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八十八章 原来如此

另一边,沈怀灵一觉醒来,浑身传来的酸痛和身边赤身贴着她的另一具身体都在提醒着她刚才发生的事情并不是春梦一场,闭着眼睛不敢睁开,不敢想象她真的成为了齐笑尧的女人,齐笑尧的女人——这个说法让她说不出的满足。

过了一会儿,见齐笑尧没有醒来的意思,沈怀灵小心翼翼的睁开眼睛,正在她以为会看到齐笑尧毫无防备的睡颜时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张她怎么都不会想到的脸!

“啊……”一声尖叫冲口而出,却很快消失在沈怀灵的手中,沈怀灵双手紧紧的捂住嘴,一瞬间冷汗遍布全身,看着眼前睡得跟死猪似的司徒天佑,脑海中一片空白,恍惚间竟有种万念俱灰的感觉。

不知过了多久,沈怀灵无神的双眼缓缓转动,看着旁边恶心的司徒天佑,手不受控制的伸向司徒天佑的脖颈,缓缓圈紧,眼中酝酿着杀意……

“咳咳,咳咳……”司徒天佑痛苦的咳嗽几声,沈怀灵一惊顿时放开司徒天佑,看着他马上就要醒了,施了昏睡诀让他昏睡过去。

“呼呼……”沈怀灵深深的呼气,她是真的想杀了司徒天佑,这是怎么回事,明明是齐笑尧……

明明是她收到了齐笑尧的传讯符,让她来这里,记忆中跟她同床的也是齐笑尧啊,怎么会一觉醒来变成司徒天佑?

“不对……”沈怀灵猛地顿住,记得刚开始她的确看见过司徒天佑,只是她以为看错了,为什么会这样?

运起灵气在经脉内游走一圈,果然,现在的法力还没有完全恢复,刚才的确有一段时间失去了法力,沈怀灵眼中的杀意再一次浮现,是司徒天佑?他竟然敢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得到她?他当真以为司徒府无敌了吗?

她的童子之身已失,她也许这辈子都跟齐笑尧无缘了,身为圣皇派的内门弟子,她还有何脸面回到圣皇派,司徒天佑,你毁了我,毁了我的一切……

越想沈怀灵的杀气越浓,直直逼向沉睡中的司徒天佑,司徒天佑痛苦的皱着眉头,呼吸都急促了起来。

突然想到什么似得,沈怀灵猛地起身下床,却发现自己还是赤身*,白皙的身上遍布青紫,随手扯了床前的轻纱围在身上,沈怀灵顾不得酸痛的身体,几步冲到桌上放置的香炉前。

打开盖子,那小片沉心檀已经烧完了,沈怀灵伸出手捻起一抹灰烬,看着手中细碎的木灰隐隐夹杂了细小的白色颗粒,沈怀灵眼睛瞪的大大的,不敢相信真的被司徒天佑算计了,不、不对,司徒天佑怎么可能会想的这么周到,把她引来西门府,还用了司徒府的秘药——龙涎液。

沈怀灵退后几步坐在椅子上,脑中飞快的想着,是司徒苏苏?!一定是她!她明明喜欢的是卫子楚,她跟齐笑尧在一起司徒苏苏巴不得呢,为什么要这么陷害她?还偷了司徒府的秘药,五品灵药龙涎液。

龙涎液也是凝神静气的灵药,长时间饮用可以杜绝心魔,司徒府只有结丹期以上的修士才有资格接触这个药,沉心檀也是难得一见的神木,凝神静气的效果不亚于龙涎液,但若是两者混合并以凡火熏烧,被人吸入了却是会在短时间内修为尽散,让人神智错乱,甚至还有催情的成分,就连元婴期的高手也难以逃脱……

“王紫美人儿……”这时却听司徒天佑隐隐嘟囔了什么,却没有醒来的迹象。

沈怀灵却身体一僵,脑海中渐渐忆起一些她不愿意响起的画面,他跟司徒天佑缠绵的时候,司徒天佑似乎也在不停地叫着什么名字,沈怀灵晃晃脑袋,记忆一点点清晰起来,王紫、是王紫!

沈怀灵站起身一步步接近司徒天佑,心中的滔天的恨意燃烧着,紧紧地捏着拳头,隐隐有鲜红的血液从指缝中溢出,司徒天佑,其实你想算计的是王紫吗?那我又是被何人算计,呵……不管怎样,司徒天佑,司徒苏苏,王紫,你们都得、死……

沈怀灵停在床前,看着司徒天佑留着口水餍足的模样,即使想将他碎尸万段,还是忍住了,拍拍储物袋,一个浑身漆黑的小玉瓶出现在手中,揭开瓶盖,一个绿豆大的黑色小虫子窜出,沈怀灵一手灵力一指,那虫子噌的跳起落在司徒天佑脸上,只见那虫子顺着司徒天佑张着的嘴爬了进去,一会就不见了踪影,司徒天佑打了个喷嚏,揉了揉鼻子继续睡了。

沈怀灵看着那黑色小虫子消失在司徒天佑口中,意味不明的笑了,司徒天佑、让你多活几天……

沈怀灵收拾了房间内一切关于她的痕迹,现在正是深夜,趁着夜色的掩盖没有惊动任何人离开了司徒府……

沈怀灵走刚走,别院外的墙角处缓缓走出一人,只见那人进了房间,看着床上昏睡的司徒天佑冷冷的哼了一声,死了也好,胆敢觊觎王紫,死了算便宜你了。

解了他的昏睡诀,收拾了香炉内的灰烬,也消失在暗夜中。

赤灵内,王紫依旧坐在长生树下看书,手中不停的翻动书页,脚边还是堆放着一堆未看的书籍,只是这一次不同的是,在王紫身边还多了一个人,王紫在看书,那人在看王紫。

只见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模样的男子,一身银色的装束,上身一件小巧的银色马甲,一头可爱的包包头短发,奇的是少年的头发也是银色的,只见那少年趴在王紫身侧,双手拄着下颚,偶尔晃晃脑袋,直直的看着王紫。

“哎……”只听少年突然叹气。

王紫也听见了,抬头看向腾蛇。

“没事没事紫姐姐,你继续看。”腾蛇赶紧说道,他只是叹气紫姐姐太好看了,根本看不够啊……

王紫见腾蛇的确没什么事就继续看书了,唔,也许是无聊了?那明天带他出去玩好了。

知道看完手中的书,王紫放下书,拿出前些日子还剩下的两片钩蛇的前额鳞。

“钩蛇的鳞片?紫姐姐要画符?”腾蛇问道。

“嗯。”王紫点头,但是还没想到画什么,毕竟这两片鳞片画困阵的话太浪费了。

“紫姐姐会画符了?”腾蛇问道,有些沮丧,他睡了很久,紫姐姐的好多事情他都不知道……

“唔,阵符。”王紫道,她只画过阵符,拿出几张画好的阵符给腾蛇看。

“哇,紫姐姐好厉害,这已经够得上黄阶了!”腾蛇翻身坐起,看着手中的阵符道。

王紫看着手中的鳞片却是突然想到了另外一件事,她一直执着于画阵符,却没有试过一般的符箓,赤灵中没有阵符的书籍却又一般符箓的啊,而且还不少呢,想到就做,王紫站起身打算去宫殿里找找。

腾蛇见王紫突然站起来,本来也要跟上去的,但是看见王紫要去的是那宫殿,肩膀一耷拉,又坐了下来,这赤灵中,只有那个地方,他不能去……

王紫果然找到了不少符箓的书籍,在宫殿里翻看了不少,顺便画了很多,王紫现在已经有木、水、风三种属性,能够画的符箓也很多,不知练习了多久,王紫走出宫殿的时候,远远的就看到腾蛇坐在宫殿前小路的尽头,手中拿着一堆亮晶晶的钻石和水晶在玩,这些都是他在华夏时的收藏。

“紫姐姐你忙完了?”一看见王紫出来,腾蛇顿时收了手中的玩具跳起来说道。

“嗯。”王紫点头,来到腾蛇身边,倒不是她不让腾蛇进这座宫殿,而是这座宫殿不让,这么说是因为除了王紫之外的任何人接近宫殿时都会被一个不知道怎么形成的结界弹出去。

“我带你出去。”王紫道,赤灵中的时间太长,在这里呆着腾蛇会很无聊。

“好啊好啊,小初也想知道修真界是什么样子!”腾蛇顿时高兴地说道,后来他才知道他们已经离开了华夏,反正他从小到大一直呆在银粼泉,离开华夏也没什么感觉,最重要的是还跟紫姐姐在一起哈哈……

王紫抓着腾蛇的胳膊闪身除了赤灵,现在正是凌晨四五点钟,还没天亮,腾蛇从自己的空间拿出十几颗夜明珠放在房间,房间里顿时亮堂了,腾蛇看着十几颗闪闪发亮的夜明珠,又拿了十几颗出来,围绕着一堆夜明珠自己玩的很开心。

王紫也任由腾蛇玩着,自己盘坐在床上打坐。

早上,王紫带着腾蛇走出房间时,西门府内的下人无一不惊吓的看着二人,王紫几人在西门府主了也不是一两日了,昨天也没见什么人进府,王紫也没出去,这再出来的时候怎么就多了一个绝色的少年,跟在王紫身边好奇的看着四周,可爱的银色短发,圆圆大大的眼睛一眨一眨的,红白相间的眸色,真真是个可爱的少年!

一路来到餐厅,管家已经备好了饭菜,见王紫领着一个精灵般的少年到来,只惊讶了一瞬,也没有多问,添置了碗筷候在一旁。

“王紫,早上好。”过来一会儿的向凡笑着跟王紫问早,红眸转到腾蛇身上是顿了一下,惊讶的神色一闪而过。

“唔,早。”王紫道。

“向凡,这是小初。”王紫坐下,简单的介绍道,名没有多说什么。

“你好,小初。”向凡听了礼貌的跟腾蛇问好。

“向凡好啊,我叫‘初’,是紫姐姐给我的名字。”腾蛇看着眼前的男孩道,红眸啊……

“紫姐姐,今天我们出去玩吗?”腾蛇戳着碗里的饭菜眨巴着眼睛问王紫,好闷啊好闷啊,想跟紫姐姐一起出去玩……

“嗯,去森林。”王紫道。

“森林?好啊好啊我喜欢!”腾蛇一听顿时开心了,饭也不吃了,就坐着等王紫。

“紫小姐……司徒世子让我转告你……他说让你放心,他会、会负责的……”见王紫也吃完了,站在一旁的西门管家硬着头皮上前说道,说完后用袖口擦了擦并不存在对的冷汗,真是邪门儿了,今儿早上大清早的司徒天佑从府里出来,春光满面的样子,还跟他撂下这么一句话就挥挥袖子走了。

王紫皱眉,负责?什么意思,还有什么司徒天佑、又是什么东西?

“司徒天佑是什么东西?”仿佛知道王紫心里想的,腾蛇眼睛一眨,疑惑的问西门管家。

“这位小公子,司徒世子不是东西,是人。”西门管家嘴角抽了抽说道。

“哦哦,不是东西啊,那还管他做什么,紫姐姐我们去玩了!”腾蛇长长的哦也一声,明白了似得说道,然后不再理会西门管家转而跟王紫说道。

“我可以一起去吗?”这时却听向凡道。

“可以啊,没问题。”腾蛇看看王紫,然后说道,紫姐姐没有反对诶,他也不会反对。

向凡听了开心的一笑,琉璃似的红眸熠熠生辉。

“你的眼睛真好看。”腾蛇看着向凡的红眸突然说道。

“……谢谢,你的眼睛也很好看。”向凡顿了一下笑着道谢,看着腾蛇圆圆大大的眼睛,也有红色,莫名的亲近了些。

“嗯嗯,我也这么觉得,嘻嘻紫姐姐也这么觉得。”腾蛇眨了眨眼睛笑道,跟王紫一起转身出门,其实他还没说,向凡的眼睛虽好看,却装了太多东西……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