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四章 慧远方丈

“呼……”王紫右手抚在心脏处深吸了口气,走了这么长一段路,王紫额头上渗出些汗水,王紫抬手擦了擦汗,放下的手在经过眼睛时,遮住了漆黑的瞳仁里一闪而逝的红光。

前面不远处昨天的老者正向王紫飘来

“前面带路,去药圃”待老者近前,王紫便道

“是,小姐”说罢老者侧身鞠躬做了个请的手势。

王紫看了一眼老者,看得出他今天有些拘谨,但没问出口,举步走向前去。

“小姐,老夫名唤司马戍,是东汉末年时的史官,因不肯妄改历史被那昏君分尸午门,无人敢上前为老夫收拾,遂落得个死后无处栖身,飘荡在世间…”老者,司马柕在一旁介绍到自己,在王紫面前,他不自觉的想坦白,也许,无论王紫问什么,他都不会隐瞒。

一人一鬼沉默的向前走(飘)着,王紫默不作声,司马戍也不敢胡乱开口。说是让司马戍带路,事实上王紫在走了不远时就已经闻到远处的药香,其中有些是她每天喝的药有的味道。

片刻后,王紫已经在药圃内了。

这个药圃也只有将近两亩大的地方,四周围着自动化的升降架,针对不同的天气起辅助作用,只是其中的土壤分为黄红黑三种,想来为了种植各种药草,费了不少心思。

“这些药草,你都认识吗?”王紫突然问道

“这些药材,老夫只认识一小部分,嗯,五分之一吧,即便是这些,如今在华夏也是凤毛麟角,有些珍贵一些的药材挖掘的人太多,一些不成熟的幼苗也被挖去,在华夏很少见,还有些药材,现在的不论中西医已经基本上不知道它的药用价值了,而像那边的药材,如今的华夏气候环境已经不适合它们生长了。”司马戍解释道

“这些药都是药堂自己用,也会定期给万清寺送一些去,能够集齐如此多的珍稀药材,青城药堂的确令人匪夷所思,平日里也只是四个药童来这里照料而已,从来没有外人踏足这里,亦不会担心药材丢失的问题,据老夫所知,就算丢失,青城药堂也不看在眼里。”

司马戍补充道,随即看向王紫,却见王紫神色淡淡,就连他每每看到这些药材都啧啧称奇,而王紫却仿佛看到了再普通不过的东西,没有露出丝毫惊讶。

只见王紫径直走到一片药材旁,蹲下身体,这是她每天三次喝的药,用来抑制她的心脏病。

王紫紧紧地盯着面前的药材,接下来王紫的举动却让半空中飘着的司马戍瞬间浑身僵硬了,呆若木鸡的看着王紫,手中的书掉下来飘在一旁犹自不知。

只见王紫伸出手,指尖轻触那药材的叶子,而那一簇本来嫩绿的叶子从王紫的指尖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蔫了下去,紧接着化作灰屑一寸寸落在红色的泥土里,原本属于它的位置仿佛根本就未曾长过什么药草。

而王紫却好像满意的收回了手,看向旁边的药材,就在司马戍以为他会再一次目睹方才的情景时,却见王紫撑着膝盖站了起来,朝着要药圃边缘走去。

在边缘的一处空地停了下来,王紫来回在一尺见方的地方踱了几步,立在一旁眼睛盯着脚下,仿佛这泥土下埋着什么令她感兴趣的东西,随后王紫抬头环视一圈药圃,只说了两个字:

“走吧”

“啊?”司马戍当机的大脑还没有恢复运作,又听见这么突然的两个字,傻应了一声,看见王紫向山下走去,才赶紧跟上,飘了几步又突然返回来捡起他的书,小心的擦拭了一下又赶紧追着王紫飘去。接下来的两天王紫没有在离开过药堂,有司马戍在一旁给她讲一些华夏的事情,这让她这个从来没踏足过华夏的人了解了不少。

这天傍晚,王紫呆在厨房摆弄着药草,旁边飘着司马戍,看着那些在王紫手里的药一株株化为飞灰,这两天他已经看过很多次了,也终于确定了他并不是幻觉了,只是纵然他的脑袋里充满了彩色的问号,在王紫面前也不敢问出来。

“你对万清寺的方丈了解多少?”王紫突然问道

“哦,万清寺的方丈法号慧远,百年前老夫初来佛顶山时,万清寺的方丈法号就是慧远,却不知这两个法号是否本就同系一人……”

“慧远方丈从未踏出过山门,而我等鬼怪亦不能接近庙门,所以百年间老夫却不得见这位方丈,成庄跟季子武倒是经常前去拜会,青城药堂每过一段时间会给寺里送一些药材……”

“听寺里的和尚说,慧远方丈乃得道高僧,全寺各项事务由四大班首八大执事全权负责,慧远方丈很少迈出他的禅院,就连不少寺中的和尚亦不曾见过其面。”

“今天晚上你守在我的院门口,如果有人来,就在树冠之处燃一簇鬼火”王紫道

“是,小姐。”司马戍应道

王紫手中的药材已经没有了,把那些灰尘扫进火堆后王紫起身离开厨房。早在醒来时喝第一晚药时,王紫就发现药中有一股很独特的气息,这种气息她似曾相识,却想不起是什么,所谓的心脏病喝的药,对这个身体早就已经没什么用了,也许是有了抗体,也许是这个身体已经糟糕到药石难医的地步了。

这种情况相信成庄包括晓环三人已经知道了,可以说她的身体已经在一步步的等死了,那天去药圃时证实了她的想法,那里的药草跟外面生长的的确不一样,所有的要药材都有一股让人很舒服的气息,。

直觉得她觉得可以将那股气息收为己用,想着就做了,事实如她所想,她将她要亲自煮药的事情跟晓环说了,她直接吸收了药草而没有煮,效果出乎意料的好,之前一直伴随着她,偶尔出现的心悸这两天也不曾有过。

后山药圃并不似表面那般简单,那么种植这片药圃的人就更加……山里的夜晚黑的格外浓稠,偶尔吹起的夜风夹杂着初春独有的湿寒,加上崎岖的山路,没有人有那闲情逸致选择这个时间这个地点出来吹夜风,除去那位在黑暗中疾行的人。

只见一个纤瘦的身影快速的沿着山路上行,在暗夜的掩饰下根本看不到她的踪迹,片刻后便见到她来到了一座寺庙的偏门,靠着墙歇息片刻后身形利落的翻过院墙,躲过偶尔经过的或和尚或香客,似熟门熟路的寻到一个小院……王紫在小院前驻足片刻,虽然这两天靠着吸收草药积攒的能量,她的身体暂时可以维持她如此大的运动量,但奔跑了这么长时间,心脏还是受不了,这就像给心脏打了兴奋剂,时间长了药效渐渐弱了下来。

王紫几步跃上矮墙翻进小院内,小院距离其他厢房较远,融进漫无边际的夜色,王紫只站在刚翻进来的地方,黑暗中隐约可见王紫的双瞳红光涌动,却是紧紧盯着前方。

“噗呲……”突然黑暗中响起几声轻响,骤然亮起的烛光让小院中的一切暴露在空气中,六枚烛台分布在东西两面院墙上,王紫身着药堂的灰袍,下摆围在腰际,眼睛盯着不远处石桌旁白须冉冉的老者。

老者右臂搭在石桌上,左手转动着一串佛珠,闭着眼睛仿佛不曾察觉到有人前来。

王紫移开眼睛看了看小院的布局,一丈方正的院子,只有老者坐的地方摆着一台石桌,两墩石凳。

王紫深吸了口气,走向老者,哦不,准确的是走向被几块不规则分布的石头围着的石桌,越接近石桌,王紫就感觉越舒服,跟那些药材中一样的气息,只是更浓,更纯,王紫循着气息坐在空着的石凳上,闭上眼睛专心感受着身体的变化。

而旁边的老者却突然睁开眼睛,停下正在转动的佛珠,看向王紫,普通人也许只看到一老一少静坐的摸样,而在老者的视线内,却是以王紫为中心,她周围的空气形成一个微小的气旋涌向王紫,这样的景象让老者疑惑的皱了皱眉,却马上展眉一笑,笑容中满是赞赏。

这样的情况持续了仅仅十几分钟,只听几声“嘭嘭……”爆裂的声音,与此同时那气旋也消失的无影无踪,只见两人周围原先那些不规则分布的石头突然炸了开来,灰色的石屑跟地面的土壤混杂起来,灯光下隐约可见几缕银色的光反射出来。

而又过了片刻王紫才似乎意犹未尽的睁开眼睛,看了眼不复存在的石头,眼睛转向老者说道:

“我把你的东西弄坏了,我可以还你,但不是现在”

“呵呵,你可见过这石头?”

“药堂后山药圃有”

“呵呵,你这丫头是打算拿了药堂的东西给贫僧?”

“那不是药堂的”

“你怎知不是药堂的?你也说了是在药圃啊,呵呵,成庄小儿就这么教你的?把自家的东西给别人?”

“你这些也是取自那里”

“你怎知不是药堂送与老夫的?”

“药堂只给你送药,而且,成庄不知道一个得道高僧会偷些区区石头来用”

“……你这丫头,怎么这么不可爱”老者笑着摸摸鼻头,却没有一点被人拆穿的尴尬。

王紫奇怪的看向老者,这明明就是那个传说中的慧远方丈,为何这幅样子

“丫头看什么呢,不用怀疑,我就是传说中法力高强,魅力无边的方丈慧远啊!……诶诶,丫头你干嘛转开脑袋啊,本方丈的法力,方圆百里无人能及,这魅力吗,贫僧当这方丈已达两百余年,大家都推举我做方丈好吗?”慧远方丈边说便笑着,玩笑的话,道骨仙风的形象,却带着有些无赖的笑,饶是王紫再淡然也不忍看到这么个奇怪的组合。

“你的法力高强,那么,比之成庄,季子武如何?”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