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八十七章 意料之外

向凡一路来到事先准备好的房间,打开玉盒用镊子拿出那一小块沉心檀,又从口袋中拿出事先准备好的半湿手帕捂住口鼻,这才夹着那块沉心檀小心的放进香炉,看着香炉内逐渐燃起的细烟,向凡红眸内闪过不同于往常的凌厉,没有了琉璃般的色泽,倒是有撒旦般的算计……

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房间,向凡快速的退出来,脚步不停的朝着正厅走去。

“喂喂!你,就是说你呢,给我过来!”

向凡埋头走着,却听到一个趾高气昂的声音喊道,而且叫的貌似就是他,向凡瞥眼看去,却正是司徒天佑。

话说司徒天佑在王紫走后一刻也坐不住,又等了一会儿,约么着点上沉心檀了就迫不及待的追出来,以散步为借口推脱了西门管家,但西门府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走到这里竟找不到路了。

向凡垂下眼眸,现在他换了一身装束,这个曾经打过他的司徒天佑竟认不出来了,也好,现在他来了也省的他去找了,想到这里,向凡肩膀更低了些,装出一个府里下人的模样唯唯诺诺的小跑着来到司徒天佑面前。

“你,带我去王紫的别院。”司徒天佑直接命令道。

“是,公子,这边请。”向凡连连点头,率先在前面带路。

不多久,向凡带着司徒天佑来到之前的房间外。

“公子,就是这里了。”向凡小声道。

“嗯,好,你走吧。”司徒天佑看着眼前紧闭的房门,心里激动地不得了,哪听得了眼前人的废话。

“诶你等等,看看本世子这打扮,怎么样?”向凡正啊要走,却听司徒天佑叫住他又道,张开双臂让向凡看。

“公子天人之姿,玉树临风,貌比潘安,一定没有女子能、能拒绝您。”向凡唯唯诺诺的声音响起,还配合的点头哈腰。

“哈哈哈哈,你这下人真会说话,虽然本世子知道你说的都是实话,诺,赏你的,快退下吧。”司徒天佑听了乐呵呵的拿出几块下品临时扔到向凡脚下,也根本没注意到向凡说那话时眼睛都没抬一下。

“谢谢公子。”向凡道,弯腰捡起那几块灵石,转身出了别院,刚出别院,回头看了看还在门口整理衣衫的司徒天佑,不屑的扯了扯嘴角,手中一片粉末飘出,却是刚刚那下品灵石。

这边司徒天佑终于觉得自己ok了,按耐住激动地心情推开房门,小心翼翼的朝里边看去,刚探进头去就闻到一股奇异的香味,司徒天佑忍不住猥琐的嘿嘿笑了两声。

“王紫?王紫美人儿?美人儿?”司徒天佑叫了一声,见没人答应,越发恶心的叫着,见还没人答应,就跨步走了进去。

“王紫美人儿?嘿嘿,美人儿是在跟本世子捉迷藏吗?看不出来美人儿喜欢这样的游戏啊。”

司徒天佑嘿嘿的笑道,眯着眼睛寻找王紫的身影,心中想着没想到王紫外表看上去冷冰冰的其实也不尽然嘛……也是啊,他院子里的那些个妾室,曾经也不缺假清高的,上了他的床不还是一秒变荡妇。

“美人儿?真不在?”司徒天佑找遍了整个房间才发现王紫是真的不在,感情自己刚才白激动了,几步走到香炉面前,已经烧了一会儿了,等等也无妨,烧的越久效果越厉害,就不信王紫不上钩。

司徒天佑无聊的翻动着房间里的东西,发现根本没什么值钱的,心里不禁想到,若是王紫跟了他,他绝对给她最好的,毕竟他司徒天佑这辈子没玩过这么绝色的妞儿啊。

“魂淡!”过了不久,司徒天佑忍不住低咒,王紫怎么还不回来,他一直在吸那香气,里边还有催情的东西,本来想着吸了助兴也好,可是现在王紫还没来他就先忍不住了。

司徒天佑快步走到床榻边上,伸手拽过被子,闻了闻上边的香味,心猿意马的想着这就是王紫的味道,平时王紫就躺在这床上,一会儿也会被她压在这床上为所欲为,越想身体越热,腿一软倒在床上,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

而这会儿出现在西门府的另一个不速之客,只见一个青绿罗裙的女子缓缓走在小路上,略施粉黛却也看出是精心装饰过的,浑身的反正灵气,真是大方灵秀的女子,此人正是沈怀灵。

只见沈怀灵四下里搜寻着什么,清风扬起罗裙,倒真有几分仙子的感觉,沈怀灵本来就长得不赖,因为是修士,平时都是轻便的装束,而今天却不知为何精心打扮了一番。

“在哪里啊……”只见沈怀灵红唇轻启呢喃道,手中拿着一个纸鹤样子的通讯符,确定了方向后快步走去。

而远远的隐在树后的人看着沈怀灵朝着那座别院走去,没什么表情的笑了笑,保持了距离继续跟着。

沈怀灵终于来到纸鹤中说的房间,看着面前紧闭的房门,不知是太阳熏的久了还是怎么,双颊飞红,咬了咬唇下定决心一般去推房门。

房间内悬了几重轻纱,刚刚打开门就有浓郁的香味扑鼻而来,沈怀灵顿了顿后进了门去,回身关好了门,看着精心布置过得房间,沈怀灵心脏扑通扑通的乱跳,今天做这般大胆的事情,希望父亲和母亲能够原谅他,反正日后齐笑尧也会是圣皇派的弟子,虽然是皇子,但她的身份也不低啊,何况,司徒郡王已经在安排司徒苏苏和齐笑尧的婚事了,她怎么能允许……

沈怀灵低着头没有说话,来这里已经用了她很大的勇气了,面对齐笑尧她还是紧张的很。

在门口站了不知多久,沈怀灵咬咬唇,难道齐笑尧还没有来?紧张的心情稍微放松了些,鼻间浓浓的沉香,这才想到刚进门时就闻到的香味,这是……沈怀灵环顾了一周,朝着香炉走去,从缝隙中看到那小块还在烧着的沉心檀,心中惊讶,却不可抑制的笑了起来,一派小女儿样子。

那天拍卖会她只说喜欢着沉心檀,可惜被别人拍去了,如今齐笑尧竟费心帮她找来吗?果然这些天齐笑尧对他的用心不是她的错觉吗?沈怀灵幸福的笑着,如果真是这样,她对于苏苏表妹仅有的一点儿愧疚也没有了,毕竟她和齐笑尧才是相爱的啊……

圣皇派的弟子一生只允许有一个双休伴侣,这也是她今天决定来这里的原因,她宁愿先下手跟齐笑尧生米煮成熟饭也不要看着他迎娶他人,圣皇派的双修伴侣必须受到长老和父母的赐福才能洞房,否则一旦失了童子之身,会被同门的师兄弟们耻笑的,父母那么疼她,她相信他们会理解她的……

心里胡乱的想了一堆,看着面前冉冉飘起的细烟,脑海中浮现齐笑尧从容严谨的样子,跟她说过的每一句话,为她做的每一件事,每个表情,每个动作都清晰无比,这般出色的男子,即将是她的……夫吗?

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越是想着齐笑尧,身体就越热,仿佛渴望着什么,沈怀灵清亮的眼睛渐渐蒙上了雾色,身体也有些犯软,这是怎么回事?

沈怀灵摇了摇头,又眨了眨眼睛,这时她不知道她一举一动间尽是风情……

视线中的景物有些错位,沈怀灵看着轻纱之后的床榻,支起身体向前走去,没走几步竟腿一软险些摔倒。

“嗯……”一声呻吟出口,沈怀灵错愕的要紧了嘴唇,刚才那么妖媚的声音是她发出来的吗,虽然知道今天跟齐笑尧行房事势在必行了,她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可是现在齐笑尧还没来她就、她就这般难耐了吗?

沈怀灵羞红了脸,忍着陌生的不适感接近床榻,扶起轻纱接近床榻时才发现床上似乎躺着一个人,用锦被蒙着头,身体似乎在不停的蠕动着,隐隐传来沉重的喘息声和闷哼声。

沈怀灵使劲咬咬唇,神智稍微清醒了些,这是齐笑尧早就在这里了吗?为什么不早出声?那她刚才的丑态他岂不是发现了?

不不不,他是蒙着头的,没有看见,沈怀灵稍稍放心了。

“嗯,美人儿……”却听被子下面隐隐有声音传来,低沉的男声。

沈怀灵整个脸都通红了,进退两难,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出声,虽然没有经历过,但早以前她在后山撞到师兄和师姐欢好,当时她听着声音奇怪就好奇去看了,却不想是做那般羞人的事情……

“呼呼,怎么还不来……”这时却见床上的人突然掀开了被子,口中低低的呢喃着,胸膛剧烈的起伏,衣衫早就凌乱不堪,下摆掀在一边,裤子早就退了下来。

沈怀灵心中也正回忆着那师兄和师姐旖旎的画面,却见床上之人突然掀开了被子,金黄色的衣服、不是齐笑尧惯穿的颜色,在看到那张脸时,沈怀灵大吃一惊!

“怎么是你,司徒天佑?!”沈怀灵惊道。

“嗯……美人儿,美人儿你终于来了!”司徒天佑听到声响,却见他心心念念的王紫美人儿终于来了,也不顾形象,跳起来就是一个猛扑。

沈怀灵没有防备,不知怎么也使不出灵力,竟生生被司徒天佑扑倒了,虽然地上铺了厚厚的地毯,但是加上司徒天佑的重量,摔在地上还是一阵阵犯晕。

“你、你是谁?”沈怀灵头昏脑涨的问着,本来清明一会儿的脑袋被这一扑一蹭,很快就晕晕乎乎的了,手软软的推拒着胸前的脑袋,但力气小的反而像迎合着那人。

司徒天佑平迫不及待的撕扯着沈怀灵的衣服,哪里还听得到她的话。

“嗯……笑、笑尧……”沈怀灵半睁着眼睛看着眼前放大的脸,司徒天佑的脸和齐笑尧的脸快速的切换着,最终变成了齐笑尧。

确定了是齐笑尧,沈怀灵放下心来,怎么会看到司徒天佑?一定是这几天被他烦的太厉害……

“美人儿、宝贝……”司徒天佑胡乱的叫着,心中的满足敢急剧膨胀,身体没有章法在沈怀灵身上乱撞着。

“嗯……笑尧轻、轻点……”

被沈怀灵的声音一叫,司徒天佑本来想多一会儿前戏的心顿时就没了,再忍下去他都要死了……

门外,听着房间内断断续续传出的声音,站在阳光下的向凡低着头,红眸内火红的颜色渐渐蔓延整个眼眶,明明是十几岁的单纯少年,明明披散着炽热的暖阳,却偏偏生出让人望而生畏的阴沉,无端的透着神秘……

挥手布下一个隔音结界,向凡转身走出别院,一路低头走着,来到后院的小湖旁边。

神识检查了四周,确定没人,只见向凡盘膝坐下,手中快速的掐诀,口中喃喃着古朴的口诀,直到一刻钟后方才停止。

向凡静静的坐在湖边,仿佛只是坐着而已,却不知他现在脑海中闪过怎样的画面,随着时间的推移,只见向凡的眉头渐渐聚拢起来,脸色渐渐苍白,越到后来整张脸几乎都透着青紫,痛苦的神色浮现,紧闭的红眸中翻滚着岩浆一般的火红,浓烈的似要焚尽一切。

向凡看着模糊不清的画面,他的能力还支配不了这套口诀,但是为了王紫,他不得不这么做……

只见向凡重新掐起手诀,口中念念有词,只是这一次明显能看出他在强行运起法术,浑身都开始颤抖,不断开合的嘴角溢出浓浓的血浆,向凡却是不管,仍然不停的念着口诀。

终于念完,向凡浑身战栗的盘坐在草地上,看着脑海中一瞬间闪过的画面,还来不及捕捉就如烟雾般消散了。

“噗……”一口鲜血喷出,向凡身体向后倒在草地上,被迫停了下来。

“王紫,你需要成长……”向凡低低的呢喃。没有起伏的声音,让人听不出来是一个少年的声音。

“如果注定是这样,我宁愿推你一把……”向凡继续道,看着又要阴沉的天,风雨,快来了……

------题外话------

边甩节操边写完了这一章,可恶的是墨墨、瑟瑟、小淋漓还有一群没节操的作者盆友竟然都排着队等着看这章……汗哒哒……压力三大!捂脸遁走……写的不好的话你们不许拍我哦~不许不许哦!

补充:飘回来第四次修改的我,我节操都甩出去了,结果改的好凄惨,小清新亲们也将就看吧……

删了一大堆,哎,本来想默默地放送点福利的,看来不行,以后乖乖的写小清新吧,俩小时改文伤不起(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