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八章 阵法天才

却见王紫并没有回答这个无聊的问题。

慧远方丈见王紫不搭理自己,讨了没趣,摸摸鼻子也上前查看。

“丫头,五行聚灵阵乃灵阵,所谓灵阵,便是修真之人所布的阵法,以灵气为养,通常阵法由修为越高之人布下,威力就越大,而布灵阵没有灵石是不行的,灵石是修真界内流通的货币,也是修炼时不可或缺的东西,而灰灵石是灵石的雏形。”

“就像人间界的石头,灰灵石在修真界内随处可见,就像蚌埠孕育珍珠,灵石经由灰灵石一千年吸收日月精华,天地灵气孕养而成,灰灵石于修真之人无大用,最多摆个小聚灵阵,灵石的品质越高,聚灵阵的效果越好。”

“灵石的品质?”王紫问道

“灵石孕养的时间越长品质就越高,呐,这个,是下品灵石,一千年的灵石,这个,是中品灵石,这个呢,在修真界普通修士基本上就拿不出来了哦”

慧远方丈手中出现三块同为婴儿拳头大小的灵石,下品灵石呈珍珠白,中品灵石呈乳白色,上品灵石也是乳白色,但色泽莹润,表面偶尔有光华闪过。

“五百年下品灵石,一千年中品灵石,三千年上品灵石,更有极品灵石,十万余年才能形成,在修真界亦是稀有之物,更别提五行天品灵石,凤毛菱角啊,贫僧都没见过五行天品灵石生的什么样子,哎,丫头,有着一日你若见了,可给贫僧开开眼啊!”

王紫拿起那块下品灵石翻看了一下,突然闭上眼睛,将其握在手中,慧远方丈还来不及抢救那块灵石就看到它化成一簇灰白色的粉末从王紫手中洒落,顿时慧远方丈肉疼的看着那转眼间化为飞灰的灵石,看见王紫还在看着他手上的两个灵石,赶紧收了回来,说道:

“哎呀,丫头,你……你你怎可如此浪费啊?贫僧可以教你用阵法啊!”

“这个更纯,更快”

王紫如是说道,无视慧远方丈一副写着‘真是个败家子’的脸

的确,如此千万年形成的一次性消耗品,直接吸取灵石中的灵力是很烧钱的做法,一般人有灵石都会攒下来用来冲关时用。

王紫其实只是感受到了灵石中富含了很浓郁的灵力,想来试试,只不过她觉得中品灵石和上品灵石中的灵气她吸收了也是浪费,她的身体不能储存灵气,所以选择了下品灵石。

“哎,丫头啊,叫贫僧怎么说你呢,万一日后踏上修道之路,就你这般挥霍的样子你可怎么办,啊?贫僧很为你忧心啊,没有家族背景,没有门派支撑,你……哎你去哪啊丫头?哎哎,贫僧不念就是了。”

慧远方丈自顾自的念叨起来,看见王紫突然转身要走,也不敢说了,嘴里还喃喃了句‘哼,一点都不可爱’。

“好了好了,贫僧告诉你这五行聚灵阵为何没有运作”看见王紫果然停在聚灵阵旁,慧远方丈才满意的解释起来

“每个阵法都有一个固定的阵眼,五行聚灵阵当然也有阵眼,而它的阵眼因人而异,也就是说……”

“按照每个人的灵根属性不同,选择对应的阵眼”

“诶?诶诶?丫头,够聪明的啊!那你说说怎么开启阵眼发动阵法?”

只见王紫走进阵法中央盘腿坐下,闭上眼睛,片刻,只见其中一块灰灵石表面泛起一层青光,青光向四周散开,瞬间五块灰灵石和王紫被一丝细小的莹白之光连接,白光方一成形随即隐没。

“……呵呵,丫头啊,贫僧好不容易修来的一点点佛家心境,才短短几天快被你打回原形了”

看着王紫闭目静坐,慧远方丈低低的笑了两声说道,随即寻了一处地方盘膝坐下,这个丫头倒是自在,自己吸收灵气去了,留他在这护法呢,哎……

话说一座佛寺大大小小都设有藏经阁,历代高僧都会将平生所悟记录在册,传教后人,以渡世人之苦,藏经阁往往是寺中的重点看护场所,建造颇为讲究,防水防潮,还要定期差人晾晒。

今日,难得初春时节大好天气,阳光明媚,万清寺中多数僧人都前来此处晾晒经书,藏经阁门前大片空地上铺满各种经书,偶尔清风拂过带起的书页沙沙翻动的声音,给这个舒适的午后添了更多惬意。

这里只留了两个小沙弥照看经书,偶尔走动整理书籍。

而在藏经阁门前的台阶上,一个纤瘦的女孩侧着身子坐着,挡了部分刺眼的阳光,灰色的袍子下摆系在腰际,长发高高竖起,露在阳光下的半个侧脸苍白的没有半点血色,即使这难得的好天气也似乎不能给她染上温暖。

只见她膝上摆一本有些泛黄的书籍,左手不时翻动着,右手边立着一个手臂粗的瓶子,瓶盖躺在一旁,右手抓着一只毛笔,蘸着瓶子中的水不停地勾勾画画,刚刚画好的图经太阳一晒马上就蒸干了,却见她马上开始另一幅图。

不知过了多少时间,女孩合上不知道是她翻阅的第几本书,起身稍微活动了一下长时间蹲着的腿,拿了瓶子毛笔绕开满地的经书离开。

不一会便见一群僧人陆续前来收书,却是太阳已经斜挂在西边。

青城药堂后山竹林,司马戍抱着书百无聊赖的飘来飘去,王紫自从下午离开万清寺就钻进了这片竹林,起初见她拿着个铲子以为她要挖竹笋呢,后来见她手里捧了一堆小旗子埋在竹林,他才恍然,原来王紫在布阵。

刚见王紫的时候,她一副病怏怏的样子,走几步就要休息休息,可是如今,除了苍白的不正常皮肤还真看不出来她疾病缠身呢,王紫每天往返于青城药堂、万清寺和后山之间,却不见疲累。

万清寺司马戍可不敢去,哪有鬼敢进寺庙的,当然不知道王紫在万清寺做了什么,如今居然在竹林布阵,关于阵法,他司马戍还真是一无所知,术业有专攻,不懂的话,也正常嘛……

见王紫从竹林中走了出来,司马戍飘过去想看看王紫布了什么阵法,可是就在他刚要飘进去死,一股无形的力量却将他远远推开,司马戍目瞪口呆的看着王紫,唤了声:

“小姐!”

“呵呵,老鬼阿,你进不去,只要是鬼都进不去”却听得一个苍老的男声在身后含笑响起,司马戍下意识的转身,却看见一个身着灰白僧袍,白须冉冉的僧人缓缓踱来,只眨眼的时间便已经出现在王紫身侧

“额……”司马戍睁大眼睛看着此人,身体不可抑制的颤抖起来,来人身上莫名的压力让他不适的退后几步。

“丫头,这边是你的出山之作?呵呵,贫僧就见识见识这迷阵。”慧远方丈说罢踏进了竹林之中。

且说慧远方丈踏进竹林,循着一个方向走去,缩地成寸,一步若百步,而这竹林看似与普通竹林无不一样,却好像没有尽头,怎么走都是茫茫竹林。

竹林中极其安静,对,就是“静”,不见一丝风吹进来,当然听不到风吹竹叶沙沙作响之声。

“呵呵……”

慧远方丈低笑一声,停下脚步,脚下换了步伐,仔细看来,却是‘左一,右三,左五,右七’,如此往复五遭,只见慧远方丈停在一棵竹子之前,这竹子与其它竹子并无异处。

慧远方丈单手握竹,竹子晃动两下,眼看就要连根拔起,却见慧远方丈突然住了手,手中凭空出现一把小铲,蹲下身子小心的掘开竹根,也就是竹子根部全部显露之时,在慧远方丈手中竹子的周围,突现七只青色的小旗子。

而竹林四个方向亦出现四面青色小旗,竹林中顿时有风灌入,沙沙之音不绝于耳,慧远方丈挥手拔起七面青旗,将竹子种回原地,拿着几面青旗,笑呵呵的走出竹林,竹林外站着目瞪口呆的司马戍和依旧淡然的王紫。

“丫头,这才两天不到,你便把我藏经阁中的阵法都学会了,而且,随便一个迷阵摆的如此变幻莫测,换了任何一个凡人,入了这阵,就别想出来了啊。”

“啊?”司马戍吃惊的长大嘴巴,出不来?这么夸张?他只看见慧远方丈在阵中转了几圈,然后用奇怪的步伐走在一棵竹子前,拔起了、哦挖起了竹子,然后变出几面青旗,然后就出来,好吧,术业有专攻,他不懂……

“那又如何,你只用了五分钟,你甚至可以不费吹灰之力,毁了这个阵”王紫平静的说道

“哎哎,你不说你这阵法只是针对凡人创立的,你这丫头,尽跟自己过不去,一点都不可爱!”

“一个普通的迷阵,你却在外围加了一个聚灵阵,封锁了风,又布下迷踪阵,阵中每两分钟变换一次方向,要不是贫僧能感知五行水属性,如何能找到方向,本是破坏阵眼便可,你却在阵眼处加了一个守护阵,强行拆除阵眼变自动摧毁阵眼,要换了一般人,定会终生被困阵中啊”

“阵中阵啊!你这是三阵合一啊!仅凭几本书而已啊,如此成绩,丫头还不满足吗?能把木之灵运用的如此精妙,是这个迷踪阵的点睛之笔啊,丫头,贫僧记得你五日前才感知到五行!”

“丫头,你可以出山了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