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二章 新生(二)

不久前突然被莫名的引力拉走,等到王紫可以控制自己的时候,全身传来浓浓的无力感,心脏的地方隐隐传来一丝痛楚,还没待王紫弄清楚自己的状况,周围出现几个陌生的气息,感觉有人正靠近自己。

在有人要搭上自己的手腕时,王紫行动已经快过思想反手扣住来人的手腕,那人似乎呆了一下,皱了皱眉头,身体怎么回事,为什么这么无力?

“醒了?”那人笑呵呵的说着,另一只手轻轻的抬手拿开了王紫扣着他的手。

王紫顺着他的力道撤开了手,她感受到他并无恶意,只是,为什么她感觉自己有了身体,这是怎么回事,这个人又是谁?

王紫缓缓睁开眼睛,许久未见光的眼睛,微眯着过了好半晌才适应这里的光亮,转眸看向坐在她床边的人,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眉眼弯弯的正在朝着她笑。

“晓竹,你醒了”

“晓竹,你醒了!”

“晓竹,你醒了!”一个长相清秀的男孩,一个娃娃脸的女孩和一个看起来挺文静的女孩紧张的冲到床边,惊喜的看着她。

在门口一个年纪稍长的中年人垂首站着,旁边站着两个穿着白大褂戴着口罩的青年,推着一副担架等在门口。

王紫将视线调回到床边中年男人身上。

“呵呵,武管家,安排医院的人回去吧,晓竹暂时不去了。”男子道

“是。”那武管家应了一声带着两个青年出了门。

“晓竹,你感觉身体如何啊,可有心悸、头晕?”

“有”王紫道,声音有些沙哑,顿了一下,王紫伸出右手放在男子面前。

男子屈指搭在王紫脉搏上,半晌拿开手指,盯着王紫的眼睛看,王紫只静静的回视,淡淡的让人捕捉不到任何情绪。

很快男子便移开视线,呵呵一笑道:“晓烟啊,依旧给晓竹煮了平日的药喝就是,晓竹身体无碍,过得此役,必有后禄啊,呵呵……”说完再度深深看了一眼王紫,起身出了门。

“哼,算你运气好,再晚醒来一会儿,必定是在那白花花的医院了,起来喝水吧,难得青大爷我伺候你”旁边的男孩端了一杯水过来,扶着王紫坐起来,文静的女孩迅速在王紫身后垫了一个枕头。

“我去熬药……”娃娃脸的女孩说道,带着还没退却的激动出了门。

王紫就着男孩的水喝了几口,嗓子马上就好多了。

“晓青”王紫唤道

“怎么啦,现在才知道说话,吓傻了吧,你知道你睡了多少天吗你,你……”

“好了晓青,晓竹刚醒,你别再说她了,晓竹,你已经昏睡了整整一个月了,你现在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我饿了”王紫说道,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脑袋里一片浆糊,她想安静一下

“哦,对,看我,都忘了,我马上给你做些吃的,晓青快来帮忙”女孩赶紧站起来拉了男孩一块出去

“喂喂,你干嘛拉我啊,你去就行啦啊”

“现在厨房那么忙,去成师傅那做点儿,你不帮忙让晓竹饿着吗?”

“我去不就行了……喂,你好好在这呆着,我们很快就好了哦!”男孩转头吩咐了王紫一声出了门去。

“呼……”王紫长出了口气,右手捂上心脏,有几次心悸,这个身体是有心脏病吧,晓青,晓烟,另一个女孩应该就是晓环了吧,他们称她为晓竹,突然,王紫撑起身体朝房间里的镜子走去。

“怎么会这样……”看着镜中瘦弱的女孩,王紫轻声呢喃,这分明是前一刻还跟她呆在一起的晓竹,虽然灵魂状态的样子跟本体有些出入,但确实是。

王紫凝神感受了一下这身体的状况,果然、像晓竹所说的,很差啊。

刚才听那个女孩说晓竹的身体昏迷了一个月,而她困在那个地方也是月余,那里也有晓竹的灵魂,那么、那么,是不是说,那其实是在晓竹的身体里?

“难道,我夺了别人的身体?”王紫心想,但这样的事情是她闻所未闻的,身体和灵魂是先天契合的,所谓魂灭身死,自己一个陌生的灵魂居然没有被这个身体排斥?

王紫退后坐在椅子上,微阖着眼睛摸上左手腕,那里带着一个暗红色的手镯,要说死去时舍不得什么,也只有这个手链,这是她从小戴在身上的,是记忆中那温婉的女子给自己带上的。

记忆中人们挥舞着手中形态各异的武器,阵阵白光中伴随着轰然炸开的声音,这个手链居然能跟随自己的灵魂重生,是不是代表着它,是属于那个世界的东西?

王紫倚在一棵古树上深吸了一口气,下午吃了点东西休息了一会儿后她本想看看她在什么地方,一看之下却让她那自从前世身死后一直紧绷的神经首次放松下来。

王紫支开了照看她的晓环,沿着山路到了后山的崖边,她万万没有想到她居然来到了华夏,这个神秘的国度,这个她以往想象过无数次的地方,没有任何不适,她已然身处华夏。

她没想到她真的踩在了华夏这片土地上,呼吸着这里的空气,目睹着眼前的山川河岳,耳边是隐约可闻的华夏语,王紫难得有些感慨,用死一次的代价换来她可以踏足华夏——这个她梦寐以求的地方。

至于造成她后来一切遭遇的那块黑色的石头却是不知道去哪了,或许在粉碎自己的身体时一并碎了。

王紫紧紧闭了闭眼,再睁开时漆黑的瞳仁里划过一道隐晦的红芒,此时在王紫的视线中,除了山中往来的人们,偶尔能看到形态各异的绿色身影在山间各处飘过。

“你,过来”王紫道

此时刚好从王紫面前飘过一个身着灰布衫的青年,隐约可以分辨是南北朝时期的服饰。

男子停顿了一下,惊奇的看向王紫,在确定王紫的眼睛的确是锁定了他后,“嗖”的一下飘到了王紫面前。

“你看得见我?”男子惊疑不定的问

“嗯,我看得见你”王紫道

“你……你明明是人,也不是这里的僧人,没有法力,你如何……”

“你只需回答我的问题”王紫看着男子的眼睛打断他的疑问

“啊?哦,你有什么问题?”也不知为什么,男子看着王紫的眼睛便不由自主的听从她的话,仿佛再多说一句便会有什么不可挽回的后果,男子也不明白,他作为一个孤魂野鬼会害怕些什么。

“这是什么地方?”

“啊?哦,这里是大理佛顶山”男子顿了一下才反应过来王紫问的是什么,只怪王紫的话太简洁。

“大理佛顶山,位于华夏西南部,嗯……这里的佛寺并不是华夏算得上数的,因为大理地形复杂,尤其这佛山周围群山环绕,海拔颇高,闲时鲜有人来寺里进香”

“月前这天突生异象,红芒罩顶,人心不宁,百姓…哦,市民多觅得寺庙焚香拜佛,祈福安康,各大庙宇人声鼎沸,想来这佛顶山也是不少人不辞辛苦长途跋涉至此”

“异象?”王紫问道,稍稍起伏的语调显示了她的疑问

“您居然不知?”看着王紫的眼睛,男子的称谓不自觉的变成您

“月前,本是晴朗的天却突然闷雷滚滚,紧接着大雨倾盆而至,电闪雷鸣不止,约么半个时辰,额……一个小时后,一道闪电划破苍穹,雷雨骤停,云层后却突现暗红色光芒,顷刻便侵染整个天宇,天上地下一片红芒……”男子似乎还沉浸在当时的震撼中,没有回过神来。

“天生异象,异象乃天兆,吉凶难测,当晚星象为红芒遮挡,却是观之不得,隐约可见星宿动乱,位置变更蹊跷,红芒散去仍如以往一般无二,事关天下格局,更甚者寰宇亦有变,变者,非常也……”

“各方能人异士聚首以期晓其一二,然天道岂是凡俗之人能够探得?终无果……”

“百姓无知,以生为本,奈何天象,祈福神佛,佑之太平。”树后飘来一个长须老者,身着汉时官服,端着厚厚一沓本子,摸着胡须接着男子话说道。

“女娃,你看得见老夫?”

“呵呵……老夫乃东汉末年时的一介史官,成了这孤魂野鬼,倒也对这星象之说有了几分研究。”老者自顾自的跟王紫介绍了起来。

“你们,在这佛顶山呆了多久?”王紫看着两人问道

“这佛顶山倒是个清静的地方,老夫已经百年不曾四处飘荡了”

“小可两月前来到此地”

“你走吧”王紫看了眼年轻男子道

“哦,在下告退”说完向王紫和老者各施一礼飘走了,向老者施礼是因为这滚魂野鬼中可是有辈分的,小辈需向长辈行礼,而对王紫的礼遇却是连男子自己都不清楚的,只知道这王紫当得。

“女娃,你有什么要问老夫的啊?”

“这药堂,把你知道的说一下吧”

“哈哈……你这女娃,问的倒是轻巧,老夫说便是了”说罢还拿起了他那厚厚的本子往前翻了几页,嘴里还嘟囔着“记性不好了啊……”

“青城药堂与这佛顶山万清寺一样,老夫来时便已存在,具体何时出现老夫亦不知,现任堂主名曰季子元,15年前不知因何事离去至今未归,现任药师,哦,也可以说是大夫,季子武是其堂弟”

“药堂建于此处,表面上看只是看一些疑难杂症,收的诊金亦不菲,然据老夫所知,这华夏将近七成的医药产业都在其名下,而季子武便是负责这药材产业”

“而医疗产业是成庄负责”

“成庄亦十五年前来到药堂,女娃,你这身体患有先天性心脏病,本是不治之症,也亏得药堂不知哪来的稀罕药物,将这命吊到现在”

“女娃,孤魂野鬼最多的便是时间,老夫又身为史官,自然无所事事之时记些事情,不计大小,而百年时间也足够老夫将这佛顶山……每颗石头的形状也记得清清楚楚了,自然包括……原来的晓竹是什么样子的”

王紫岂会听不出他话中的意思,半阖的眼帘下瞳孔微缩……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