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七十九章 千人擂台

恭喜您获得一张月票

只见那中年男子大手一挥,笼罩在擂台上空的能量罩顿时开了一个缺口,等候已久的修士们飞身而上。

“开始了,我们也去了。”西门流云看了看已经上去大半的修士,对王紫和李战点点头道。

“唔。”王紫点头。

西门流云飞身而起,半空中一个旋身潇洒落地,北秋离朝王紫和李战轻轻一笑也随后跟去,劲风扬起层层叠叠的红衣,缠绕着绸缎般的墨发,宛若盛放的火红蔷薇、诠释着极尽的热烈、张扬……

将近一个足球场大的擂台,西门流云和北秋离背对背站着,好笑的是围绕在二人身边的竟然多数是女子,西门流云隐隐有些无奈的笑了笑,看着身边即使是擂台赛仍然不改招摇的北秋离,默默无语……

巨大的能量罩重新笼罩在擂台之上,擂台赛开始了!

擂台之上的千人修士几乎在能量罩落下的同时就火速的发起了攻击,企图出其不意的打落对手,每个人胸前都有佩戴一个小型的传送器,一旦受到致命攻击就会被强制送出擂台。

由于年龄的限制,参加大选的修士基本上都是炼气期,筑基期的只有少数,而西门流云筑基五层、北秋离筑基四层,不光是因为身份,即使是看在修为上,初时也没有修士不长眼的找两人的麻烦,所以二人即使是深处混乱的擂台中央也显得格外清静。

擂台上层出不穷的法术晃得人眼花缭乱,已经陆陆续续有被送出来的人,黯然的离开了场地,这三百年一遇的盛会、他们注定无缘了……

王紫仔细地观察着擂台上的打斗,法器大多都是普通法器,宝器也有一些,但灵器就基本上没有了,而属性,都是最常见的金木水火土五行属性,攻击技巧也没有值得特别推敲之处,西门流云和北秋离只是偶尔对落在身边的修士动动腿踢走,还没有真正施展法术,不知是什么属性的灵根?

擂台上的修士越来越少,已经从刚开始的千人混战到了现在仅剩两三百人。

而剩下的两三百人似乎很默契的改变了作战方法,渐渐地十几二十人结成一伙,集中力量对抗较强的对手,他们的实力都差不多,而从开始到现在消耗的灵力也很大,单枪匹马的对抗实力超出他们很多的对手显然不是明智的选择。

而这一次,西门流云和北秋离不可避免的被看做了群攻的对象。

围着二人的二十多个修士对视一眼,顿时从四边八方攻上去,西门流云和北秋离背对背为彼此化解了身后的攻击,几番闪躲,面对越来越猛烈的攻势,北秋离终于释放了他的属性攻击——火。

北秋离已经是筑基四层,剑术自然不差,但也不见他祭出飞剑,只双臂优雅的起舞,挥起宽大的云袖附上炙热的火焰,热烈却危险,云袖似剑,凛凛迫近近前的修士,明明是战斗,却被他演绎的像一场专属的表演,灿烂而惊鸿,而台下的看客,无论男女都不可抑制的被牢牢吸引了视线。

这也许就是北秋离的魅力,纵使是在刀光剑影的擂台,也要淋漓尽致的盛开……

陆续有人被西门流云和北秋离打落擂台,围攻的人渐渐减少,仅剩不到十人的配合让对方的人件渐渐吃力起来,已经有符箓和辅助道具一股脑的扔向二人。

而这时,又是二十几人围了过来,让原先苦苦坚持的十人压力顿减,此时台上已经仅剩不到百人,除了西门流云这边的一伙,还有三个圈子也是这样的阵师,这场千人擂台结果就快出来了。

这是最后的机会了,大家都明白,趁机补充了能量药剂,三十几人默契的攻上去,这一次竟企图拆开西门流云和北秋离,二人配合的天衣无缝,让他们很难近身。

越来越多的符箓在北秋离和西门流云身边炸开,而攻上来的修士也拼尽全力施展法术,西门流云和北秋离的应对明显弱了下来。

西门流云一面迎战面前的十几个修士,一面谨慎的后退,手中挥舞着一柄下品灵器级别的长剑,身上装备高级的防御法器也给他挡去不少压力,到现在为止,西门流云还没有使出他的属性攻击,而此时却见西门流云长剑一个利落的横扫,暂时挡开了面前的修士,迅速的收回长剑,手中竟出现了那把平日里拿着的折扇!

只见西门流云平地跃起数丈,单手快速掐诀,口中念念有词,手中的的折扇‘唰’的打开,顿时只见密密麻麻的紫色闪电从天而降,织成一片密不透风的电网朝着下方的修士罩去,只一瞬间那被闪电波及的二十几个修士胸前的传送器亮起白光,被送出擂台。

“变异雷灵根!”

“居然是变异雷灵根!”

“那是什么扇子?一定是灵器吧!这么厉害!”

“呵,什么灵器,那可是西门少主筑基时西门盟主送给他的礼物,传说是上品灵器,但也有人说那可是一把成长型的法器!”

“成长型?!就是那把啸雷扇吗?西门盟主专程请炼器宗的炼器宗师锻造的法器?!”

“西门少主从不轻易使用,知道的人少也是应该的。”

“九州盟的少主果然最不缺的就是宝贝了!哎,我们是第二组,希望没有这么难对付的人!”

看到西门流云这惊人的一击,台下等候的修士顿时哄闹开来,变异雷灵根、天生为战斗而生的属性,加上财大气粗的灵器的配合,几乎让所有的人都眼红起来,然而清楚地知道对方是九州盟的少主,即使心里有什么弯弯绕绕也不敢轻易打主意了。

王紫和李战对视一眼,西门流云竟然也是变异雷灵根,而且那把扇子竟然能将他的雷电攻击成倍放大,否则以西门流云的修为还使不出这么规模大的攻击。

第一场的擂台赛不久后便落幕了,西门流云和北秋离算是轻松胜出,另外的的八人中有六人都是筑基期的修为,而有两个人炼气期的修士竟然留在了最后。

那先前的中年男子宣布了结果,为胜出的十人换了下一场比赛的通关令牌,打开能量罩迎接第二场的修士。

西门流云和北秋离飞身落在王紫和李战身边,从容优雅,对于这样的结果早已预料到了。

“王紫,不恭喜我们吗?”西门流云桃花眼一闪,笑着说道。

“唔,恭喜。”王紫眨了眨眼睛道。

“呵呵,谢谢。”西门流云又笑,正经的道谢,王紫绝不是会主动挑起话题的人,而即使是几个字,他似乎也很乐意听阿。

北秋离妖娆的笑着,明媚耀眼的面孔无时无刻不吸引着旁人的视线。

第二场擂台赛的开始不久后几天来断断续续雨水又开始降临了,天气说变就变,本来明媚的瞬间暗沉下来,淅淅沥沥的小雨笼罩了凌霄郡。

西门流云发了一个隔雨术,本是要将四人一起笼罩的,却见李战先一步将他自己和王紫笼罩起来,西门流云笑笑将他和北秋离罩了起来。

王紫静静地看着面前的小雨顺着能量罩滑落在地面,就像凡间界还在欧洲时,每当下雨天九幽总会拉着她在巨大的落地玻璃前看雨,他只记得九幽最喜欢雨天,却不知为什么……

看着盯着面前的雨幕一动不动的王紫,李战鹰眸闪了闪,王紫、在想什么……

一个时辰后第三场的擂台赛终于开始了,王紫和李战飞身落在擂台之上,位置选在较为偏僻的角落处。

围在王紫和李战身边的修士们估量了两人的战力,竟然都是自己看不透的,那么只可能是比自己修为高的筑基期了,再加上两人身上冷肃的气息,直到混战开始,竟没有一人敢近身。

王紫和李战二人今天都是身着黑色装扮,王紫依然是一成不变的珍妮西服,休闲和运动融为一体,柔顺的短发,凹凸有致的身材,淡然冷漠的气息。而李战则笔直的身躯直挺挺的站在距离王紫一步之远处,干净利落的短发,劲装包裹下凛凛身躯,浑然天成的森森的冷肃之感。

随着战圈的逐渐缩小,越来越多的人注意到角落处的二人,情形同西门流云和北秋离几乎一样,越到最后实力强大的人越发凸显出来,即便不想惹也不得不惹。

越来越多的人攻向的王紫和李战二人,却见李战身形利落的游走在一道道攻击之间,速度之快让攻击之人措手不及,内力灌输在腿上,笔直的长腿一脚一个将不少炼气期的修士直直的踹出了擂台!

王紫则是挥舞着手中的藤蔓将近前的修士一一甩了出去,按说藤蔓是木属性最常见的法术了,即使是炼气期的修士也应该不费吹灰之力就破解啊?但面对王紫他们也只能是自认倒霉了,你见过一出手就是几百几千条藤蔓的法术吗?召唤一条藤蔓不需要时间吗?也许别人需要,王紫却是跟玩似的,这边的藤蔓被毁,转瞬间又是几百条,根本不给对方反映的时间好吗!

“卧槽!那是木属性吗?藤蔓可以这么用吗?”

“召唤这么多藤蔓这是在生生的耗灵气啊!她能撑得住吗?”

“还是个女子啊!她是什么修为我怎么看不透啊?”一个筑基期的修士道,按说这么年轻的小姑娘不会超过筑基期才是,而同为筑基期的他却看不透!

“难道有什么掩盖修为的法器?”一个人猜测到。

“看他身边的男子,法器都没有用,属性攻击也没有,就这么一脚一个踢啊!”

台下注意到两人反常的众人都惊叹的互相说道。

“他、用的是什么能量?”而这边同样疑惑的西门流云跟北秋离说道,王紫她见识过她的速度,也听东方野提过她庞大的灵气,所以有了心理准备并不惊讶,而李战、他明明能够感觉到他发出了能量,却不是他熟悉的。

“呵呵,不知道啊。”北秋离笑道,这个李战越来越神秘了啊,竟然存在另一种能量能够这么轻易对付炼气期的修士。

“呵呵,看看野狼去了趟风狼域带回来些什么人物啊!”西门流云笑道,显然也对李战几人是不是展现的神秘禁不住的好奇。

“呵呵,还有西门少主查不到的人物?”北秋离戏谑的问道。

“秋离不也没查到?”西门流云桃花眼微挑,同样笑道。

这第三场的擂台赛着实有点奇怪,似乎看不惯王紫和李战的嚣张,几乎所有的人都围过来攻击二人,其中甚至还有几个筑基期的修士!李战的内力对付炼气期的人尚可,但要对付筑基期的修士就着实勉强了。

王紫和李战背对背而站,周围是将近百余虎视眈眈的修士,这个级别的战斗真的不是王紫和李战需要的,能顺利走完这个过场,第二场都是筑基期的修士对战才是磨练的好机会。

李战抽空回头看了一眼王紫,鹰眸似乎传达了什么,只见王紫撒出去去的藤蔓一瞬间全部撤回,手腕翻转间一塌符箓出现在手中,指挥符箓朝着众人扔去。

本来这个时候扔个符箓是再正常不过的,其实符箓在对战中基本上是干扰的作用,若遇上高阶的符箓,被攻击的修士也能及时躲开,王紫的符箓瞧着就是黄阶中级的符箓,再普通不过了,一个普通的防御就能够轻松躲过了,就算一次来一塌也不是事儿啊。

再瞧着这扔来的符箓竟然是阵符,本来打算躲闪的众修士就差扔了法器捧腹大笑了,有这么玩的吗?这么严肃的擂台赛,你拿小孩都不带玩的阵符跟他们斗?

本来打算闪躲的心了没有了,只有个别谨慎的人用了法术防御,而大部分的人,当被那些铺天盖地罩下来的阵法困住的时候,再也笑不出来了!心中的震惊和不可思议瞬间淹没了他们,直到被王紫和李战轻松的扫下台,坐在泥泞的雨中仍然反应不过来自己就这样失败了!败在他从来没有正眼瞧过的阵符上!

“那是、阵符?”北秋离妖娆的笑一滞,语气微微起伏,问身边的西门流云。

“……是。”

西门流云也是一怔。回忆起不久前曾陪着王紫几人逛自由交易市场时,王紫对于那个阵符特别的关注,最后还买了工具说要自己回去绘制,身边的卫子谦慕千厷也没有阻止,他权当他们是纵容她玩了,他也压根没想过她真的能绘制出来阵符,更别说是现在威力如斯的阵符!

“是王紫亲自画的、阵符。”西门流云桃花眼微眯,补充道。

“王紫画的?呵呵,已经快十秒了呢……”北秋离一瞬间的惊讶后,缓缓地笑道。

真的只是黄阶中级的符箓?还是阵符?那些被困住的练气期修士快超过十秒了啊,而稍好一些的筑基期修士也被困了快五秒了,五秒、十秒眨眼便过的时间,在瞬息万变的战斗中却是致命的啊,瞧瞧现在擂台上剩下的人都超不过二十人了。

而王紫这一手也震惊了远远观望着这边赛事的门派裁判!

“那是阵符吗?”一个老头看着水晶球内的单方面的pk有些惊讶的说道,不怪他们惊讶,阵符在修真界的共识真的是根深蒂固了,突然有一个人跳出来以这样的方式留在了六大门派初选的最后胜出者中,这让他们如何不震惊?

“是啊,黄阶中级阵符。”另一个人仔细地观察了片刻道,只见擂台上层层叠叠的几个散发着荧光的的七星困阵渐渐变淡,直至时间到了消失不见。

“十秒……”那老头呢喃道。

“且不管这阵符,那年轻小子到现在还没有亮出属性攻击阿。”另一人幽幽的说道。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