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七十章 星辰珠

“交过手?”听王紫这样说,李战顿时问道。

“没追上,他速度太快。”王紫道。

“结丹期的高手吗?”卫子楚凑上来问道。

“唔……元婴期、也许更高。”王紫思考了一下道。

“什么?元婴期?”卫子楚惊讶的喊道。

“呵呵,若只是偷些东西,西门府富可敌国,我们担心什么?”却听慕千厷不甚在意的笑道。

“千厷说得对,那位前辈既然没有惊扰府内的人只拿了些无关紧要的东西,必然不会是寻衅滋事之人。”卫子谦也道。

“也对吼,说起来元婴期的高手偷东西,来无影去无踪,帅呆了啊!”卫子楚扔了一块桂花酥进嘴里,感慨的说道。

“我去厨房看看,午饭马上好,你们别吃这些了。”卫子谦站起身说道。

“唔。”王紫伸出的手又缩了回来,有卫子谦在的时候三餐一定是非常规律的。

“王紫殿下,下午陪我练剑吧!”卫子楚道,很久没有找王紫殿下切磋了,虽然每次都是输,但是很过瘾啊。

“好。”王紫答应道。

接下来的两天王紫都陪着卫子楚练剑,六大门派大选的日子渐渐逼近,东方野和西门流云并没有再出现,但西门府内的管家却殷勤的很,丝毫不敢怠慢几人,凌霄郡内蒸腾的热烈气氛并没有影响到西门府内的几人。

这天晚上,晚饭过后几人各自坐在桂花树下,只有卫子楚在念叨着无聊,其余几人都没有说话。

而王紫,心中却是想着另外一件事情,四人中只有李战筑基了,其余三人都是炼气期巅峰了,都说筑基是修真路上的第一道分水岭,其重要程度可见一斑,她没有经历过筑基这道坎,李战也是在传承的帮助下直接筑基了,筑基要耗费极大地灵气,传承之阵她见过,灵气庞大之极,但卫子谦三人筑基肯定是没有传承之阵了。

她的赤灵虽是绝佳的地方,但她试过、并不能带活物进去,除非她契约,灵石?手头的灵石根本不够三人筑基,还有那所谓的筑基丹……

“你们有筑基丹吗?”王紫突然开口问道,卫家老祖不可能没有想打这一层吧。

“有。”卫子谦道。

“唔。”王紫点头,筑基丹珍贵之极,她还想若是没有、也许可以找西门流云帮忙。

“呵呵~~~~小紫紫在为我们筑基担心?”慕千厷笑问。

“唔。”却见王紫点头。

“呵呵,小紫紫不必担心,卫家传承、不一样哦~~~”见王紫点头,慕千厷正过身体来有些神秘的笑道。

“王紫殿下,老祖说过筑基之事水到渠成,叫我们几个不必特意准备。”卫子楚补充道,手拄着下巴看向王紫,月光下更显神秘的侧脸,无论看过多少次都有着让人惊心动魄的美,他还记得刚开始的时候在王紫面前他根本不敢多说话的,总觉得说什么都会打扰到那份宁静。

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竟然这么肆无忌惮的在王紫面前开各种玩笑说各种话题了?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也学会从那双幽深的墨眸中分辨她的情绪了?有时候他会觉得王紫殿下其实跟李战很像,明明看上去像块冰冷的石头,但时间久了,你会发现,那冰冷的表皮下深埋着赤诚……

水到渠成?现在卫子谦三人的修为已经可以准备筑基了,若是能有赤灵这样的空间辅助,定然可以很快筑基的。

却见王紫手腕一动,一串晶莹润泽的白色串珠出现在手中,差点忘了还有这个宝物。

“这是什么?王紫殿下很喜欢吗?”卫子楚凑上来看了看问道,不过是个普通的珠宝啊,早知道王紫殿下喜欢就应该让死妖精搬一个珠宝店带来的。

“小楚楚,这可不是普通的珠宝哦~~~”慕千厷看了一眼道,虽然不知道还有没有其他用途、但只看色泽,也不是地球上的蚌能孕育的珠宝。

“哦?难道是什么宝物?”

却见王紫反复观察着手中的串珠,一颗一颗的珠子从手中穿过,王紫幽深的墨眸注视着手中珠子,待转到一颗珠子的时候、只见王紫手中蓄力,顷刻间捏碎了一颗,细碎的粉末自指尖滑落。

“咦?”卫子楚好奇的看着,但也没有打扰王紫。

串珠继续在手中滚动着,只见王紫又捏碎了几颗,直到原本满满的串珠仅剩八颗,王紫才住了手,将珠子放在手中观察。

她明明已经感觉到了封印,为什么找不到解封的办法?契机是什么?王紫心中快速的想着。

庭院中渐渐明亮起来,原来是天际的云层散开,一点点露出了躲在其后的月亮,皎洁的皓月渐渐呈现在空中。

王紫若有所思的抬头看着渐渐露出来的月亮,起身走出桂花树下,银白色的月光顿时披散在王紫身上,王紫却只专注的看着那仅剩的八颗珠子,待到一轮圆月完整的垂挂在天边,只见王紫突然将手中的珠子抛掷空中,双手快速的掐诀打入珠子,连续几次之后只见原本平淡无奇的珠子突然光芒大盛!

八颗珠子在空中飞速的旋转着,只见青色的雾气在珠子上方凝聚,渐渐隐入珠子,竟是月华之气!

日精乃太阳之气,月华乃太阴之气,二气交融,是生万物。灵气乃阴阳融合所化之气,而纯阳之气和月华之气却是修炼之人必不可少的,是以修士冥想一般会选在月出之时到清晨时分。

今日刚好是满月,是一个月中月华之气最为浓重的时候,只见无数的月华之气似是被什么东西吸引,蜂拥而至,渐渐形成八个两指粗的漩涡!只见八颗珠子的光芒越来越盛,整个庭院因此一片明朗,持续了足足一刻有余,那月华之气形成的漩涡才渐渐消失不见,而那八颗珠子光芒逐渐褪去,自空中落下,王紫伸手接住。

庭院中恢复清冷,王紫看着手中的珠子,色泽更加莹润了,隐约可见其中有光华流转。

“wow!还真是宝物啊!能储存月华之气!”惊讶了好半天的卫子楚终于能说话了,接着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喊道:

“能不能再供人吸收?如果可以,那岂不是开挂了!”

是啊,人的身体吸收速度有限,再加上身体要过滤其他的杂质来筛选出纯净的月华之气,而那珠子明显储存的是纯纯的月华之气啊,若是能直接供人体吸收了……卫子楚吞吞口水,那画面太美他不敢想了……

“试试。”王紫取下一颗珠子扔给卫子楚,卫子楚慌忙接住,这可是宝贝啊,不能摔啊……

卫子楚手中紧握珠子,闭上眼睛调动经脉运转,顿时一股澎湃的月华之气从指间涌入,卫子楚引导月华之气绕着经脉运行一周后归入轮海,睁开眼道:

“真的可以啊,这珠子哪里来的?”

“唔,捡的。”

“什么?捡的?”

“是。”王紫点点头,真的是捡的啊,重新坐回桂花树下。

“这都能捡到?王紫殿下下次出门带着我好不好,我也好跟着捡宝贝啊!”

王紫没有理他,将手中的珠子分别给了卫子谦、李战和慕千厷每人一颗。

“呵呵,小紫紫,这个礼物、千厷很喜欢呢~~~”只见慕千厷手中拈着莹白的珠子笑着说道,手中凭空出现一根红丝线,将珠子穿起来系到了颈间。

“呵呵,我也很喜欢。”只听卫子谦笑着说道,也拿了一根白色的丝线系好戴在脖子上。

卫子楚见他俩这样,也跟着带在了脖子上,转眼惊讶的看着李战,只见从不佩戴饰品的李战,也在脖子上戴了他二十八年来、唯一一件饰品啊!卫子楚默默地安抚了自己的小心脏,王紫殿下的影响力、永远无法说得清啊……

“什么人这么糊涂,竟然能把这样的宝贝弄丢了,便宜哥儿几个了……”卫子楚摸着脖子上的珠子说道。

“这珠子名叫星辰珠,乃是深海蚌三千年孕养而成,集日月精华,聚水陆灵气,珠成蚌逝,是人鱼族皇室的贡品,居然被你们这几个小娃捡到整整八颗,啧啧……运气好到爷我都羡慕啊!”只听突兀的声音在几人头顶响起,几人瞬间闪身退开、戒备的看着声音传来的方向。

“紧张什么?爷我爱吃美食又不爱吃人,放松一点好吗?”只听那声音带点儿调皮的响起,接着‘唰’的一声,只见一个身穿松松垮垮道袍的鹤发童颜之人已然瞧着二郎腿坐在石桌之上,端起一盘糕点主人似的吃了起来。

“你就是那天偷桂花酥之人。”王紫静静地看了片刻,肯定的说到。

“哦?你这小娃如何记得?那天你连爷百米之内都不曾接近啊,如何这般肯定?”只见那人饶有兴趣的问道。

“不肯定。”却听王紫道。

“什么?”那人一愣,什么意思啊?

“我家王紫殿下的意思是、她在试探你,你这不是自己招了吗?”卫子楚翻译道,并没有范松警惕。

“……哈哈哈哈,你们几个小娃倒是不错啊,有点意思!比那些只会一口一个前辈叫着的榆木疙瘩顺眼多了!”只见那人一愣,随后大笑着说道。

“爷我改日再来,走了!”却见那人突然身形一闪,瞬间不见了踪影,连带着桌上的几盘糕点也消失不见了。

“……真的只是来吃东西的吗?”卫子楚放松身体,有些无语的问道。

“看样子是。”卫子谦道。

王紫没有说话,慕千厷似不在意的笑笑,而李战却鹰眸直直的盯着那人消失的方向,若有所思。

……

第二天,早饭过后几人一同出府,门外是管家已经备好的马车。

一路行至凌霄郡中心的公越门,是个足足有六十个足球场大的场地,凌霄郡内大型的集会都会选在这里,包括此次的六大门派大选。

今天是报名的日子,现在才不过早上,公越门前已经人山人海了,六大门派的报名地点刚刚搭建好,还没有开始。

“这么多人,我们要排队到什么时候?”卫子楚从车窗外看去,好家伙,这人少说也有几十万啊!

卫子谦吩咐车夫将马车停在人少的一处。周围众人见马车上的‘西门’字样,走自觉地保持了距离,纷纷猜测马车内坐着的莫非就是西门少主?

“听说九州商盟的少主西门流云也会报名此次的大选啊!”只听人群中有人说道

“不仅如此,西门流云的好朋友东方野你知道吗?刀锋佣兵团的少主,也要参加!”

“什么?野狼也要参加?那他的刀锋小队呢?要解散吗?”

“这个可就不清楚了,但也不至于吧,刀锋小队是野狼一手拉练起来的,怎么可能轻易解散!”

“听说……秋离公子也在凌霄郡啊!”这时一个女子兴奋的说道。

“是啊是啊,那天有人还看见他了!跟西门少主一起出现在九州客栈,真恨自己那天为什么没在!”又听一女子懊悔的说道。

“那真如传说中一般的风华吗?”

“怎会有假,那天见过秋离公子的人,至今都茶饭不思,更甚者癫狂难止……”

“传说秋离公子拥有惊世之貌,瑶池无二、紫府无双,我却不信光这般容貌便内夺了人心魄。”

“呵,如你这般想的女子不在少数,若真不信,那么多饮下黄泉之水的女子又待如何说?”

“……”那女子无以反驳,却突然大睁着眼睛盯着前方,眼神中流露出痴迷,只听她喃喃道:

“我想,有些人天生就是摄人心魄的,只一见、此生便只此一人牵挂……”

“你说什么?”旁边的女子奇怪她的反应,顺着她的视线看去,只见那西门府的马车上正走下一人,那人一身暗红色西服,修长的身形侧立,薄唇勾起,细长的凤眼只看着另一个从马车上下来的人。

“得见秋离红衣,甘饮黄泉杯盏,从此了却红尘怨……那是秋离公子吗?”那女子也痴了、喃喃的念道,眼里只剩下那妖冶的笑,世间能把红衣穿得如此风华、除了北秋离还有别人吗?

而那边,不知何时已经锁了无数芳心的慕千厷却是丝毫不知。

“啧啧……”随后下来的卫子楚摇头叹息,刚才无聊,放开神识刚好听到了周围的谈话,当然也包括慕千厷不知不觉秒杀了不少少女的一幕,死妖精不就长得好看了那么一点点吗、至于这么夸张吗?瞧瞧他家王紫殿下,就算死妖精一天到晚放电、也懒得甩他一眼,哼哼、还是王紫殿下正常!

“几位公子这边请,西门少主在楼上备了雅间。”这时之间一个小厮模样的人拱手请道。

原来是西门流云派了人早早守在这里,他们的马车一到就过来相请。

几人跟着那小厮来到不远处的茶楼,二楼一处临窗的雅间,视线很好,公越门前的情形尽收眼底。

“几位公子请坐,西门少主有事耽搁,晚一点到,几位公子有事尽管差遣小的。”那小厮说道,随后退下。

“啧啧……这是有多少人啊,真的要打擂台、一场场的打下去?”卫子楚看着外面不停涌动的人群,各色豪华马车随处可见。

这时一辆马车停在茶楼之下,小厮跑着上去迎接,先是几个执剑的女子下来,而后只见一道鹅黄色的身影走下,很是不耐烦的看了一眼围观的人群,扭头看着马车内另外一名款款走出的女子说道:

“表姐快一些,被这些人看着讨厌死了!”

“呵呵,这说明我们家苏苏表妹长大了,也会有男子倾慕了。”只听那女子调笑着说道,这时才看见那女子,长得极好看,肤若白脂,一袭淡粉色素衣,婀娜多姿,顿时吸引了不少路过男子的视线。

“哼,表姐就知道取笑我,我可不稀罕他们,我只喜……”那女子说道一办突然住了口。

“只?我们家苏苏有了喜欢的人?是真的吗?”女粉衣女子却追问。

“哎呀表姐快进去吧,这里人多讨厌死了!”那女子跺了跺脚率先进了茶楼。

“呵呵,进去吧。”那粉衣女子笑了笑朝身后的几名女子吩咐。

“哼,怎么是那个司徒苏苏!”卫子楚本来的好心情顿时被泼了一盆冷水,冷笑着说道。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