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六十三章 凌霄八方汇聚,王紫错手伤人

“王紫,可以问你个问题吗?”笑过后,小五有些局促地问道,本来挺爽朗的小伙子,面对王紫不知怎么就紧张了

“可以”王紫道

“今天那条水龙是你幻化出来的吗?”听到王紫应声了,小五高兴的前倾着身体问道。

“是”

“哇!真的是啊!好厉害!我也是水属性不知道能不能使出那么厉害的技能!”小五听了顿时激动的叫到,谁属性竟然也可以有这么厉害的技能!只是……那一定是天品功法,恐怕自己一辈子也不可能拥有,激动的心情瞬间被泼了冷水,蔫蔫的了。

“现在不能”

“是啊,是我妄想了……”

“嘿!死小子!我家殿下说你现在不能又没说你以后不能!”卫子楚取笑道,这都听不懂还得他翻译。

“……什么?!我也可以吗?真的吗?”小五一愣,激动的问道。

“……只要你想”

王紫思索片刻道,水天幻是【天极图】内的功法,理论上说基础是【天极图】特有的经脉运行,浩大无匹的灵气,但水天幻本质是幻化,幻化的功法自古有之,只是多数是花架子,难寻其神罢了,她还是筑基期、水天幻已经是这般威力,更说明了水天幻绝对是幻化中的皇者,无法超越了。

但修为和灵气累积到一定程度,理论上也是能幻化的,至于威力如何……

“我想,这根修为有关系吧。”东方野说道,今天从王紫身上涌出的灵气,到现在他都觉得震撼,那样浩瀚的灵气,就说是一个元婴期的高手也不一定拿得出手啊!

“唔,对”王紫赞成。

“那、我是筑基期,可以吗?”小五期待地问道,团长不是说王紫也是筑基期吗?

这话刚出口,顿时遭到好几个白眼,跟王紫比,脑子秀逗了吧?

“傻小五,你怎么能跟我家王紫殿下比,王紫殿下幻化的是龙,你顶多就是幻化只跳跳兔而已,哈哈……”卫子楚不客气的打击。

“……”小五瞪着卫子楚,这家伙说话忒毒了吧,有不知道怎么反驳,刚才他的确是脑子发热了。

只是,在大家惊讶的注视中,王紫施施然幻化出一只跳跳兔,光泽流动的身体,肥硕可爱的体型,跟跳跳兔一模一样,就连浑身流动的灵兽气息也分毫不差!

灵气自王紫手中不断涌出,不过瞬间,十几只跳跳兔凭空出现。

这样的幻化,不少富家公子也会学来哄哄女孩子,只是,如此行神如一的,他们果真第一次见阿!

却见王紫还不停手,突然加大灵气输出,只见那渐渐成行的,一身银光烁烁的毛发,昂首挺胸傲然直立的竟是一只跟头狼极其相似的风狼!属于圣兽的威压顿时散开,众人不由自主的戒备起来,但转念一想,这是王紫幻化的,并没有危险性。

“嗷呜……”头狼蹭蹭王紫的裤脚,主人主人,这只风狼是假的,他才是最厉害的风狼!

王紫收回手,那风狼和十几只跳跳兔瞬间散去,而众人也慢慢从目瞪口呆的状态中回过神来。

“谢谢……谢谢你、王紫!”最激动的莫过于小五,一瞬间蹦到王紫面前,感激的话不知道怎么说出口,王紫这是在教他阿!从小生活在人性最为淡泊的最底层,要不是刀锋佣兵团,他也许到现在还在某个黑暗的街角苟延残喘,看惯了贪婪的人性,如今……竟然还有人能做到这样……

“唔,你要能让水元素为你所用。”王紫道,慧远方丈当初说过,这是个艰难的过程,有些人觉醒了灵根,但也许终其一生都无法让元素为自己所用。

“为我所用?”小五思拧眉思索,而在王紫话刚出口,在场的所有人都安静了,脑海中不停地回响着‘为我所用’四字。

“呵呵~~那是不是火、也可以啊~小紫紫?”过了一会儿,只听慕千厷笑着问道。

“……应该可以”王紫看向慕千厷,很佩服慕千厷灵活的思维,她也想过这个可能,理论上也是可以的,只是她没有火灵根,没办法一试。

“呵呵~~”慕千厷又笑,能跟王紫有一样的共识,真是令人开心啊,伸出手,想象着跳跳兔的样子,慕千厷集中精力控制着灵气,空气中渐渐出现星星点点的火星,火星逐渐聚集,一点点变大,一双长长的火焰幻化的兔儿渐渐成型,接着是头部,然后是肥硕的身体,只是、突然间扑哧一声,快要成型的跳跳兔扑簌着熄灭了,星星点点的火光瞬间消失不见。

“哎呀、不行呢!”慕千厷笑,没什么可惜。

“哼哼,死妖精还想显摆!”卫子楚幸灾乐祸

“要不小楚楚来一只刀枪不入的金兔子?”

“有那样的兔子吗?”

“为什么没有?”

“……”

……

一顿很是欢快的晚餐,好多佣兵都带着未完的思考回到帐篷继续,他们都是刀尖舔血的佣兵,哪里来的时间和资格去正规的学院门派学习,虽然不知道王紫来自什么地方、是什么身份,单单靠她今天的所作所为就足够征服他们了。

“要让水元素为你所用”王紫轻飘飘一句话,对于他们来说却不知多么意义深重的点拨……

而今晚欢乐的氛围显然有一人没有感受到,反而怨气缠身。

“哼,王紫王紫都是王紫!她有什么好!不就是长着一张祸水的脸,冷的像块石头有什么好!哼,那龙又厉害到哪里了?还不是累得跟狗一样!”

“说什么元素为我所用,谁不知道阿!师傅都会教的好吗?说出来故弄玄虚!什么东西!”

“就是因为那张妖精脸所以那么多人向着她吗?连二叔都帮她!二叔已经是结丹中期了!怕她干什么!就不信她还能幻化一次龙!”

越想越生气,黑暗中一张还算貌美的脸渐渐扭曲起来,但不知怎么地,脑海中突然掠过一张笑的极其温润的面孔,火光映衬下那么温柔、那么宁静……本来扭曲的脸瞬间恢复原样,不自觉笑开,红霞飞上双颊。

“卫、子、谦……”女子低低的呢喃。

……

第二天,早早的踏上回城的路,经过一夜的整顿疗伤,大家的面貌都好了很多,精神奕奕的走在路上,佣兵们热情很高涨,每次出任务平安回来,都是一次新生,何况这一次还结识了王紫几人,真是不能不热情啊!

“王紫,我昨天试了几百次,还是不行……”小五跑到王紫面前,有些沮丧的说道,他也不笨啊,要不然不会在19岁就筑基了……

“几百次不行就几千次呗~瞧你那傻样儿~”卫子楚凉凉的说道。

“你太急了”王紫道

“什么?”

“王紫说你太着急,急于求成”卫子谦解释道

“……”小五挠挠头,不懂

王紫见他这样,也不说话,伸出手,掌心向上,眨眼间一团水汽跳跃在王紫掌心之上,渐渐的凝结成水滴,像是无数个调皮的孩子,不停的翻滚跳跃。

小五惊讶的看着,任何一个水属性灵根的人,适合你发一串水珠那都是小孩把戏了,但王紫掌上的水珠,却好像不是口诀召唤出的,像是有灵魂有思维的元素……小五激动的大睁着眼睛,他好像触摸到了他从不敢想象的领域,此刻他甚至隐隐有预感,他将会因此踏上他梦寐以求的强者之路。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小五激动的说道,这才是‘元素为我所用’!

“谢谢王紫殿下!”

“喂喂喂、王紫是我家殿下!”卫子楚一巴掌排在小五头上说道。

“嘿嘿,王紫殿下王紫殿下!我就叫了怎么着吧?”小五挑衅的说道

“小心小爷的拳头!”卫子楚捏拳威胁

“嘿嘿,等你筑基了再来揍我吧!”小五做了个鬼脸一溜烟跑到东方野身边。

“切,就凭你,一个毛孩子,用不着筑基小爷照样可以秒杀你。”卫子楚懒懒的走着,不在意地说道,他会跟一个小孩子计较吗?怎么可能阿?

“我不是毛孩子!我19岁!那叫年轻有为!”

“毛孩子就是毛孩子,19岁也是毛孩子,年轻有为说的那是小爷我知道吗?”

“切,你都老了!”

“怎么会,我跟死妖精和战爷也个岁数。”

“……”魂淡阿,转移战场阿!小五看了看一身肃然的李战和笑的好不妖孽的慕千厷,识相的住了口,直觉的,在慕千厷手里讨不到好。

……

上午十点左右的时候,一行人终于走出中部森林,迎面洒下的日光让众人都享受的眯起了眼睛,十几里开外的城池,已经能看到高低错落的楼宇。

越接近城门,路上的行人越多,三条宽敞的官道直修到城门口,不少御剑而来的修士接近城门时跃下剑来,交给收成士兵什么东西后进城,官道上各色马车驱来,好不热闹。

“好热闹!”卫子楚感慨道,看着天上飞来飞去的人,地上着装各异的人们,这真的不是华夏了阿。

“六大门派的初选就在十天后了,到那时才是真的热闹阿!”东方野笑道

“说的好悬乎”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东方野道,越来越好奇他们的来路了,对于六大门派收徒这么重大的事情,居然会不知道。

“嘿!野狼回来了!”城门口的登记士兵瞧见东方野,热情的上前拍拍东方野的肩膀

“听说你们拿下了佣兵联盟S级的任务阿!看样子凯旋而归了阿!”

“是,我们很幸运!”

“呦、野狼什么时候这么感性了,这次你们小队要升级了吧!恭喜恭喜!”

“谢谢兄弟,你怎么来城门口了?”

“亥、别提了,前两天得罪了世子小祖宗,被发配过来了!”

“哈哈哈,跟兄弟我混得了,别在那受那鸟气了!”

“嘿!你这话我可记住了阿!刀锋佣兵团少主可不能言而无信阿,等兄弟我料理好手头的事情,安抚了家里的婆娘,一定跟这你混阿!”

“哈哈没问题!”

“野狼,这几位是……”

“哦,他们是我们的救命恩人,要不是他们,估计这次野狼小队就全军覆没在风狼域了。”

“什么?!你们惊扰了风狼域?”

“是啊,廖武,改天再说,我要带着弟兄们回去交任务。”

“嘿!瞧我这脑袋,看见兄弟你太激动了,你先回,等兄弟我换班了找你!”

“行”

行过长长的吊桥,刚踏入城门,热闹的氛围扑面而来,熙熙攘攘的人群,古装扮相的人随处可见,街道两旁密密麻麻的商铺,各色小摊子,有些在交易兽皮兽血,有些在交易灵药灵果,还有不少卖法器的摊子,不少女子手抱可爱的小型灵兽穿梭在人群中,好一副热闹的市集景观!

“wow……我们穿越了阿……”卫子楚有点兴奋的说道,这是活生生的清明上河图阿,他们穿越到古代了吗?

“什么穿越?”小五探头问道

“咳,跟你说你也不懂,毛孩子!”

“切,我还不屑听呢!”

一路上卫子楚好奇的左瞧瞧又看看,这个世界的东西真奇怪,女人们不逛奢侈的衣服,不买名贵的鞋子,不看着豪车尖叫流口水,没有林立的公司企业,没有奢华的会所俱乐部,卖的东西无一不跟装备有关系,竟没有一件纯粹的装饰品,果真是不一样了……

“看那个男人好可爱……”

“是啊是啊,还有那个,笑着的那个!怎么那么迷人,好漂亮啊!”

“哪有漂亮形容男人的啊?你傻了啊?”

“真的真的不信你看啊!”

“我才不信,天下最迷人的美男子,我不信有人能比过秋离皇子!”

“什么?你快看啊!他一定比秋离皇子更美!”

“我猜不……啊啊!不是吧?!那是谁?怎么可以那么美?!我不要喜欢秋离皇子了!好美好美啊!”

“切,刚才还不信,现在就倒戈!”

渐渐的周围传来高高低低的女子的尖叫,越来越多的视线聚焦到王紫一行人身上,当然最主要的还是慕千厷,卫子谦,卫子楚和李战身上。

“那个人是野狼队长吧?”

“什么?刀锋少主?在哪里?哇、真的是啊!那几个美男子是他的朋友吗?一个比一个出色啊!”

“是啊,那个冷着脸的男人,好酷啊!”

“穿白衣的那个看起来好温柔!”

“东张西望的那个也好帅,好可爱!”

“我们野狼队长也很帅的好不好!你们居然见美思迁!”

“切,你的眼睛还不是挂在穿红衣的男子身上!”

“……”

卫子楚不知怎么,突然间没了热情,不再看琳琅满目的摊子,走回王紫身边,只是隐隐能听到嘴里嘟囔着什么。

“哼,一群花痴,竟然敢说小爷可爱,小爷的面子往哪搁?”

“哈哈哈哈……可爱,可爱的卫子楚!”小五凑上去一听,顿时笑的前仰后合,这些女人的眼光好独特,可爱!好棒的形容词哈哈!

“滚!”卫子楚一脚踢开小五,双手插兜走在王紫身边,甩甩蓬松的短发,装深沉,可不是就战爷拿手,他也会!

“前面怎么回事?”东方野问道,快到佣兵团了,什么人在这里闹事?

“打架呗~走瞧瞧去~”卫子楚兴致勃勃道,该不是逼良为娼的烂俗剧情吧?哈哈烂俗也要看!

……

“你这个肮脏的乞丐!敢偷本郡主的储物袋,不长眼睛吗?弄脏了本郡主的裙子你赔得起吗?”一个变调的女声高声怒骂。

近了才见到是个身穿嫩绿色唐装束腰裙子的女子,年纪看上去也只有二十一二岁,手中挥舞着一个满是倒勾的长鞭,高高扬起夹杂着风声种种落下。

落在地上蜷缩着的衣衫褴褛的乞丐身上,那乞丐浑身已经快看不见完整的皮肉了,鲜血在地上蔓延开来,随着新一轮的鞭打,那乞丐只是把头深深埋在胳膊下,疼痛的抽出,却不见发出一声痛呼。

周围的人只是离的远远观望,在这个世界,这样的事情早已司空见惯,何况那女子名叫司徒苏苏,是这凌霄郡郡王的十三女儿!没人敢插手。

唰唰两声,女子正要落下的鞭子被两只手同时抓住,一人是看不惯的卫子楚!而另一人,竟是陆修明!

“哼,恃强凌弱!”陆修明冷哼一声,鄙视的看着司徒苏苏。

“你又是什么人,胆敢阻止本郡主,我看你跟这个乞丐是一伙的吧!”司徒苏苏气极,本来就不好的心情顿时怒火中烧,狠狠地抽动鞭子,但无论她怎么用力鞭子仍然纹丝未动。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开给我拿下这个贱民!”司徒苏苏冲着身后执剑的五个护卫吼道。

“哎……这位小姐不要这么粗鲁啊,这么美丽的脸应该让人静静的观赏嘛,盛怒的表情真的不适合啊!”另一道懒散的声音戏谑的说道,是卫子楚。

“你……”这才注意到还有一个人在,而且也是阻拦她的人,只是听了他的话她却怎么都反驳不了,平时她也是这样啊,没人跟她这么说过,转头看向卫子楚,却见到一个英俊非常的面孔,戏谑的笑,阳光穿过它蓬松的头发,衬着那张脸那么耀眼,司徒苏苏小脸快速的飞起一抹红霞,紧紧攥着的皮鞭顿时脱手,一时间竟有些手足无措。

“这么危险的皮鞭,还是不要当玩具的好哦~”卫子楚收起皮鞭交给一名护卫,护卫们见自家郡主那样子,也收了剑退了下去。

“哦、哦,好……”司徒苏苏红着脸应道,危险?她从没有伤到过自己啊,伤的都是别人,一点都不危险,不过,这样的游戏她玩的够久了,可以不玩……

“噗……卫子楚勾搭到郡主了呢!”小五噗嗤一笑,小声的说道。

“他完蛋了!”另一名佣兵有些幸灾乐祸的说到,惹上郡主可不是一件好玩的事情啊。

“十三郡主,这位是在下的朋友,初来凌霄郡,冒犯之处还请郡主见谅!”东方野上前拱手道,这么多人围观偏偏卫子楚上前,虽然没起冲突……但现下的样子,还不如起了冲突好处理……

“咳咳,东方少主不必多礼,你的朋友就是、就是我的朋友,你刚来这里吗?我是司徒苏苏,你可以叫我苏苏,你叫什么名字?”司徒苏苏转而看像卫子楚,小脸不自觉的又红了,但还是利落的问道。

“卫子楚”

“好俊的名字!子楚,现在中午了,一起用午膳吧?”司徒苏苏期待的问道。

“不了郡主,在下还有几个朋友,失陪了。”卫子楚兴趣缺缺,拱拱手跑回王紫身边。

陆修明扶起地上的乞丐,查看了他的伤势,很严重啊,有些地方甚至伤到了静脉,还有些旧伤,这乞丐倒是有点骨气,一声不吭。

陆修明翻出药剂,正要给他上药,却见那名乞丐突然挣开了他的手,头也不抬,也不道谢,蹒跚着艰难的前行。

“喂,你受伤了!别走!”陆修明喊道,上千拦他,那乞丐却丝毫不理会,绕过他继续走,一路上留下一串血红的脚印。

“你的伤不治的话会损害根本,修为无法精进的!”

听了陆修明的话,那乞丐顿了一下,身行微僵,却很快继续前行。

“哼,一个低贱的乞丐,有什么修为可言……”司徒苏苏忍不住讽刺道,想到卫子楚就在不远处,很快住了口。

陆修明无奈,怎么会有如此执着的乞丐。

这时,令人意想不到的,王紫竟然动了,几步走到那乞丐面前,手中凭空出现几个玉瓶,抬起那乞丐的胳膊,掀开瓶盖倒了上去,那乞丐挣扎,王紫祭出几条水链固定了他的四肢,掀开几个瓶盖将乳白色的液体一股脑全部倒在乞丐的伤处。

这是净化之水,王紫在离开华夏时就装好以备不时之需的。

接下来出现的一幕让无数双眼睛险些脱窗,只见那乞丐皮开肉绽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露在碗面的伤口长出白皙的新肉,几个眨眼的功夫,哪还有一丝一毫被鞭打过的痕迹,就连许久前的旧伤也一并愈合了!

尤其是陆修明,第一次怀疑自己自认为很成熟的心性,那是什么药?他见过的最高品阶的药剂,五品治愈药剂要没有这样的功效啊!所有丹药药剂的品阶共有九品,而令齐国皇城之内重兵把守,重重保卫的就是一颗七品的丹药,堪称镇国之宝的存在啊!而如此奇效的药剂,王紫竟然眼睛都不眨的全部倒在乞丐身上,还浪费了那么多!

懂行的岂止陆修明一人,不远处临窗而座的两个男子,一人紫衣华贵,一人红衣妖娆。

“那是几品药剂?”红衣男子问道

“不知道”

“呵,竟连你这鉴宝无数的九州盟少主都不知道,好玩了呢!”红衣男子妖娆的笑着

“总有我不知道的东西,不过,的确是好玩了,瞧瞧十三郡主小脸儿气成什么样子了。”

“呵呵,笑尘知不知道他未来的妃子迫不及待要出墙了呢?”红衣男子宽大的红袖一扬,软软的窝在宽椅中看戏。

“哼,居然帮一个贱民,一路货色!”

“郡主,我们是一路的呢。”卫子楚走到王紫身边,凉凉的说道,敢这么说他家王紫殿下,真是不想活了啊……

“啊?不是不是……是她、不是,是……子楚我没有说你,你不要误会啊。”司徒苏苏局促的解释

卫子楚冷哼一声,不理她,他倒要看看是何方神圣能让王紫殿下亲自出手相救。

王紫撤回绑在乞丐身上的水链,确认他没事了,转身就要走。

“谢、谢、你。”只听一个沙哑的声音说道,显然很久不曾开口说过话了。

“……”王紫转身,正好看到一双红色琉璃搬的眼睛,直直的看着王紫,王紫没有说话,会医治他也是因为无意间看见那双严谨,像极了九幽……

“我…会…记住你……的”只听那乞丐断断续续的说道,随后毫不迟疑,转身快速的跑开,七拐八拐一溜烟没了人影。

“切、谁要你记住。”卫子楚喃喃,真是个奇怪的男孩。

“子楚兄弟,前面是我朋友的客栈,你们先在那里用午膳,我去交了任务随后就到。”东方野上前说道。

“好嘞!回见!”

王紫几人进了客栈,围观的众人也各自散开,司徒苏苏身后一名护卫上前道:

“郡主?要订位子吗?”

“不了,回府!”司徒苏苏整理整理绿色长裙,忽略裙角处的脏处,转身离开,哼,卫子楚,她看上了!在凌霄郡,没有她司徒苏苏得不到的东西,也包括人!

……

等众人都散去了,东方野方才抬头,看着不远处窗边座着的两人,危险的眯了眯眼睛,两个魂淡,竟然看了这么长时间的戏,这兄弟没法当了。

而那红衣男子似是看不懂其中的意思,端起一杯茶水,远远的敬东方野,笑的妖娆。

“流云,伺候好我朋友。”东方野看向另一个紫衣男子,传音道。

“朋友?”

“是”

“呵呵,好。”

这是个什么样的客栈?呵,要放在华夏,那一定是有钱!为什么呢?装潢的如此金碧辉煌,每一道横梁,每一道接缝,无一不是用金子镶嵌的啊!货真价实的金子,在这修真界,也只是用来装饰的材料而已,仅此而已。

刚进门,就有一位身穿灰色道袍的中年男人迎上来,拱手热情的说道:

“几位贵客请进!”

“贵客?”卫子楚道

“是啊,东方少主的朋友可不就是我们的贵客,在下已经备好包厢,几位二楼请。在下是这里的掌柜,姓李。”

“李掌柜请”

客栈的人很多,两层目测全部满座!不少进来询问的人们都被拒之门外,这仅有的包厢也是平时不动用的房间。

“谢谢了,李掌柜。”

“这是在下分内的事情,饭菜很快送上,烦请各位稍后。”李掌柜客气的说道然后管好门退了出去。

“喝!东方野不简单呐!”卫子楚看着包厢内名贵的摆设说道,一路上听到的消息也不少,貌似这个刀锋佣兵团也很是牛叉的样子啊。

卫子谦端起桌上的茶壶,给几人斟了茶。

“不错啊,灵气浓郁,好差啊!”卫子楚喝了一杯,又去倒。

王紫尝了一口,的确是灵茶,灵气浓郁,比在万清寺时慧远方丈泡的茶灵气还要浓郁很多,只是,并不比慧远方丈泡的好喝……

慕千厷靠在椅背上,手中旋转着茶杯并没有喝,李战也坐在那里闭目养神,来修真界不过短短二十四小时,发生的事情却一点不少。

“这次六大门派初选,听说还是车轮战打擂啊!”

“几百上千万的人们,车轮战要打到何年何月啊?”

“每个回合一百人,估计最少也得一个月啊!”

“每个门派要的人最多不超过两百啊!鲤鱼跃龙门,难啊……”

“嘿,难就不去了?去玩玩大不了刷回来呗哈哈!”

大厅中的人们热烈的交谈着,话题无不是围绕着此次六大门派大选。

“今年光是皇室的人,就是个不小的名额啊!”

“皇室?”

“不是吧?你连这个都不知道!七国皇室的人,已经全部到期了,听说修为基本都在筑基期了!”

“什么?筑基期?那一定会受累成功吧!这次要求是在三十岁之下,比三百年前那一次宽限了五年呐!”

“嘿嘿,你还不知道吧,这次前来的皇子们,不少是二十五岁到三十岁之间的!”

“啊?这么巧?”

“嘿嘿,巧……巧啊……”

“你、你是说……”

“不说不说,喝酒了!”

而先前的两名男子亦听到了他们的对话,红衣男子斟了杯茶,笑道:

“愚蠢”

“呵,真的有些巧呢!”紫衣男子戏谑的说道。

“呵……”红衣男子同样戏谑的笑,懒得搭理他。

“……话说,你名动天下的美名要保不住了呢,‘得见秋离红衣,甘饮黄泉杯盏,从此了却红尘痴怨’……不知见了那位红衣男子,天下女子是否还愿意为了见你一袭红衣甘赴黄泉啊?”

“呵,那些肤浅的女子之言,流云会信?”

“为何不信?”

“纵使弱水三千,我要的只是一瓢。”红衣男子细长的眼睛微挑,妖娆的笑开,说出口的话不知真假。

“总是弱水三千,流云要的也只一瓢。”紫衣男子桃花眼微眯,说了同样的话。

“哈哈……”

“哈哈……”

二人相视大笑。

“号外号外啊!”这时一个大汉飞快的跑上二楼,在一个大桌子旁停下,端起茶壶牛饮了一通。

“胡六!什么消息,别光顾着喝啊!”

“让我喘口气啊倒是!这回绝对是大大大大的消息啊,绝对、绝对一手消息!呼呼……”

“什么?难道是六大门派的掌门都来凌霄了?哈哈,不是吧?”

“哼,六大门派的长门算什么!”那胡六捡了张椅子坐下,脚踩在另一个人椅子后边,颇为得意的说道。

“六大门派的掌门还不算什么?胡六你就说吧,你这次接的好像是大单子,大谈到什么消息了?快说快说啊!”

“哼,我跟你们说啊,听说逍遥四散人会来凌霄、选第四代徒弟!”看到大家的视线都集中在自己身上,胡六清清嗓子说道,满意的看着大家瞬间石化的表情。

而同样听到消息的红衣男子呵紫衣男子也一瞬间严肃了起来,相视一眼,各自招招手,两名浑身黑衣的男子凭空出现。

“主子!”

“去,打听清楚怎么回事”紫衣男子吩咐道

“是!”

“主子!”

“你也去,要快!”红衣男子同样吩咐

“是!”

两名黑衣男子领命后又隐去身形。

“九州商盟都没有消息?”红衣男子问道

“没有”

“……”

“什么什么?胡三你不是发烧了吧?胡言乱语吧?”

“逍遥四散人几百年不踏入大陆,他们不是最讨厌这样人多的地方吗?要论人多,这个时候哪里比得上凌霄?”

“胡三你快说啊怎么回事?!”

片刻后,反应过来的众人一瞬间炸开了锅,远远竖起耳朵听着的人们也耐不住起身围在胡三所在的桌子旁。

“诶诶!你们给我安静点!哼哼,我可是亲眼所见!诶诶你们还听不听我说了!我说了安静!”

看着众人安静下来了,胡三才喝了口水继续道:

“前些天我们一行人城外的十里坡过夜,连续几夜弟兄们的食物都鬼使神差的不见了,起初我们并不在意,后来,一天晚上在吃晚饭的时候,我可是亲眼看见两个兄弟手里的烤兔子凭空消失啊!”

“十里坡那是盗贼团驻扎的地盘,丢东西太正常了!那跟逍遥四散人有什么关系?”

“切,盗贼会偷吃的吗?你见过这样的盗贼?!”

“对啊!难道是……”

“嘿嘿没错,就是爵爷!后来弟兄们为了引出偷食物的人,准备了一大堆美食,瓮中捉鳖啊!被我们逮了个正着!”

“你又怎么知道那是爵爷?”

“爵爷自己说的啊,可能是爵爷吃了东西心情好,跟我们说他们来这里玩玩顺便拐几个徒弟回去!你们那什么眼神!怀疑我?你们见过能使出白色火焰的天火吗!哼,当时老子差点吓死,那可是爵爷啊,好酒好肉此后了一晚上!”

“真是?白色火焰?那……爵爷有没有随便甩给你什么法器?”众人马上感兴趣的问道

“哼哼,不说了不说了!老子饿了!吃饭吃饭!”

众人见胡三缄口不言,各自散开,但不少羡慕的目光好是停在胡三身上,魂铸师爵爷随随便便仍件破铜烂铁也绝对是宝贝啊!早知道他们也带着没事等在十里坡了,管他是不是盗贼团的据点呢。

……

“这个爵爷,还有逍遥四散人,看起来很厉害的样子啊!”卫子楚开口打破沉默。

“白色火焰啊~~的确好厉害的样子哦~~”慕千厷手中跳跃着一簇红色的火焰说道。

“铸剑师”李战道

“逍遥四散人,也是来收徒的。”卫子谦道。

“砰!”包厢的门被猛然推开,一个粉色的身影冲进来。

“子楚子楚,我来找你了!”原来是司徒苏苏,身后跟着五名护卫。

“郡主,你这样贸然闯进来不觉得很不礼貌吗?”卫子楚面无表情的说道,两只手移动着餐盘,把王紫爱吃的都放在王紫面前,还一边祝福王紫快吃什么。

“可是我很想你啊,回去换了衣服午膳都没有吃就跑来找你了!”司徒苏苏有些委屈地说道,她从来没有这么惦记一个男人好吗?

“一面之缘而已,郡主厚爱了。”卫子楚头也不会,继续给王紫斟茶。

“子楚你……”司徒苏苏委屈的咬着唇,看到卫子楚一直在照顾身边的王紫,瞟了一眼,却瞬间怒火飙升,居然是个女人!还是个长的如此狐狸样子的女人!她居然现在才看到,子楚是喜欢她吗?所以才不看自己?怎么可以?怎么可以!她看中的人就一定要得到!

“你是什么人?见到本郡主还不行礼?”司徒苏苏尖细声音吼道。

王紫停下筷子,喝了杯茶,身边的怨气和杀气一股脑朝她涌过来,没法继续了。

“砰!”

“你!就是说你这个贱人!还不给本郡主跪下行礼?!”司徒苏苏怒火不停上升,一掌拍在王紫面前的桌子上吼道。

蹭蹭蹭蹭!四人同时从座位站起,卫子楚冷冷的看着司徒苏苏道:

“郡主,马上道歉!”

“子楚我……”司徒苏苏好像继续骂,看到卫子楚如此冷俊的脸色,没有继续说,但是心中的怒火越烧越旺。

“怎么回事?是何人在我九州客栈闹事?”一个好听的男声响起,随后推门进来一个紫色的身影。

只见那人身着白色古装长袍,外罩紫色蚕丝外衫,长发高高束起,额间一抹银色发带,上嵌一枚上好紫色晶石,发间坠一抹银色流苏,一双含情桃花眼,手执一柄折扇。

而随后进来的另一名男子,美!竟如此美!首先看到的是曳地红衣,艳红色的红衣!长发披散,不束不盘,直落腿膝!细长的眉眼,粉色的薄唇,修长合宜的身形,嘴角处蔓延的笑,端地是妖娆美艳之极!却丝毫不会让人误认为是女子!

如果说慕千厷美,他的美夹杂了不可忽视的危险,极致的诱惑,极致的危险,而那男子的美,确实单纯的妖娆,让人忍不住沉醉其中,甘愿将自己的一切捧在他脚下,即使献上忠诚的灵魂!

“哦?是十三郡主啊!我当时谁胆敢在我九州客栈闹事呢?他们是我的朋友,不知他们哪里得罪了郡主?”西门流云问道

司徒苏苏身后的五名护卫冷汗噌蹭直冒,郡主招惹来的可都是大神啊!求求你别说什么惊人之语了!

“西门少主,这个贱人见了本郡主不行礼,本郡主在教训她!”司徒苏苏绝对是脑袋被门夹了,竟然没听到西门流云那句、他们是我的朋友,以为是来帮她的,瞬间势气强了几分。

“你……你要、要干什么!”

司徒苏苏话音刚落,只见李战踩着稳稳的步伐,一步步逼近司徒苏苏,鹰眸似乎酝酿着风暴,低沉的声音说道:

“道歉,滚”

“你……你是什么东西!那贱人本来就该给本郡主行礼!她母亲没有教她吗?一定是她母亲也跟她一个样子,不懂规矩!”司徒苏苏吓得躲在五个护卫身后,但听到李战毫不留情的话,这辈子还没有人敢对她这么说话!

只是这一次,话音还没落,已经有五道杀气同时涌来!

“啊……”一声惊恐的尖叫!

五个护卫同时拔剑上前,西门流云和北秋离惊讶的看着前方,快!太快了!这是什么速度!

只见王紫掐着司徒苏苏的脖子高高抵在墙面上,司徒苏苏惊恐的挣扎着。

“快放开郡主!”五个护卫喊道,司徒苏苏死了,他们必死无疑!

唰唰唰几声,李战四人闪身挡在王紫身后。

王紫的手渐渐收紧,墨色的瞳仁中忽闪着丝丝红线,指尖处无人可见的黑丝蔓延……她竟然敢说她母亲?没有人!没有人可以说他的母亲!母亲是她的逆鳞,触者,必死,身魂皆毁!

司徒苏苏挣扎渐渐小了下来,已经出气多进气少了,眼看就要踏入鬼门关……

“快放开郡主!”五个护卫拔刀攻上去,奈何被李战四人拦住,看着郡主渐渐发青的脸,五人发狠的猛攻!

“紫小姐助手!杀了十三郡主不仅会连累到东方!就连你的四个朋友也会身陷险境!司徒府藏龙卧虎,紫小姐三思!”西门流云用了灵气喊道,王紫现在正在盛怒中,必须得让他冷静下来!

“就连你的四个朋友也会深陷险境!”这句话不停的撞在王紫的脑海中……

------题外话------

呼呼……今天终于万更了!累瘫了,眼睛也快瞎了!能想象到对着手机码一万字的感觉吗?真心……不好受啊……但我还是写的很开心,有作者朋友们的支持和渐渐涨起来的订阅,今天一天都热情满满啊,只是码完之后密密麻麻一万字不能检查了,不然我的眼睛真要废了,有错别字什么的大家将就将就~完了回家后我会改的!么么大晚安!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