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六十六章 绘制阵符

东方野带着王紫几人来到店面内,不同与外面的喧嚣,店面内茶香萦绕,很是静谧,所售商品都分门别类的分区摆放好,进来的顾客似乎都知道规矩,自行选好后再找店员结算。

“这些是绘制符箓最基本的几样工具,若要威力大些可买些兽皮兽血绘制,不过绘制符箓极耗神识,兽皮兽血灵气重,很难掌控。”东方野简单说道,挑选了上好的灵笔、黄符纸和朱砂拿给王紫。

“就这些吧。”王紫道,先试试效果如何。

出来时卫子谦几人各自拿了些玉简,并没有看其他琳琅满目的商品。

“子楚兄弟呢?”东方野问道。

“这呢这呢!”卫子楚应声赶来,手里还捧着两个拳头大的水晶球。

“记忆水晶?我瞧瞧。”东方野接过来,探入神识看了一眼。

“结丹巅峰跟元婴初期的对决?有点意思,越级挑战啊!”

“哦哦,看着很有感觉啊,这比好莱坞大片真实多了!忒带劲儿了!”卫子楚惊叹的说道,这小小的水晶球会有这作用。

“什么?好莱坞?”

“额……没什么,没什么…我们不是要走吗?走吧!”卫子楚当先一步走了出去。

一行人离开自由交易市场的时候已经快中午了,西门流云有事情离开,而东方野的佣兵小队接了一个护送任务,需要他前去安排,也先行离开。

卫子楚几人回到西门府邸,午饭管家已经备好了,尽管没有华夏的美食可口,几人也都吃了。

而现在,几人正在会客厅内看着今天卫子楚买回来的水晶球,这水晶球名叫记忆水晶,输入灵力后相当于一个摄像头记录下当时所发生的事情,而卫子楚买来的这个正是记录了一个结丹巅峰的修士与元婴初期的修士对决的场景。

水晶球内投放出的场景,虽没有声音,但震颤的画面和飞沙走石模糊的身影,每一道攻击、每一次防御都让人有种身临其境之感,除了两个修士的对决,旁边还有两头灵兽,一个赤焰狮子、一个钻地蛇,各自打得不可开交。

“快看!他在做什么?”卫子楚惊讶的问道,那个结丹巅峰的修士突然召回他的烈焰狮子,周身浮起一道透明的光罩,一时间那名元婴期的修士竟攻不破!

而光罩内的结丹巅峰修士口念咒语,高高举起手中的长剑,右手在剑刃上狠狠划过,留下汩汩血迹,那血迹竟被长剑吸附一空,而长剑顿时红芒暴涨,只见那结丹巅峰的修士本来仰天大吼一声,跃上空中长剑狠狠向元婴修士砍下,快如闪电势如破竹!那元婴修士显现躲过,接下来那结丹修士步步紧逼,猛攻猛打!

本来胜券在握的元婴修士竟节节败退,直至被那加丹修士一剑刺穿了轮海,就连元婴都没来得及逃跑就一并丧命在那赤红的剑下!

而那结丹修士也吐出一口血水摇摇晃晃的倒下,画面到此为止……

“这……同归于尽了啊?有什么深仇大恨啊,这哥们儿这么不要命的打法,肯定不是什么好招。”卫子楚一愣,说道,这结丹期的修士居然越级挑战了元婴期的,虽然成功了,但肯定自个儿也伤的不浅。

“这个我知道……这招叫‘血祭’,以血祭剑,‘血祭’的条件很苛刻,不是谁都能使用成功,一方面需要所持之剑能够承载禁忌的力量,另一方面需要血祭之人意志极其坚定,否则在‘血祭’誓词未完之时就会被禁忌之力吞噬,而‘血祭’一旦开启,会在短时间内赋予血祭之人庞大的力量,而一旦血祭失去效力,血祭之人轻则耗损修为,长期昏睡,重则经脉俱损,修为尽散,形同废人。”卫子谦缓缓解释道。

“形同废人……好狠啊,在这地方做个废人还不如死干净好!”卫子楚耸耸肩说道。

“就算如此,还是有很多人使用‘血祭’,为的就是那庞大的禁忌之力。”

“这也算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吧,最起码看着厌恶的人死在自己前边了哈哈……”卫子楚无聊的开玩笑说道。

“我要画符。”王紫起身说道,想了想又对卫子谦说道:

“不吃晚饭。”

“好。”卫子谦点头。

“啊~人家要去睡觉~谁都不许叫哦~”慕千厷打了个哈欠说道,也回房了。

“哎我也要睡,哥也别叫我啊!”卫子楚跳起来说道,虽然现在冥想可以代替睡觉,但总觉得没有睡觉来的舒服啊。

“李战,我们要参加九天后的门派初选吗?”只剩下李战和卫子楚两人,卫子谦问道。

“是。”李战点头。

“……那王紫呢?”卫子谦顿了一下问道,门派初选后一定会测灵根,而他们知道,水晶球并不能测出王紫的灵根。

“也去。”

“可是……”

“只要证明,有灵根。”

“好吧,我回头问问王紫吧。”

“先走了”

“嗯”

而回到房间的王紫,布下了结界就进了赤灵,昨晚匆匆进来一趟,今天又进来才发现赤灵中的水果生长的更茂盛了,水果缀满了枝头,这些水果本来就是华夏带来的普通水果,生长周期本来是一年一季,但在赤灵这样的恒温恒湿的空间内,基本上一天就可以生长三季,看来这些水果得早些打理了,出去时带给子谦好了,让他跟西门流云交涉,王紫暗暗想到。

也不再看那些水果了,王紫几个起跃来到净化之水旁,在净化之水中泡了一会,出来后径直来到那座殿宇。

王紫端坐在那红木繁文宝座之中,将买来的黄符纸平铺在面前的寒木台上,细细研了朱砂,取了灵笔蘸少许朱砂,回想了一边自由交易市场中所见的那道阵符的绘制方法。

睁开眼睛,下笔,王紫集中神识,将灵气和神识一并注入在笔下的朱砂之中,红线缓缓勾勒,王紫丝毫不敢大意,只是快要完成之时。‘扑哧’一声,那黄符纸突然烧了一下化作一片灰烬。

没有成功?王紫清理的桌面又铺上了一张黄符纸,这一次更加小心翼翼的绘制,但就快完成之时又自燃了……

王紫也不气馁,一遍遍反复的试,但每次的都无法画到最后,王紫停下笔思索,到底哪里错了?明明每一笔每一画她都记得很清楚啊,她绝对有这个自信,只要记在脑海中的东西就不会忘记。

“符箓……”王紫口中呢喃,符箓是什么?符师将自身的灵力和法术封印在一纸黄符之中,以期他日危急之时快速解封以制敌,没错啊,灵力、法术她并没有任何疏忽啊,为什么阵符无法绘制完全?

王紫清理了桌面,又铺了一张黄符纸,蘸了朱砂,沉思着下笔,不意外的,这一次还是没有成功。

“阵符……难道、不同?”王紫靠在快阔的宝座上,突然想到,阵符是符箓没错,难道阵符有特别之处?

王紫突然坐起,快速的整理好新的黄符纸,蘸了朱砂,笔走流云,这一次,王紫的灵笔稳稳地勾勒完了全部的符文,而那黄符纸上一道荧光闪现随后隐没,这是符成了!

原来如此!阵符和一般符箓到底是不同的,除了必要的灵力和法术之外,阵符要求符师将一个完整的阵法封印在符箓之上,而在绘制之时,符师心中必须有阵法,犹如身临其境布阵一般,每一道阵旗,五行方位,阵眼必须面面俱到,而所有的这些步骤不许再灵笔的牵引下同时进行,一心何止二用?

王紫又画了几张同样的符箓,这几次倒是很顺利,而且,王紫所绘制的阵符,虽然使用最简单不过的材料,但威力却不是那自由交易市场中的鸡肋阵符能比的,同样是困阵,要说别人绘制出来时给小孩子玩耍的,那么王紫的就真是用来对战的!

就这一张阵符,能够困住住其中期的修士五秒之长!五秒啊!在两两对战中,五秒的时间不能动那相当于站着不动给人家砍了!同样的阵符能够困住筑基巅峰的修士一秒!别看是一秒!关键时刻也能够反败为胜了!

王紫收好符箓,闪身出了赤灵,召唤出头狼和司马戍。

“呜呜……主人,主人我好想你!”头狼一出现就噌的窜到王紫身边,大大的狼头蹭蹭王紫的裤脚撒娇。

“主人主人我不要在灵兽空间带着了,好闷啊好闷啊,父亲大人说修炼也要劳逸结合啊,主人让我出来吧!我要跟着主人!”头狼一刻不停的说着,还有他是不会说、他快被那个老头子烦死了!想当初他进入灵兽空间内的时候才发现主人居然还契约了一只鬼!当时他还佩服主人竟然连鬼魂都可以契约,可是后来,他快被那个老头子念叨死了啊!他不要跟那个老头子呆在一个空间内啦!

“你、可以变小吗?”王紫看了看头狼巨大的身体,好像仙兽以上是可以改变体型的。

“可以可以啊!”头狼忙不迭点头,身形一晃霎时变作金毛犬大小,一身银亮的毛发甚是好看。

“司马先生,鬼将后期”王紫看了看司马戍,司马戍的修炼竟然意外的快,短短半月左右已经晋升到鬼将后期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