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九十二章 风起十里坡【万更】

被李战的气场震的一愣,很快狂鸟反映过来,夸张的描述起今天的战况。

“话说当时正是天暗雨沉,我们正赶路之时突然一连串的三星短箭飞射而来,直朝我家主人而去啊!说时迟那时快、千钧一发之际我冲将上去挡下了短箭,咳咳,我家主人面对危险那是面不改色胆色惊人啊,听了主人吩咐,我跟主人完美的配合掩护主人来了个金蝉脱壳!”

“那帮杀手还没瞧清楚怎么回事呢,短短几分钟还没照面儿就被我家主人干掉四个啊!剩下的那七个看着我家主人不好对付,竟然无耻的群攻啊!当然这个时候我怎么能允许主人孤军奋战!冲上去单挑俩杀手,咳咳当然主人单挑的是四个,四个又怎样!只见主人不费吹灰之力,眨眼间就在四个人八只眼睛的注视下分分钟灭掉一个!”

“至于剩下的三个还算有点脑子,看出了我家主人对他们的招式那是了如指掌啊,竟然可耻的使用战术,三人配合轮番跟我家主人对打,丝毫不给我家主人腾出手的余地啊,我家主人跟他们玩了许久,许是不耐烦了,一个水箭术发出,其中两个人登时就死翘翘了!”

“好家伙,我家主人这一手可吓坏了苟延残喘的三人,武技和法术同时运用自如啊!扔了烟雾弹就想跑,可是我家主人又怎么会让他们跑,接下来可是重点了啊!只见我家主人双手结印,一个巨大的风属性能量球就那么扔进烟雾里!一阵让人牙酸的切割声,等烟雾散去之后你们猜那三个人怎么样了?哈哈变成渣渣了啊!估计连一块完整的皮都找不到了啊!”

“总之我家主人一对十,完胜!当然我自知功劳甚微,就忽略不计了……”狂鸟总结陈词,昂着头绿豆眼却睨着风狼。

风狼恨恨的瞪着狂鸟,这只死鸟怎么知道他还没有跟主人一起战斗过,竟然在他面前炫耀!呜呜主人为什么不带他啊……

“是风影绞杀?”卫子谦听了狂鸟的描述,看着王紫问道,王紫在很久以前触发了风属性之后就没有用过,前些天给他的天阶功法中九幽‘风影绞杀’这招,但是他的修为还不能练习这招,没想到王紫今天竟用了。

‘风影绞杀’是个大规模的杀招,一旦中招后会死的很惨,听狂鸟所说、是没错了。

王紫点头。

“风影绞杀?啧啧……这名字太合适了!”狂鸟听了咋舌道。

“这个小弟弟是谁,小紫紫都不介绍吗?”慕千厷一笑,看着腾蛇突然转移了话题道。

“唔……他是我的契约兽,小初。”王紫挥手布下了结界,见向凡自觉的笑笑离开才道,对卫子谦四人他直觉得不想隐瞒。

“哦?人形灵兽,是神兽喽?”慕千厷心中暗暗惊讶,面上却不显,打量着腾蛇笑道。

“是,我是神兽腾蛇,慕千厷,卫子谦,卫子楚,李战,你们好。”腾蛇亮明了身份,同时一一跟四人招呼道,腰杆挺的笔直,这四个从华夏跟紫姐姐一起来的人,在他不知道的时候竟然先一步走进紫姐姐心里了?很显然紫姐姐对他们完全没有防备。

“你好,你认识我们?”卫子谦笑道,对于对面可爱的少年居然是神兽这一事情不可能不惊讶。

“对啊,早就认识了,是紫姐姐把我从银粼泉带出来的。”腾蛇眨了眨眼道,要说见过,除了紫姐姐他见的第二个人类就是卫子谦和卫子楚。

“银粼泉?!你居然也是从华夏来的?”卫子楚惊讶道,后来也有新闻报道银粼泉一夜间变作一汪死水,全然全然没有了春说中神奇的模样,原来是这个腾蛇的原因吗?而且,在他心里,神兽一直都是强大和神秘的代表啊,没想到王紫殿下早就收服了一个。

“是啊,我在华夏待了两千年了。”腾蛇道。

“两千年……居然没有人发现……”卫子楚噎了一下,这个少年、两千岁了啊……好玄幻的感觉……

“发现我的人都不在了。”腾蛇眨了眨眼道。

卫子楚又是一噎,这个少年哦不、神兽果然不是善茬啊……

李战鹰眸扫过腾蛇,并没有过多关注,倒是腾蛇看着李战,空白相间的大眼睛一阵疑惑,突然走到李战面前,疑惑的看着李战,又见他围着李战绕了一圈,像是在找什么东西似的……

几人都挺奇怪腾蛇的反映,毕竟敢这样明目张胆的围着李战打量的,腾蛇还是第一个,倒不是李战可怕,只是他居然千里之外的冷肃气场,基本上没有人愿意闯入李战的领地。

却见腾蛇停在李战面前,鼻子耸了耸,眉头皱起,奇怪,他为什么闻到了熟悉的味道……

“小初?”王紫唤道,他在干什么?

“紫姐姐,李战身上有我熟悉的味道。”腾蛇回过头来道,他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

“噗嗤……熟悉的味道……战爷你做了什么?”卫子楚一笑,戏谑的看着李战道。

李战睨了一眼卫子楚,懒得搭理他。

“……轩辕剑。”王紫沉默半响,说道。

“轩辕剑?什么?!李战你拿到了轩辕剑?!”腾蛇一听王紫的话,惊讶的问李战,而且语气中有着难以忽略的郑重。

李战手中白光一闪,银白色的轩辕剑出现在李战手中。

腾蛇大大的眼睛眯起,接过李战手中的轩辕剑,一寸寸拂过剑身,竟真是、轩辕剑……

“这剑、哪里找到的?”却听腾蛇沉声问道。

“华夏。”李战道,鹰眸看着腾蛇,似乎腾蛇很清楚这把剑……

腾蛇听了没有说话,轩辕剑竟然也流落在华夏……

“……轩辕剑是上古四大神兽之一、战神白虎的佩剑。”半晌,却听腾蛇说道。

“……三千万年前,界面之战之后,上古四大神兽护主陨落,轩辕剑亦不知下落。”腾蛇顿了顿又道。

三千万年前的界面之战,卫子谦和其他三人对视一眼,这场战役是修真界划世纪的战役,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那场涉及五大主流种族,六大平行界面和四十几个位面的战役,自那之后修真界内的所有规则几乎都进行了一次大的洗牌,魔消道长,妖兽的地位直线下降,佛门隐士不出,仙家一家独大……

由三大创世神发起的战争,所谓创世神只是个头衔,被如此称呼也是因为三人的修为已经到了世间的规则不能丈量的地步了,三大创世神寒巳、宿雨、冷殇本情同兄弟,不知因何反目成仇,六界之内生灵涂炭,混战持续了将近一年,迟迟分不出胜负,眼看战争波及的范围越来越大,修真界一片混乱,三人约定在一个洪荒位面决战……

三个创世神之间的战争,可以想象是多么具有毁灭性的的战争,直到现在,当初决战过的那个洪荒位面仍然是不毛之地,理论上说宿雨的力量是三人之中最强大的,而且上古四大神兽也是宿雨手下,但是最终败的最惨的却是宿雨,没有人亲眼目睹那场战争,只传言上古四大神兽护主陨落,宿雨最后也自爆了元婴……

寒巳和冷殇带着自己的部下收拾残局,后二人各自甩手离去,传言三千万年间不曾往来……

三人本是听风赏月、把酒话英豪的兄弟,位居世间最高处,有彼此相伴想来倒也不至于高处不胜寒,可是再独一无二的感情也经不起时间的打磨,一场战役,结束了三人几千甚至几万年的陪伴,宿雨陨落,寒巳和冷殇三千万年不曾往来,是否也害怕忆起三人有过的曾经……

腾蛇看着手中的轩辕剑,几人看着腾蛇,腾蛇是神兽,知道一些别人不知道的事情也在情理之中,但腾蛇如今郑重的神色却是为何?

再者,听腾蛇肯定的语气,这轩辕剑似乎的确是山古神兽白虎的佩剑,轩辕剑也是上古神剑,几经易主,到后来跟了谁倒是不由外界所知,原来三千万年前就是战神白虎所属了?历史记载中白虎已经陨落,而且是丧身在茫茫宇宙的一个洪荒位面,即便三千万年沧海桑田,轩辕剑又如何会出现在凡间界、而且是与那洪荒位面八竿子打不着的华夏境内……

“轩辕剑被封印了。”许久,王紫道,在华夏拍卖场第一眼看到轩辕剑的时候就发现了。

“紫姐姐、你知道?”

腾蛇惊讶的看着王紫,眼前这把轩辕剑虽然外白看上去华丽无比,但现在就是把他仍在人声鼎沸的公越门,恐怕都没人愿意多看一眼,修真界是个现实的界面,作为一把剑人们只会看中他的力量,而不是外表,而此刻无数道封印下的轩辕剑,普通到不能造普通了,看上去只是一堆华丽的废铁,而王紫竟然知道轩辕剑被封印,那么李战会带着轩辕剑来修真界,也是王紫的授意喽?

“唔,至少两千道封印。”王紫站起身,来到腾蛇身边说道,这把轩辕剑很奇怪,要不是在拍卖会时反弹了她的神识她也不会去注意这把剑,而且自从那以后,轩辕剑并没有表现出异样,就连她在此试探的时候也并没有出现反弹她的神识的事情。

“两千道封印?”卫子谦重复道,王紫让李战带着这把轩辕剑,一直都没有提起过原因,原来这其中真有曲折……

“紫姐姐……”腾蛇这一次是真的惊讶了,就连他也是只知道轩辕剑被封印了,而紫姐姐连多少道封印都知道。

“轩辕剑,封印的不仅是剑的力量。”在几人惊讶的视线中,王紫又轻轻的说出一句话,却犹如炸弹一般投进几个人的心里。

“此话怎讲啊,小紫紫?”慕千厷嘴角勾起,问道。

“如果,轩辕剑的主人是白虎,那么轩辕剑身内封印的还有、白虎的力量。”

王紫接过轩辕剑,墨眸沉沉的看着这把剑,将自己的猜测说出来,早在以前她就查探过这把剑,直到刚才腾蛇的话才将她一直以来的猜测串联起来,华夏偶然得到的轩辕剑,竟然跟三千万年前的界面之战有关系,那李战得到这把剑到底是福是祸……

让李战拿着这把剑本来没什么,毕竟这世界上不会有跟她一样的第二双眼睛,而今天,小初竟然能认出轩辕剑,这个世界上、还是存在识货的人的,小初是她的契约兽,断断不会有其他心思,但若是其他人呢……

“白虎的力量?”卫子楚愣愣的问道,事情大条了,上古神兽白虎的力量,这要是让修真界的那帮疯子知道了,轩辕剑岂不是一瞬间变身香饽饽了!而且轩辕剑本身也是个不得不抢的神剑啊!

“怪不得……”腾蛇垂下眼眸,长长的睫毛挡住了眼中闪过的神色,隐隐呢喃。

“紫姐姐不必担心会被人认出,小初想,这世上再没有能认出轩辕剑的人了。”腾蛇抬起头看着王紫道,但没有仔细解释,他还不能说,这一次连续三次晋级,让他莫名其妙的多了好多记忆,到现在他还没有缕清来龙去脉,但是他敢肯定的是,能认出轩辕剑的,紫姐姐是绝对的例外……

王紫听了没有说话,也不愿追问腾蛇这话因何说出,既然跟轩辕剑扯上了关系,个中缘由以后会明朗的。

“封印可以解开?”这是却听李战问道,从始至终李战都是对冷静的人,仿佛不管轩辕剑是一堆废铁还是封印了白虎力量的上古神剑,于他都不会有影响。

“可以。”王紫道,是封印就有解封的办法,但是……

“理论上,需要他的主人操作。”王紫道,意思是白虎下的封印还需白虎亲自来解。

“实际上呢?”卫子楚忍不住问道。

“轩辕剑易主。”王紫将自己的猜测说出来,顿了顿接着道:

“这些封印是用来压制轩辕剑和白虎的力量,如果轩辕剑认主,封印会随着主人力量的增长破除。”

现在的轩辕剑是无主之剑,契约这把剑不是不可以,但关键是即使是被下了两千道封印,契约轩辕剑的力量也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

“给我。”半晌,李战道,示意王紫将剑交给他。

“战爷!”卫子楚急道,显然他们都想到了其中的厉害之处,即使有再强大的力量也要有命享啊。

“元婴期之前,不要尝试。”却见王紫将剑递给了李战,说道,李战是变异雷灵根,跟白虎的力量属性一致,即使是契约,李战也是最合适的,而且他相信李战知道分寸。

“嗯。”李战点头答应。

腾蛇看着王紫将轩辕剑交给了李战,没有说话,也许这是机缘,如果是白虎、他也会同意的是吗?

从始至终待在角落里的啸月和狂鸟,一愣一愣的听着几人的对话,轩辕剑、白虎、创世神,艾玛他们做梦都不会想到有一天会跟这几个词扯上关系啊!尤其是白虎,上古四大神兽是所有灵兽、妖兽心目中的神啊,而眼前的那把剑竟然就是白虎的佩剑!

狂鸟合上张开许久的鸟喙,转了转快脱窗的绿豆眼,艾玛今天才第一天跟了主人就过得这么玄幻,她已经预想到她以后精彩的生活了!啾啾……让生活来的更玄幻些吧!

因为轩辕剑,王紫几人聊的很晚,王紫回到她的别院后,带着腾蛇、啸月和狂鸟进了赤灵,狂鸟第一次见识赤灵,自然惊讶的嚷嚷一番,她的小心脏快承受不了啊!扑腾着翅膀飞在一堆灵果上方,艾玛这么多灵果,这么齐全的五色土,竟然之中了些小小的灵果啊!

有了这些逆天的五色土,她狂鸟决定以后吃素啊!边飞边想着怎么规划一下这些地方,好好的地盘真是浪费啊,那个蠢狼也是真蠢啊,还好今后主人有了她狂鸟哼哼……

王紫拿出从狂鸟身上褪下来的五色尾羽,想现在就试试,现在她已经可以画一般的符箓了,钩蛇的两千前额鳞她还没没有想到用处,现在查查也好。

跟腾蛇几人打过招呼后王紫径直去了宫殿之中,六大门派的第二次比赛快到了,按照逍遥四散人的意思,他们也快到了,但她总感觉有事要发生,上一次这样的感觉、是前世执行最后一次任务的时候……

今天的杀手只是个信号,暗中有什么她忽略的事情正在进行,今天之所以轻描淡写的跟卫子谦四人说起杀手一事,也是不想扯他们四人进来,很显然这一次针对的只有她而已……

而本来各自回房的卫子谦四人,现在却聚在卫子谦房中,而房中还有一人,却是西门管家。

“你是说司徒苏苏和司徒天佑都来过西门府?而且司徒天佑还在西门府过夜?”卫子谦听着西门管家的汇报问道。

“是。”西门管家道。

“你送司徒天佑去的客房?”卫子谦又问

“不,是向凡。”

“……还有什么异常的地方?”卫子谦顿了顿问道。

“没有了……哦,还有、还有司徒世子临走前说过一句话……”西门管家仔细想了想,正要说没有,却突然间想到还有一事。

“什么话?”卫子楚问道。

“是、司徒世子让紫小姐放心,他会负责的。”西门管家硬着头皮说道,但这话刚说完,顿时觉得房间突然急冷了下来,似乎夹杂着簌簌的寒风,空气都快结起冰碴了……

“呵呵~西门管家先下去吧……”却听这时慕千厷笑道,这笑声听在西门管家耳中却怎么听怎么诡异,打了个寒颤快速的退出去顺便关好门,看着外面的雨,闻着新鲜的泥土味深深呼出一口气,活着真好啊……

“司徒天佑不会安分的,我们还要在凌霄郡待下去吗?”半晌,卫子谦开口道,司徒苏苏倒是安分了,可是司徒天佑竟敢肖想王紫,卫子谦温润的双眼难得的没了笑意。

“我们还不知道是谁要杀王紫殿下,司徒天佑头脑简单,不是问题。”卫子楚道。

“向凡。”却听李战道。

“向凡?你是说向凡知道?”卫子谦问李战。

“呵呵~鬼瞳天命者,有什么是不知道的?”慕千厷笑道。

卫子谦一怔,是啊,向凡从一开始见到他们的时候就好像没有可以隐瞒他们他是天命者的事情,以他们的聪明,能联想到这一层并不难,再加上王紫的默认,修真界传说中的鬼瞳天命者竟真的出现在他们身边……

“司徒天佑跟沈怀灵一起在客房过夜的……”这是被深夜叫起来的向凡的回答。

“哦?你安排的?”慕千厷听了笑着问道。

“是。”向凡点头。

“呵呵~鬼瞳天命者,知道别人不知道的是你的天分,管了不该管的、你真的想过你有那个资格吗?”

一看向凡点头,慕千厷直起身笑着说道,浑身充斥的浓郁的妖冶气息,却无端的让人觉得危险莫名,一步步的走近向凡,呵,容忍留在小紫紫身边是想多个助力,不是一个自作主张反而危害到小紫紫的人,谁给他权利安排这些事情?沈怀灵是圣皇派的内门弟子,请几个杀手的胆色怎么会没有?这样的安排不是明目张胆的给小紫紫拉仇恨?

向凡虽然被几人的气息逼的一再后退,但还是倔强的睁着红眸看着四人,你们都是王紫将来的左膀右臂,若是陪着王紫过了这一关,就算世上没有了鬼瞳天命者又如何?他势必要送王紫这一程……

“你们会跟王紫共进退是吧?你们会保护她的是吧?”向凡看着几人,忍不住还是问道。

“呵呵~这个似乎也不是你该管的呢~”慕千厷却笑道。

“呵呵,你们会。”向凡也笑,虽然在巨大的压力下笑的有些艰难,但还是肯定的说道。

“王紫是我选中的主人,鬼瞳天命者一生只侍一主,我只会帮助王紫达到她想到的……”向凡红眸看着慕千厷,认真的一字一句说道。

“鬼瞳天命者,你连千厷都看不穿,说什么帮小紫紫?呵呵~况且,你确定小紫紫需要你的帮助?”慕千厷凤眸一眯,虽笑着却丝毫不留余地的说道。

“……”向凡被慕千厷的话说的一怔,这是今天第二次、第二次有人警告他,慕千厷说的更一针见血,确实、王紫不是他能看穿的,但并不代表他帮不到她,至于王紫是否需要他的帮助,只要他是为她好……

“你走吧。”慕千厷看着向凡道。

向凡走后,四人之间又是一阵沉默。

“我觉的我哥说的对,我们不能在凌霄郡待下去了,沈怀灵*司徒天佑,这么大的事情,发疯的女人什么都做的出来。”半晌卫子楚说道,有一天他居然也会想到三十六计走为上……

“圣皇派的女弟子在没有双修伴侣之前必须保持童子之身,沈怀灵现在孤身在外也不可能借力圣皇派的力量,就算能,沈怀灵也不会没有正当的理由,所以只能来阴的,今天请杀手失败了,她还能从什么地方下手?”卫子谦想了想道,六大门派第二场赛在即,现在他们五人一起退赛会引起六大门派的注意。

“司徒府?”卫子楚道。

“司徒天佑走时的话,并不知道当日跟他睡的是沈怀灵,沈怀灵选择隐瞒却没杀了司徒天佑,定然会利用一番……”卫子谦分析道。

“司徒天佑是司徒府独子,从他身上下手最简单了……”卫子谦又道。

“尽快离开。”李战道。

“战爷!真要走?”卫子楚看向李战道。

“走。”李战又道,有一句话叫防不胜防,不管他们考虑的多周到,就算盯紧了沈怀灵和司徒天佑也难免会有疏忽的地方,而事关王紫,不能有半点疏忽……

“好。”卫子谦点头同意,尽快走。

“走就走呗,反正王紫殿下去哪小爷就去哪。”卫子楚耸耸肩道。

……

第二天,王紫出现在正厅的时候却奇怪的发现卫子谦四人都不在了。

“子谦他们呢?”王紫问西门管家,这真是不对劲啊,今天没什么事情吧,就算有事他们也会跟她说了再走啊。

“子谦少爷他们一早就出去了,说中午就会回来,哦,千厷少爷说、咳咳说让您乖乖待着等他们回来。”西门管家上前说道。

“唔。”王紫点头,拿起餐具吃饭,心里想着四个人到底干什么去了……

“哪个是王紫小儿,给老夫滚出来!”王紫还在吃饭,却听远远一声雄厚的吼声传来,夹杂着高阶修士的神识干扰,只见西门管家包头痛苦的跪在地上,桌上的碗筷一阵动荡!

王紫瞳孔一阵紧缩,他的预感是真的吗?这么快就来……

听着还有一段距离,高阶修士可以千里传音,但过来这里也是很快的事了。

“不要告诉子谦四人。”王紫墨眸直直的看着刚刚缓过来的西门管家说道。

“是!”西门管家狠狠点头,看着那双如夜般的墨眸,不自觉的服从,仿佛就算王紫让他摘下他的脑袋他都会照做一般,看着听了他的承诺瞬间化作一道影子消失在原地的王紫,西门管家惊出一身冷汗,这样的感觉、就是当年面对西门盟主都不曾有过的……

西门管家从地上站起,还有些心悸,是何人竟然找王紫寻仇?他又答应了王紫不告诉卫子谦四人,这可如何是好?就算他要说、卫子谦四人也找不到踪影啊!对了,先告诉少主吧!

却说王紫,出了西门府选了一个方向,御剑用最快的速度飞行,她现在只想走远一点,卫子谦四人的实力太差,现在过来只会送死……

不远处一个巨大的斜坡,坡度极大,远远的看上去像是平地拉起一个巨大的土黄色帷幕,王紫尽寻了偏僻的地方走,没想到误打误撞来了十里坡、传说中的土匪窝……

王紫直朝着十里坡飞去,也好,捅了这土匪窝,妨碍的不只是她一人……

“王紫小儿,你还能跑到哪里!停下来给老夫受死!”却听一个雄厚的声音由远及近,眼看就要追上来!王紫只加速奔向十里坡,那人声音中的神识干扰还影响不到她。

“王紫小儿,杀我孩儿哪还有让你活的道理!”只听那声音恨声说道,话音刚落一个一连串的金石能量朝着王紫袭来!

王紫操控飞剑快速的躲闪着,在身后结了一个水幕,又飞了一段,空中一个回旋停在十里坡上空,墨眸盯着渐渐放大的身影,一个身形健硕的中年男人,身后还跟着两个年级大一些的老者,一个花白头发,一个手权杖。

“哼,老夫以为你有多能耐,怎么不跑了?”那中年男子,看上去是中年而已却自称老夫,说话时眼睛狠狠的看着王紫,恨不得马上将王紫碎尸万段。

“你是谁?要杀我?”王紫看着那中年男子道。

“哼,你也配知道老夫的名讳!”只见那男子哼道。

“司徒敬怀。”王紫看了看那人身上穿着的郡王服,联想到他刚才说的话,他只有一个儿子司徒天佑,她什么时候杀过司徒天佑?

“你一个小辈竟敢直呼老夫的名讳!你家人是怎么教你的!”司徒敬怀不客气的说道,这女子杀了他的独子,就算天佑再不争气,也是司徒府的独苗,不只他自己,他要如何向司徒府的列祖列宗交代,要不是估计这女子可能有了天佑的种,他早就下手杀了她了!不管她背后的势力如何,杀人偿命天经地义!

“你要杀我,尽管来,我的家人也不是你配提起的。”王紫墨眸一沉,司徒敬怀果然跟他家女儿一个德行吗?上次饶了司徒苏苏一命,今天注定跟司徒敬怀还有一战吗?

“死到临头了还逞口舌之能,老夫要杀你不过是捏死一只蚂蚁,既然你的家人没有好好教你,你与我家天佑结为阴阳夫妻,老夫费费心教你罢!”司徒敬怀施舍似的道,所谓阴阳夫妻就是生者嫁给死者或者娶了死者,从此终生不再有其他伴侣。

“吼!”一个水元素幻化的火焰狮子凭空出现,怒吼一声直朝司徒敬怀扑去,王紫手中掐着手诀,陆续十几只火焰狮子幻化出来扑向司徒敬怀!司徒敬怀算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教她?有什么资格一再侮辱她的父母亲……

“哼,雕虫小技!”司徒敬怀挥手间灭了一个火焰狮子,虽然压抑这幻化出来的玩意儿还真有圣兽的实力,但就算是真的火焰狮子他都不放在眼里,何况这是幻化出来的。

也不见两位老者动作,司徒敬怀游走在十几个火焰狮子只见,不一会儿十几只火焰狮子都被司徒敬怀打散了!司徒敬怀站稳了,几只幻化的狮子而已,竟然浪费了他这么长时间。

“我没杀司徒天佑。”王紫手中一边酝酿着新的攻击,一边说道,虽然他知道不管司徒敬怀信不信这场战斗都不会停下来。

“我儿亲口所说还能有假!”司徒敬怀怒气重新上扬,司徒天佑爪着他的手求他一定要报仇的场景还历历在目,那是他惯了这么多年的儿子,怎么可能不心疼!想到这里一个金属性的禁锢发出,想要活捉王紫。

王紫早就准备好的‘摘叶飞花’顿时发出,漫天的树叶分两拨一部分朝着能量禁锢而去,一部分朝着司徒敬怀而去,柔软的树叶此刻如有如坚硬的飞刀,一阵金戈碰撞的声音响起,那金属性的禁锢竟被树叶生生瓦解,司徒敬怀筑起了一面防护墙,化解了飞来的树叶,却难以抑制心中的惊讶,这女子连续使出的连招看似环圈秀腿实则处处暗含杀招!

而且最重要的是两次法术竟是全然不同的水属性和木属性!两个属性都运用的如此自如,若真有了天佑的孩儿、定是个不错的胎儿……

“家主,这女子还是处子。”正在司徒敬怀想着怎么活捉王紫的时候,却听身后的一个长老给他传音道。

“什么?!处子!”司徒敬怀大惊,怎么可能,那就是说天佑根本没有给他留下所谓的孩儿?!司徒敬怀脑中翁的一声,他们司徒家的香火、从此断了吗?!

“王紫小儿,受死吧!”半晌,司徒敬怀满含恨意的看着王紫道,方才是他一再让着王紫,现在,她只能死!

司徒敬怀唰的一下接近王紫,手握成爪覆着金色的能量直逼王紫的脖颈,速度之快让人根本捕捉不到就已经逼近王紫!

王紫侧身堪堪躲过,同时摘叶飞花再一次使出分散司徒敬怀的注意,趁机快速的抽身退离。

“吼……”

“啾啾……”

只见一个火红色的身影腾的出现在王紫上方,另一个银白色的巨型风狼昂首挡在王紫面前,正是啸月和狂鸟。

“两个仙兽而已。”司徒敬怀心中惊讶,面上却鄙夷的说道,前两天他已经查过王紫的底细了,却没有查到任何线索,能够拥有两只仙兽,还有决不可小觑的功法,看来并不是简单之人,那更要死了,今日结仇,还有让她活的道理!

几个攻击瞬时发出,分别朝着两只灵兽和王紫而去,王紫从赤灵中取出另外一柄剑,她是筑基五层,而司徒敬怀最起码是元婴期,拼法力她不占优势,必须现办法接近司徒敬怀。

“啸月狂鸟吸引他的注意!”王紫传音给两个灵兽,啸月和狂鸟会意,避开近前的法术,身形猛地冲向司徒敬怀,啸月的风刃接连不断的发出,狂鸟的火焰混杂在啸月的风刃中火势更旺扑向司徒敬怀,司徒敬怀双手挥出金盾,风狼的风刃和狂鸟的火焰都难以突破。

司徒敬怀正想嘲笑两只灵兽的不自量力,却见两只灵兽突地闪开,而这时王紫御剑快速的逼近他,王紫来的太快,司徒敬怀只得迎战。

王紫的剑术竟也出奇的精妙,缠着司徒敬怀丝毫脱不开身,虽然伤不到他分毫,但拖住他却是真的!司徒敬怀惊讶,这女子倒是有不少宝贝啊,再看她的两柄飞剑,竟都是上品灵剑!

王紫和司徒敬怀打斗,风狼和狂鸟不停的找准机会偷袭司徒敬怀,王紫也在等着机会给司徒敬怀一个法术攻击,可是即使是两人对剑,司徒敬怀的防御也丝毫不落,这么久都找不到突破口!王紫心中想着对策,就算不能杀了司徒敬怀也要中伤他!

司徒敬怀突然虚晃一招,又横出一剑金色的力量将王紫扫的老远,王紫运气法力堪堪稳住身形,一阵血气翻涌,果然,这就是力量上的绝对差距……

“主人!”啸月见王紫被司徒敬怀的剑气扫出去,担心的分神看去,却不料一个法术直朝自己而来,啸月银色的身体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重重落在十里坡上,口中溢出鲜血。

“啾啾……”又听狂鸟一声痛叫,火红色的身影飞出,翅膀扑腾着起起落落,好不容易在空中稳住身形,想要回身再战时却感觉到召唤之力,瞬间被王紫召回灵兽空间,同样的重伤的啸月也被王紫召回灵兽空间。

“还有什么本事都使出来吧。”司徒敬怀道,王紫吃了他全力一击竟然没有受伤,他一个元婴期的修士竟然跟一个筑基期巅峰的小辈缠斗这么久……

王紫手中快速的结印,空气中的水汽快速的凝结着,持续下午的天比平时湿润很多,水汽凝结的速度快乐好几倍,在加上王紫晋级后神识和轮海都上升了一个层次,‘水天幻’使出的速度快了很多。

“哼……”司徒敬怀不屑的哼了一声,又要玩幻化吗?刚要嘲笑她能不能换个花样就见整个天都有湿润起来,银色的水汽越积越多,像是无数散沙受到召唤,快速的集结着,在他惊讶的视线中,天空中竟渐渐现出骆头、蛇脖、鹿角、鬼眼、鱼鳞、虎掌、鹰爪、牛耳,遮天蔽日,竟是五爪金龙!

流畅的龙身泛着熠熠的银光,仰天长长一声龙吟。

“吼……”

龙族尊者的威压顿时弥漫开来,就连他元婴期的修士都隐隐颤抖!

五爪金龙冰凌似的双眸睨着司徒敬怀,似乎在看一个死物,张口一口龙息直喷司徒敬怀!

自始至终一直在旁边没动的两个老者见那女子竟然能幻化出五爪金龙,而且跟真龙相差无几,顿时飞身相助,半道上只见拿着权杖的老者双手结印,权杖向上空一指,只见一个透明色灰色光罩将整个十里坡笼罩在内,王紫一看,竟是领域!

------题外话------

艾玛今天的万更终于交上来了,来不及检查错别字了,亲们看的时候担待着点,我明天再改,么哒~万更不是梦,给自己点个赞!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