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九十三章 血战(一)

恭喜您获得一张月票

自始至终一直在没动的两个老者见那女子竟然能幻化出五爪金龙,而且跟真龙相差无几,顿时飞身相助,半道上只见拿着权杖的老者双手结印,权杖向上空一指,只见一个透明色灰色光罩将整个十里坡笼罩在内,王紫一看,竟是领域!

领域是元婴期以上的修士才能修炼的特有法术,领域是修士本身法力的外放,制造出一个独立的空间,如果没有释放领域的人开启,任何人都进不去、出不来!

如果刚开始王紫还存了打不过就跑的心思,那么现在就只能死战了!

两个老头儿同时施放出巨大的水属性防御和土墙防御,加之司徒敬怀的金系巨盾,三重防御将三人笼罩在内,才堪堪挡住五爪金龙的龙息!

还不等三人喘口气,只见五爪金龙银色的龙身一展,无数水箭密密麻麻的朝着三人而去,水箭之多犹如下起了漫天的箭雨,三人急急加固了防御,巨大的防雨罩下的三人对视一眼,虽然三人都是元婴期,但五爪金龙也不是他们三人能够轻易应付的了的。

五爪金龙回身龙头一低,王紫提剑跃上五爪金龙的脖颈之处。

箭雨刚刚散去,只见五爪金龙龙尾一甩向三人扫去,五爪金龙虽是遮天蔽日的身形,但这并不影响他灵活的身体和奇快的速度。

三人大惊,各自将令其运转到极致飞速后退躲闪,这要是让五爪金龙扫到,就算防御再强也得丢半条命啊!

司徒敬怀险险躲过五爪金龙的攻击,半空中稳住身体恨恨的看着坐在五爪金龙龙背上的王紫,没想到一个小小的幻化之术竟然真的能幻化出堪比真龙的五爪金龙!

今天杀了王紫,如果能将王紫身上的宝物和功法抢过来,也算能给司徒府的长老院一个交代,这般强悍的功法就算死整个齐恒大气也找不出第二个了!

想到此处,司徒敬怀大喝:

“火鹫。还不出来!”

话音刚落,只见天空中一大片阴影罩下来,随后一声尖利的鹰啸,只见一个巨型火鹫展翅盘旋在司徒敬怀头顶上方,红色和黑色相间的毛色,是只血统并不纯正的火鹫,竟也是神兽、二阶神兽!

火鹫被召唤出来,虽然也是神兽,但神兽中龙族是尊者,就算同是神兽,龙族也有着先天的威压,何况面前盘旋着这只威风凛凛的银色巨龙,火鹫竟然看不出他的等级,就算死幻化出来的,但他身上令万兽颤抖的威压却是的的确确存在的!

火鹫横着翅膀盘旋着,却畏惧着不敢攻击。

眼看着五爪金龙又一波攻击袭来,只见又是两声巨吼,只见另个老者同时召唤出一只巨型火焰狮子和钻地熊鼠!

不同于王紫幻化出来的火焰狮子,这是货真价实的一阶神兽火焰狮子!

钻地熊鼠,体型似熊壮硕,速度似鼠灵活,表皮长有许多肉瘤,极为难看,土属性灵兽,擅长偷袭和逃跑,厚厚表皮是天然的防御,这是钻地熊鼠竟也是四阶神兽!

这三人竟同时召唤出三只神兽,几人之间巨大的动静早就惊动了十里坡的土匪窝,本来各家土匪还想出来质问是谁居然赶在十里坡撒野,但三人之间的阵仗越来越大,尤其是现在还关在领域之内,三只神兽对一直幻化出来看不出等级的五爪金龙,越来越多的土匪们找好地方看起了难得一见的大戏。

“给我上!”司徒敬怀喝道,三只神兽竟然还怕一只幻化出来的龙吗?!

同时两个老头的命令火焰狮子和钻地熊鼠攻击五爪金龙,三只神兽听命冲将上去,不就是一直幻化的龙,他们还就不信打不过了!

五爪金龙长尾一甩,将靠近的钻地熊鼠扫出老远,钻地熊鼠虽然是四阶神兽,但它擅长的并不是正面对战,只见那钻地熊鼠被扫出去后就地滚出老远,爪子一刨一溜烟消失在土中。

火鹫和火焰狮子配合着跟五爪金龙战在一处,五爪金龙天生的威压加之与火鹫和火焰狮子对立的水属性,即使两只神兽拼尽了本事也迟迟占不了上风。

这时突然无数土刺突地冒起,直朝五爪金龙而去,五爪金龙分神防御,而火鹫和火焰狮子紧紧纠缠,刚刚消失的钻地熊鼠也突地钻出,灵活的身体一跃跳上五爪金龙的尾巴,尖锐的爪子死死地扒着龙鳞。

钻地熊鼠全身最坚硬的地方就是两只前爪,能够开山破石,日行万里,这样死死地扒着龙鳞只一会一大片龙鳞就化作水汽消散!

虽然是幻化出来的不知道疼痛,但是被一只丑陋的钻地熊鼠扒了龙鳞,五爪金龙一怒狠狠的将钻地熊鼠甩出去,那钻地熊鼠飞出去只时还有拽了几片龙鳞,摔在地上后翻了几个跟斗又钻入土中。

“它好像快不行了……”司徒敬怀看着这个时候隐隐占上风的火鹫和火焰狮子道,五爪金龙突然没有的刚才的势头,尾部破了一大块透明窟窿,难道是被钻地熊鼠打伤了?不至于吧?

“哈哈哈,给我狠狠的打!他马上就不行了!”

却见司徒敬怀猖狂的笑道,让他三人紧张半天的五爪金龙说到底是幻化的,无意间看到五爪金龙悲伤脸色苍白的王紫他才如梦初醒,五爪金龙受王紫控制,一个筑基期的小辈,撑死了在坚持一刻钟,到时候都不用他出手估计王紫自己就不行了!

“哎呀呀,那只五爪金龙好像快不行了!”

这时被巨大的动静吸引来越来越多围观的人,就连凌霄郡内的人都出来不少,这样华丽的战斗不看真是可惜啊,三只神兽啊!他们平时想都不敢想的东西现在就活生生的再眼前啊。

“那那个女子怎么办?三个元婴期的修士居然合力欺负一个才筑基期的女子!”有人为王紫担心道

“你也不想想筑基期的修士能幻化出这么厉害的五爪金龙吗?指不定有什么隐藏功力的法宝呢!”另一人道。

“就算能隐藏功力,那女子才十七八岁,筑基期已经是罕见的天才了!难道他还是神仙?!一出生就是元婴期?!”那人不赞道,这样一个女子却不知道怎么得罪了三个元婴期修士。

“那又怎样,在修真界这地方你那点同情心还是留着吧,日后你遇到这事情也不见得有人同情你!”另一人耸耸肩,一边目不转睛的看着领域内的战事,一边平淡的说道。

“……”那人没有在说话,确实,就算同情了,那女子的命运也不会有丝毫改变。

而这时的王紫,五爪金龙消耗的灵力极为庞大,她晋级之后轮海已经扩大了不少,没想到还是支撑不完这场战斗。

五爪金龙冰凌似的双眸看着面前的火鹫和火焰狮子,似乎要将它们的种族铭刻在心里。

“吼……”

一声震耳欲聋大的的龙吟,直直钻入所有人的耳膜,就连识海都一阵动荡,五爪金龙最后喷出一股龙息,火鹫和火焰狮子被龙息冲击的老远。

五爪金龙将王紫轻轻放下,冰凌似的双眸一点点破碎,变成金莹剔透的色泽,那巨大的龙睛中浮现歉意、甚至还有不可错认的心疼?五爪金龙长长的龙须轻触王紫的脸颊,随后巨大的龙身一寸寸化作水汽消失不见。

王紫捏紧手中的长剑,脑海中不可抑制的回放着刚刚那个溢满了心疼的眼神,这似乎是是第一次、第一次被人心疼……虽然那只是她幻化出来的龙……

一个巨大的火焰直逼王紫而来,看着重新冲过来的火焰狮子,王紫墨眸一沉,一个水属性防御渡在身上,御剑飞速的朝着火焰狮子冲去!

火焰狮子不屑的喷了一股鼻息,现在没有了五爪金龙,杀了这个女子跟踩死一只蚂蚁没什么区别,没想到她还敢不自量力的冲上来!

“她要干什么?她不要命了吗”围观的人们大惊道,看着王紫跟送死没两样的举动。

王紫躲过一连串的火焰攻击,御剑左突右闪最后只见王紫的速度展开道极致,御剑直直冲上高空,几个跳跃,就在火焰狮子的眼睛都要被王紫晃晕时,突然不见了王紫的身影!

火焰狮子正要寻找,却突然感觉背后一重,接着是一阵不知道多少年不曾有过的刺痛!

“漂亮!”仰着头观看的众人见王紫这一招都不由自主的击掌叫好!王紫竟然诡异的出现在火焰狮子背后,手中的长剑正深深没入火焰狮子的背后,隐隐贯穿了右前肢!

“吼……”火焰狮子夹杂着愤怒的痛吼,狮头地下狠狠的甩这背后的王紫,火焰狮子的防御不及钻地熊鼠但也不是纸糊的,居然一瞬间让王紫刺穿了他的前肢!

火焰狮子不顾还在流血的前肢,狠命的甩着王紫,王紫长剑始终扎在火焰狮子右前肢中,这会一手抓着长剑,一手抓着火焰狮子后颈的软毛,任凭火焰狮子怎么甩王紫都掉不下来!

看着自己的灵兽被王紫骑在身下,而且身为神兽还受伤了,长须老者愤怒的想要上前,却见火焰狮子这会正怒火攻心,就连他这个主人也接近不了!

就在长须老者想要强行召唤火焰狮子的时候,却见王紫两只手同时松开,但是腿还牢牢的夹着火焰狮子的脖颈,唰的手中一柄青铜色的古剑出现!

丝毫不做停顿,王紫举起长剑狠狠刺进身下的火焰狮子,因为火焰狮子不停摆动的身体本来对准脑袋的长剑偏了几分穿过脖颈旁边厚厚的兽皮!

“吼……”火焰狮子又是一声痛吼,这个人类连续两次伤他,他一定要杀了她!愤怒的火焰狮子不分对象的攻击者,口中的火焰攻击不要命的发出!

白须老者大惊,召唤口诀刚要出口却万万想不到还是晚了!

只见王紫弃了那把青铜古剑,让他依旧陷在火焰狮子身体中,手中又是一柄漆黑的宝剑出现,电光火石间准准的刺进火焰狮子的后颈,却在这时余光中看见一个巨大的水属性能量攻击朝着自己而来!

身下的火焰狮子还在挣扎,王紫墨眸一沉,仓促间在身后同时见了水属性、木属性两层防御,身体没有动,任凭火焰狮子怎么挣扎,王紫运气灵气狠狠的将长剑从左到右拉出一个长长的弧度,几乎将火焰狮子的整个头都切了下来!

“轰……”

虽然加了防御,但那个水属性攻击可是用了白须老者十成十的法力,王紫被狠狠的轰出去,如断线的风筝,在空中划出长长的痕迹,知道砸在领域的边际上才被弹在地上,荡起十里坡厚厚的尘土……

“轰……”更为巨大的响声,只见火焰狮子巨大的身体砸在地上,身上插着三把剑,竟是一并上品灵器,两柄中品仙器!怪不得能够这么快杀掉火焰狮子!红红的鲜血顿时化作一条小河在十里坡上留下长长的痕迹!

“起来啊姑娘!”

“起来!”

“起来姑娘,活下去!你都走到了这一步,你都能杀的了神兽还坚持不下去吗?!”

“对啊,你能行的姑娘!”

却听此起彼伏的声音透过领域的组个传进王紫的耳朵,现在除了正在比赛的公越门估计最热闹的就是十里坡了,已经有数不清的人聚集在十里坡观看了这场世纪之间!

说世纪之战一点都不为过,你见过一个筑基期五层的修士单挑三个元婴修士外加三个神兽的吗?你见过筑基期修士分分钟杀了一个神兽的吗?

如果这是一场没有意义的一边倒战斗,人们也许看都不想看一眼惨白的筑基修士,不管他再可怜对方三人再可恶,这是个弱肉强食的世界,不会有那种无意义的同情!

但是同时这是个尊重强者的世界,王紫已经用她的实力证明了她的确有资格让人们高看她一眼,所以在王紫被击落在地是,一群离的近的修士趴在领域边界上给王紫加油打气这样的强者,不应该不明不白的死在三个元婴修士手中!

王紫动了动手指,鲜血不断地从口中溢出,元婴期的攻击,果然不死她一个小小的筑基期能够硬挡的吗?

感觉五脏六腑都移位了,王紫撑着手臂想站起来,却一次次失败。

突然感觉不远处的土壤一阵凸起,王紫眼神一凛,强撑这身体跃起,却还是晚了,那消失已久的钻地熊鼠突地冒出,一连串土刺朝着王紫袭来,王紫用尽全力躲闪,却还是被不少土刺擦伤,整齐的黑衣顿时画出几道血淋淋的口子。

那钻地熊鼠见王紫元气大伤,巨大的身体人力朝着王紫撞去。

“王紫!”

“王紫殿下!”

“小紫紫”

“王紫!”

王紫本来昏昏沉沉的脑袋顿时噌的抬头看向领域之外飞奔而来的四个男子,他们、还是来了……

只见四人脸上全然不爱见了平时或妖冶、或调皮、或温润、或沉着的神色,那是她从来不曾想到过的样子,一致的心急如焚和恨不得冲过来去王紫代之的痛苦。

“小初……”王紫轻唤。

“轰……”

就在卫子谦四人肝胆俱裂的看着钻地熊鼠就要攻上重伤的王紫,就连无数围观的众人都不忍心的闭上了眼睛之时,却听一声巨大的碰撞声响起,就在人们奇怪的想王紫被击出去会有这么大的声音吗?

疑惑的睁开眼睛,却看到了完全意料之外的场景,只见本该胜券在握的钻地熊鼠巨大的身体狼狈的跌在地上,而一个银色的小山一般大的身影盘旋子啊钻地熊鼠上空!

就在钻地熊鼠又一次想要钻进土地时,却见那银色的身影长尾卷上钻地熊鼠,高高的带进空中又狠狠的摔下,不等晕晕乎乎的钻地熊鼠找到方向,长尾又是一甩,将钻地熊鼠结结实实的摔在邻居的屏障上!

众人惊讶的看着这一瞬间的转变,就在人们以为王紫再一次幻化出五爪金龙时,却见这次的灵兽虽像极了龙,却是个两翼生物,身形似蛇,通体银白,亮如甲胄,身体三分之处斜生两翼,翼长身体七倍有余,无足,头似蛇,红目银瞳……

众人惊讶的瞪大眼睛,不由得跟身边的对视一眼,这、莫不是……神兽腾蛇!

腾蛇,龙属,血统高贵,一出生就是神兽,是所有妖兽中仅次于龙族的种族!

而这个屡次创造奇迹的女子,竟契约了腾蛇!

腾蛇将累计了很久的愤怒一股脑发泄在钻地熊鼠身上,紫姐姐居然受伤了!还上的那么重!你们这群垃圾,我说过要保护紫姐姐,可是你们却在我的眼皮子底下中伤了紫姐姐!

你们该死!该死!

腾蛇将一连串的攻击不停的打在钻地熊鼠身上,那钻地熊鼠就是有再厚的防御也只有挨打的份,带现在已经有点出气多进气少了!

司徒敬怀和两个老者看着突然扭转的战局,越来越觉得今天的事情棘手了,王紫到底什么来历,何以有用不完使不尽的宝物,这个腾蛇竟然已经是八阶神兽了,钻地熊鼠和火鹫子他面前只有挨打的份儿了!

“回来!”三人对视一眼,拿着权杖的来着和司徒敬怀同时召回了就快死翘翘的钻地熊鼠和畏惧的不敢上前的火鹫。

“你们是什么东西,我家紫姐姐是你们能动的吗?在这之前,你们有没有动过你们那被狗啃了的脑袋!”

腾蛇见撒气的对象就这么被召回去了,他还没有杀了它,没有帮紫姐姐打死它!灯笼大的眼睛此刻然绕着狠意,看着三人没有任何感情的说道。

“伤了我家紫姐姐,别说一个司徒府,就是整个齐国都赔不起!你们真是该死!不、你们该进无尽炼狱,永世不得超生!”

三人几百年齐纳就是众人敬仰的元婴期修士了,走到哪里不是被毕恭毕敬的对待,现在被腾蛇这么不客气的说着,正要发怒,却听腾蛇又说了这么几句,几人心中一凛,王紫到底是什么来历!

还是这腾蛇只是大放厥词,如果真是了不起的人物,身边怎么会没有暗卫保护,到现在还不现身,多半是故弄玄虚。

司徒敬怀压下心中的怒火,现在逞口舌只能,待会儿有你们哭的时候,口中大喝:

“毒蛟!该你了!”

话音刚落,只见一个浑身漆黑的独角蛟出现在上空,与腾蛇呈对峙之势!

毒蛟,天生剧毒,普通人沾之则死,法术也无不跟剧毒有关系,极为难缠,而这只毒蛟竟也是八阶神兽!

“哼,一直妄想成龙的爬虫,白日做梦!”一看是只毒蛟,腾蛇话一出口直戳毒蛟的硬伤。

“吼……”毒蛟一声怒吼,冲上去跟腾蛇战在一处,成龙是每个蛟毕生的目标,可是几乎没有蛟能够成龙,而腾蛇却用这个讽刺他!

司徒敬怀看着毒蛟缠住了腾蛇,这一次他可不会就这样以为高枕无忧了,朝着正在疗伤的王紫飞去,快刀斩乱麻,这场战斗持续的够久了!

手中出现飞剑,直朝王紫攻去,王紫感觉到杀气,被迫从冥想中退出来迎战,王紫本是重伤之身,司徒敬怀又存了速战速决的心思,用了十成十的功力,招招致命,王紫用尽全力次啊堪堪打成平手!

可被逼的是,两个老头儿这个时候竟然也加入进来,三个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元婴期修士竟然一起打一个筑基期的女修士!

“太卑鄙了!”

“没想到外人传颂的司徒府郡王竟然是这种人!”早就有人认出司徒敬怀其人,现在忍不住说出了口。

“竟然是司徒郡王?枉我还想投奔司徒府门下!是我瞎了眼了!”

“齐皇称颂司徒郡王仁义无双,竟然真正的样子是这样的!”

看着王紫在三人的攻击下不断地受伤,一次次被轰落在地,却倔强的一次次迎战,看着鲜血染得更加沉的黑衣,众人深深的震撼着,这样的女子,看着不过十七八岁,却拥有怎样一颗强大的灵魂!

而此刻同样在人群中的四人,不同于围观的人群,只见四人不停的攻击者领域的屏障,血红着眼睛,看着王紫每一次受伤,流的每一滴血,都像是刀子深深的搁在他们心口,可是不管用什么攻击都无法打开这该死的领域!

“几位道友别试了,领域除非释放者打开,否则任何人都不可能进去……”

“你们进去也是送死……”

听不见众人的劝告,卫子谦四人血红着眼睛轮番攻击者领域,一定要打开,王紫还在里面!

不可能打不开,不可能的!这是几人共同的想法。

却见李战突然收回了不断发出的雷电,鹰眸看向王紫,这时王紫正被司徒敬怀的长剑扫到,顿时腹部拉开长长一道口子,李战鹰眸狠狠的缩着,冷肃的脸色突地破裂,出现震撼人心的心疼,很难想象李战会有这样的表情……

眼看着王紫几乎无法还击,卫子谦停下来,嘴唇不停颤抖者,血红的眼睛不自觉的又晶莹的液体涌出……

慕千厷嘴角的笑早就消失不见,那样深沉的狠意和浓烈的痛处同时出现在那张绝色的脸上,浑身奇异的充斥着浓浓的妖冶气息……

卫子楚手心的血滴滴答答的落在地上,哪里还有什么阳光,只有王紫会认为他阳光,因为只有王紫不知道、在王紫出现后、他才会是那样……

突然,李战手中出现通体银白的轩辕剑,回想着曾经看过的剑诀,李战鹰眸从王紫身上收回……

轩辕剑,借你的力量,我愿意付出代价……

王紫,我说过,我会跟你一起……

只见李战一手执剑,另一首握着剑刃,用你的划过,银白色的剑身瞬间染了血红……

李战横举轩辕剑,口中古朴的口诀轻轻念出……

“战爷!”

“李战!”

“李战!”

三人大惊,都上前一步想要阻止,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啊!是禁术!”这是有人发现了这边的一场,侧头一看,惊讶的喊出口。

------题外话------

好心疼,这是小紫紫第一次这么受挫……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