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七十七章 逍遥四散人

卫子楚、慕千厷和李战三人不知何时已经回来了,此刻三人连同卫子谦一动不动的站在太阳底下,见王紫进来四人没有动也没有说话,至转动眼珠看过来,见王紫好好的出现在这里似乎放心的呼了口气。

王紫皱眉,他们被下了禁身术?而且她根本解不了,王紫转头正要跟同来的人询问,却见那人手一扬一道法术发出四人瞬间恢复了行动。

“王紫殿下,你没事吧?”卫子楚一能动了马上跑过来询问询问王紫,这四个人来得突然,还没等他们有所反应就禁锢了他们,天知道将近两个时辰的时间他一直在担心王紫啊!

“没事。”王紫道,也查看了几人并没有伤处。

“哦呵呵,这就是那个女娃啊,不错不错,长得美的很啊,啧啧……这么精致的娃娃上哪找啊,真想收藏起来哦呵呵……”

只见桂花树下坐着的女子妖娆的笑道,身体软软的站起,只见她轻轻迈出一步却已经逼近王紫,单手掩唇笑的身体轻轻颤动着,深重的黑色眼影包围的眼睛忽闪着莫名的光盯着王紫。

王紫身体不可抑制的紧绷着,明明是没有任何侵略性的视线,王紫却感觉阴冷的气息直入骨髓,这女子、跟身边的男子修为不相上下,甚至更难对付……

“死老太婆你收敛一点啊,没看到你吓到人家小娃娃了吗?不知道大了人家几百轮了也不嫌丢人!”这时那不停吃东西的鹤发童颜男子有些口齿不清的说道,懒洋洋的语气充满了嫌弃。

“哦呵呵,怎么会,我这么漂亮小女娃欣赏还来不及呢怎么会被吓到?你说对不对小娃娃?”女子听了满不在乎的笑道,末了还眨巴眨巴眼睛问王紫。

王紫却看着那女子的眼睛,没有回答,心中的警惕却慢慢讲了下来,那鹤发童颜的男子今天已经是第三次见了,另外三人明显是他的朋友,虽然面前的女子浑身散发着阴鹜的气息,却没有丝毫杀意……

“啧啧……可惜了是个小面摊啊,我对着小顺子那张脸几千年了可不想再看见面瘫了好吗?虽然本姑娘喜欢炼制至毒之药,但是看在小女娃这么合我眼缘的份上,可以勉强送你几粒治疗面瘫的药哦!小女娃怒应该高兴的哦~我可是连小顺子都没有给过哦!”

“噗……咳咳咳咳,死老太婆你最好不要,从你手里出来的药爷我可不信,哼哼,这小女娃爷也喜欢,面瘫怎么了,那叫个性!死老太婆你就省了那份心吧,还有啊,爷我好心的在提醒你一次,你已经不是姑娘了!”

那女子的话音刚落,正在吃东西的鹤发童颜的男子顿时喷了出来,咳了一会儿才道,只是说出的话倒是叫王紫诧异。

“呵呵,本姑娘就算再过几千年那也是姑娘,老头儿你不服吗?”只见那女子眼睛一眯,呵呵笑道,同时指尖几不可查的一弹,一道绿豆大的黑色丹药飞射而出,直朝着正字啊吃东西的男子射去,而那男子也不见慌张,似随意的轻轻一躲坐在了另一个石凳上,还不忘拿走了桌上的食物。

“呲呲……”只听连续不断的呲呲声响起,只见那枚黑色丹药砸在石桌上,顿时平整的石桌上一个碗口大的坑被腐蚀出来。

“哼,死老太婆说不过就动手……”只听那鹤发童颜的男子边吃边哼哼道,似乎对那女子的行为很习以为常了。

“我说小美男你紧张什么?我又不会把这女娃吃掉,再说了,就算把她怎么着了,小美男你能怎么样?”那女子视线一转,看着王紫身边的卫子楚,戏谑的说道。

这话一出,卫子楚、就连不远处的卫子谦三人也不由的身体一僵,的确……他们没有那个能力……

“妙绮,别闹了……”这时却听一个空灵的声音传来,仅仅几字却仿佛轻轻拨动了温柔的琴弦,短暂却悠扬,声声浸入心底,听着竟叫人通体畅快如沐春风、若淋细雨……

“九哥,我没有闹啊,开玩笑而已嘛。”那女子笑道,有些调皮的回道。

“你们不必如此警惕,我们只是借个地方歇息,等爵爷吃好了就走。”只听那空灵的声音继续说道,是桂花树下的蓝衣男子,只见那男子始终低着头,宽大的云袖被微风吹拂着,纤长的手指难着一块上好的白色丝帕仔细地擦拭着膝上的古琴。

这是在解释他们的来意吗?那个鹤发童颜的男子带他们来的?而且又是为了吃的?王紫默然……

“看看这个吧。”低沉空旷的声音,是与王紫同来的男子,前行几步,将手中的宣纸仔细铺在地面上。

十几张宣纸拼凑起来的时候已经可以看到复杂难辨的阵纹,那男子继续铺了十几张,四五平米的地面上铺满了绘满密密麻麻符文的宣纸,而那刚刚还玩笑的女子神情一肃,快步走近,蹲下身黑色的指甲抚着宣纸,眼睛中流露出不可思议。

那鹤发童颜的男子放下手中的盘子,瞬间闪过来也惊讶的看着地上的宣纸,上前接过那青白色长衫的男子手中仍然剩余的厚厚一踏宣纸,快速的翻看了几张。

就连那一直坐在桂花树下的男子也轻轻起身,单手抱着古琴,这才看到那冰蓝的丝绸蓝衫长长的拖在地上,衣摆处直到腰际竟是一副静谧的潮汐图案,而那男子的容貌也似那衣摆上静谧的海潮,惊艳却柔和,只见那男子缓缓踱步到那些宣纸旁边,深邃却柔和的眼睛仔细地描摹着那些符文,半晌,片头看向那青白色长衫的男子。

“是这个小女娃画的。”那男子面无表情的解释道。

“什么?她?就是这个小女娃?”只见那鹤发童颜的男子似是受到惊吓般跳起来说道。

“小女娃你告诉爷这不是你画的哦!这不可能啊!玄乙的阵法无人能够复制,虽然你……但是这、这……”那鹤发童颜的男子捧着手中的宣纸跳到王紫面前着急的求证,到后来竟语无伦次不知想表达什么了。

“我亲眼所见。”低沉空旷的声音响起,也同时截断了额发童颜的男子的疑问。

“玄乙阵法……重见天日了吗?”只听那女子轻轻地呢喃,声音内竟有着难辨的情绪,似有不可置信,似有感慨,似有伤怀,似有……期待……

“……王紫?”只见那蓝衫男子站起身,手抱古琴走到王紫面前,空灵的声音唤道。

“唔。”王紫点头,随着那男子的接近,王紫深知能闻到咸湿的海水味道。

“你的修为太过浅薄,不可再接触玄乙阵法,最差也要等到结丹期之后,记住我的话。”只听空灵的声音继续说道,柔和的声线直入心底,带着奇异的诱惑,让人不得不听。

“唔。”王紫点头,之前那个青白长衫的男子就嘱咐过她,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能让两个修为如此高深莫测的前辈吩咐的事情,听从总是对的,只是、王紫有些奇怪的看着面前的男子,他的声音似乎与生俱来带着诱惑的味道,却听着仍然那么令人舒适……

“卫子楚,卫子谦,慕千厷,李战……”只见那人转移了视线,朝着其他几人看去,淡雅的双眸每扫过一人便唤一声。

“什么?”卫子楚下意识的接口。

“六大门派大选,你们玩玩也无妨,只是需适可而止,你们是我四人选中的徒弟,我四人处理完手中的事情便来接你们……”却听那人出乎意料的说道,空灵的声音平淡的叙述,却不知自己的话带给几人多大的冲击。

“什么?徒弟?我们什么时候答应……”

“子楚……”

卫子楚奇怪的反问,话还没说完就被卫子谦叫住了。

“哼哼,小子,多少人挤破脑袋都入不了爷的眼,你还不知好歹啊!”

那鹤发童颜的男子也从方才的惊讶中回过神来,他已经暗中观察了几天了,几人天分超然,更可贵的是灵根都是纯净的天灵根,那个面瘫小子竟还是变异雷灵根,本来想过几天办完事情再说的,没想到那蓝衫男子现在说了,也是,若是进了六大门派再出来,不太好办啊……

“凭什么?”只听李战低沉的声音响起。

“呵呵……你们想要的是绝对的力量,这点六大门派与我四人不相上下,甚至我四人更胜一筹,但另一点、却是六大门派不可能给你们的——绝对的自由……”

只听那青白长衫的男子踱步道李战面前说道,似幽谷传来的声响,虽然在笑,却没有丝毫表情,眼睛直直的看着李战,无言的传达着他话中的真实性。

李战鹰眸不避不闪的迎着那人,虽然对方有意无意释放出的气息已经让他颇感吃力。

“呵呵……我可不信,你不知道我们是谁……”却听低沉空旷的声音又是一笑,接着缓缓地说道,带着些戏谑的味道,身上的气息也收敛回来。

“逍遥四散人,呵呵~是我们的福气呢~”却听李战身边的慕千厷呵呵一笑接口道。

这四人正是直到现在还让凌霄郡内各大势力苦苦寻找打探的逍遥四散人,自从有人放出消息见过爵爷,他们已然是现在凌霄郡茶余饭后必不可少的话题。

逍遥四散人,隐居东海名叫逍遥岛的岛屿之上,只是这岛在何处至今无人知晓……

逍遥四散人,三个男子一个女子,传说已有三千岁有余,四人修为不相上下,在一千年前就已经是元婴期巅峰,如今又过了千年,几人的修为、怎么可能不长……

四人中唯一的女子——毒巫妙绮,精通丹道,却因善制毒丹,为治病救人辅助仙道的宗派丹道之人不耻,后叛离药仙谷,结实其他三位散人……

剑仙顺尧,精通剑术,是齐恒大陆屈指可数的剑道尊者!不喜世俗束缚,门派约束,从小离开家族漂泊,后遇到其他三人引为知己千年相伴……

音祖乐九,精于音攻,以音入道,三千年前是名动天下的美男子,传说他曾被深爱的女子和敬重的长老院长辈联手陷害,意图夺取其手中的家族权杖,乐九一怒之下以元婴中期的修为力战数十个同阶长老和百余结丹期修士,血洗长老院,亲手覆灭了家族,拖着重伤的身体等死之时,却意外被顺尧所救。

直到现在各地茶楼酒肆之中仍然流传着乐九当年怎样以一首惊魂之曲收走千万魂魄的传奇事迹,两千多年都过去了,缘由过错且不过问,单是如此逆天的战力已经足以让听者心服口服了……

魂铸师爵爷,齐恒大陆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铸剑尊者!当年割据一方、大权在握的公爵,厌倦了没完没了的官场纷争,又逢自家兄弟为夺王位无所不用其极,爵爷率领手中的兵马平息了那场让他心寒的战争,将功劳推给贤能的哥哥,卸下爵位在齐恒大陆上做了个逍遥自在的散修,并且发誓再不过问官场之事、各国纷争从此与他无关,甚至弃了名讳,自称爵爷……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