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六十四章 守护的心

“砰砰砰……”几声连续的撞击,只见方才还在打斗中的五个护卫正躺在二楼大厅中呻吟,巨大的冲击力砸毁了两张长桌,众人惊讶的看向残破的包厢。

“砰……”又是一声,只见一个粉色的身影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重重落在几个护卫身上。

而王紫此刻垂首站在李战四人之前,紧紧握着的拳头渐渐松开,周身蔓延的杀气一点点消散,在旁人看不到的墨色瞳孔中,红丝逐渐消退。

王紫竟在一瞬间踢飞了五个练气顶峰的护卫!

“郡主……郡主……”五个护卫顾不上身上的伤,爬起来扶司徒苏苏,再看司徒苏苏,只见她眉头紧锁,全身瘫软,一个护卫探了其脉搏,只是晕厥了,这才松了口气。

这个时候也暗中松口气的西门流云,走到几个护卫面前,笑着开口:

“今日让十三郡主受惊了,烦请几位告知司徒郡王,流云定会派人送上上好的丹药给十三郡主压惊,至于今日十三郡主在我九州客栈寻衅闹事,也当是十三郡主年幼贪玩了……”

“还有,这几位是流云的‘朋友’,司徒郡王有何疑问之处大可来问流云,几位可听清楚了?”

西门流云着重说了‘朋友’二字,一番话说的立场分明,众人不由得看向王紫几人,是什么人物竟让九州盟少主一力担保?这十三郡主也是玩笑开大发了,平常胡作非为或许人家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可是今天居然让西门少主动真格的了,在场的观众不下三四百,此番言论是说给几个护卫听,不也是说给在场的所有人听的吗?

众人心中暗暗有了计较,敢得罪九州盟,就连司徒府也得掂量掂量……

“是是是,我等一定原话带到!”几个护卫满口答应,现在只求西门流云让他们赶快滚。

“那就好,李叔还不送客?”

“是”李掌柜应声上前,只是那几个护卫早迫不及待的背着司徒苏苏跑出去了。

“一个小插曲,希望大家不要介意,今天的酒水都算我西门流云的,就当是给大家赔罪了!”西门流云扬声说道。

“西门少主客气了,打打闹闹咱们见多了,就当是下酒了……”

“谢西门少主……”

西门流云拱了拱手回到王紫几人身边。

“几位请随我来”

几人跟随着西门流云出门,这站门口停着一辆豪华的轿撵,比古代皇帝出行时乘坐的轿撵有过之而无不及,由四匹两翼马并排拉着,两翼马是修真界最常用的代步工具,体型较一般的马匹壮硕,前肢处斜生两翼收在腹部,为两级风属性灵兽,多为人工驯养,日行千里,亦可飞行。

几人先后上了马车,马车内装饰考究,环形的软椅,中间摆放一个方桌,丝毫不显拥挤。

“多谢西门先生。”卫子谦向西门流云拱手道谢。

“都说了是朋友,叫我西门或者流云就好,只是,兄弟怎么称呼西门尚不知道。”

“我叫卫子谦,这是卫子楚,李战,慕千厷,王紫、你已经知道了。”

“呵呵,很高兴认识几位,今日东方特意吩咐我照看好几位,不料十三郡主会去闹事,现在城内的客栈早已满客,西门在城东有座府邸,不常居住,但所需物件一应俱全,几位放心住下,十三郡主的事情西门自会处理妥当。”

“……多谢西门”卫子谦笑着道谢。

马车快速的往城东驶去,虽说是马车,但走起来甚至比跑车还要稳当,不过多时,马车已经停在一座府邸门前。

“少主。”刚下车,一位中年男子很快迎上来跟西门流云见礼,高大的院门前两排侍从规规矩矩的站着。

“几位先在此地休息,秋离还在等我,西门明日再来。”西门流云跟跟王紫几位告辞,嘱咐了管家好生照看几位后驾车离去。

院内,打发了管家和仆从离开后,王紫几人或坐或立,谁都没有说话,沉默蔓延在这座小院内。

王紫,前世游弋在黑暗的杀手世界,很少接触明里的人和事,习惯了用最便捷的方法解决事情,并且从未有过阻碍,重生后让她面对复杂的人心,如今修真界的势力更是盘根错节,一步错步步错,今天要不是西门流云的一番话,恐怕司徒苏苏早已成了她魂幡内的怨鬼,永世不得超生……

而李战四人,华夏的天之骄子,身在华夏可谓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做事情何时束手束脚过,今日王紫被司徒苏苏辱骂,几人虽想将司徒苏苏千刀万剐却终究只能忍耐,事情发展到最后却是被素昧平生的西门流云摆平,虎落平阳,龙入浅滩,几人面目平静,可平静背后到底隐藏了几多波澜?

“此事因我而起……”卫子楚低低开口,更像是自言自语,修真界的种种,他想的太简单了,连续几天持续发热的脑袋到现在为止才算冷却下来,一个小时前亲眼看到客栈中的势力冲突,他才真正明白,这是个没有法度只有力量的世界,而他、他们的力量跟司徒府比起来,简直是蚂蚁撼树……

“十天后六大门派大选呢,看起来很好玩的样子啊~”慕千厷双手插兜靠在一颗桂花树下,很感兴趣的开口。

“去”李战道。

几人默认,这是个好时机,他们现在必须要培植自己的力量,而在他们的力量不够强大之前,必须学会借力……

“我们都休息休息吧,明天开始,有事情做了……”卫子谦道。

王紫起身进了管家安排的房间,卫子谦四人看着王紫离开,眸中闪过担忧,王紫从客栈出来就一言不发,他们真的很担心……

而王紫,坐在雕花木床上愣愣的看着自己的手,黑色、又见黑色!虽然当时她怒极,但不至于完全失去理智,她清楚地感觉到,只要她愿意,司徒苏苏的灵魂就会马上粉碎在她手中……

“就连你的四个朋友也会深陷险境……”脑海中不由自主的回响着这句话,王紫深不见底的墨眸几不可查的闪过痛处,紧紧地闭上眼,但脑海中轮番闪过的画面不停地蚕食着她……

“只要她活着,就会给身边的人带来伤害……”

“就算动用全族的力量也无法改变她的命盘……注定一世孤独……”

残破的祭坛……宏大的战场,女子血洗的长衫……血泊中的老者……挡在巨兽口中的少年……浑身浴血的男子,红玛瑙般晶莹的瞳孔……

红色……满满的红色……

王紫美丽的脸庞浮现出越来越浓郁的痛苦之色,眼角两行清泪缓缓滑落,浑身蔓延着无以言喻的悲伤……这样的王紫,恐怕不曾有任何人见过……

身体缓缓地滑落在床铺之上,王紫陷在自己的思绪无法自拔,尽管她小心翼翼的维护着仅有的温暖,可到头来还是会被自己摧毁吗?精心呵护的人却最终死在自己的面前吗?果真她只会给身边的人带来伤害吗?那她是不是应该走的远远地……

卫子谦四人是她的朋友,她要离开他们吗?为了那可恶的预言,她已经远远地离开了九幽,永远永远不会再见了,九幽或许到现在还在满世界找她……她要再一次放弃这四个好不容易得来的朋友吗?

为什么……为什么重来一次还会这样?前世的她已经死了不是吗?重来一次,她还敢再接近那些温暖吗?她还能吗?

房间内的空气仿佛都凝结了,沉默的悲伤蔓延着……

房间外,四个男子并排而立,是卫子谦四人,他们不放心王紫,迟迟没有走,可是,这会儿,就连他们都感受到的悲伤是王紫散发出来的吗?那个什么时候都静如潭水般的王紫,有一天也会泛起悲伤地涟漪?这犹如实质的悲伤、又是因何而起?今天的事情吗?

卫子谦紧紧握着拳头,力气大到掌心一片苍白,丝丝血红从掌心蔓延,上前一步却又退了回来,他能说什么,又能做什么?

房内房外,一人沉浸在悲伤之中而不自知,四人因她的悲伤而牵挂不已……

不知何时,王紫竟睡着了,这一觉睡得特别沉,似乎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中有温婉的女子,有美丽的桃林,有慈爱的老者,有细心地少年,有撒娇的男子……

王紫缓缓坐起身,摸了摸脸上留下的泪痕,不久前的事情渐渐回想起来,从客栈到小院,到房间,直到那个梦……

前世……王紫有些恍惚,那些记忆扎根在她深深的脑海中,昨天被勾了起来,她早就下过决心,重生一次,她要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什么天命、什么命格,早就随着前世一起埋葬了……

这一世,她断然不会让身边的人惨遭横祸,她发誓……天上地下,五行六界,她定要护他们周全!

她已经抛弃了九幽,怎会再做一次糊涂事?

此时屋内一片黑暗,已经深夜了,王紫起身来到门前,打开门不出意外的看到四个一直守候的男子,身后事浩瀚的夜空,稀疏的星辰……

王紫幽深的墨眸闪过动容,静立片刻,道:

“你们进来”

房内,慕千厷点燃了烛台,几人各自落座,都看到王紫恢复如常,没有再问,王紫想说的话她会自己说。

王紫也不多言,一挥手,只见几人围坐的圆桌上凭空出现一堆书籍,还有几个储物袋。

“这是?”卫子楚疑惑,拿起一本来看,却见上书《大义金刚经》,一本天品金属性的功法!卫子楚惊讶的看向王紫,天品啊!小五说过天品的功法,一个大家族也不见得有几本啊,快速的翻了翻其他的书,这四五十本书竟然都是天品书籍!

其实岂止是天品,王紫拿出来的这些大多数可都是孤本,放眼整个修真界,很难找出第二本!

这些书是在华夏时王紫就已经找好的,储物袋内王紫装了大量净化之水,希望能帮助到他们。

“王紫殿下,那我们就不客气了哦!”卫子楚愣了一会,随后笑着说道,王紫希望他们提升实力,他们又何尝不想,这些功法来的太是时候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