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59章:杀人灭口

萧摇的响指一落下,除了被萧摇点了不动穴及哑穴的为首黑衣人之外,其他的人都缓缓的走向正在呆滞哭泣无助的夏末凉身边。

夏末凉吓得脸色雪白雪白的,她眼底惊恐,神色慌张,然后跪着大喊哀求着道,“萧摇,求求你,放过我吧。”

然而萧摇视而不见一般,嘴角挂着魔魅般的微笑,冷声的说道,“为何你们每个设计我想要陷害我的人,失败之后,都是这副表情啊。刘飞燕是这样,张玉颖是这样,你同样也这样,可是你们每个人在设计我陷害我之前,难道都没有想过,万一失败之后的后果吗?难道就没有想过,我萧摇会报复回去吗?”

夏末凉眼里惊诧的看着魔鬼般的萧摇,原来,他们这些设计萧摇的人,都失败了吗?可为何会失败?

萧摇冷声着继续说道,“刘飞燕想要找人轮。奸我,再拍我被奸过程,张玉颖想要毒死我,而你夏末凉心更狠毒,竟然除了让人轮。奸我,还要更是痛苦的折磨我。可是,前两个她们怎么对我的,我都以百倍的报复回去了。夏末凉,你以为,你只是哭几声,哀求一下,我就能放过你?那只能说,”

说到这里,萧摇低下头,冷声的对着夏末凉一字一顿的说道,“你太、小、看、我、了。”

然后,又抬起头来,看着小屋上的黄色横梁,在微弱的灯光照射之下,也是在澄澄发亮似的。

萧摇的声音里突然有了一丝悲凉,“在甩了訾柘那一天,我就说过,我萧摇再也不是任人欺负,懦弱的萧摇了。任何想要欺负我之人,我都会以牙还牙,以血还血,还回去的。可是,为什么你们偏偏不听?”

“我本不想再报复你们的,只要你们老老实实做好一个学生,因为报复太累。但是,即使被我警告了,你们还是认为我有这个能力,一个又一个的阴谋诡计向我使来。我萧摇欠过你们了吗?啊!没有吧,即使是上辈子,也是你们欠我萧摇的,我萧摇根本就是不曾欠你们分毫,为何要这样对我,夏末凉?我只是想要安静的做一个好学生而已。只是,你们不让我安静。既然如此,那我就让你们安静吧。这不,你们不想我安静,我让你们一个一个安静,这样一来,多好。所以,夏末凉别把我当傻子,我现在可不会妇人之仁的,该杀的,我、绝、不、会留!”

萧摇的叙述中,夹带着对前世的记忆,话里不知不觉之中,就有了狠绝及冷血。

“呵呵,萧摇,你不能怪我,谁让你先害死我爸爸的,让我家死的死,散的散,这样的杀父之仇我怎么能不报。不杀了你,不折磨你,怎么能消我心头之恨。”夏末凉冷笑道。

夏末凉当然听出这次萧摇绝对不会放过她,干脆也就不假装哀求了。只是在心里发誓,只要她还活着一口气,就是要报复萧摇,让她与自己一起下地狱。

夏末凉与萧摇,今生今世,不死不休!

萧摇说道,“呵,死?死真是太便宜你们了。我本是想让你们成为过街老鼠,再让你们过着最卑贱的生活。只是没想到,夏霸天竟然会突然而死。夏末凉,其实,夏霸天不是阵法害死,而是被人为害死的吧?”

“如果不是你让我爸失去生活的希望,他会跑到訾家找訾公平吗?如果不是因为找訾公平,他就不会起了要杀訾公平的心,如果不是有了杀心,那就不会被那个贱人用花瓶砸破脑袋而死。”夏末凉恨恨的咬牙切齿的看着萧摇愤怒道。“萧摇,这都是因为你。是你害死我爸爸的。”

萧摇了然点了点头,“哦,我说,计划在一年之后死的人,怎么会提前死呢。原来如此。”

夏末凉听这话,气得肺都要炸了。她以前只知道萧摇软弱好欺,可是从来都不知道,萧摇,原来是这么狠的一个女人。这个萧摇比她都会装。

她夏末凉是用漂亮天真的面孔骗了整个学校的人,可萧摇呢,却是挂着一副见不得容貌,用着最冷最狠最绝之心,欺骗了所有的人,包括那些童家及六大家族之人,最重要的是她欺骗了那个人。

夏末凉大怒大吼道,“萧摇,我夏家到底与你有何深仇大恨,竟然要如此致于我们死地?”

“有何深仇大恨?”萧摇重复着这句话。

萧摇眼眸里的冷光一射。仿佛看见倒在马路上的外公,满地的鲜血,刺痛了她的耳目,刺穿了她的心。再当她一回到她祖孙三仨的那屋子时,看到横梁白条上,挂着的外婆的躯体时,她猛然孤独无助,痛苦不堪。整个世界就剩下了她一个人,她活着还有何意思。只是,外婆让她要好好的活下去,她不能不听外婆的话。所以,她活着,痛苦浑浑噩噩的活着,再然后,自已又出车祸死。

这一切都是谁造成的,不就是他们吗?所以,她回来复仇了。

萧摇转而厉声的说道,“夏末凉,这话是我应该我问你?我萧摇与你有何深仇大恨,竟然要我萧摇死,要我两个最亲的人死?如果不是你们存了这样的心思,我会先下手为强吗?难道,要等着你们把我全家害死,我再来报仇吗?”

夏末凉整个身子一震,心底不可思议的看着萧摇。她是怎么知道的?还是再是什么意思?

只是此时夏末凉已经不能思考了。因为,那些男人,已经开始驱上她身了,开始扯着她的衣服了。

她脸色苍白的惶恐着,挣扎着,嘴里不断的喊着,“不要,不要,呜呜……,你们给我滚开,滚开……,呜呜……”

萧摇转过身看着那人被她点了穴的男人,轻步走到他面前,用手拉下他的黑色面罩。

此人,倒不是其他几个男人,脸被毁容。他倒是有一副俊毅的外貌,古铜色的皮肤,双眼虽小,但却如鹰目一样锋利,萧摇只能从他的面容上淡淡看出他是个孤儿,只是其他的似乎都被蒙上了一层阴影,看不清楚。

萧摇从他身上闻到了一股的浓重的血腥味,这种血腥味,她曾在几个下手闻到过。这是因为杀了很多人的缘故。

“这出戏好看吗?”萧摇打量他一会,再转了一个身,眼向着那几个正在做事的人及在他们中间挣扎的夏末凉。

这人没有回答她,其实他回答不了,因为他被点了哑穴。

萧摇转过身,再打量了一会,先把他的嘴巴掰开,然后把嘴里藏着的毒药给拿了出来,再给他解了哑穴。

“我知道,你们是被派过来执行任务的。我现在只想问你几个问题。”萧摇继续说道。“你可以选择回答,也可以选择不回答。只是不回答之后的后果,可不是一死了之的。而是,要把制成人棍。当然,我还是能从你的脑中截取我所需要的信息。”

即使他不开口,萧摇也是有办法,从他脑海中获得有效信息的。

这个男人却在萧摇轻淡的语言中,震撼于她一个女孩子的残忍及一狠绝。她不是以生死威胁,而是在与死与活中威胁。这个“活”却是痛苦残忍的活,生不如死的活,活在比十八层地狱还困难。

这人刹时心时在发悚,死不可怕,可怕的是不让死。

他现在不能动,就是嘴里藏着的让自已自杀的毒药,都被她拿出来了。他现在只有两种选择,一是背叛组织,被抓之后再生不如死,另外一种现在就是生不如死。

萧摇看着他说道,“第一个问题,你们组织叫什么?”

这男人眼里还在挣扎着,他不管回答不回答,都是一个死字。

萧摇掰过起他的头,让他的眼睛对着她的眼睛,再轻轻的问道,“告诉我,你们组织叫什么?”

刚才眼底还在挣扎的男人,眼底突然一片茫然,呆滞着说道,“叫,叫……”

虽然呆滞,但他似乎经受过深度催眠的训练,让他们不能暴露组织的机密。即使是使用摄魂术,也会让他们挣扎啊。

萧摇心底很是急切想要知道答案,然而脸上还是冷静的问道,“叫什么呀?”同时加重了摄魂的力度。

“叫,轩……”

“谁?”萧摇冷厉的喝道,眼睛直射向小屋门口,再用异能探测外面的境况,然而无所获。

萧摇看着垂下脑袋的男人,从他的死穴中拿出那根致于他死地的细针。

这针很是普通,就是缝补衣服的绣花针。看着这针,萧摇没由来得严肃。她刚刚使用异能都没能发现那个藏身之下,他到底从哪里发射出来的针,而且还能在她要问出来的关键时刻,分毫不差得射中这人的死穴。

以这份本事来看,对方同样是武功高手,而且本事还可能不低于现在恢复七层功力的她。如果他现身的话,完全可以与她拼一拼,救出这些人。然而,那人却只是杀人灭口,却没有救他们出来。

杀人灭口,

“啊,不好。”萧摇突然惊呼道。

然后快步走向那些此时那混乱不堪的场面里。

只是,

“啊,痛,呜呜……”

------题外话------

xueyue1月票,

annic58一月票,

谢谢以上的亲,给以的支持1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