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九章 奇异录

王紫没有觉醒灵根,只学习一些普通阵法,灵阵都要灵力支撑,慧远方丈看出王紫在阵法方面的天赋,便让她去了藏经阁,没想到她五天不到就将所有关于阵法的书籍翻越完了,而且推算演变精妙之极,变幻莫测,就连慧远方丈都不能尽数破之。

再厉害的阵法,若遇上强过它几倍的破阵之人,在无法用和平手段破阵之时,完全可以用蛮力毁了阵法,所以这些阵法对于普通人再厉害,对王紫将来也无甚用,慧远方丈在欣慰的同时也为王紫忧虑。

慧远方丈站在小院中,抬首望着明灭不定的星辰,轻声叹息,转眼间身形消失在原地,空气中只留一句“要变天了……”渐渐消散。

清晨,王紫起床后方觉得天气有些冷,平时穿的衣服不足以御寒,王紫随手抓了一件衣服披在身上出了门,这才发现几个小时不见的群山此时被披上一层银白的轻纱,天空中还有稀稀疏疏的雪花晃晃悠悠的飘落。

空气中是寒冷中夹杂着特有的清新,身处在一望无际的洁白中,干净的让人无比舒心,王紫深深的吸了口气,寒冷的空气刚进胸腔就引起王紫几声连续的咳嗽,但仍然无法阻止王紫莫名的好心情。

雪下的不大,只积了薄薄一层,但山路上已经被扫得干干净净,多半是五更天便起来做早课的僧人们打扫的,露出刚刚生出不久的初春的嫩绿。

王紫径直去了藏经阁,藏经阁的看管长老得了方丈的令,知道王紫每天都来这里,双手合十念了声“阿弥陀佛”便给王紫开门进去了。

王紫在藏经阁中四处转转,发现已经没什么她能看的书了,阵法书已经看完了,历史类的书不用看,司马戍就可以讲,经书她还看不懂,从小在国外生活,她能将汉语说得这么好已经很不错了,她也试着看了几本,但是可惜她……还是看不懂。

在三楼末排的书架上,有几本泛了黄但还算崭新的书籍吸引了王紫的注意,这里的书好多都是保存几十年几百年的书,有些甚至是孤本,是寺院里很宝贵的财富,不是在外面的书店可以见到的。

年月久了书页泛黄正常,但这几本书却不像是经常被翻阅的,王紫抽出一本翻看,原来是“奇异录”,里边都是一些光怪陆离的事,鬼神之说颇多,这些寺庙的僧人不翻阅也就不奇怪了。

王紫闲来无事坐在书架旁翻看起来,没什么精彩的,王紫也就很快带过了,却在接下来一本书的时候,翻阅的速度渐渐慢了下来,显然有什么故事引起了王紫的兴趣。

故事讲的是太古时期的一对兄弟,无师自通修炼得道的事情,作者应该也是四处听来的片段,关于两兄弟的事情,记录颇多却零零散散,不甚连贯。

两兄弟天赋异禀,自小感情极好,兄长好斗,与各类飞禽走兽和一些部落的人们打斗,弟弟喜欢钻研奇门异术,特别是阵法,太古时期部落内由于人数较少,常常发明一些阵法狩猎,弟弟钻研阵法,几乎无阵不破,无阵不晓。

太古时期灵气充裕,万物生灵本能的收为己用,在与野兽部族之间的战斗中,慢慢的总结出套路功法,直至如此衍生成为体系,兄弟二人相互配合几乎无人能及,二人离开部族,一路走一路向人挑战,甚至进入各大无人敢进的灵兽森林与野兽过招。

过程虽也有凶险之极的情况出现,但兄弟二人从来不曾惧怕过,怀着一颗追求进步的心脚步不停地四处闯荡,昼夜交替,年岁变更,二人也不知道过了多少年月,人类野兽对于他们已经再无可以匹敌的对手。

二人已然成为世人心中战无不胜的战神与阵法之神,人类灵兽甚至闻风丧胆,对他们退避三舍,一直走着、一直打着的日子有一天居然就这么停下来了,兄弟两倍感空虚,从二人能跟着族人外出狩猎的时候,不断挑战别人、挑战自己不知何时已经成为他们的本能,既然是本能,又怎么能戒。

既然没有对手,二人就想办法与自己挑战,不断地刷新自己的战绩,自己出招自己拆招,自己布阵再自己破阵,二人不知不觉已经修炼成仙或者成神,岁月不停地流逝,一点点带走他们最后那么点儿耐心。

二人无法忍受时间如此漫长,又无对手的日子,终于在一日将二人的真身封印在仙府,灵魂打上烙印,永生永世为兄弟,随即双双坠入轮回。

在不知哪一世中,适逢大难,晴空末,生灵亡,草木尽毁,整日风雷肆虐,暴雨如注,万物生灵死伤无数!看着一天天往下沉的天,各界能人异士束手无策,兄弟俩不忍天将大乱,遂灵魂返回仙府回归真身。

奈何穷极二人毕生所学亦不曾得见如此这般景象,真真是天地将合!一时想不出对策,整日闭门苦思,终于在一日弟弟激动地告知兄长他研究出的一个新阵法——补天大阵“擎天阵”

奈何此阵阵容浩大,二人豁出去将全身血液灌输其中,又以全部灵力开启阵法,立时穹顶归位,天又放晴,有修仙之人见天地间溢满红光,竟是一个阵法!一个无比浩大的阵法!又见二人长身立于天地之间,双手做施法状,遂奔走相告。

道行高深的竟能认出二人是太古时无人匹敌的战神,如今见二人立于天地间不知还有没有气息,得知二人救天下各界于危难,大难不死的生灵们激动下拜,感念其恩德!

其实二人引动阵法之时便已经身殒,灵力耗尽,就连灵魂都快维持不住,就快要魂飞魄散之际,突然蜂拥而至的充沛灵力将二人救了回来!原来二人此役救各界生灵于水火,善及天下,功德无量,信仰之力绵绵而至,致使二人修为更进、重塑不坏之身!

经此一役,二人有感于天道之力深不可测,生灵在大灾难面前犹如蝼蚁,追求突破进步之心仍旧执着,却感念修真之法颇为贫瘠,大贤大德之人甚少,遂将多年收集之功法散播各界,望有缘之人发扬光大。

而二人无数岁月来,亲手所著,包含了二人最精华之两部书籍,名曰——【天极图】与【紫极阵】却是被二人打下封印,寻了时空乱流,扔入其中。

所谓时空乱流,闻说是寰宇宇宙间各种气流碰撞产生的气流,出现的地点无人知晓,出现时间亦不得而知,有说千年一次,有说万年甚至更久,闻说时空乱流会在任何可能的地方消失,当然会席卷进入它的任何东西带至未知的地方,而不被任何人得知。

因此,【天极图】与【紫极阵】自此失去踪迹,无数能人异世甚至穷极一生都探不得半点消息,几千几万年之间,人们都不曾放弃寻求二书,结果也只是落得个抱憾而终,几亿年之后的今天,二书亦不曾传出消息,也不知是否真无消息。

兄弟二人散入各界的书不计其数,而修真一法也因此颇为繁盛,渐渐形成体系衍生至今,也少有人执着于二书,关于这件事已经渐渐被人淡忘,被无聊之人当做饭后闲谈之时的笑谈,却不知口口相传之下相较于事情真相有几分真、几分假。

“呼……”王紫合上书,靠着身后的书架轻轻的吐了口气,这都快成了她的习惯了,心脏病常常让她的呼吸很不顺畅。

这几本书都是记载的颇为奇异的事情,虽然作者在书后注明纯属个人编造,但书中的很多取材却标注了出处,有不同的消息来源时都会选取故事串联起来合情合理的情况,且每个故事条理清晰,想来是整理的颇为用心。

也许让一般的凡人看了,会当这些同聊斋一般看待,但王紫现在已经深知世界之大无奇不有,这些修真之人,移山填海,飞天遁地是真实存在的,所以在看这些的时候已经下意识的去保留了意见了。

王紫翻开书页找了找,却不见写书之人注名,最后在书的末尾页脚处用极小的字歪歪扭扭的写着莲生二字,王紫翻了翻其他几本书,发现这几本奇异录居然都是这个叫莲生的人写的,而且王紫细心地发现这些书著作年限跨越最大的甚至是百年之久,又是一个——不简单的人。

不过这作者也是个怪人,想必历经心血所著之书却偏要注明纯属胡编乱造,正文中的字整齐工整,像是机器所印,然而签个名字却难看的厉害,写在那么隐蔽的地方换了一般人怕是找不出来。

王紫坐在地上,不由自主的想到刚才书中记载的兄弟二人,是什么样的心让他俩不知岁月变更,一心寻求突破进步,就像书中所说的本能吗?这个寰宇宇宙究竟是何摸样,是否大到即使是他们兄弟二人亦停不下脚步,停不下向前的路?

二人将所有藏书抛入各界,为了让众人在大灾大难之前有自救之力,而将【天极图】【紫极阵】丢进时空乱流,有缘人得之,是否还有一层意思,栽培强者,让这个宇宙生生不息!这样也许会为他们无尽的生命铺设更加长远的路,给他们单调的行程涂抹更多的色彩?

而后王紫的思维不可抑制的定格在时空乱流,时空乱流的出现时间地点、消失的时间地点不为任何人所知,而进入时空乱流的任何东西亦不为任何人所知,否则【天极图】【紫极阵】何以几亿年不现踪迹。

“进入时空乱流……不为任何人所知……”寂静的藏经阁内突然响起王紫疑惑的自语,不自觉的响起前世死去时隐约见到的黑洞,进入晓竹的身体后也并未引起阴司的注意……

王紫起身将书放回书架,陷入思考的她不知道将书放错了位置,转身走时,一连串密集的“咚咚咚咚”像是东西滚落的声音,将王紫的思维暂时带回现实。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