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七章 五行之“木”

话说那日王紫离开方丈院便直接回到她的屋子,一下午都不曾出门,这会儿已近凌晨,司马戍一只鬼在王紫小院中飘来飘去,王紫今天上午回来就没有吸收过草药,他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叫王紫起来。

司马戍这两天一直跟着王紫,看着她做着一件件颠覆他千年来认知的事情,对她似乎是与生俱来的敬畏与挡不住的好奇心,让他时刻等着王紫的召唤,她似乎对华夏历史一无所知。

而作为史官的他很高兴能够为她做些事情,每天都会讲些华夏的事,王紫只是默默地的听着,偶尔的发问却让他一个通晓历史的史官斟酌良久才敢谨慎回答。

那夜王紫派他把风,见她急速的奔进夜色中朝着万清寺而去,当时可把他吓坏了(他从一开始就误会王紫是借尸还魂),但他深知王紫不是轻易做决定的人,便眼睁睁的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黑暗中。

他是鬼魂,黑暗对于他来说才是真正的空气,而王紫作为一个凡人却视黑暗为无物,让他着实惊讶不小。

等他看着王紫的身影再度从夜幕中返回时,他那颗高高提起的心才放回原地,待她走近,他飘过去恭敬的在她身后告辞时,却见她突然回过头来,他没有看她的神情,因为她接下来的话让他的神经暂时性的短路了,记得她说:

“司马先生,明天我早晨会去万清寺,你帮我看着晓青,晓环和晓烟,有事就来方丈院外,不会有人拦你”

他的脑海中一直回荡着司马先生、司马先生…先生、先生……他竟然会觉得受宠若惊,似乎他直接听从指令才是应该的,以至于当他回过神反映过后面那些话的意思时,大脑又一次瘫痪了,那可是万清寺、万清寺!真的不会有事吗?还是方丈院,那个传说中的方丈,他真的不会被被一道金光照的魂飞魄散?

司马戍无神的向远处飘去,却在半途中突然见到万清寺中有金光射出,渐渐成莲花状盘旋,佛光是鬼怪的克星,他看了一眼便浑身颤抖着匍匐着身体落在地面上方,他身前多积善业,死后也不曾做什么为祸人类的恶事,才能在如此近距离之下保得小命。

尽管他极度恐惧颤抖,但仍然可以听见几声惨叫声,声音透露着恐惧和垂死挣扎,一定是哪些个小鬼就此魂飞魄散了。

待金光散去,黑暗重新覆盖时,他才颤抖着起身,心有余悸的在厚厚的本子上记下今日之事。

且说王紫,自从上午回到屋里,脑海中翻涌的都是慧远方丈的话,世界之奇竟到了如斯地步。

而且据慧远方丈所说,晓竹四人是药堂悉心栽培的弟子,成庄对‘晓竹’这次能够醒来颇为怀疑,从小用药物堆积的灵力不翼而飞,身体看似无力回天,却一再从死神的手中逃出,成庄想不出为何,却也乐意把她控制在自己的掌心之内。

“丫头,你如今并不能修习法术,前路多半危险重重,你可还是要继续走下去,不问结果?”

“对,不走怎知前路如何?”

“又或许前路漫漫,十年二十年你仍旧碌碌无为,并且拖着副残病的身体,你可还是要执意如此?”

“对”

“那即使你这副身躯甚至拖不过这个春天,灵魂再入轮回道,你可愿喝下忘川水,做个平凡之人,不再背负沉沉苦难?”

“不愿,我不做逃避之人”

“呵呵,呵呵,好!好!丫头,既如此,你便走吧,佛顶山不是久留之地,修真之人讲求机遇,要有逆水行舟、乘风破浪的勇气,决定了就去做吧!”

慧远方丈也说让她离开佛顶山,不能引起青城药堂的怀疑,又要解决那些灵植的问题……

“呼……”王紫翻身坐起,长吁了一口气,走出房门

“司马先生,你不必在这看着了”王紫对司马戍说道,她早就知道司马戍在外面徘徊,只是她一时半会理不清头绪,她暂时不需要那些灵植,因为昨天晚上在慧远方丈那你吸收的灵气效果要好很多,而且比灵植来的方便。

“……是”司马戍愣了一下赶忙应道,他实在是有些不敢接受王紫的这一声先生

半个小时后,王紫出现在后山的竹林中,借着月光可以看到王紫脚边散落着一些灰色的石块,今晚的夜不似昨晚黑沉沉的,满天的繁星预示了明天是个好天气,佛顶山的夜空似乎特别的低,低的让人怀疑伸出手是不是能够得到那璀璨的星星。

突然王紫抬头,慧远方丈左手执佛珠缓步走来,眨眼间便停在王紫面前。

“你迟到了”王紫道

“额,不就才几分钟吗,贫僧老人家了,走得慢”慧远方丈打着哈哈,说谎话不眨眼,老人家能缩地成寸、一步若百步吗?

“石头”王紫道,眼神示意他看脚边的石头

“哦哦,丫头,贫僧可不相信你只是还石头的啊?”慧远方丈笑道

王紫并没有答话,而是弯腰捡起几块石头,退后几步将石头摆开,起身看向慧远方丈道:

“为何没有产生灵气?”

却见慧远方丈直直的看着王紫摆的石头,瞪大的眼睛明显写着惊愕,半晌道

“丫头,你识得五行?这阵法谁较你布的?”

“昨天在你的院子里见过”

“什么?昨天你就那么瞧了几眼就记住了?”

“对”

慧远方丈顿时双眼放光的看着王紫,了不得啊!虽说这只是个最简单的小聚灵阵,修真之人没有人不会摆的,但也很有讲究的啊!

“丫头啊,这个阵法叫做五行聚灵阵,凡间界内灵气分散且不充裕,必须摆此阵法方能聚集灵气,此阵据五行而成,五行即金、木、水、火、土”

“五行木归东方,火归南方,金归西方,水归北方,土归中央”

“阴阳五行不停变化运转,布阵之人需通晓五行变化之理,方能精准布阵。”

“修真之人能感知五行,但凡人不可以,而丫头你这八枚阵石方位丝毫不差,精准之至,你是如何做到的?”

“也许,我可以感知你所说的五行”

王紫想了一下说道,她的确不清楚什么五行,只是依照昨天晚上慧远方丈所布阵法依样画葫芦,只是将原来的方位做了微小的调整,按照慧远方丈所说的话,那么她参照的应该就是就是五行了。

“什么?你可以感知五行?”

慧远方丈失控的喊道,一个修真人士感知五行最少也得五至十年,而且所谓的感知五行只是感知金、木、水、火、土五种性质其中之一二,一般人只能感知到与自己灵根一致的五行属性,而王紫……

“我可以看到很多东西,也可以感知到很多东西”

“那…那你可以感知到什么属性?”

“木”王紫偏头想了想答道,复又继续说道:“我能吸收灵植中的灵气,灵精”

“但这并不能代表你感知了五行,修真所说感知五行代表着五行之力愿为你所用,前提是觉醒了灵根,辅以功法符咒修行,阴阳五行,生生不息,这也是修真之人的能源根本所在!”

“愿为我所用?”王紫重复着这句话,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慢慢闭上眼睛,缓缓抬起右手。

慧远方丈不知道王紫怎么了,但见她突然地神情动作倒像是修真之人顿悟的情形,心下疑惑但并不出声,静静等着,但马上他就被眼前的景象惊愕的大张着嘴,白胡须一抖一抖的,颤颤巍巍的指着王紫说不出话来!

只见王紫星光下仍见苍白的食指指尖突然生出小指粗细的绿色藤蔓,以缓慢的速度增长,直到长至一尺来长方才停下,小藤蔓在王紫的指尖上来回转了两圈,似乎很高兴。

王紫睁开眼睛,看到手中的藤蔓也有点不可思议,又见到慧远方丈抖得筛糠子似的手,淡漠的眼睛里迅速划过一丝笑意,灿若星辰,仍在惊愕中的慧远方丈怎么也想不到,他心心念念看到王紫不一样的神情,如此就错过了。

“丫、丫……丫头!你别告诉贫僧这是你弄出来的啊?”

“就是我弄出来的!”

“什么?你、你……你没有灵根,不曾修炼木系功法,没人教你如何感知五行,你如何操控这木之灵?”

“这,我的确不知,是木之灵愿意为我所用的”

“你真的感知到了木之灵,真的!以一个凡人之躯!”慧远方丈轻声说道,眼眸身处神色翻涌。

王紫只是专心的看着手中的藤蔓,看它顺着王紫的手腕缠在了她的小臂上,它似乎真的很高心,只是,王紫感到脑海中忽然有些眩晕,她只是单纯的倚靠精神力召唤了木之灵,不停支出的精神力让她有些不适应。

王紫集中精神收回藤蔓,只见藤蔓离开她的手腕,似乎恋恋不舍得摆动两下,很快便消失在王紫的指尖。

王紫看向慧远方丈,他已经不像刚才那般失态了,恢复了笑眯眯的神态,幽幽的转动着佛珠,看着王紫却不说话。

慧远方丈的确被方才的情景惊呆了,这放在任何一个修真之人手中,根本连个毛都不算,五岁小孩拿来玩的把戏,可是放在王紫这儿,这根本不科学!他亲眼所见王紫并没有灵根,而此刻类似木灵根的表现却怎么解释!

不觉醒灵根,就算能够感知到木之灵也是白搭,看一眼王紫,她正在那摆弄聚灵阵呢,她绝对是知道的,但还是按部就班的做该做的,似乎并没有为未来的事情烦心,呵呵……自己这是在干嘛,修真之人最忌畏首畏尾,瞻前顾后,只怪这个丫头太过深沉,明明是一个小孩子,害他老人家不自觉担心了……

看着王紫手下快要成型的聚灵阵,慧远方丈暗暗惊讶,这丫头不是靠功法使出藤蔓,那就只能是神识了,能把神识运用到这个地步,真是、四个字——匪夷所思!

半晌,慧远方丈开口问了,尽管笑着,但语气着实充满认真

“丫头,你到底是不是人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