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十一章 雪夜离山(二)

院中,慧远方丈低低叹息出口,慕然出口的一声咳嗽打破了小院弥漫的沉寂,慧远方丈身形微微一晃,抬手拂过嘴角,无法忽视那突然苍白的脸色和袖口晕染的血红,却不见那人任何动作,只一动不动的站着,仿佛那双温和的眸子能够穿破层层院墙注视着那渐行渐远的身影。

昨夜他曾为王紫卜算过前程,修真之人随着修为的升高,会多多少少生出窥测天机的能力,他本对占卜稍有涉猎,按说就算不能测的多精细,大致的方向不会有问题,可是昨日他拼尽全力最终被卦象反噬身受重伤却只得到‘暂缓向北’的指示。

震惊之余却是说不出的担忧,王紫从何而来他不想追究,那个将所有的情绪深深埋在眼底的孩子,那个让人心疼的孩子,命格为何如此奇特!他丝毫无法揣摩一二,前路无疑是凶险的,那样单薄的身子,到底能不能挺过来……

思绪翻飞间忍不住一连串的咳嗽溢出嘴角……

下午的时间过的格外的快,在第三组聚灵阵的灰灵石化为飞灰之后,王紫起身活动了一下四肢,天已经暗下来了,她……该走了。

这里所有的东西都不属于她,没有什么要带走的,只是……王紫犹豫了一下走到床边,在床沿摸索几遍,一个暗格突然弹出,王紫将里面的一个精致的木盒拿了出来,微做思索还是收进了戒指。

王紫走出门,顿时一阵冷风吸入胸腔,刺激的她直想咳嗽,这才发现已经停了的雪不知什么时候又开始下了,纷纷扬扬犹如鹅毛的大雪,地上已经积了厚厚一层,脚踩下去马上留下一个深深的脚印。

王紫取出慧远方丈送她的黑袍,披在身上,暖融融的马上不见了方才的寒冷,山路的积雪让王紫的行路有些困难,但用精神力勘探前面的路,避开偶尔走过的人,总的来说,还算顺利。

王紫在雪地中驻足,忍不住回头看向万清寺,在这片无尽的雪夜里,只有万清寺散发着朦胧的光晕,隐约能辨认是慧远方丈的小院,是了,听说万清寺今晚很热闹,各方俗世势力齐聚有事商议。

王紫不会用精神力交流,却可以听到,但慧远方丈没有再交代王紫什么,片刻后,王紫掉头向山下走去,雪地里留下一连串深深的脚印,却在黑袍扫过之时恢复原样,看不出丝毫有人经过的痕迹,雪好像又密集了些,夹杂着寒风簌簌的降下,却一点都没有沾湿王紫的黑袍。

这里是沧山山脉的内部,只有直升飞机可以进来,但也只能停在云带山,不能再深入了,王紫必须步行到云带山。

王紫站在一个陡坡上,静静的看向万清寺,以王紫的视力只能隐约看见一个晕黄的点,几乎淹没在雪幕之中,王紫抬头深深看了一眼,就像每晚睡觉前习惯性的看着万清寺迟迟不熄的灯火,也许从此那晕黄的灯会点在王紫心脏的某处,微弱的,却是……暖的。

王紫转身滑下了陡坡,脚步不停地奔走着,不知怎么想起了慧远方丈经常低估“你这丫头,一点都不可爱”,记忆中也有一个老头说过她不可爱,可爱?她不太明白,像那种毛茸茸的,拥有很漂亮的毛色,水亮的眼睛,声音也很好听的小动物吗?

还是她记忆中只见过一次的小婴儿,伸展着短小的四肢,睁着两颗黑葡萄般晶莹的眼睛,咿咿呀呀的说着他自己才懂得话,笑着露出刚刚长出的牙齿,那样子确实让王紫觉得心情很好,那是可爱吗?如果是的话,她……的确不可爱。

“我走了,还会见面的”簌簌的寒风吹散了王紫刚刚呢喃出口的话,又听王紫说道:

“还有,你很可爱,你的白胡须,笑的时候,一抖一抖的,眼睛眯起来,几乎看不到。”平淡的声音,听不出玩笑的成分。

却不知远在万清寺关注着她一举一动的某方丈,手中的茶杯和转动的佛珠一顿,隐隐有些激动,长须一抖一抖的……

这里是佛顶山的边缘,翻越前面的玉泉山就是云带峰,却见王紫疾行的身影陡然慢了下来,识海中出现的画面,王紫皱了皱眉,依然走了过去。

前面的大树下,三个身影越来越清晰,借着雪地反射的白光,可以看见三人虽穿了厚厚的衣服,但仍然冷的来回走动着,双手摩擦着取暖。

也许是听到了动静,三人“唰”的抬头看过来,可不是消失了多天的晓青、晓环、晓烟吗?三人看着王紫不急不缓的走在他们面前,三人眉头紧皱,却都没有说话。

“你们,有事?”还是王紫开口了,隐约猜得到他们想说的话

“呵呵,晓竹,这么晚了,天冷,随我们回去吧”说话的是晓环,也许是在雪地中呆的时间久了,声音听起来很僵硬。

闻言,王紫抬头看晓环,大大的帽檐投下的阴影让晓环看不到她的表情。

“我以为你知道,我不是晓竹了”

王紫话落,明显看到三人的身体一瞬间僵硬,涣散的眼神不知道有没有想什么。

“晓、晓竹,别、别开玩笑了,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半晌,晓烟说道,娃娃脸上出现比哭都难看的表情。

“你不是晓竹,是啊,你不是晓竹”晓青说道,声音突然低沉,不像平时青年清亮的声音,像是压抑了深沉的悲伤,低着头,一步一步的走向王紫。

“你不是晓竹,你是谁?晓竹才不会用那种语气跟我们说话,不会整天板着一张脸,不笑也不多说一个字,不会不吃药,不会不听晓环的话,不会嫌我烦,不会不关心我们三个,更不会躲着我们,你说!你到底是谁?到底是谁!为什么拿走晓竹的身体,晓竹呢?你把晓竹给我还回来!”

晓青越说越激动,到最后几乎在咆哮着,在空旷的山里一圈一圈的回荡

“晓竹呢?你为什么赶走晓竹,她那么可怜了,她那么努力的活着,为什么到最后还是被你抢了她的身体!你是谁?不!我不管你是谁,你现在马上给我滚出晓竹的身体!”

晓青愤怒的吼道,伸出手眼看就要抓住王紫的衣服,被王紫闪身避开。

愤怒淹没了晓青的理智,见王紫躲开,晓青跟上来就要拽王紫,王紫皱眉,晓青只觉得脑海中突然一阵眩晕,控制不住摔在地上,甩甩头恶狠狠的瞪着一步之外的王紫。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