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一章 新生(一)

“你怎么还不醒,分明就是在偷懒,你躺在这儿倒是舒服了,活儿都让我们三个干了,这些天山上可忙了,等你起来,活儿你都干了吧,哼,让你再睡!”

“……”

“季师叔来看你了你知道吗,还说你这孩子不错呢,我看你就是傻,把自己弄得烧了好几天,有你这么傻的人吗……”

“……”

“都二十多天了,你还睡,你到底什么意思啊你,本来就够傻了,睡成傻子可没人管你,你怎么还睡,怎么还睡……”

王紫偶尔能感觉到有一个男孩儿的声音经常在耳边说些什么,大多是抱怨的语气,但不难听出他的担心,但自从催动最后一次攻击,她的精神透支太严重了,以至于没有办法集中一点儿精力思考。

当然也来不及疑惑,在那次摧毁自己的身体后,自己是如何能再次听到人的声音。

“晓青,晓竹还没醒吗?”一个女孩晓环有些担心的声音在屋内响起

“没有”男孩的声音多了些烦躁

“晓竹会醒的,她那么坚强,这一次一样会好好地!”晓环坚定的语气像是安慰着男孩,也在安慰自己。

“晓竹的药……”另一个女孩晓烟端着一碗药走进来,似乎感受到屋子里有些伤感的气氛,没有说话,径直走到床前。

“成师傅说,如果晓竹再不醒来,就要送她去大理中心医院……”

“为什么,为什么要让晓竹去医院,她从来没下山去过,她得多害怕,你们又不是不知道,她胆小死了!”晓青大声的打断了晓烟要说的话,有些激动。

“晓青,你能不能冷静点儿,那里有系统的看护,在这儿,你想让她就这样一睡不醒吗?”晓烟那张娃娃脸上有着难得的严肃认真

“可是……什么时候?”晓青涩声问道

“大后天吧,武叔送晓竹去”

“……”

“喂,你看看你,你再不醒的话就要让你去那冷冰冰的医院住了,怎么样,害怕了吧,害怕就赶紧醒过来,别躺在床上装死!”晓青坐在床边又开始数落起床上沉睡的女孩,只是声音有些寂寥,没有往日的咄咄逼人。

晓烟和晓环摇了摇头,叹息了一声出去了。

王紫感觉她被困在一个狭小的盒子里,她很想伸展一下四肢,但却没有办法突破那该死的盒子,头很疼,像是炸开了一样,她知道那是过多的透支精神力造成的,是什么人把她困在盒子里,难道除了她还有人可以收纳灵魂吗?

她很清楚自己的身体已经毁了,毁得干干净净,那自己的灵魂怎么会被困起来?忍受不住一波一波的头疼,王紫无意识的陷入了昏迷。

不知道过了多久,当王紫再次醒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还在那个狭小的盒子里,身体虽然没有不舒服,但是她很想知道自己现在到底是个什么状况。

她试着调动了一下自己的精神力,已经恢复了很多,照经验来说,能恢复这么多至少也睡了快一个月了,只是不知道是谁把她的灵魂锁在这里。

王紫平静了一下,不去想那些无关紧要的事,放松自己,一点点的汲取自己的精神力,忍受着还没恢复的精神力抽取带来的疼痛将精神力穿过盒子看外面的情况,可惜却什么也看不到,什么也听不到!

王紫再一次集中自己所有的精神力,她要试着破开这个盒子,虽然她现在是灵魂状态,但脑海传来的疼痛还是让她全身都颤抖了,三、二、一!强大的压力将盒子一点点的膨胀开来,只听微小的“嘭”的一声,那个盒子爆了开来。

只是,王紫失望的发现她还是在一片密闭的空间,站起来随便挑了一个方向观察起来,这个空间看起来不大。

突然,前面好像有一团微弱的光,王紫朝着那团亮光飘了过去,近了才发现,那也是一个人,抱膝蜷缩在角落里,她的表面覆盖着一层浅黑色的膜,想来那就是王紫刚才以为的盒子。

王紫抬手覆在它的表面,催动精神力进入里面,她想知道她为什么在这里,也许这个人知道。

“嘭……”像个泡沫一样的破裂开来,王紫一时忍受不住精神力提取的眩晕,身体晃了两下跌坐在地,正好面对地上蜷缩着的女孩迷迷糊糊睁开的眼睛,看起来有些迷惘,有些疲倦,只是,她的灵魂亮度太弱了。

“唔……你是谁?”女孩开口问

“你是谁?”王紫看着女孩的眼睛,平静的反问。

“我是……晓竹啊,我这是在哪?我记得……我晕倒了,呀!晓青他们一定担心死我了!”女孩猛的站起来,才开始观察周围的东西,可是刚站起来就马上又跌回原地,灵魂的荧光看起来更弱了,女孩显然发现了自己的情况,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双手。

“你现在是灵魂状态”王紫简单的跟她解释了她的状况。

“灵魂……你说什么?灵魂?!”晓竹无意识的重复了这两个字,但马上激动地问道。

“是,灵魂”

“为什么,为什么是灵魂?那我的身体呢?”女孩怔怔的问道,手指紧张的握紧。

“我不知道”

“那你呢?你的身体呢?你也是灵魂?”

“……我的身体,粉碎了吧,应该,一点尘土都不曾留下……”王紫轻声说道,没有什么感情的话,没有一个正常人谈论到自己死去应有的反应,这让晓竹一时间反应不过来。

“那我……我的身体,也……也死了?”

“活人的灵魂不能离开他的身体。”看着晓竹期待的表情,王紫平淡的语气打碎了她微小的希望。

“……”晓竹怔怔的看着王紫,眼神却渐渐的换散开来,半晌,双臂缓缓地抱紧小腿,蜷缩着身体,头埋在膝盖里,思维有些飘忽。

她不明白,她只是晕倒了而已,这在以前经常经历的事,她以为还会像以前无数次一样,沉沉的睡一觉,听着晓青数落而担心的声音醒来,看着三个伙伴焦急的脸庞,笑笑,她的生活还会像以前一样、一样的没有希望却挣扎着、活着。

晓竹感觉很不好,全身上下一点力气都没有,苦涩的看一眼灵魂中暗淡的荧光,活着的时候一副残破的身体,死去后都不能有个健康的灵魂吗?

她无数的想过是不是那一天在自己闭上眼睛的时候不知不觉间永久的睡过去,没想到这么突然,她一直以为她可以很淡然,死去对于她来说也是解脱,可是为什么她现在觉得舍不得,好多好多舍不得。

抬起头来时,却发现刚刚还在身边的人不见了,有些慌张的四下寻找,入目却是一片漆黑,晓竹努力缩了缩自己,好害怕,好黑。

“你、你在吗?”晓竹鼓起勇气小声问道,却只听见自己的声音渐渐消失。

晓竹蜷缩着不再出声,从小生活在山上的药堂里,熟识的人就只有三个伙伴和两个师长,而现在自己已经离开他们了,自己真的是、一个人了。

“你的灵魂、维持不了多久了。”黑暗中突然响起王紫的声音。

晓竹唰的一下抬起头来,那人真的站在自己面前,晓竹高兴地笑了,最起码、最起码,在她离去的时候,不是一个人冷冰冰的走。

是啊,她说得对,自己的灵魂也快消逝了,她好想睡,灵魂的荧光忽明忽暗,可不是要走了么?

“你想不想活?”王紫没什么起伏的声音再一次响起

晓竹沉沉的脑袋过了几秒种才反映过来,这、为什么这么问?难道?想到那个可能性,晓竹脑袋啥时间清醒了起来。

“你、你有办法救我?”晓竹惊愕的问道

“我可以让你的灵魂不消散”

“只是、灵魂?”晓竹怔怔的问道,涣散的瞳孔证明她的思绪不知道又飘到哪里了,半晌,淡淡的声音从深埋的口中传出,闷闷地。

“我和晓青,晓环,还有晓烟,从小一起长大……”

“我死了,晓烟一定哭得很伤心,她就跟她那张娃娃脸一样,太孩子气了”

“晓环……我的后事,不知道是不是她在操持,生前一直照顾我,死后……她一定还会,然后,更加细心地照顾晓烟和晓青那两个不懂事的孩子……”

“晓青,也不知道有没有在我的棺前埋怨我不讲义气,丢下他们走了,或者,赌气不跟我说话,然后等着我像哄小孩似的劝他消气,可是我……再也不能哄他了……”

“我们四个像是连体的婴儿,从来没有分开过……”

“哦,对了,我生前是个病秧子呢,我早知道我活不过18岁呢,他们还以为我不知道,每天照样看着我吃那么多药,逗我开心……”

“我们从小跟着师傅学医理,我虽然缺了不少课,但也清楚我的身体,早就吸收不了药物了,那些药难喝死了呢,可是我还是喝了15年了,因为我喝了,他们才不那么担心我……”

“我每天努力的笑着,晓烟说我是世界上最乐观的人,其实不是呢,他们比我更小心翼翼对我的身体,我们是朋友,是、亲人,……”

“我有想做的事情……”

“我们是孤儿,不受欢迎的小孩才会被抛弃,我们那时才是小孩子,怎么会不受欢迎呢,怎么会呢?”

“我想去找我的爸爸妈妈,也许他们会告诉我,他们其实多么多么爱我,他们没有抛弃我,他们不在意我不健康的身体,会放在掌心里疼着。”

“我有晓青,晓烟,晓环,有也许也在四处找我的爸爸妈妈,我还有他们,怎么会不想活!怎么会不想!我要活!我要活着见他们!”

------题外话------

这是萌萌第一次发文,琢磨了挺久才发上来的,怀着紧张激动的小心情儿,希望看到的筒子们留个脚印儿撒~给萌萌点儿鼓励吧!

当前第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