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七十八章 大选开始

虽然心中有了猜测,但当真相摆在面前的时候还是让人惊讶不已,逍遥四散人啊!各大势力费了多少心思苦苦找寻的人却轻易地被他们几人碰到,而且亲口说要收他们为徒!

几人身怀卫家传承,手中又有赤灵中绝不亚于六大门派藏书的天品书籍,寻访功法倒是其次,找一个真正能够引导他们的老师才是最重要的,门派中辈分等级森严,几人没有家世背景,获得的指导机会定然有限,再者,几人都是华夏的天之骄子,从小我行我素惯了的,真要被门派的条条框框约束,定然不是长久之计……

进入六大门派本来就是几人打算在修真界立足的翘板,绝对的力量是一定要有的,但此刻真正戳中几人心脏的却是——绝对的自由……

几人身为卫家传人,‘堪得传承云四起,冲出九霄见天开’几人怎么敢忘!他们要的不仅仅是在齐恒大陆安身立命,更是要在这个异世深深扎根,以图后起!

“怎么?被吓到了?”那鹤发童颜的男子、爵爷坐在桌子上翘着二郎腿,戏谑的看着几人道。

“没有啊,只是在想传说中无人能及无人能比的魂铸师爵爷果然是个吃货阿……”卫子楚耸耸肩道。

“你小子,刚才还吓的屁滚尿流的,现在知道爷不会杀你你还喘上了是吧?”

“屁滚尿流?那是小爷吗?开什么玩笑!小爷可是泰山崩于前眼都不眨的人物,别这样诋毁小爷好吗?”

“嘿!你小子胆子不小啊,敢在爷面前自称小爷。”

“过奖了,胆子嘛不大、自称小爷还是敢的。”

“嘴皮子功夫也不赖,就是修为太渣……”爵爷自认为找到最打击人的招数,呵呵的笑着准备看卫子楚变脸。

“小爷今年27岁,修炼不到两个月,当然不能跟爵爷您比……”只见卫子楚也笑,轻描淡写的回复道。

“……想当年爷我二十七岁时早就结丹了,你小子还好意思跟爷扯这个……什么、你说你修炼不到两个月?”爵爷噎了一下,但很快鄙视的看着卫子楚,突然又想到卫子楚的话,话锋一转问道。

“非要那么准确的话,或许五十天都不到阿。”

“你们也是?”这时音祖乐九看着卫子谦几人问道。

“是。”卫子谦点头。

“哦呵呵,还捡到宝了!”只听毒巫妙绮掩唇笑道。

“给爷瞧瞧。”爵爷身形一闪逼近卫子楚,在卫子楚丝毫没反应过来时搭上他的脉输入灵力在他全身筋脉游走了一圈。

卫子谦憋屈的瞪着爵爷,魂淡啊!千年老妖怪啊!活了三千年了不起啊!

“你在骂爷什么?”爵爷放开卫子楚,睨着卫子楚道。

“没有。”卫子楚咬牙道。

“哼,还是炼气期的小虾米筋脉就比得上筑基期顶峰的宽度了,可见引导你开发灵脉的人定然不是个简单的,体内积累了一股雄厚的灵气潜移默化的融进你身体里,加上天灵根的修炼速度,现在又有了王紫那小女娃给的星辰珠,啧啧……两个月才修炼到这个程度,真对不起这么得天独厚的条件了!”

爵爷双臂交叉鄙视的看着卫子楚,故意打击卫子楚。

“小爷我愿意……”卫子楚继续咬牙,告诉他事实是存了那么点敬重长辈的心思,果然老妖怪就是老妖怪,他特么想太多了阿……

“你又在骂爷什么?”爵爷好笑的看着卫子楚咬牙切齿的表情道。

“没有,怎么敢骂您啊爵爷!”卫子楚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心里的千年老妖怪无限循环着……

“今天来不及了,我们走吧。”只听那乐九突然道,顿了顿看向几人道:

“六大门派大选是个不错的历练机会,但不要走到最后,我们四人不日便回,到时你们跟随我四人回逍遥岛。”空灵的声音婉转的说着,似乎对于收王紫五人为徒在他的心目中早就是不可更改的事实了,如今说来再自然不过。

“哼,有危险就捏碎这个,你们可是爷几个看上的徒弟,不能被欺负了去。”只见觉得手一挥,一枚传讯灵晶飞入卫子楚手中。

“谁能欺负的了小爷?”卫子楚小心的收起,关键时刻能把这千年老妖怪叫来助阵,绝对是保命的玩意儿啊,但口上还是拽拽的说道。

“最好是这样,爷我也省的跑腿。”爵爷也是不屑的哼哼。

“后会有期。”乐九道,声音刚落蓝色的身影已经是几百米开外,带走了一片湿润的海潮气息……

毒巫妙绮、剑仙顺尧和爵爷三人也相继追随乐九的身影而去,顿时硕大的桂花树冠下仅剩王紫五人,一直以来若有似无的压迫感也荡然无存。

“哼,千年老妖怪……”卫子楚恨恨的说道,几步走到石桌旁坐下。

“呵呵,还真让我们遇到了。”卫子谦温润的笑开,有些不可思议的说道。

“小谦谦,要相信小紫紫,跟小紫紫在一起,总是有用不完的好运~呵呵~”至听慕千厷性感的声线缓缓地说道。

“是啊,好运,呵呵……”卫子谦笑着附和,能遇到王紫,是他今生最大的幸运……

“哈哈,谁说不是呐?这样就不用跟王紫殿下分开了!虽然不知道那什么逍遥岛在什么地方,总归我们几个还能在一起喽!”

卫子楚大笑着说道,他绝对不会承认这才是最诱惑他的一点,不用跟王紫殿下分开!

“是啊。”卫子谦也道,这真是意外之喜,前几天有些阴霾的心情总算放晴了……

王紫蹲下身体收拾地上的宣纸,听着几人的话心情莫名的放松,其实、她也很开心吧?还能吃到卫子谦无时无刻都备好的餐点,能看到卫子楚迎着朝阳爽朗的笑,能听到慕千厷性感的声线缓缓而语,能收到李战沉默的关怀……

一只小麦色的大手伸过来,手中是一塌宣纸,王紫伸手接过,却是李战递过来的。

“传送阵?”却听李战问道,鹰眸中倒映着王紫绝美的容颜。

“唔。”王紫点头。

“不要再画。”李战又道,这传送阵他记得,正是当初送他们几人来修真界的阵法,听逍遥四散人的话对这阵法的原创之人有不少了解,既然乐九特意嘱咐了王紫不能布置实阵,那一定是存在极高的危险的,李战不由得再次嘱咐。

“唔。”王紫看着李战点头,不画就是……

却见李战鹰眸微微一闪,小麦色的大手抬起,缓缓地靠近王紫,王紫甚至能闻到李战身上干净纯粹微微带冷的气息,脸部刚硬的线条,王紫微微皱眉,想闪开却终究没动……

李战的手停在王紫的头顶,轻轻拿下不知何时落在王紫发间的一小朵淡黄色的桂花,倾身退开,大手拈着那朵桂花,有些留恋王紫柔顺的发丝……

卫子谦嘴角温润的笑一滞,看着李战眼中的神色几变,却终究再度温润的笑开……

慕千厷细长的凤眼睨着李战,妖冶的笑着,呵呵……小战战果然将军做久了,战略性部署很全面阿……

卫子楚扒扒头发,还在想关于逍遥四散人的事情,粗神经的并没有注意到几人之间微妙的变化。

……

六大门派大选的日子转眼就到了,这天,王紫一行人一同出府,却在门口看见了几天不见的向凡,逍遥四散人来的那天向凡就突然不见了,现在却一个人坐在西门府门口的台阶上,浑身恢复了初见他时脏兮兮的乞丐样子。

似乎是早就坐在这里了,听到有人出来,向凡一个机灵坐起来跑到王紫面前,却在距离王紫三步之远时堪堪停了下来,似乎是意识到自己这身装扮不太适合靠近干净整洁的王紫,睁着红玛瑙般的红眸看着王紫似乎想解释什么。

“小子去哪了?说要跟着我家王紫殿下的是你,突然消失的也是你,你这小子有事情不会说一声吗?”卫子楚双手插兜道。

“我、我以后……不会了!”向凡急切的说道,但也没有解释消失这两天去哪里了。

“向凡,你就在西门府吧,跟着我们我们也没办法照看到你。”只听卫子谦道,今天是六大门派的擂台赛,他们都会很忙。

“嗯嗯。”向凡点头,他已经很久没有休息了,现在很累。

公越门前,更胜报名那天的热闹氛围,摩肩接踵的来往修士,卫子谦四人分散开走在王紫身边,为她挡着拥挤的人潮。

六大门派的擂台已经摆好了,巨大的能量罩将几个擂台隔开,以防对战时的能量波及到外面的人群,王紫几人登记了身份拿了编号入场,当初王紫和李战报名的是寒池御天门,卫子谦是药仙谷青城派,卫子楚是金鼎山烈焰门,慕千厷是世外境星河派。

入场后几人分开到了各自的擂台处,王紫和李战的编号分别是3009和3219,每场擂台赛会有一千人上场,最终只要胜出的十人。

每个擂台四个角都悬挂了记忆水晶和监控水晶,不远处的裁判席上也有各派的裁判陆续入席。

王紫和李战一同来到御天门的擂台处时,远远就看到站在最前边的西门流云和有过一面之缘的北秋离。

却见西门流云也发现了人群中正走过来的王紫和李战,手中的折扇抬起挥了挥手示意他们二人过去,只见西门流云今日换了一身合身的紫衣劲装,而目测西门流云佩戴的护腕、腰带、就连发箍也都是中品灵器,光这炫富的装扮就引来不少羡慕嫉妒恨的目光。

英俊的面容配上精明的桃花眼,再加上这时明晃晃的笑,晃花了不少偷瞄着这边的女子的眼睛。

但要说到晃花了女子们的眼睛,此刻的西门流云却远远不及他身边的北秋离,一如初见时鲜艳的红衣,一拢红衣玄纹云袖长长曳地,直落腿膝的墨发服帖的披散在身后,仿若上好的绸缎,映衬的那身红衣妖娆神秘,高挑的身形无言的诠释着皇室极致的高雅和难言的妖娆,却是不知夺了多少女子的芳心而不自知……

“你们来了,是第几场?”待王紫和李战走进,西门流云笑着开口问道。

“第三场。”王紫道。

“那估计要等一个多时辰了,我跟秋离运气比较好,第一场……哦对了,我介绍一下,这是北秋离,这是王紫,李战。”西门流云道,随后介绍道。

“呵呵,王紫你好,李战你好,上次匆匆一见,秋离有事缠身竟拖到现在才见,不过总算认识了不是吗?”只见北秋离轻轻一笑,刹那间仿佛盛开的火红蔷薇,妖娆而热烈。

刹那间的抽气声和毫不忌讳的尖叫声,北秋离美名在外,慕名而来的女子不知有多少,现在看到北秋离如此颠倒众生的笑都难以抑制的陶醉了……

北秋离身边的西门流云摇头笑笑,这样的场面他见多了也习惯了,转眼看看王紫,她对于北秋离电力十足的笑倒是丝毫没有反应,那双沉如暗夜的墨眸仍然静静地无波无澜,心中竟有些欣喜,喜的是终于有人看到北秋离而不动容了?还是他终于能够回头嘲笑北秋离了?

“唔,你好。”王紫只点头道,李战也微微点头但并未说话。

“大家上午好!首先我御天门欢迎慕名而来的道友们来到这里,擂台赛马上开始,点到为止,切不可伤人性命,每组仅十人胜出进入下一轮选拔,现在!请编号一千名内的道友准备上场!”

这时只听一声包含了灵力的声音传出,只见一个中年男子站在擂台中央,是此次比赛的主持人,话音落下,长袖一扬,开始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