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七十二章 相继登场

“西门少主会等我?”紫衣男子一笑,用同样地口气回问。

“为什么不会,西门恭候已久啊。”西门流云像模像样的作揖。

“既然如此,免礼吧。”紫衣男子也一本正经的抬了抬手道。

“西门大哥!东方大哥!你们都不欢迎我吗?”这时一旁的蓝衣少年唤道,嘴角挂着大大的笑,似乎见到西门流云和东方野很是开心。

“怎么会?笑尘来给东方大哥看看,结实了啊!”东方野笑道,伸手拍拍蓝衣少年。

“那是,有二哥监督我,不结实才怪!”蓝衣少年有些得意的说道,上一次见面十几年前的事情了,相比起东方野他们,他还是个小孩子,但现在最起码身高追上来了。

“笑尧怎么舍得把你的宝贝弟弟带出来?”东方野笑问。

谁不知道齐笑尧二皇子和齐笑尘八皇子一母所出,齐笑尧果敢明断,在朝堂上颇有一番作为,22岁封北忠亲王,是唯一一个能与当今太子分庭抗礼的皇子,但众所周知的,齐笑尧二皇子除了权势,最在意的却是皇城之中不太可能存在的亲情、比他小十岁的同母弟弟、齐笑尘。

“我也要报名圣皇派哦!”齐笑尘兴奋的说道。

“什么?”东方野惊讶的看向齐笑尧,门派之内不必皇城,一切遵循规矩,他舍得让他的宝贝弟弟受苦?

“呵呵,来了这么久,东方不打算介绍一下这几位吗?”齐笑尧却呵呵一笑,岔开了话题。

“哦对!他们是我出任务时认识的朋友,卫子谦,卫子楚,慕千厷,李战和王紫,这是齐笑尧,也是我的好友!”东方野笑着指道,但却没有介绍齐笑尧的身份。

“二皇子,久仰大名!”卫子谦拱手道,脑中快速的过滤了齐笑尧的信息,虽然东方野有意让他们以朋友间的礼仪相处,但表面上还是得做全了。

“既然东方说了是朋友,那就不必多礼了。”齐笑尧勾唇一笑,掀起下摆落座,接着似随意的问道:

“几位从哪里来?哪国人氏?”

这话一出,几人的表情都有瞬间微妙的变化,王紫几人对东方野有恩,东方野爽直,虽好奇但不曾过问,也很相信他们,而西门流云则是暗中派人打探了,虽然至今毫无结果就是了,这都是看在东方野的面子上,显然齐笑尧也是私下里有过动作的,同样没有结果、现在却放在明面儿上试探……

“我们从东边儿来,燕国子民。”卫子谦不慌不忙,微笑着答道。

“哦?燕国何处人士?”

“洛河城。”

“哦?洛河城南的灵谷是燕国一绝,千灵谷更是各种翘楚,从那里出来的人更是钟灵毓秀更胜他人,怪不得几位生的如此俊美。”齐笑尧喝了口茶笑道,眼睛看着卫子谦。

“二皇子说笑了,洛河城灵谷家喻户晓,但前灵谷却属于洛河城,而是距洛河城千里之外的铜陵渡,不过说来不知情的人不在少数,二皇子想是也听了不实之言。”卫子谦解释道,温和的笑着,不着痕迹的拆解的齐笑尧的试探。

“哦?原来如此,今日倒是长了见识。”齐笑尧也笑道。

“你们是什么人?凭什么拦着我?快给我让开!”正在雅间内的气氛有些凝固时,一道更加不受欢迎的声音传了进来。

“外面怎么回事?”却听齐笑尧问道。

“回二皇子,是司徒府的十三小姐和圣皇派内门弟子沈怀灵仙子。”齐笑尧身后的一名侍卫上前说道。

“司徒苏苏?沈怀灵?为何拦着?还不快请两位小姐进来?”齐笑尧听了,意味不明的笑了笑,挥手让手下开门。

“笑尧!”东方野皱眉,齐笑尧今天怎么回事。

“怎么东方,有佳人相伴不好吗?”东方野却不明白东方野的意思似的,反问道。

“呵呵,只怕消受不起。”西门流云呵呵一笑,桃花眼斜了一眼齐笑尧,这家伙今天闲的慌啊,余光看了眼从一开始都不曾动过分毫的王紫,但愿不会有事……

“怀灵参见二皇子,见过几位公子。”是那个身着淡粉色素衣的女子,进出看来更是灵气逼人,不过二十三岁左右的样子,已经是筑基二层的修为了。

“苏苏见过二皇子。”司徒苏苏规矩的行李,却始终若有似无的躲在沈怀灵身后。

“不必多礼,这不是在皇宫,两位小姐不必在意我的身份,快快请坐。”齐笑尧道,话虽这么说,但齐二皇子大马金刀的坐在那里,可是丝毫没有绅士之意。

“苏苏小姐,几年不见、这么见外了?”却听齐笑尧突然问道,笑的有些邪气。

“我……我、二皇子……”司徒苏苏有些紧张的说道,但却解释不出个所以然来。

“二皇子见笑了,表妹许是见到二皇子如此丰神俊朗、害羞了。”却听沈怀灵掩唇一笑,缓解了司徒苏苏的尴尬。

“哦?那倒是我的不对了。只是,父皇嘱咐我一定要去司徒府上拜会司徒郡王,还特意强调看看当年的小十三长大了没有……”

“多谢陛下挂念,我……苏苏一定转告父王。”司徒苏苏有些着急的打断齐笑尧的话,嗫嚅着说道。

“……也好。”被打断了话,齐笑尧的不在意,意味不明的笑道。

“哼。”一声不爽的哼声响起,却是齐笑尘。

“八皇子怎么了?是这里太闷了吗?”沈怀灵笑着问道。

“怀灵姐姐,不是,只是看到了我不喜欢的人。”齐笑尘笑道,面对沈怀灵温柔的笑脸,很诚实的说道。

“呵呵,那就不要看好了。”沈怀灵微微一愣,也没问是谁,笑着说道。

“好,不看。”齐笑尘煞有其事的点头。

“秋离大哥怎么没来?”齐笑尘突然间想到什么似的抬头问道。

“秋离有事,怎么、笑尘想秋离了?”西门流云道。

“是啊,想秋离大哥,不过,嘿嘿,我还以为秋离大哥是怕被这位大哥比下去才不敢来呢!”齐笑尘调皮的说道,眼睛盯着的正是慕千厷。

“哈哈谁知道呢?也许真的是哦!”西门流云一笑,觉得很有道理。

“千厷大哥?你长得可真美,除了秋离大哥,我还没见过像你这么美的男子啊!”齐笑尘看着慕千厷说道,眼神中纯粹的欣赏之意。

“噗……美……”卫子楚听了顿时就忍不住笑了,侧身趴在窗边肩膀抑制不住的颤动,死妖精被男人夸美……敢这样当着他的面说他美的男人n年前就死绝了,死妖精有一个变态的地方、只许他自己说他美,别人的话……咳咳、这个天真懵懂的小男孩会是什么下场啊……不过,有王紫殿下在,画面不会太凶残就是了……

果然,听了齐笑尘的话,慕千厷转着茶杯的动作突然停了下来,凤眼眯起,嘴角的笑愈发妖冶,却听他只是出乎意料的说道:

“千厷心中有最美之人,所以当不得这个‘美’字,八皇子莫再提起啊~”

“额?最美的?”齐笑尘愣愣的问道。

“对阿,最美的。”慕千厷细长的凤眼直视齐笑尘,仿佛在说丝毫掺不得假。

“哦哦好,我不说了。”齐笑尘乖乖点头,心中却想到,慕千厷看着这么妖冶,却有颗赤子之心,不允许自己亵渎他心中最美之人呢!

“呵呵~乖~”慕千厷又笑道,皇城之中竟然有这么单纯的孩子……

“嘿嘿,真想见见千厷大哥心中最美之人,一定赛过九天外的仙子!”齐笑尘好奇的说道。

“呵呵~”慕千厷笑而不语,凤眼微垂,余光中是王紫静坐的身影,九天仙子?远远不及阿……

“切……这么着就揭过了?”卫子楚心里想到,这小男孩运气不错啊,转而又想道,死妖精心里会有最美的人?他怎么就那么不信呐?美?别在王紫殿下面前提‘美’这个字了……诶诶?该不会就是王紫殿下吧?

卫子楚百无聊赖的猜测,也不想听雅间内几个人的交谈,靠在窗沿上看着纷纷落下的雨幕和匆匆而过的行人。

诶?正在这时卫子谦却注意到一个奇怪的身影,隔雨术是在普通不过的小法术了,他却看到一个没有用法术挡雨的身影,全身已经湿透了,本就破烂的衣衫泥泞不堪,蓬头垢面,过往的行人都嫌恶的避开。

许是觉得自己这身装扮也没人接近,所以那人也只是埋头一个劲儿的跑着,卫子楚眼睁睁的看着他从远跑近,眼睁睁的看着他一头扎进一个金灿灿的人怀里,说是金灿灿、是因为那人一眼看上去无不适金丝缕缕,名贵的晶石配饰更是叮铃咣啷的挂了一堆,好在那人的衣服都是防尘放水的,并没有弄脏。

“嘿你个小乞丐!眼睛被狗吃了!”只听金灿灿的那人一声咆哮,腿已经毫不留情的踢上了躺在地上的那人。

“你们几个,还不给我教训教训他,敢挡本世子的路,真tm活得不耐烦了!”

几个手下听令上去对那人拳打脚踢起来,奇怪的是那人一声不吭,像是要默默地等着他们打完。

“你在看什么啊?”卫子楚正想着那人怎么有点眼熟呢,一个好奇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接着他所在的窗边又凑过来一人。正是齐笑尘。

“咦?他们……你们在干什么呢?快给我住手!”齐笑尘瞧了几秒,才发现是以多欺少的画面,心里一脑,朝着下面喊道。

卫子楚有些想笑,这孩子想什么呢,人既然敢在这里行凶肯定是地头蛇一类的人物啊,你一句住手人家就住了啊……

“快住手!”齐笑尘恨恨的又喊一遍,居然无视他的话,身体一动就想翻窗下楼。中途却被一直突然横过来的手臂拦下了,是齐笑尧。

“二哥,他们以多欺少,我要下去帮忙!”齐笑尘着急的说道,那个被打的人一动不动,会不会被打死啊。

“你们去。”齐笑尧吩咐手下,并没有放开齐笑尘。

“你们是什么人!居然敢阻拦本世子!”齐笑尧的手下把那乞丐从几人手下救了出来,却听那金灿灿的人愤怒的喊道。

“叫他上来。”齐笑尧给手下传音。

“二皇子请世子楼上一叙。”一名手下拱手朝那人说道。

“管他是谁,本世子就要收拾那个乞丐!”在凌霄郡这地界上,还没有人能阻拦他要做的事情!

“世子…世子、是二皇子、二皇子!”那人身边的一个年轻人急着拉住他,凑在他耳边说道。

“那又怎……额?二皇子?……那还不带路?”那人终于反应过来,整理整理金灿灿的衣服道。

一行人正要上楼来,却见被放在一旁的乞丐突然颤颤巍巍的站起来追了上来,不顾齐笑尧手下的阻拦,非要跟着走。

“二哥,那个乞丐……”齐笑尘看着那乞丐一次次跌倒又一次次爬起来,心生不忍。

“把他也带上来。”齐笑尧吩咐道。

不过一会儿,一行人已经来到门口。

“参见二皇子!”只见那金灿灿的人进来眼睛快速的转了一圈,最后朝着齐笑尧拱手道。

“免礼,世子既然来了就坐吧。”齐笑尧道。

这人正是司徒郡王的宝贝儿子,司徒天佑,名字起得挺正派,为人却是糟糕的厉害,司徒府战争年代护国有功,特封世袭郡王,统领凌霄郡——齐国东南边境的关隘!只可惜司徒府男丁凋零,到司徒天佑这一脉只有他一个男子,郡王司徒敬怀为其取名司徒天佑、可见寄予了多大的期望。

可是司徒天佑生来不争气,唯一感兴趣的只有女人而已,司徒天佑现年25岁,府内却已经有27房妾氏了,司徒敬怀花了大力气用灵药将司徒天佑的修为堆砌到了筑基初期,再难寸进,但存了传宗接代的心思,对于司徒天佑的荒唐事从来不管不问,导致了司徒天佑在凌霄郡横行霸道,看到稍有姿色的女子都会骚扰一番,臭名昭彰。

“嘿嘿谢二皇子,怀灵表姐也在啊!今日出门怎么不叫天佑一起?”司徒天佑转眼一瞧,暗沉的眼睛顿时放光的看着沈怀灵。

“今日走的匆忙,是怀灵考虑不周了。”沈怀灵笑得有些牵强,任谁被那么看着也不会有好脸色。

“无妨无妨,下次记得就是。”司徒天佑自认为潇洒的笑道。

“哼……小兄弟,你的伤还好吗?”齐笑尘哼了一声,绕过司徒天佑来到门口的乞丐身边,担心的问道。

“……”那乞丐低着头手扶着门框,并没有理会他。

“小兄弟你别怕,我给你上药啊!”齐笑尘拿出伤药想上前帮他,却被躲开了。

“咦?你是那天那个小乞丐?”这时卫子楚道。

那乞丐听了抬起头,雅间内此时众人齐聚,他却只直直的看向一个角落,正是王紫所在的地方。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