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八十二章 雨的印记

“东方这几天有任务吗?你的刀锋小队现在怎么样了?”西门流云问道。

“这两天正是蚀心菇成熟的时候,会去一趟汉水沼泽。”东方野道。

蚀心菇,制作四品疗伤药玄元丹的主要材料,生长期需要大量的水分,并且生长地点在有大量乌甲鳄存在的沼泽中,乌甲鳄是沼泽中的霸王,这两天正是雨水多的时候,想要从饥饿已久的乌甲鳄眼皮子底下拿到蚀心菇绝对不是件容易的事。

“这次我会带队,以后刀锋小队有廖子、桃姐在,正常接任务没有问题,再说了,就算进入烈焰门历练的机会也很多,我怎么会亏待了我的刀锋小队?”东方野继续说道。

“也是,烈焰门可是最热闹的门派了,你小子还存了这样的心思。”西门流云表示赞同。

“这一次六大门派在凌霄郡大选,七国皇室都有皇亲国戚前来报名,独独缺了燕国,笑尧认为如何?”西门流云摆弄着手中的折扇,似乎很感兴趣的问齐笑尧。

“流云何时关心起燕国的事了?再说了,子谦几人来自燕国,何不问子谦?”齐笑尧道,眼睛看向卫子谦。

“呵呵,家中系修炼世家,并不过问国事,再者我们几人一年前就离开燕国家族,就更加不清楚燕国的事情了。”卫子谦笑道。

东方野听卫子谦如此说,看了一眼卫子谦并没有说话,初见时卫子谦几人对于齐恒大陆的事情几乎一无所知,这点他再清楚不过了,这么久以来他已经把几人当做朋友,所以并不愿意追问几人的来历,却不知为何齐笑尧一再瞩目卫子谦几人……

“听说燕国皇室内乱,不久前燕皇大病一场险些丧命,传说为了保证燕国皇室的血统,燕皇九代单传,而这九代皇帝也不负众望的成为举国赞誉的好皇帝,只是到了这一任太子、却是个不能修炼的废柴……”齐笑尧意味不明的看着卫子谦笑了笑,接着缓缓说道:

“燕皇若有什么闪失,那他的顺位继承人只能是废物太子,碰巧这两年燕国朝廷势力分化明显起来,这个时候又怎么会允许一个废物太子上位?哄闹了将近三个月,燕皇竟好端端的出现在众人面前,以雷霆之势摆平了这场闹剧……”

“当然这只是外界传闻的说法,个中缘由到底如何也许只有燕国朝堂的当事人知晓了,但燕国的皇亲国戚忙于别的事情没有来参加六大门派大选却是真的,至于那个废物太子,燕皇怎么会舍得远送六大门派?”

“如此说来燕国倒是不太平了?”西门流云听完说道。

“那倒不然,此次事件听来针对的是太子,燕皇无恙,废物太子的事情却因此端到了台面上,就看燕皇如何拿捏了。”卫子谦稍作思考道。

“子谦说的对,燕国身为七国中最为厌恶战争的一国,不管是燕皇还是其他什么势力,定然不会冒险挑战燕国子民的底线。”西门流云道。

燕国作为七国中最为富庶的国家,国富兵强,对于战争却是超乎人想象的厌恶,这在几千年间已经成为燕国子民最为骄傲的共识,也因为如此,千年间七国中其他六国的版图大大小小的变化着,只有燕国安然无恙,稳踞北大陆东南角。

“西门难道忘了这个大陆曾唯一将版图推进到中部森林,开拓有史以来最大疆域的国度、是谁了?”却听北秋离突然道。

“呵呵,怎么会忘了,只是这世上恐怕不会再有一个战无不胜的风广战皇,也不会再有一个所向披靡的龙骑军团了啊。”

“会不会再有我不知道,但龙骑军团真的就不在了?你我都不知道啊。”北秋离挑眉道,一瞬间流露的风情险些让看着他的西门流云翻白眼。

“……”

北秋离的话让几人一时间陷入了沉默,齐国的版图受齐恒大陆地形的影响,基本上格局很稳定,尤其是中部森林将北大陆氛围东西两侧,齐恒大陆历史上最大的版图是由燕国开创的,大约五千年前燕国曾统一北大陆东部所有小国,当时的燕皇被称作风广战皇,他率领的龙骑军团也被传颂卫史上最神秘的军团,出神入化,战无不胜!

风广战皇率领龙骑军团将燕国从东南沿海一直打到中部森林,要不是深不可测的中部森林阻挡,恐怕风广战皇还会继续推进,传说龙骑军团仅有九十九个成员,却每个人都有不为人知的神奇力量,曾最为夸张的战绩是,龙骑军团无声无息的在一夜间消灭了敌军装备精良、部署谨慎的三十万军队!

而那一战之后,风广战皇的龙骑军团也成为世人闻风丧胆的夺命军团!

而风广战皇得道飞升后龙骑军团却在一夜之间没了消息!传说龙骑军团杀戮太重,被风广战皇封印在某处洗涤罪孽,也有说龙骑军团天生为战而生,风广战皇飞升后,龙骑军团自行隐退,静候风云再起时……

更有说风广战皇不放心燕国江山,将龙骑军团藏于某处、待日后燕国有难再出来相助,但这个说法并没有引起大多数人的赞同,因为在风广战皇飞升后几百年不到,诺大的燕国纷乱四起,战火重燃,后一分为三,成就了后来的秦、燕、赵三国鼎立,而这期间并没有见到龙骑军团的影子。

也就是那一战后,重新巩固的燕国内强经济、外筑工事,悄然成为七国中最为富庶的国家。

但直至今天,关于龙骑军团和他所创造的神话依然被大家传颂不止,关于龙骑军团最终的去向也众说纷纭。

“呵呵,无论如何,西门有一句话说对了,这世上恐怕不会再有风广战皇了。”东方野笑着说道,打破了几人之间的沉默。

“哈哈,渡劫飞升,我们要在修炼几千年啊?慢慢修仙路,我们才刚起步啊。”西门流云手中转着折扇笑道,看了眼在座的几人,几千年啊,可真是久……

“西门你还感性了?”东方野笑道。

“还不许本公子感性了?”西门流云故作疑惑的问道。

卫子谦也笑了,慢慢修仙路,他们也刚开始而已,庆幸的是,这段路上有他最值得追随的人和、最值得坚持的理由……

想到此处,卫子谦余光看去王紫所在的地方,却见王紫已经不在了,跟几人说了一声,卫子谦起身离开正厅。

出了门来,却见长长的回廊之中,王紫正坐在木制的矮凳上,面前是淅淅沥沥的小雨,房檐上的雨水凝成线条在王紫面前织就了一幕漂亮的水帘,而王紫手肘拄在膝盖上,此时单手拖着下吧,另一只手伸在雨中,透明的雨滴滴落在王紫纤长白皙的手中,溅起细小的水花……

卫子谦前行的脚步一顿,心脏不由自主的跳漏了一拍,继而重又迈开脚步,只是不可抑制的笑了,温润的双眼带了明媚的笑意,一瞬间就连空气都带了暖意……

王紫,你知不知道此刻的你有多美?卫子谦一步步的接近,看着王紫美丽的侧脸,心中柔软到不可思议。

知道是卫子谦,王紫没有动,心中空空的,也静静的,仿佛将灵魂放逐在了这飘飘洒洒的雨中,也许是受了九幽的影响,雨天的时候喜欢静坐,虽然现在并没有九幽了……

卫子谦同样没有打扰王紫,在距离王紫不远处停下,手一挥,只见古香古韵的长廊之中突然出现一架优美华丽的白色钢琴!

卫子谦上前揭开钢琴盖,爱惜的抚摸了一遍琴键,坐下来,看了看仍然没有动的王紫,修长的手指轻轻落下,一串音符缓缓溢出,和着雨声缓缓流淌起来,蜿蜿蜒蜒、百折千回,卫子谦一身白衣西服坐在白色的钢琴面前,温润的笑着,浑身带着暖意,优美的双手流畅的起舞,这才是卫子谦、一个如美玉一般的男子……

跳动的音符,犹如屋檐上小心翼翼低落的雨滴,柔和的转折,犹如溅落在王紫手中的水花,跳跃着欢快的节奏,复又平缓的音调,恰如卫子谦此刻静谧柔软的心……

不知何时,房间内的所有人都听到琴声走了出来,就连西门府的下人也远远地围在雨中,聆听这段从未听过的曲子,却如天籁般闯进人心灵的曲子。

李战和慕千厷各自倚在长廊的柱子上,就在王紫不远处,他们早就在这里了,只是卫子谦没有发现而已。

李战鹰眸轻轻地阖着,棱角分明的脸分明能看出有别于平时的轻松,卫子谦、慕千厷、卫子楚之于他是生死与共的兄弟,也只有在他们面前,他的心才会真正的放松……

慕千厷懒懒的插兜靠在身后的柱子上,暗红色的西服在他身上勾勒处男人特有的性感,细长的凤眼垂下,跳跃着纤长的睫毛,嘴角蔓延着妖冶的弧度,余光扫了一眼关注的卫子谦和同样在聆听的王紫,子谦啊、你竟将你的灵魂捧在了小紫紫面前,否则、怎么能弹奏出此初动人的乐章?

慕千厷嘴角的笑不可抑制的扩大,纤长的睫毛一闪一闪,犹如他此刻洞悉的心,子谦,你又可知,这也是千厷想弹奏的,或许,亦是李战想的……

雨的印记,屋檐下等待的爱情……

卫子谦背脊挺直,心中无比珍惜的纪念着这一刻,别人都说他的钢琴登峰造极,可是他却觉得,二十八年来,这是他真正奏响的钢琴曲。

王紫,但愿日后的你能够记起,这个清风拂雨的午后,我为你而静谧的心……

清灵的琴音缓缓平息,犹如轻抚在心灵深处的手,缓缓离开,直到消失不见,一时间只闻窸窸窣窣的雨声,不见了缠缠绵绵的琴声,但众人飘出去的思绪却久久收不回来……

“啪啪啪……”只听三声轻轻地掌声,却是王紫,只见王紫不知何时已经转过身来,白皙的双手轻击,看着卫子谦道:

“真好听!”深邃的墨眸仿佛拂去了暗夜的遮掩,灿若星辰。

“谢谢殿下夸奖!”却听卫子谦突然用有些调皮的语气道。

“唔,不谢”王紫眨了眨眼睛,回道,虽然那张美丽的脸上没有丝毫调皮的模样,卫子谦却分明觉得王紫在跟着他开玩笑?

“噗嗤,呵呵~小紫紫,你这样萌到千厷了知道吗?”慕千厷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支起身体走到王紫面前蹲下,认真的看着王紫似乎很无辜的脸。

“不知道。”王紫也认真的回道,萌是什么意思?

“呵呵~小紫紫这个样子就是萌知道了吗?”慕千厷似乎知道王紫的疑问,很自然的解释道,伸出手、真的很想轻轻捏捏王紫无辜的脸,却在半路拐了个弯掩唇笑道。

“唔?”王紫眨了眨眼睛,心中很是怀疑,慧远方丈说她一点都不可爱,毒巫妙绮说她是面瘫,慕千厷说她萌?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