而现在那双金色的瞳孔,那把剑上浑厚的压力,让他灵魂都颤抖的气息……

火鹫扑闪着受伤的翅膀躲避着,几乎不敢看那双泛着金光的眼睛,为什么那么像传说中的……战神白虎!

却见李战突然在空中停住,将轩辕剑立在面前,口中快速的念着口诀,突然间李战长剑横空一指!

只见天空中突现一片巨大的乌云,乌云中青光流转,隐隐噼里啪啦的响声传到地面人们的耳中,那火鹫一看,惊的顾不得翅膀的上,速度展开到极致就想逃跑!

可是那乌云似乎长了眼睛一般,瞬间跟上火鹫,乌云内青光更甚!

“降!”这时却见李战鹰眸张开,金色的瞳孔泛着凛凛寒意!

李战话音刚落,只见无数道青色的雷电从乌云之上直直降落,一道不剩的击落在火鹫身上!

“是降雷术!”

“传说中的降雷术!”

众人看着天空中织成的密密麻麻的电网,失声惊叫!降雷术,引动天地之力,逆天降雷,在很久远的传说中这是上古四大神兽、战神白虎的绝招!

而隐隐看到李战金色眼睛的人们,都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这只是巧合而已……一定是……

天空中不断传来火鹫的尖啸,却怎么都躲不开雷电的打击。

而远在凌霄郡内的人们,被这里响动天地的落雷吸引了目光,纷纷猜测是何人在凌霄郡外渡劫?耐不住好奇纷纷御剑前往……

司徒敬怀看着那堪比渡劫时期的落雷,火鹫才是二阶神兽,怎么可能扛得住这样的雷击?想要召回却奇异的发现在雷电的干扰下他和获救之间的召唤之力居然失去了效果!

而李战这时看向司徒敬怀,金色的眼睛没有丝毫波澜,仿佛无声的宣告着下一个就是他……

李战飞身攻向司徒敬怀,司徒敬怀只得迎战,到现在才开始有点后悔为什么来之前没有好好调查一下王紫,落得现在这骑虎难下的地步……

这边李战势如破竹,而慕千厷和卫子楚却是渐落下风,两人已经不同程度的挂了彩,长须老者虽是元婴期,但前后打了这么久怎么会不消耗灵气,因此慕千厷和卫子楚才能拖这么久。

李战的能量似乎用不完似的,按理说‘血祭’能够持续的时间很短的,李战一开始的强攻猛打可以认为是想速战速决,可是这么久还丝毫不见势弱,司徒敬怀受了伤再加上灵气也消耗了大半,已经开始着急起来……

却在这时,一个雄厚的声音夹杂着怒气由远及近。

“是何人杀我司徒族人,在我凌霄郡内闹事!”

众人被这声音真的耳膜生生发疼,只见一个白发白须的老者顷刻间出现在十里坡,临空而立,看着眼前乱成一团的战场。

“老祖!”司徒敬怀一喜,虚晃一招抽身退出,飞身落在来人身边恭敬的跪下。

“你是敬怀?发生了什么事?”只见来人看了一眼狼狈的司徒敬怀,问道。

而这时白须老者也抽身退出,焦灼的打斗暂时停了下来,慕千厷和卫子楚落在王紫身边,看着王紫仍然闭着眼睛,都没有打扰,只静静的看着……

“惊扰到老祖实在是敬怀的错,但这些人杀了小儿天佑,敬怀同两位长老前来讨理,却被这人连损两只神兽,就连六长老也殒命,请老祖为天佑和六长老做主!”

“敬怀说的可属实?”来人听了司徒敬怀所说,皱了皱眉头问长须老者,司徒敬怀他倒是知道,但只是个不学无术的顽劣之徒,在看看几个面色不似常人的卫子谦等人,事实过着如此?

“会老祖,千真万确!小辈的钻地熊鼠和家主的火鹫两只神兽都已殒命,六长老也、也被残杀……”

长须老者道,虽然知道司徒敬怀只是想拉老祖帮忙才说了这大半假话小半真话,但他跟六长老情谊深厚,不报此愁怎么对得起他泉下有知!所以才附和道。

那老祖看了眼已经奄奄一息的火鹫,那雷电已经消了些了,但可以肯定的是火鹫已经没救了。

再看化作一个少年站在几个男子身边的腾蛇,眉心微皱,腾蛇这传说中的神兽怎么现身凌霄郡……

最后看向仍然处在备战状态中的李战,正巧李战低垂着眼帘没有看到那金色的眼睛,却是看到了那银白色的轩辕剑,剑身环绕着青白的雷电,他竟看不出这剑的品阶!

“请老祖为天佑和六长老做主啊!”这时又听司徒敬怀道,装作痛苦的馒头哽咽,长须老者也跟着又说了一遍,刚才长须老者忙于打斗,并不知道六长老其实是被司徒敬怀拉去挡剑才死的,如果知道了、现在不知道会不会窝里反啊……

“你们杀我司徒府之人,还有两头神兽,是何人动的手,站出来,老夫不杀不相干之人。”却听那老祖说道,没见怎么动嘴,那声音却如洪钟一般敲进每个人的耳朵。

“哼,司徒敬怀不论缘由杀我家主人,你不反省司徒府门风败落后继无人,却来叫嚣杀人,名动天下的司徒名门,呵呵,我今天算是领教了!”

只听腾蛇不屑的扬声道。

“你等杀我司徒府门人在先,司徒府如何如何我自由分教,不需得他人评说!”那老祖眉头一皱说道,这腾蛇说话端地不客气。

“我家主人会杀那个一无是处的司徒天佑?呵呵,我家主人有洁癖,从来没有碰过那种脏东西,你却说我家主人杀了司徒天佑,真是滑稽、滑天下之大稽!”

腾蛇冷笑着说道,那司徒天佑是个什么东西,紫姐姐恐怕连那张脸都没睁眼瞧过!

“你怎么不问问那什么司徒天佑因何而死?”这时却听慕千厷道,虽是对那老祖说话,但视线一刻都没有离开王紫。

那老祖转头看向司徒敬怀,这件事难道还有其他隐情?

“你们杀我孩儿,现在居然三番四次推脱罪行!若不是你们所杀为何不早早拿出证据?!”

司徒天佑不着痕迹的躲开老祖的询问,一副愤怒难当的表情看着腾蛇一伙人,心里却在泛着不确定,王紫还是处子就能说明十有*天佑不是王紫所杀,但也不排除这个可能性,但现在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他只能一口咬定天佑就是王紫所杀,他总不能当着老祖和无数围观之人说天佑是死于阳气耗尽吧……

“证据?呵呵,你一心想置我家主人于死地,要证据有何用?”腾蛇道,被司徒敬怀的无耻气笑了。

“轰……”这时之间那火鹫突然从空中掉落,雷电之力已然消失,乌云渐渐散去,而那火鹫已经没了气息。

“老夫再问一次,是谁杀了我司徒分门人?”那老祖沉声问道,这巨大的巴掌已经拍在司徒府脸上,司徒府怎会不声不响的受着!

“沈怀灵杀了司徒天佑,司徒敬怀杀了你们的六长老,我们杀了要杀我们的两只畜生。”

只听卫子楚应声道。

“黄口小儿,看来你们打算一起死了!”那老祖一怒,既然没人承认,那就一块死吧!

“呵……看吧你这老不死的也不是想听实话嘛……”卫子楚轻蔑的笑道,这大大的实话,不信就是不信,要打就打,摆这么大排场费这么多话干什么?

“看来你们是找死了!”听卫子楚竟然说他老不死,那老祖伸手凌空一指,只见卫子楚‘嘭’的摔在地上,划出十几米。

就在那老祖打算再次教训卫子楚时,却见早就蓄势待发的李战顿时冲上来拦下那老祖的攻击。

那老祖一惊,这人居然红丝用了禁术‘血祭’!而且从他身上的气息来看,他的能量很不稳定,虽然是元婴一层,却有着连他都看不透的爆发力!

战斗顿时又进入一个新的层次,司徒府的老祖都出面了,两个元婴期现在加上一个化神期二层的老祖,王紫他们本来有所扭转的战局现在还有胜算吗?

李战和那老祖战在一处,那老祖似乎在试探着李战的深浅,看得出只用了三成功力。

“照顾好紫姐姐!”

腾蛇交代了一声卫子谦飞身冲向司徒敬怀,这个人,他一定要杀了他!

卫子楚可慕千厷也重新对上长须老者。

而谁也不知道此刻面目平静的王紫现在到底经受着怎样的煎熬,身体中似乎被好几种能量冲击着,心脏处的混沌石散发着一圈圈的红晕,一点点的修复这王紫的身体,那几乎耗用一空的轮海早就重新补充满了。

外界发生的事情王紫多多少少能听到,但是身体内不知什么能量冲击的王紫一时半刻怎么都醒不过来,识海内也在不停地动荡着,而有什么东西不停的再脑海中闪过……

似乎又出现了浩浩汤汤的红色,刺鼻的血腥味,她看见了什么?似乎又看见了残破的祭台……血色浸染的女子……血泊中的老者……巨兽口中的少年……浑身浴血的男子……

这一次、似乎多了什么,血染的白衣,面对她依旧笑如春风,那是子谦?蓬松的短发爽朗大笑,脚下却汇聚了一条小溪、那是鲜血形成的,那是子楚?

细长的丹凤眼摇曳着诱惑,嘴角妖冶的笑,左耳折光的红钻,考究的红色西服,这一次的颜色为何这般凄艳?她猜这一定是他喜欢的颜色,却是她、不愿看到的,这是千厷?

笔挺的背脊,认真的战斗着,浑身散发着令人震撼的冷肃之气,手中银白色的剑似天生为他而铸,只是为何他的眼睛是金色的?为何他嘴角不停的冒着血,为什么不停下来?这是李战?

王紫的脑海中乱糟糟的,却隐约可见充斥这漫天的红!

不!李战他们还在血战,她要赶紧醒过来!

“王紫、王紫!”卫子谦摇晃着王紫的身体,担心的看着她,为什么王紫的身体冷热交替,冷的时候比寒冰还冷,热的时候比炙炎还热?!

王紫动用全身的能量疏导着身体里乱窜的能量,识海已经开始稳定,只是身体中的能量怎么都无从下手!

“战爷!”卫子楚惊叫

只见李战突然被那老祖从空中击落,李战此时单膝跪地,右手撑着轩辕剑,口中浓浓的鲜血汩汩溢出,在别人看不到的眼里,金色和黑色不停的交替变换着。

“嘭……”还不戴李战有所缓和,那老祖哟一个攻击来到,李战直直的落在距离王紫不远处,侧身看着王紫,眼中的颜色海泽不停交替,金色的时候无情,黑色的时候担忧……

卫子谦担心的看着王紫和李战二人,他们的情况都很不好。

“结束吧,用你们的死偿还你们的罪行。”那老祖假惺惺的说道,手中出现一柄长剑,从空中俯冲直下直取李战!

卫子谦大惊,放下王紫就要上前抵挡,可是他的速度再快也快不过一个化神期的修士!只见那剑锋已经到了李战身后!

电光火石之间,在卫子谦和慕千厷、卫子楚嗣后声中,只见那势如水火的剑锋却突然停在半空!

再看之下,却见刚才还躺在远处的王紫不知何时出现在李战身前!

那是什么速度!没有任何人看见!卫子楚没看见,就连那化神期的老祖也没有看见!

只见王紫单手覆着无色的能量夹着剑锋,那老祖暗惊,动了动剑却丝毫无法移动分毫!

而王紫一手挡着剑,却见那眼睛还是紧紧闭着的!

不管那老祖怎么使力,剑锋都丝毫不动,那老祖凝视着王紫手中的能量,无色,那是什么能量!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