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七十六章 四个怪人

“子楚他们呢?”王紫看着只准备了两份的早餐问卫子谦。

“哦,他们一起去了自由交易市场,不用管他们了。”卫子谦道。

“唔。”王紫点头。

“公子,外面司徒府世子来访。”这时西门府的管家快速走进来说道。

“司徒天佑?拜访谁?”卫子谦看了一眼王紫,昨天卫子楚有提过茶楼内的事情,现在还这么早司徒天佑就来了?

“是王紫小姐。”管家道。

“就说不在。”卫子谦道。

“是。”管家听命出去,卫子谦看了看安然用餐的王紫,既然王紫没有在意也就没有说什么。

上午,王紫一直待在书房演算阵法,有几个阵法若用阵旗布实阵已经具有相当大的威力,但布阵的时间太长,在对战中对方根本不可能给足你时间布阵,王紫的目的是将它们融进阵符,可是阵符的绘制有其独特的要领,王紫摸索了几天了还是难寻其神。

那个困阵虽差,但符咒和封印阵法是确定的,王紫要想绘制新的阵法,在没有任何引导的情况下根本就是让她自创啊!自古以来,修炼和封印的咒语、真言皆是大贤大能之人毕生所凝练的精华,传以后世依样所学,每一个流传下来的咒语、箴言都是经过千百次验证和完善的。

之所以求仙问路、探寻仙山洞府无非是想要更多的机遇和指引,而自从来到修真界,王紫才算明白阵法学派之于修真界早就是连三教九流都算不上的派系,精于布阵之人称为阵师,阵师本有六个等级,分别是灵阵师、大师、宗师、大宗师、圣师、阵尊!

传说大宗师级别的阵师所布之阵不费一兵一卒足以抗衡百万雄师!而圣师和阵尊甚至仅以一人之力足以翻天覆地!然而如此一门最有理由在修真界这样的世界存在的学派却在几千几万年间渐渐没落了,到了现在放眼整个修真界就是一个总是级别的阵师都得打着灯笼找!

而令王紫奇怪的是,赤灵内的藏书几乎无所不有,却偏偏不见一字一行关于阵法的记载,着实令人奇怪……

阵法的威力的确强到足以让大多数人畏惧,她还记得‘奇艺录’中记载太古时期天地将合、宇宙将毁,是太古兄弟最终以一个浩大无匹的阵法解决了那场危机,是天地重现生机,或者、这根本就是一场有预谋的抽离?将阵法学派抽离修真界?

王紫不停绘制的笔不由得停下来,剑宗、炼器宗、丹道、阵学同为上古时期流传下来的主流大宗,何以如今只有阵学没落而其它几宗仍然欣欣向荣?阵学没落不是一朝一夕的事、若真是有人或者有势力暗箱操作……王紫握笔的手不由得紧了紧,希望只是她多想了……

看了看堆积在桌上的纸张,阵法之学,如今既然如今无路可循、无仙可访,何不、自己开创?太古兄弟能创造千古绝学、万世流传,他们比她先行了几亿年之久,若不待开创只等着吃前人的施舍,那么她也只能是阵学没落之路上一个推波助澜的刽子手!

‘咔嚓’王紫手中的笔应声而断,惊醒了沉浸在自己思绪中的王紫,王紫垂眸,墨黑的瞳仁中翻涌着波涛,她虽不喜名利,也从未想过名扬天下,但是现在她却隐隐有种疯狂的想法、总有一天,她要让阵学重新燃起在这片大陆之上!

她要带着这无上的尊荣踏上曾驱逐她的家族……

轻轻阖上眼睛,王紫平复了心中纷乱的思绪,换了一支笔,重新铺了宣纸,深深吸了口气,脑海中浮现一副浩大之极的阵法,错综复杂的纹路、繁多诡异的符咒,却是王紫只见过一面的传送阵!

当初从卫家离开之时,王紫动用全部的神识记下了那个庞大的阵法,一直没有尝试画出来,如今、王紫却想试它一试。

冲中心来时落笔,王紫的神识高度集中、丝毫不敢怠慢,跟着脑中所想,手中的笔稳健的勾画着,一张宣纸绘制满了,王紫快速的抽离接着在下一张上花,事先备好的厚厚的宣纸一点点变薄,即使是用普通的笔墨绘制,此刻王紫的额上已经可见密密麻麻的汗珠。

一个时辰过去了,但那阵法明明才绘制三分之一多,王紫神情严肃,丝毫不敢停滞,虽不是真的布阵,但阵法之妙在于一气呵成,这也是一个阵师最基本的素质,怎么可以轻易中断。

王紫在全神贯注的绘阵、却不知何时,书房门口静静的站着一人,只见那人一袭青白色长衫,墨发垂落腰际,英俊莫名的面容,眼睛沉沉的望着王紫笔下不停堆砌的阵法,额际一抹醒目的金色剑形图案,给那张本来英俊的脸天了几分肃然。

王紫沉浸在笔下的阵法中,一刻都不敢分神,直到厚厚的宣纸已经见底,王紫才堪堪停下,长长的呼了口气,抬手擦了擦就要滴落的汗水。

正要看看她的成果如何,却突然感觉到房间的异样,王紫瞬间警惕的朝着房门口看去,墨黑的瞳仁急剧收缩,这人来了所久了?她为何一点察觉都没有?而且现在,对面的男人、她竟然丝毫看不出他的修为!虽然看上去无害的像个再普通不过的凡人,但王紫可不会天真的认为一个凡人轻而易举的破了她布下的结界甚至在她几步之外待了这么久!

“你是谁?”王紫开口问道,心中惊讶!她竟然丝毫感觉不到他的气息!他人明明就站在那里、却像是一个没有生命的影子!捕捉不到任何呼吸的轨迹!

却见那人并没有理会王紫的问话,抬起脚一步步走近书桌,一步步都好像踏在云端,不闻一丝声响,王紫放缓呼吸,身体不由得紧绷!这个人好强,甚至是她两世加起来直面的强者中最让她忌惮的一个!她甚至觉得,若那人现在出手,她基本没有招架之力!

王紫的紧紧盯着那人的越来越近的身影,墨瞳中诡异的红光一闪而过,这人来的太突然,虽然没有释放危险的信号,但她不得不防……

“传送阵”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明明是眼前之人发出的,却好像空谷传音,生生回响……

“玄乙所创,是个稀罕东西。”空旷低沉的声音再度响起,王紫这一次看清楚了,的确是眼前之人所说,只见那人手中拿了几张宣纸查看,英俊莫名的面容没有丝毫表情,就连说话都不曾动过嘴角,这让那张脸看起来就像是精心绘制的面具……

“你的识海能记住如此复杂的阵法,却只是筑基中期,连结丹期都没有,是块好料子。”那人又道。

“三百年了,玄乙老兄的阵法竟然能在此处再看到,哎……”却听那人又道,只是这一次低沉空旷的声音夹杂了莫名的沧桑之感,话毕一声长长的轻叹,竟如萧瑟的秋风,莫名的感染着王紫紧绷的思绪……

“何必这么警觉,我又不会伤害你,就算是看在这阵法的面子上,我也定不会伤你,何况,我还不屑欺负你这样的小女娃。”那人低沉的声音平淡的叙述,伸出手整理了全部的宣纸拿在手里继续说道:

“玄乙阵法极耗法力,今日你只是纸上谈兵,若绘制实阵,今天你这小命还不知有没有,你这女娃,不到结丹期决不可碰玄乙阵。”

王紫静静的停着,一点点放下的警觉,这人一再提到的玄乙阵法,她在卫家传送阵启动之时的阵眼处看见过,却不想着玄乙还是个人物,而且看起来眼前这个将近三千岁的男子,竟然与之相识?

“你这女娃,听到了没有?”却听低沉空旷的声音又一次想起,这次那男子回过头来看着王紫,俊美的面容不见丝毫表情,额际的金色小剑图案栩栩如生。

“嗯。”王紫点头,表示听到,这个实力超乎她想象的男子,有些诡异的行事作风,却不知为何,她却从中听到了善意的劝告和引导……

“走吧,你的朋友在等你……呵呵,我的朋友也在。”却见那人满意点头,依旧拿着手中的宣纸说道,顿了顿,竟呵呵一笑,莫名其妙的说道。

王紫看向那人,英俊的面容仍旧如做工考究的画卷,即使是笑,那声音也似乎从幽深的峡谷传来,面上丝毫没有情绪。一个他已经让她倍感压力,他的朋友又是所谓哪般?等她?突然出现如此强者,又是为何?

王紫带着深深的疑惑跟在那人身后离开书房,一路上两人默默无语,直到到了正厅所在的小院,刚进拱门就看见枝叶繁茂的桂花树下一个蓝色长衫的男子席地而坐,腿膝上横放一架古琴,那人正仔细地擦着古琴,宽大的衣袖被风扬起,低着头看不清面容。

却见那男子身边一个衣着华丽的女子身姿妖娆的坐着,精心编织的长发,浓艳的妆容,明明是及其美貌的女子,那本该美艳的笑却因为紫黑的唇色显得阴毒之极,染了紫黑的指甲跟着纤长的手指梳理着分在颈侧的长发,离的老远却分明能感觉到阴鹜的气息围绕,一个着实奇怪的女子……

而那石桌之处,一个鹤发童颜的男子翘着二郎腿,灰黑色的衣衫闲散的挂在身上,双手快速的往嘴里塞着食物……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