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六十九章 黄阶超级阵符

王紫没有惊动其他人,径直回到自己的小院,闪身进了赤灵。

“嗷……主人!”刚进赤灵,啸月就听到动静扑了过来,亲昵的蹭蹭王紫的裤脚,呜呜赤灵中的时间过的好慢,他感觉很久很久没有见主人了!

王紫摸摸啸月的柔软的银色毛发,挥手将那条钩蛇的尸体弄出来。

“哇哇,主人你杀了一条钩蛇?怎么也不带啸月去?这家伙很难缠的,万一它伤到你怎么办?”啸月看到眼前巨大的尸体,惊讶的叫喊,虽然没有交过手,但父王说钩蛇的‘冰封万里’就是结丹期的修士也奈何不了啊,那主人有没有受伤?想到这里啸月顿时就紧张了,绿眸紧张的看着王紫。

“我没事。”王紫摸摸啸月说道,现在死的是钩蛇,很显然她没事啊。

“主人,下次一定要叫我啊!”啸月郑重的说道,他是主人的契约兽,怎么能让主人一个人战斗,哎呀呀,他就知道在赤灵空间玩了,如果在灵兽空间他还能通过与主人的联系知道外界的事情,可是赤灵是完全独立的,他根本无法得知主人发生的事情。

“我要回灵兽空间!”想到这里啸月顿时说道,下次主人有危险,他一定要第一时间知道!

“……好。”王紫顿了顿,只道一声好。

“小姐要这钩蛇是要取它的鳞片吗?”在一旁等了许久的司马戍开口问道,心中虽也担心王紫独自一人对战钩蛇,但却无话可说,以后这样的事情绝不会少,这仅仅是开始而已,他能做的只有尽快提高修为以助王紫一臂之力,

“是。”王紫道,上前查看了钩蛇的尸体。

取出匕首,小心的将钩蛇前额的两片大鳞取下,两块对称的手掌大的鳞片,褐色稍显透明,钩蛇全身上下的鳞片数不胜数,但对于王紫来说,却只有这两片入的了眼,原因无他,正是因为这两片鳞片是代替黄符纸绘制阵符的上上之选!

又取了稍微次一些的两片顶鳞和两片颊鳞,虽说次于前额鳞,但相比黄符纸也好过百倍了!

“主人,剩下的不要了吗?”啸月见王紫只拿走几片鳞片就没在看着条死蛇了,好奇的问道。

“主人要拿那些鳞片画符,剩下的,在自由交易市场有收购的地方。”司马戍代替王紫解释道,钩蛇的售价很高,满身的鳞片足以炼制一件黄阶高级的铠甲。

“唔,那它的兽核呢?”啸月隐隐吞吞口水说道,这腾蛇马上就晋级仙兽了,但运气太不好居然碰到了他的主人,普通灵兽晋级圣兽时就会开启灵智,凝结兽核,兽核集中了灵兽所有的法力,是灵兽的生命本源所在,不仅是人类修士竞相争夺的宝物,更是他们这些灵兽修炼的催化剂啊!

“唔,啸月拿去吧。”王紫真要离开,听到啸月这么问才想到圣兽是有兽核的。

“嗷……谢谢主人!”啸月欢呼一声,利爪伸出扑上去两下挖出了钩蛇的兽核,一颗莹白色的珠子。

“小姐,这里有我处理。”司马戍说道,示意王紫去忙她的事情。

“唔。”王紫点头,飞身离开,去了宫殿之中。

使出一个水球术清洗了六片鳞片,拿出绘制阵符的工具,王紫端坐在红木宝座之上,定了定神,先用顶鳞绘制,辅一落笔,王紫明显的感觉到了笔下的灵力暴动之感,此次用的是风浪血、钩蛇鳞,封印的难度直线上升!王紫不敢大意,集中全部神识和灵力压制着。

绘制到三分之二之时王紫明显的感觉到了已经封印的阵法不断的反弹之力,此刻稍有不慎这道符箓就会毁于一旦!王紫屏息凝神、紧守灵台,灵笔稳稳的勾勒,待到落笔,王紫方才长长呼出一口气。

而那阵符一道强烈的莹白光罩浮现随后隐没,这阵符、竟然是黄阶超级!

符箓分天、地、玄、黄四阶,每阶又分低、中、高、超四级,符师亦如此,就拿凌霄郡来说,一个玄阶符师已经是众人竞相交好的对象了,是个很混得开的职业,但即使是玄阶符师,凌霄郡也不过三两个而已,更不提其中约定俗成的、玄阶符师并不不代表着能画出玄阶超级符箓。

玄阶超级符箓对于符师来说几乎是一道无法逾越的坎,能跨过这个坎的符师、才算的是真正的大师!

而王紫此次的符箓、竟险些到了玄阶,若不是王紫所绘的是阵符、而且是最低级最普通的困阵,那这阵符说不定已经是玄阶了!即便如此,王紫也已然做到了修真界内恐怕任何人都想不到的事情,将一个被视为孩童玩具的阵符、绘制成真正绝杀一方的黄阶超级符箓!

王紫稍事休息后,又画了三枚鳞片,待四枚鳞片都绘制好的时候,王紫已经深感疲惫了,风狼血和钩蛇鳞片能量太大,剩下的两枚前额鳞,只好之后再画了。

王紫将绘制符箓的工具收起来,侧身躺在宽大的宝座上闭目养神,宝座之上铺了厚厚的红色绒毛,躺着倒是舒服的很。

“唔?”王紫突然睁眼,疑惑的看着一瞬间笼罩在自己周围的红色光罩,红色光罩与红木宝座连成一体,正好将王紫笼罩在内。

一阵困意袭来,王紫方才过度疲累的身体渐渐放松下来,缓缓地呼吸,睡着前一刻,王紫心中却是想到、果然赤灵中没有一件普通之物。

自修炼以来,王紫真正的睡眠已经很少了,但这一觉睡得却是前所未有的沉,甚至一点都没有感知到外界的事情,真是奇了。

王紫坐起身,看着眼前随之消失的红色光罩,是这个宝座?竟有安神之效?

盘膝运转灵气,七七四十九遭,王紫呼出一口气,身体已经完全恢复了。

走出宫殿,司马戍正在一处果树下修炼,啸月吞了钩蛇的兽核也在炼化之中,王紫拿了司马戍备好的储物袋闪身离开赤灵。

现在已经是晌午十分了,王紫步行穿过几个小院来到正厅所在的院落,只见院内一棵上了年岁的桂花树花开正盛,巨大的树冠投下大片阴影,树下一方石桌,石桌之上几盘糕点。

卫子谦一身白衣西服,单手捧书,另一只手不时翻动书页,注意到翩翩落下的淡黄色桂花瓣飘落在糕点之上,卫子谦拂手轻轻拈去。

另一边一身暗红色西服的慕千厷懒懒的靠在石桌之上,左手支着下颚,右手翻来覆去的玩着一团火焰,指挥着火焰在纤长的手指上不停地变换着形状。

来了修真界之后,几人并没有改变平时的装束,好在修真界的文化并没有完全跟华夏脱节,此番打扮也不算另类,只是这都是普通衣服,打斗时不比那些加了防御法术的道袍,宫殿内的武器库有不少铠甲和防护配件,回头找找有没有能用得上的,王紫暗暗想到。

“王紫,快过来坐。”卫子谦见王紫来了,却站在门口不动,放下手中的书说道。

“小紫紫一定是被人家迷倒了吧?哎哎、谁较人家就是这么帅这么俊这么有魅力~”慕千厷收了火焰,转过身体笑着说道。

慕千厷已经习惯了他的玩笑王紫从不会予以回应,毕竟让那张跟李战差不多的面瘫脸理解他的玩笑,真的有点不太可能,只是这一次,却见王紫看着慕千厷似是思索了什么,直至王紫走过来坐下,还在看着他。

“莫非被人家说中了?”慕千厷嘴角的笑不可抑制的扩大,不闪不避的看着王紫的眼睛,细长的凤眼盛满了笑意,左耳处的红钻折射着几道红光,衬着那张无与伦比的脸越发妖冶。

“唔,不要说、人家。”却听王紫突然开口说道。

“噗……哈哈哈哈……”突然的笑声从门口传来,接着是卫子楚越来越夸张的笑声,只见卫子楚和李战相继步入院子。

“哈哈……死妖精听到了没有,王紫殿下不让你自称人家!哈哈哈,一定是王紫殿下也受不了你了!哈哈……”卫子楚抑制不住的开心啊,刚刚跟李战回来就听到王紫说这话,真是、太给他出气了啊,看看死妖精刚才一瞬间愣住的表情、真是太太、太开心了好吗?

“呵呵~既然小紫紫不喜欢,千厷、不说就是。”慕千厷只一顿,很快笑着不甚在意的说道,事实上,从小到大,他的长辈和几个兄弟包括李战都阻止过他这样自称,他却懒得改口,或者说根本不想罢了,只是,若这人是王紫,改了又如何?

李战看一眼笑的很不在意的慕千厷,上前落座,并未言语。

“死妖精真改了?”卫子楚也窜上来惊讶的看着慕千厷。

“小楚楚,你是在质疑千厷的信誉吗?”

“额……那可不可以不叫小楚楚?”卫子楚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为什么没有‘人家’了,他还是一样恶寒,这个死妖精,明明是条毒蛇,干嘛装的这么纯情!

“呵呵~不、可、以哦~”慕千厷性感的声线一字一顿说道。

“……王紫殿下,快让他把叫别人的称呼的恢复过来啊!”卫子楚转向王紫要求到,很显然死妖精很听王紫殿下的话啊。

“小紫紫这么好听,怎么可以换?”慕千厷凤眼一斜,颇有些不理解似的问道。

“死妖精你闭嘴!王紫殿下快让他改啊好不好啊?”卫子楚小心的的拽拽王紫的衣袖,却见王紫拈起桌上的桂花酥自顾自的吃,见他这样竟然推了一盘桂花酥放在他面前……

“呵呵……”卫子谦和慕千厷忍不住笑出口,王紫、真当卫子楚是小孩子嘛?总是用这么幼稚的方式安抚他……

卫子楚嘴角忍不住抽搐两下,双手僵硬的放开王紫的衣袖,机械的拿了一块桂花酥放进口中,无意识的嚼了嚼咽下,尼玛怎么回事?为毛、为毛王紫会认为他在闹小孩子脾气……他明明是玉树临风、风流倜傥、潇洒英俊、俊美无涛、气宇轩昂、威风凛凛的……堂堂男儿啊!

见卫子楚乖乖的不说话了,王紫才满意的继续吃糕点,其实慕千厷怎么称谓对于她来说都没什么分别,只是她不想每次看到卫子楚都会因为一个‘人家’跳脚半天,她还要安抚他……

“唔,这是子谦做的吧?”王紫突然想到昨天的神秘人,将那张纸屑拿出来给卫子谦看。

“是啊,院子里的桂花正是盛开的时候,我备了一些糕点放在厨房,只是后来不见了。”卫子谦道,也有些奇怪,莫非是府里的仆人没有见过所以拿去丢了?

“呵呵~是小紫紫半夜起来偷吃吗?”慕千厷开玩笑道。

“不是。”王紫却正经的回答,看着手中的纸屑接着道:

“是别人偷的。”

“哦?”这话一出口倒是成功的引起几人的注意,就连一直沉浸在被当做小孩子对待的打击中的卫子楚也好奇的看过来。

“有人进西门府偷东西?偷的还是这桂花酥?”卫子谦疑惑的问道,现在他们也知道了,这‘西门’根本就是金字招牌,放眼整个齐恒大陆也没有多少人敢在‘西门’标志下的地盘上动土,况且有人进了府,他们四人竟一点察觉都没有?

“唔,那人修为远在我之上。”王紫顿了顿补充道。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