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57章:

萧摇双眼凌厉的盯着夏末凉,严声厉色的问道,“夏末凉,你的合作者是谁?又怎么绑架我外婆的?”

萧摇犀利的眼神,冷肃的表情,及不怒而威的气势,在微弱灯光照辉之下,让人无所遁形,似乎所有的秘密,在那双锋利的双眼之下,都无法隐藏。

看到这样的凌厉强捍气势如称霸一方的枭雄的萧摇,夏末凉的内心再次震撼。竟管在心里无数次不肯承认萧摇除了外貌之外,样样都比她强,比她引人注视,吸住了无数的目光。

可是,现在就是外貌的美都能让人窒息,气势让人惊恐。

夏末凉无法不忌妒萧摇的好运。

有一个德高望重,有钱有势的干爷爷童文华,还能享有正经童家人的继承权及无数的财富;同样还有一个在古董界的泰山北斗的祁万海做师傅,祁家也是香江市大豪门;有着高干富家子弟做朋友;更有一个身家深厚权势滔天,冷俊高贵的男朋友,一跃成为中夏国的太子妃;现在连让引为笑淡的丑陋容貌也是假的,摇身一变,成为一个倾国倾城的美丽少女。

这样集好运与美貌的萧摇,她夏末凉今天一定要毁了,否则难消她心头之恨,在这世上有她夏末凉,绝不能有萧摇的存在。

夏末凉同样凌厉的反射回去,只是在小巫见大巫面前,夏末凉也只是没有萧摇万分之一的气势,看的在场人眼中,夏末凉像一个卑贱之人,向着主人示威似的小人物而已。所以,有人脸上有着隐隐跳动的表情,只是隐藏在那黑暗中之下而已。

夏末凉对着萧摇带着挑衅冷声的说道,“萧摇,你不知道你仇家太多,随便拉一个就是可以做我的合作者吗?”随后眼里露出仇恨的凶光,恨声的说道,“萧摇,这一次,我可不是让他们小打小闹,这一次我让你和你外婆性命,给我爸爸,给我夏家偿命!”

萧摇第二次听到夏末凉说偿命了,她眼光往夏末凉眼上一扫印堂发黑,父母宫低陷死气,原来夏霸天已经死了。不过,夏末凉是如何确定夏霸天的死跟她有关的?

萧摇不动声色的很是惊讶震惊,用气死人的语气问道,“夏末凉,你口口声声说,要我为爸爸偿命,难道夏副事死了吗?可是,我前段时间看他还好好的啊?我没在几天里,就死了?”

一说死了,夏末凉就跳脚,歇斯底里的对着萧摇大怒道,“萧摇,你还有脸说,要不是你在我家别墅时设下了那些邪门异术,我爸会死吗?我爸就是你萧摇害死的,就是你萧摇害死。”

萧摇诧异,从夏末凉的话里,她已经听出夏末凉知道,她家被设了阵法。到底是哪个高人看出来的?

萧摇继续不动声色的试探,她冷笑道,“笑话,夏末凉,你说话能不能靠谱一点,现在什么年代了,什么邪门异术会害死人的。请别把你父亲的死胡加在我身上。”

“啊,呸,萧摇。”夏末凉厉声对着萧摇喝道,“在我家周围布了索魂阵,竟然还不敢承认。”

萧摇此时已经完全确定了夏末凉知道索魂阵法,后面肯定有高人指点。

萧摇嘲讽冷声的说道,“夏末凉,你疯了是不是?就算你父亲死于那什么索什么阵,关我什么事啊?我一个十五岁的孩子,知道什么索魂阵,你把你父亲的死,强加在我身上,还口口声声声说让我赔命,要让我外婆赔命。我看你就是个疯子。”

萧摇疯子及父样的死彻底的激怒了夏末凉,她怒气冲天的说道,“萧摇,那人告诉我就是你做。你别不承认,我今天就是要死赔命。”

萧摇敏锐的抓住了“那人”二字,她厉声的喝问道,“你说那人,又是谁告诉你的?别人说什么,你就信什么,你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神秘人才没有骗我。你才是疯子,你萧摇才是疯子,是个杀人不见血不眨眼的疯子。”夏末凉此时已经彻底的失去了理智,“黑衣人说了,可以不杀你,不过,你看见这些人了吗?”夏末凉用手指着这些拿枪的黑衣人,然后带着疯狂之色继续说道,“这些人可都是会你准备的,为你准备的,哈哈……,等你成了残花败柳,我要看看,你再如何能得到冷大哥的喜欢。”

萧摇已经确定夏末凉口中的神秘人,估计就是给张玉颖送毒药的神秘人可能是一伙的。夏末凉可能同样没有看到他们的样貌,那更加不知道,那神秘人是谁了。

两次神秘人,都给了萧摇震撼。神秘人给的毒药,神秘人识破她所布的阵法。

这些如果不是穿越过一次,她感觉听到的,看到的是不是天方夜谭。

然而,事实却是如此。

萧摇瞄了这些黑衣人一眼,尽管都是带着黑色面纱,可是萧摇还是能看见他们的相貌,个个都是丑陋至极的男人。原来,这些人不是来杀她的,而是要来……

想到这,萧摇眼光一冷,前世的仇,还没有报完,只是死一个夏霸天,现在夏末凉又在这份仇恨上加了深度。

萧摇冷声的再一次问道,“夏末凉,你口中的神秘人到底是什么人?是香江人的吗?”

“不是,是京……”夏末凉想要突口而出了。

“夏小姐,你话太多了。”唯一一个黑衣人没有上前围住萧摇的人,陡然阻止夏末凉的话。

夏末凉被这一喝声惊醒了。她忙慌张的捂了捂嘴巴。

不过,很快又放下了,她大怒的对萧摇喝道,“好个狡猾的萧摇,竟然要想要套出我的话。”

此时的萧摇,从夏末凉说出一个“京”字之后,就已经猜测到,可能是来自京城的人。不过,她估计夏末凉是听口音给听出来的。

因为,幕后人之所以找上夏末凉,恐怕就是已经确定了她萧家传人的身份。但他既然开始找她的麻烦,却绝对放不会在此时公开自己的身份。因为她萧摇背后有个冷家大少,在没有确定冷大少能力之时,他们绝不会暴露身份的。

萧摇该知道的已经知道了,她没必要再装腔作势了。

萧摇无视对着的她枪,冷笑两声,“呵呵,夏末凉,既然你要我承认索魂阵是我布的,那我就承认好了。不知道,我不在的这么多天里,你七窍流血过几次啊?你又在公开场合说过几次真心话啊?你又几次动手要杀你的訾柘哥哥?”

从前世到现在,她早已和夏末凉不死不休。更何况,夏末凉现在让人动手绑了她外婆,还让外婆受伤,就凭着这一点,她今天都不会让夏末凉活着回去。还有夏末凉幕后之人,她更是不会放过。

萧摇的话一出,夏末凉陡然心惊恐惧起来。

她想到,那一天,晚上,她全身血淋淋的几次要掐死訾柘,那一天晚上,被一伙人当成女鬼,找倒在地,那些人发现是一个人之后,马上送她上医院。第二天带着一身的外伤回到家,却迎来妈妈的一巴掌,然后给了她一个晴天霹雳的消息,她父亲夏霸天死了。

当父亲下葬的前一天晚上,一个全身黑色衣服,看不清相貌的人告诉她。她爸之所以会死,是被人设了一个阵法,叫索魂阵,这个阵法,能勾去人活人生魂,会不让不知不觉的就死去,而她父亲夏霸天就是这样死去的。因为他的七魂六魄,被人勾去了生魂及臭肺;她被索上的就是地魂命魂及第一魄名尸狗。所以,她和父亲这段时间,才会反常。

刚开始,她是根本不相信的,然而,那个讲述这些中了这些阵法之后的结果就如她和父亲那样的作态。

但是,她根本就想不到,到底什么人有如此的大本事,又是什么人跟他们有如此的深仇大恨,要如此的陷害他们。

那神秘人问她,她夏家之事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如此不顺的。然后不等她回答,就给了她一个短笛子,让她需要帮忙的时候吹响笛子就行,他就会出现在她的面前。

她拿着笛子,愣愣的想着最近发生的事。好像所有不顺,都是在那天认亲晏,被萧摇当众说她是有心计的女孩之后。

被神秘人一提醒,再联想到张玉颖曾对她说过的,萧摇会旁门左道之术。所以,她想到的可能这阵法就是萧摇设的。

然而,她心底是始终不愿相信萧摇会有如此本事之人,她宁可相信萧摇是请人给设置的。

但是,不管是哪一种,害了的夏家家破人亡的罪魁祸首就是萧摇。所以,她绝不会让萧摇好过的。

第二天,她就吹响了笛子,没过一会,那人就来了她家。虽然是白天,但那个还是一身黑,还是始终看不清他的样貌。

她请求着那人帮忙绑了萧摇的亲人。

那人答应了她,等过了两天之后,那人就派人通知了她,已经绑了萧摇的外婆。

绑了萧摇的亲人,萧摇也来了。

但她真的万万没有想到,萧摇真是设阵法本人。

这样的萧摇真是太让人可怕了,不毁了她,她萧摇迟早要报复回来的。

夏末凉指着萧摇,恐惧愤怒歇斯底里的说道,“你们上,你们给我上了她!”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