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七十五章 我会跟你一起

“呵呵~你倒是说说为什么要看清我们、看懂我们?”却听慕千厷呵呵一笑,似乎很感兴趣的问道。

“因为、要帮……王、紫……”这一次那乞丐很肯定得说道。

“我、我在……努力……看清楚,我……会、看清的!”那乞丐着急的说道,奈何长期不说话的他几乎已经忘了怎么说话了,越着急越磕磕巴巴。

“看清什么?”却听李战突然问道。

“……王紫,有、有危险……”只见那乞丐眉头狠狠的皱起,伸出手用力的揪紧了长发,似乎在很努力的想着什么。

“什么?有什么危险?”卫子楚一听顿时追问,卫子谦也紧张的盯着那乞丐,不管是不是真的,这样的消息已经足够让他们重视了。

“很厉害的、老头……三个……我、我看不清……”那乞丐断断续续的说道,断断续续的语气似乎夹杂了些许痛苦,双手愈发紧的揪着长发,不少头发已经被他拽了起来。

“什么三个老头?你在说什么?”卫子楚着急的问道,干嘛话只说一半。

“停下来。”却听王紫平淡却透着清冷的声音响起,伸手握住了那乞丐青筋暴起的手腕,运起灵气灌输进那乞丐的经脉。

只见那乞丐紧握的双手渐渐松开来,呼吸也渐渐平稳起来,低着头在没有人看见的眼睛里,几乎燃烧起来的红瞳渐渐褪去了热炎,恢复了玛瑙般剔透的样子。

王紫放开手,那乞丐也抬起头,明显的看到本来白皙的皮肤现在惨白一片,隐隐透着青色,卫子谦几人疑惑的看着那乞丐,他的反常表现还有那莫名其妙的话,都让他们有种不好的预感,他在他们心里种下了不安的种子,却没有如他们所愿揭开谜底,而那个谜底揭开之时……他们是否有足够的能力面对……

“我……”那乞丐有些懊恼的咬咬唇,想解释却不知道怎么说。

“……”几人也不知说些什么,毕竟看他的情况也不能逼着他说,他的能力显然跟预言有关,虽然不知道预言的能力如何运作,但很显然刚才要不是王紫阻止,他的后果恐怕会很糟糕。

预言……几人不由自主地看向王紫,那所谓的危险呢?

“你叫什么名字?”王紫却仿佛丝毫没有在意自己有危险这件事,反而问那乞丐。

“……向、凡。”那乞丐顿了顿,红眸定定的看着王紫,嘴唇动了动说道。

“嘿!有名字啊。”卫子楚道。

“向凡,你去休息。”却听王紫道。

“好。”那乞丐哦向凡点头道,随机起身取了事先给他安排的房间。

“……”几人相对无语,卫子谦几人心中重重猜测却丝毫没有头绪,王紫却是不知该如何说,向凡的眼睛生来就具备了预言的能力,这在她第一眼看见的时候就知道了,只是,她的命格从一开始就是逆天的,就算是当年初生之时家族的天命者也无法尽数得知,更何况她后来大难不死反而穿越重生……

“只要她活着,就会给身边的人带来伤害……”

“就算动用全族的力量也无法改变她的命盘……注定一世孤独……”

“必须驱逐……现在没有记忆也没有成长的能力……驱逐是最好的办法……”

这是家族给她的预言,当年她被驱逐而不是杀戮不是因为其它、正是因为即使是那么庞大的家族、也杀不了她……

不管她愿不愿意承认,那个家族有一点说对了,这个世界上也许除了她自己、没人能让她死……

天命者的预测未来的能力在跟自身的修为有极大的关联,天命者是上天选中的人,亿万万人的修真界也许超不过五个,新一任的天命者诞生必定会是上一任天命者的离去,而巧的是、王紫却刚好见过天命者,就是他轻描淡写的几句话、造就了她颠沛流离的一生……

天命者能看透过去、预测未来,分毫不差,传说天命者借了上天的眼睛,因此没有资格再拥有自己的眼睛,所以天命者说白了都是瞎子,也有传说,天命者中的唯一一个被上天允许拥有眼睛的人、唯一一个拥有不被世人所知的神秘能力的人——鬼瞳天命者……

“王紫,王紫……”

王紫从自己的思维中回过神来,却听卫子谦一声声的唤她,王紫抬眸,却见卫子谦温润的双眼浸满了担心,看到她回神了才渐渐放松了下来。

“我会跟你一起。”却听李战沉声说道,鹰眸锁定王紫,简短的话,却仿佛誓言,在寂静的夜里刀刻般印在王紫心里,李战,一个行动永远大于承诺的人……

“小紫紫,千厷也会哦~”慕千厷妖冶的笑开,慕千厷的眼睛很好看,真的,看到那双眼睛里,就仿佛看到了地狱的引魂之花,妖冶的让人甘愿堕落,却不知道此刻、慕千厷细长的凤眼光华流转,漆黑的瞳仁坠入繁星,丝毫不见一丝妖冶之意,竟是那么纯碎的美……

“王紫殿下,我也会!”卫子楚接着说道,从华夏鬼修一战起,王紫就已经成为他愿意同生共死之人,也许更早?在茫茫雪山中看见那渐行渐近的黑影时?在黑袍除去看见那令他惊叹已久的容貌时?还是望进那双沉如寂夜、灿若星辰的墨瞳时?说不出为什么,只是单纯的执着,就如他所说,王紫是他的殿下,他愿意以生命为代价做好那个骑士……

“……殿下,我也会。”卫子谦还未言语,却先笑了,笑的非常温润,非常暖……卫子谦,谪仙般的男子,本来心无杂物,却在遇到王紫时染上了永远无法摘除的颜色,最早发现自己的心意,在接受卫家传承之时就已经将他的生命赌给了王紫,这修真界是王紫必须来的,他陪着又如何?即使王紫永远不会知道他的心思那又如何?将来的路,碧落黄泉,王紫生、他生,王紫死、他定不会多活一刻……

王紫紧抿着唇,瞳孔一点点收缩着,眸色渐渐加深,为什么感觉心脏开了一个口子,有什么东西趁机涌了进去,暖暖的、热热的……

刚才,是她不小心释放出了压抑的气息吗?是因为她潜意识里还是没办法回忆前世那该死的预言吗?这就是朋友吗?她也有资格、有能力拥有的、同生共死的朋友吗……

王紫从来冷静的脑海现在却不知在想什么,为什么鼻子有些酸?眼眶中有什么东西想出来?这样陌生的情绪从来没在王紫清醒的时刻出现过,她该怎么说她真的不会有事,这个世界上,有她未了的事,现在更有她牵挂的人,她怎么会让自己有危险,怎么会死……

思绪纷乱中,王紫眼睛轻轻一眨,却是笑了,虽然仅仅是薄唇浅浅的勾起,弧度微小的几乎看不到,沉潭般无波无澜的墨眸刹那间碎裂成绚烂的星空……

而本来紧紧注视着王紫的四人,此刻却真的傻了,王紫笑了……那是他们幻想过无数次却从没真正奢望实现的……现在,清风拂拂,桂花飘香,枝叶绻绻,真的够了,够他们一辈子珍藏了……

……

第二天,王紫来到正厅的时候,只有卫子谦一人在准备早餐,旁边是目不转睛的两个出资,正厅某口的台阶上,向凡双手拄着下颚眼睛盯着一处久久不动,看到王紫到了噌的站起身来到王紫身边,嘴角大大的咧开笑着,只是脸上仍然涂抹的灰灰的泥土般的东西。

“王、紫”向凡唤道。

“嗯。”王紫点点头。

“我、能看见……很多,除了、你……,我看、不清。”向凡突然说道,关于怎么向王紫解释,他想了一晚上了。

“卫子谦……他们、跟你、有关、关系……也、看不清。”向凡说完红眸一眨不眨的看着王紫,等待王紫的回复,她听明白他的解释了吗?

“唔,不要再看了。”王紫点头,表示明白了,顺便嘱咐道,向凡的意思是他看不到她的未来的轨迹,而卫子谦四人的命格跟王紫的有了牵绊所以也没办法看清楚。

“不、我……可以!”向凡一听顿时着急的说道,他一定能看清楚的,王紫是第一个愿意救他的人,也是第一个没有眼中没有杂念的人,父亲说过、鬼瞳天命者此生只为一人而生,即使是疼他如珍宝的父亲、也要遵循天命……他不知道他等的人是谁,现在却不想等了……

王紫的命格奇特,他根本参透不了,他的能力现在还太弱,鬼瞳天命者的成长期在二十岁之后,他根本无法主导,可是他真的不想等了,现在王紫是觉得他不能够相信吗?这怎么可以,向凡越想越着急,越着急却越表达不出来,记得头上顿时汩汩汗水冒了出来。

“向凡,我不会死,不会。”却听王紫清冷却仿佛魔咒般坚定地声音丝丝缕缕进入向凡的心里,向凡红眸定定的看着王紫,可是……他明明看到她有危险。

“即使是你看到的,我也可以改变。”王紫看着向凡说道,沉沉的墨眸敞开在向凡的眼睛里。

“……是,呵呵……”向凡顿了片刻,开心的笑了,父亲,他想他知道那个人了,没有人能在鬼瞳天命者的眼睛里藏东西,而王紫,是唯一一个他读不到的人,是不是意味着,就算是天命、也无法阻止王紫……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