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七十四章 向凡

第七十四章向凡

司徒苏苏被卫子楚看的心脏猛地收缩,心里有受伤但更多的是愤恨、对王紫的愤恨!她怎么都不会想到卫子楚也会有那么阴狠的目光,而这都是因为王紫!

“……十三妹妹,你知道那个仙子是谁吗?”司徒天佑痴痴地看着王紫下了楼离开他的视线,这才意犹未尽的回过头来问司徒苏苏。

“当然,她叫王紫,是东方少主的朋友。”司徒苏苏憎恶的眼神一变,笑着说道。

“王紫?那十三妹妹可知道她身世如何?从哪里来?”司徒天佑急着问道。

“燕国洛河城人氏,旁的妹妹也不知了,哥哥问这个做什么?莫非……哥哥看上人家了?”尽量忽略司徒天佑恶心的笑脸,司徒苏苏假装疑惑的问道。

“是啊是啊,哥哥从没见过如此美的仙子……”司徒天佑陶醉的说道,不由自主的想到方才抬头时看见的美丽无比的脸。

“这样啊,只是那王紫小姐有几个厉害的男子相伴左右,又是东方少主和西门少主的朋友,哥哥想要得到佳人、恐怕……”司徒苏苏故意为难的停顿。

“恐怕什么?妹妹不相信哥哥的魅力吗?”

“不不不、怎么会!论家世、论人品,凌霄郡内谁能比得上哥哥你啊!只是东方少主和西门少主毕竟是父亲都要礼让三分的,哥哥若是真心喜欢那位女子,需要从长计议啊……”

“从长计议?妹妹有什么办法快说说啊!若妹妹帮哥哥求得佳人,哥哥一定不忘妹妹大恩啊!”司徒天佑稍微一想,的确是,这王紫跟东方野和西门流云扯上了关系,不能像往常的女子,给些灵石就能打发了事,听司徒苏苏这样讲,顿时着急的上前握住司徒苏苏的肩膀催促道。

“哥哥莫急,容妹妹想想,你可是我的亲哥哥啊,哥哥好不容易遇到真心喜欢的女子,妹妹怎么会袖手旁观啊!”司徒苏苏面上乖巧的笑着,心里却是鄙夷。

“好好!真心喜欢,真心喜欢!呵呵,呵呵……”司徒天佑一愣,随即痴痴地笑了,脸上还有道道干涸的血迹,衬着本来暗黄的脸色更加恶心。司徒苏苏不着痕迹的躲开司徒天佑的手,眼神闪烁不定,心里飞速的盘算起来……

“王紫!”正要离开茶楼的王紫被身后的声音叫住,回头看时正是快速跑下楼的齐笑尘和那个乞丐。

那乞丐已经换了一身白色的干净衣服,头发了清洗干净了,只是长期的营养不良让他的头发看起来毛糙许多,披散在身后没有束起来,身形看起来很是瘦弱,急急的跑向王紫,红玛瑙般的眸子紧张地看着王紫,生怕王紫走了似的,微喘着停在王紫面前,出乎意料白净的双手拉扯着洁白的长衫,似乎换了新衣服让他无所适从,奇怪的是他的脸上仍然涂抹着泥一般灰灰的东西,看不真切面容。

“走吧。”王紫看一了一眼,只说道。

“嗯嗯!”那乞丐重重点头,跟在王紫身后。

“喂喂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齐笑尘无奈的跟上来说道,这个乞丐可真是奇怪,刚才他可是有看到他的长相的,竟然也是个妖孽般的美少年,只可惜还没仔细看就被那些不知从哪里弄来的泥土遮住了。

“……没有”那乞丐顿了顿说道。

“……没有名字?”齐笑尘奇怪反问,怎么会没有名字啊。

“那我怎么称呼你啊,总不能叫你小乞丐吧?”齐笑尘无奈道。

“……”那乞丐没有做声,默默地跟在王紫身后。

“那我就叫你赤瞳好了,反正你有一双红色的眼睛,呵呵……”齐笑尘想了想自顾自的给那乞丐取了个名字,只是没注意到在他的话说完之时,那乞丐的身体几不可查的僵了僵,玛瑙般的红瞳暗了暗。

报名很快,基本上一行人到了之后直接登记了身份信息,拒绝了西门流云的相邀,王紫一行人回到了西门流云的东城府宅,只是这次回来多了那个乞丐。

午饭是卫子谦特意交代给厨房的菜单,虽然比之卫子谦做的差了很多,但已经是修真界难得一见的美食了,西门府的厨子可是抱着卫子谦的菜谱感激涕零了好久,西门府在卫子谦不知道的时候掀起了一场食物革命,现在只要是卫子谦吩咐下去的餐点厨房都会不折不扣的执行并且热情高涨啊!

饭桌上,几人各自用餐,那乞丐却有些拘谨的坐在一边,眼睛直直的看着一堆几乎没见过的美食,口中狂分泌口水却始终没有动筷子。

“喂小子该吃饭的时候就吃饭啊,愣着干什么!”卫子楚瞥一眼那乞丐说道。

“快吃吧,既然跟着王紫,怎么会让你挨饿。”卫子谦也微笑着说道,拿了筷子递给那乞丐。

那乞丐愣了愣,伸手接住了筷子,睁着红眸盯着卫子谦看了看,又看了看卫子楚,似乎思索着什么,又依次看了看优雅用餐的慕千厷和默不作声的李战。

“咕噜……”一声突兀的咕噜声响起,那乞丐愣了愣才后之后觉得发现这声音是从自己的肚子里传出来的,红眸有一瞬间的尴尬,脸颊微微泛红。

“呵呵,快点吃,看见了没有,吃不完这一盘就不许跟着王紫殿下!”卫子楚一笑,拿了一盘整鸡放在那乞丐面前,吓唬他道。

“我…吃……”那乞丐一听,顿时放下筷子直接就用手捧住那只鸡咬了一大口,似乎卫子楚的威胁很管用。

卫子楚耸耸肩继续吃。

卫子楚陆续端了几盘菜放在那乞丐面前示意他吃,那乞丐也不抬头,只一个劲儿的吃,王紫几人早就停下了筷子,饭桌上只有那乞丐大口大口咀嚼的声音,直到后来那乞丐似乎吃不动了,咀嚼的动作慢了下来,还一个劲儿的打着饱嗝。

“我说,吃饱了就别吃了,想撑死啊!”卫子楚拍了拍那乞丐的头,无语的说道。

“……”那乞丐抬起头,半边脸上都是油渍渍的,红眸只直直的看向王紫,仿佛在说‘我没吃完,还能不能跟着你?’

“行了,王紫殿下不会赶你走的……”卫子楚嘴角抽了抽,无奈的说道。

那乞丐看了看卫子楚,思索了两秒才真的停下来,取了毛巾擦干净手上和脸上的油渍,摸摸肚子坐在一旁。

下午,卫子楚练剑,卫子谦、慕千厷和李战在看王紫从赤灵拿出来的书籍,偶尔李战会和卫子楚对练一阵子,王紫拿了纸笔,不停地勾勾画画演算着阵法,没有阵法书籍,王紫一直在尝试着将华夏那些流传已久的普通阵法转变为灵阵,只是屡屡失败……

今天的新成员、那个乞丐,却是一动不动的坐在正厅外的台阶上,手拄着下颚明目张胆的看着各自忙碌的几人,眼睛毫不避讳的在几人身上打转,除了卫子楚偶尔偏过头来瞪他一眼,别人也不作理会。

直到晚上,晚饭过后,几人坐在桂花树下歇息,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喂喂!我说你这小子怎么回事啊,盯着我们几个看了一下午了,小爷知道小爷长的玉树临风、风流倜傥、潇洒英俊、俊美无涛、气宇轩昂、威风凛凛,这已经是众所周知的秘密了,你这小子心里知道就好了,一直盯着是什么意思阿?”卫子楚是在受不了那乞丐明晃晃的眼神,说道。

说实话,不管是卫子楚几人的外貌还是气场,在人群中是万万没有人敢亦或是好意思一直盯着的,即使是一些疯狂的女人们也只是含羞带怯的偶尔瞧几眼罢了,偏偏今天这个乞丐,一眨不眨的盯着几人看,甚至还偏偏拿那有些诡异的红眸盯着几人的眼睛瞧,他哪来的自信几人不会一怒之下挖了那双眼睛阿?

“我想……看……”却听那乞丐道。

“嘿?你想看就看啊!看本小爷是要收费你的不知道吗?”卫子谦被气笑了,这小子脑门儿构造绝逼跟正常人不一样啊。

“不……知道。”

“……再给你一次机会,说说为什么盯着小爷看。”卫子楚嘴角抽了抽,妈蛋是‘不知道’还是‘不,知道’阿,看着那双毫无自觉的红眸,他可不可以挖掉啊!

“我……看不清……,看不懂、你们……”那乞丐这次拧眉思索了一会儿道,能听出来他在努力的让自己的语速快一点,同时表达清楚自己的意思。

话音刚落,几人都不由自主的看向那乞丐,他们之所以带这个乞丐回来也是因为他今天在茶楼里对王紫突兀的一句话,现在他却第二次说起,不得不让他们疑惑。

“呵呵~你倒是说说为什么要看清我们、看懂我们?”却听慕千厷呵呵一笑,似乎很感兴趣的问道。

“因为、要帮……王、紫……”这一次那乞丐很肯定得说道。

“呵呵~帮小紫紫?你有什么能力能帮到小紫紫?”慕千厷好笑的追问。

“我、我在……努力……看清楚,我……会、看清的!”那乞丐着急的说道,奈何长期不说话的他几乎已经忘了怎么说话了,越着急越磕磕巴巴。

“看清什么?”却听李战突然问道。

“……王紫,有、有危险……”只见那乞丐眉头狠狠的皱起,伸出手用力的揪紧了长发,似乎在很努力的想着什么。

“什么?有什么危险?”卫子楚一听顿时追问,卫子谦也紧张的盯着那乞丐,不管是不是真的,这样的消息已经足够让他们重视了。

“很厉害的、老头……三个……我、我看不清……”那乞丐断断续续的说道,断断续续的语气似乎夹杂了些许痛苦,双手愈发紧的揪着长发,不少头发已经被他拽了起来。

“什么三个老头?你在说什么?”卫子楚着急的问道,干嘛话只说一半。

“停下来。”却听王紫平淡却透着清冷的声音响起,伸手握住了那乞丐青筋暴起的手腕,运起灵气灌输进那乞丐的经脉。

只见那乞丐紧握的双手渐渐松开来,呼吸也渐渐平稳起来,低着头在没有人看见的眼睛里,几乎燃烧起来的红瞳渐渐褪去了热炎,恢复了玛瑙般剔透的样子。

王紫放开手,那乞丐也抬起头,明显的看到本来白皙的皮肤现在惨白一片,隐隐透着青色,卫子谦几人疑惑的看着那乞丐,他的反常表现还有那莫名其妙的话,都让他们有种不好的预感,他在他们心里种下了不安的种子,却没有如他们所愿揭开谜底,而那个谜底揭开之时……他们是否有足够的能力面对……

“我……”那乞丐有些懊恼的咬咬唇,想解释却不知道怎么说。

“……”几人也不知说些什么,毕竟看他的情况也不能逼着他说,他的能力显然跟预言有关,虽然不知道预言的能力如何运作,但很显然刚才要不是王紫阻止,他的后果恐怕会很糟糕。

预言……几人不由自主地看向王紫,那所谓的危险呢?

“你叫什么名字?”王紫却仿佛丝毫没有在意自己有危险这件事,反而问那乞丐。

“……向、凡。”那乞丐顿了顿,红眸定定的看着王紫,嘴唇动了动说道。

------题外话------

推荐好友的文文,有兴趣的童鞋们戳进去看看吧~《重生之权门婚宠文》文/百里轻歌(只要搜索“权门”就可以看到啦!)

【这是一个重生复仇的故事,也是一个婚宠大爱的故事,男女主身心干净,一边虐渣一边高调幸福】

关于她:史上第一位在高墙铁栅栏中接受审讯时被求婚的女子,就是她,苏白。

关于他:“我权翎宇,这一生只爱你一人,只愿娶你一人,只盼与你白头偕老。嫁给我,你的一切,交给我来背负。”

【男女主身心干净,一对一宠文,无小三,虐渣男,扒渣女】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