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55章:狗咬狗2,夏霸天之死

夏霸天一家人直接去了保仁医院,也同样做了一个全身检查,然而,所得结果是一样。他的五脏六腑都已经溃烂,根本就医治不了。

夏霸天不相信这样的结果,一开口,就要童俊榆再给他看。在中医方面,童俊榆是完全继承了童文华。

被夏霸天一家人闹得没法,只能把童俊榆请过来。可是,童俊榆看的结果还是一样。但是很让童俊榆奇怪的是,这五脏六腑都烂成这样了,夏霸天都不会疼吗?结果一问,还真是不会疼,如果不是嘴里出血了,他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竟然是五脏六腑都在溃烂,烂到无法医治。

最主要的是,夏霸天五脏六腑全部溃烂的原因根本就找不到。

童俊榆的建议就是开几副中药,看能不能缓解一下溃烂程度。能活多久就活多久吧。以夏霸天病情,也就只能等死的份。

夏家人根本就接受不了这样的结果,这人怎能说死就死呢。夏家老的老,少的少,可以说,一家人全靠夏霸天在支撑。如果,夏霸天去了,那他们夏家还能撑下去吗?恐怕也就只能散了吧。

夏末凉根本就接受不了她父亲即将死去的噩耗。受不了打击的她,离开了医院回到了家。

她委屈、她怨、她恨,她更是恨上了上天能她所有的不公。

她想起来了,这段时间,一直在传着,说訾公平梦见父亲一嘴巴的血,嘴里嚷着要杀他;而訾柘则是梦见她七窍流血,一脸血嚷着要杀他。难道,这是訾家父子梦中的预兆不成?不然,为何,他们出现的情况,与他们梦中的一样啊。

不行,她必须去向訾伯伯他们问清楚。

第二天,上学之后,整个学校都在传着,夏末凉七窍流血,夏霸天嘴巴流血,结果一查,竟然是五脏六腑都是溃烂无法根治了。

他们知道这个,是因为昨天恰好有个同学也去了看病,看见了夏家人,好奇之下就去问了那个医生,才知道情况。在晚上,实在憋不住,就在QQ群里说了,今天他碰见夏末凉和夏副理事长,他们俩一个七孔流血,一个嘴巴流血,身体内脏都在腐烂。

这一消息,可是轰炸了所有的人。因为最近关于夏霸天父女的新闻可都是学校里头条啊。现在父女俩同是流血,有人就骂道,可能是坏事做多了,连老天都看不过去,要给他们惩罚,遭报应了,真是活该。

总之,各种骂法都有,倒没有有同情夏霸天死活的人。

当天晚上,訾公平和和訾柘也是听到了这个流言,心里惊了惊了。因为,在噩梦中,他们梦见的就是夏末凉七窍流血,很是恐怖,夏霸天的嘴巴一直在不断的流血,嘴里还念念的说道,让他们赔命。

现在父女俩所出现的情况,完全是和梦中的一样。想到,在南山寺,一慈大师所说的,“前生债,今世还”,难道真他们訾家在上辈子欠他们夏家的不成。

“爸,现在夏叔在医院,我们是否要见见夏叔叔?”訾柘有点犹豫的问道。

自从童家认亲晏之后,訾夏两家已经撕破了脸皮。但是,再多的恩怨,在生死面前都会烟消云散。

“老爷,夫人,少爷,夏小姐过来了。”訾家的佣人上前过来汇报道。

说曹操曹操就到,訾公平让佣人让夏末凉进来。

夏末凉一进来,就跑来双手抱住訾柘的腰,然后,呜呜的大哭起来,“呜呜……,柘哥哥,怎么办?”

訾柘摊开双手,最后无奈的叹了口气,拍了拍夏末凉的背,什么也没有说。他和夏末凉毕竟从小一起长大,在他面前,夏末凉一直是那个懂事的小女孩。就算现在知道夏末凉有这么深的心机,他还是没法子给夏末凉脸色看。

“末凉,你先别哭,先说说,倒底是怎么回事啊?”好一会,訾柘先开口说道。

王云香,也是叹了口气说道,“凉儿,你别伤心。”

她在之前,可是一直把夏末凉当作儿媳妇来看,夏末凉也是十分讨她欢心。然而,自从上次理事会议之后,訾夏两家撕破了脸,还有最重要的是,这夏末凉不是表面的乖巧与天真,而都是伪装出来的。她能不动声色的,把所有她看不顺眼的人,教训一遍,而她却藏在幕后当好人。如果夏末凉真成了她儿媳妇,那得多可怕啊。所以,这样的人,是肯定不能娶进门的。

只是,现在听说夏霸天要死了,就算她再不喜欢夏末凉,也不会在这个时候,把人赶出去。

夏末凉也哭了一阵,低着头,打着嗝,很是伤心的把流血之事,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然而,当她抬起头来时,却惊訾公平三人,后退好几步,都恐惧的睁大眼睛,手颤微微的,指着夏末凉,“这、这、这……”

夏末凉此时,又是七窍流血了,特别是眼睛里流出来的血,沾满了夏末凉两边的脸颊。怎么看怎么恐怖。

特别是訾柘,看到这样的夏末凉,他就想到那个每天夜里让他窒息喘不过气的噩梦,这和梦中的情形简直是一模一样。

訾柘更是害怕恐慌的往后退,直到靠到电视墙角,退后可退之后,才停了下来。他指着夏末凉,想大喊着她滚开,却发现怎么喊都喊不出来。一下子,訾柘双眼瞪大,更是惊恐,手不住的摸着自己的喉结处。

夏末凉莫名其妙的看着一家三口,恐惧的往后退,她不解往自己身后看了看,什么东西也没有啊。他们到底在害怕什么啊。

夏末凉疑惑的问道,“柘哥哥,阿姨,你们怎么了?”

三人看着这样恐怖的夏末凉,都是恐惧的说不出话来。一个劲的用手指着夏末凉,“你,你,你……”

夏末凉这下更是疑惑了,“我,我,我怎么了?”问完这句之后,还特意摸了一下脸。

这不摸不要紧,一摸就把王云香吓下尖叫起来,“啊!”然后白眼一翻,就晕了过去。

訾公平和訾柘的状况根本就与王云香好不了哪去。这两人这段时间是夜夜被噩梦所折磨的死去活来,现在,真实情况就出现在他们的面前。他们的心脏真是经不起吓。

訾柘双目狠瞪的看向夏末凉,大喝道,“滚,滚,给我滚!”

夏末凉看着一手鲜艳的红色血液,也是吓呆了。怎么出了这么多血?这是哪里来的血?

她又用另一个手摸了一下脸,又是一手的红艳艳的血。

怎么又出血了?她不是只是上火吗?怎么出血这么严重?

没等她想明白,就听见了訾柘的怒喝赶人的声音。

夏末凉很是无措的哀求的说道,“柘哥哥,陪我上医院,陪我去医院,我还不想死,不想死啊?”她边哭,边请求訾柘陪她上医院。

然而,此时,夏末凉越哭,这汩汩的血水则流得越多,根本就看不见眼泪。很快,夏末凉的整个脑袋都变成了血流浸泡了一样,除了黑色的头发,能看见的就是血,除了血还是血。很快,她嫩黄的衣服也都变成了一片红色,整个人看到就是一个血人。就是那地毯上,也是一块块被重新染红,整体看来分外异常的恐怖。

没有晕过去的两个男人,脸色十分苍白的看着,夏末凉越流越多的血,很快变成血人,此时也是想着晕过去。现在,才知道,能晕过去也是一种幸福啊。

“柘哥哥,怎么办?这血怎么越流越多?怎么会这样?那医生不是说我只是一个上火而已吗?”夏末凉从了窗户上看到自己越流越多的血,也是恐惧心慌害怕及带着绝望,就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就死了。“柘哥哥,送我上医院,求求你了?”看着对自己恐惧害怕,又无动于衷的訾柘,她只能哀求着。

听着夏末凉不断的哀求着,訾柘就算再害怕,也不能真不管夏末凉。

“好,末凉,我现在马上送你上医院。走。”訾柘慌张的拿到车钥匙,急忙的说去了。夏末凉也是恐慌的在后面跟着。

在中途,夏末凉又碰见正要进客厅的佣人,佣人一看到夏末凉的恐怖样子,“啊”了一声就晕了过去。

两人上了车,訾柘带着慌张开着车,往医院的方向赶去了。

在开到中途时,夏末凉突然从后坐上,伸出带着红色血液双手,就往訾柘的脖子上抓去。

訾柘从反射镜子上,看出了夏末凉的动作,脸色吓得更是苍白,就踩刹车,此时“嗖”的一声,车子停了下来,夏末凉的手已经碰上了訾柘的脖子。

訾柘恐慌问道,“夏末凉,你要干什么?你要干什么?”半个身子一偏,就躲开了夏末凉的双手。

夏末凉似乎听不到訾柘的声音,看着訾柘躲过去了,继续,寻找目标。

訾柘此时怒吼着,“夏末凉,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到底在干什么啊?”

夏末凉竟然是真的想杀他,不是在梦中,而是在现实,在他送她去医院的路上。

夏末凉看着訾柘凶狠的说道,“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訾柘恼怒的问道,“你为什么要杀我,啊?”

夏末凉也怒道,“为什么?你还问为什么?明明你是喜欢的是我,可是你为什么去喜欢那个丑八怪,啊?我夏末凉到底哪一点不如她,为什么个个都围着她转啊?最可恶的是,她一个丑八怪,有什么资格霸占冷大少啊?”

訾柘听到这样荒唐的理由,简直简直不知道要对夏末凉说什么了。

訾柘“砰”的一声,打开车门,下了车,也很快就把夏末凉拉下了车。夜里寒风,冷冰刺骨。一下子,两人就直打个冷哆嗦。

訾柘无表情的对着夏末凉说,“这里离医院比不远了,我自已去吧。我就不送你不去了。”

夏末凉看了一下四周,除了萧条的树枝之外,几乎看不到什么人影。她怎么敢一个人去过。

她慌了一下说道,“柘哥哥,我错了,我错了,求你别让我一下会去医院,我害怕。真的,我害怕。”

昏暗之下,看着血人似的夏末凉,显得更是恐怖。

訾柘无声的嘲笑道,“夏末凉,你也会怕啊。你刚才不是要杀我吗?为了你那点荒唐忌妒自私的理由来杀我吗?杀人都不怕的你,还怕这黑夜?”

“呜呜……,柘哥哥,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杀你。真的,就是我脑海里一直有个声音,要让我杀了你,然后,然后……”说到这,夏末凉就抬起自已的双手。

“够了,夏末凉,别再找各重荒谬的理由了。”訾柘愤怒的打断着夏末凉,“你要不自己去医院,要不打个电话,让你家里人来接你去去。总之,我是不会送你去的。我怕我没送到,我这条小命就没了。”

说完,也不再搭理夏末凉转身就要上车。

夏末凉哪容得訾柘这么容易离开,他慌忙的拦车门前,就是不让他上车。她哀求着道,“柘哥哥,我错了。你送我去医院,好不好?”

訾柘无动于衷的,面无表情的看着夏末凉,冷冷的说道,“让开!”

“我就不!”夏末凉倔着愤怒着说,“柘哥哥,你变了。你现在心里除了萧摇那个丑女人,根本就没有我了,是不是?”

訾柘对夏末凉的无理取闹,已经无言以对了。只是继续冷冷的盯着夏末凉不说话。

夏末凉愤声道,“哼,我真恨以前,对她做的轻了,我就应该人让人把她打废才好,不然,她能踩在我的头上作福作威。从去参加她的认亲晏之后,我就没有再过上一天的好日子,现在,我爸要死了,知道吗?呜呜,我爸要死了。我们就是去参加了她的认亲晏之后,我爸就是被萧摇用她的左道之术,给害的。柘哥哥,你知不知道,呜呜……”

夏末凉突然蹲下来哭了。

听着夏末凉疯子似的胡言乱语,訾柘也只是皱着眉头,没有回答。他看着蹲着的夏末凉,叹口气,冷声的说道,“上车,我送你上医院。”

夏末凉哭的很大声,可是尽管是在黑暗中,她也能感觉到自己哭出来的是血,而不是泪。听到訾柘已经退了一步,她就猛的站了起来。

只是,她站起来后,訾柘在昏暗中,发生脸血上诡异的笑容。他惊吓了一跳,猛得退开。

然而,夏末凉的动作更快,她的一双手立即就付在了訾柘的脖子上。她没有訾柘高,她就踮起脚。

訾柘也知道今晚的夏末凉很不对劲,可他真没有想到,这夏末凉在被他抓住她之后,还会再一次被她抓住,掐住脖子。更不可思议的是,平时娇小柔弱的夏末凉,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掐着他的脖子,就要被掐断了似的,他喘都喘不过气来,而他也是两只手拼命想要拉开脖子上的两只手,但都无济于事。

訾柘被掐的眼孔睁大,嘴巴张大,舌头伸出,就像吓一刻就要死去似的。眼睛看着满脸血水的夏末凉,他的耳朵里,一直响着夏末凉的魔咒,“去死吧,去死吧,还命来,还命来。反正我要死了,柘哥哥,你就陪着我一起死,我是不会让你去打那个丑八怪,逍遥快活的。柘哥哥,陪着我一起死吧!”

这种情形跟他这几天做得噩梦简直一模一样。他想挣扎,挣扎不了,他想喊救命,喊不了,嘴巴不断的喘着气。他现在心里不住的祈祷,有人发现他,有人能把她救下了。

或许他的祈祷启了作用,有一个人拿着手电筒,射向了这边,看着车子旁边有两个人不对劲,忙跑过来,嘴里不断的喊着,“喂,你们是怎么回事?”

当他靠近时,才发现,一个身上满是血污的女人,掐着一个男人的脖子。他的第一个反应,就是,“鬼啊!”,然后连滚带爬的就跑走了。

似乎听到“鬼”字,震醒了夏末凉,她的手一下子松了一下。訾柘趁此机会,两只手猛的就把夏末凉的抓了下来,然后,再把夏末凉猛得一甩,再趁着夏末凉甩在地的时刻,匆忙就上了车,锁上了车门。

在车内,訾柘不断的咳嗽,不断的喘气,额头上的大汗,汩汩渗出。他真的就差死在夏末凉的手中了。他真没有想到,以前他的准新娘,他也待她如亲妹妹一样的女孩,说杀他,就要杀他。还是那种如此自私的原由。

平复了一下心绪之后,訾柘就启动车子,再也没有理会在不断拍着车窗的夏末凉。他再信她的话,他就真的不用活了。

訾柘的汽车扬长而去。

夏末凉再次蹲下来哭泣,她真不是要掐着柘哥哥的,她真不是要让他死的。只是,她脑海里不断有个声音,叫她要这么做的,然后,她就不自觉得做了。

“这里,就是这里。”刚刚被吓走的那人又回来了,此时,他身边还跟着其他的几个青壮年。“刚刚我看见的女鬼要杀人,就是在这里。”说完,还用手电筒射向那个地方。

只是他射向的地方,所谓的汽车及一鬼杀的情形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浑身红色的人在那哭泣。

“就是她,她就是那个女鬼。”那人再一次肯定的说道。

其他人看到这个的全身红色血液的恐怖女鬼,也是害怕的惊吓了,忙惊惧都跑走了。

此时,又剩下夏末凉一个人在那哭着。

訾柘匆忙焦急惊恐的就回到了家。

只是,他一进家门,就闻到了浓重的血腥味。他再次恐慌的连忙跑进家里,一回到客厅,他就惊呆了,瞳孔放大然后又剧烈一缩。

谁来告诉他,他离开之后,到底又发生什么事了?

只见客厅时,倒在地上,脑袋还在流血的夏霸天,他爸和他妈此时也是躺在地上,角落里的佣人,蹲在地上,双手捂着脑袋,正在瑟瑟发抖。

訾柘急忙跑到爸妈的跟前,着急的喊道,“爸,妈,醒醒,爸妈,醒醒。”喊了两句没有把他们叫醒,他忙跑向那个佣人,抓着她的手,急切的问道,“朱姨,刚刚发生什么事了?”

这个叫朱姨的佣人,即使被訾柘抓住了手,还在浑身发抖,嘴里念叨着,“少,少,少爷,太,太,太可怕了!呜呜,……”

说了一大半天,佣人也没有说出一个所以然来,只能拿起电话,给正在南山寺时吃斋念佛的爷爷訾廉打个电话。然后继续,叫着自已的爸爸妈妈。

好一会,王云香缓缓的醒来。一看到自己的儿子,仿佛找到了主心骨似的大哭起来。

“呜呜……儿子,儿子,夏霸天他疯了,他疯了……”王云香大声的哭诉着。

在王云香断断续续的言语中,訾柘终于明白了事情的经过。

原来,在訾柘带着夏末凉出去不久,昏过去王云香和佣人也都清醒了过来。此时,夏霸天就独自过来了。本来,訾公平这么晚了,也不太想搭理他。但想着,现在夏霸天就是一个快要死的病人,俗话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嘛。此时,夏霸天过来,估计就是想要跟訾家和解。所以,訾公平还是让他夏霸天过来。

夏霸天一过来,訾公平就对他说道,“霸天,刚刚不知怎么回事,你女七孔流血,现在柘儿送他上医院去了。”

只是夏霸天似乎未听到,然后眼神很是凶狠的瞪着訾公平。訾公平被瞪的全身发毛的。这夏霸天是什么意思,他女儿七孔流血又不是他害,瞪他是什么意思。

想到这,訾公平也是怒了,他大声的质问道,“夏霸天,你这是什么意思?你瞪什么瞪,又不是我害你女儿流血的。”

夏霸天没有回答訾公平,而是说道,“訾公平,现在最希望我死的,就是你们訾家吧。”

訾公平被夏霸天说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大怒问道,“夏霸天,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啊?”

夏霸天看着恼羞成怒的訾公平,阴邪的笑了笑道,“我死了,訾家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摆脱夏家了不是,以后,夏家再也没有威胁你的人存在了,不是吗?”

訾公平怒指着道,“你,你,夏霸天,我还以为你过来是和解的,没有想到竟然是过来闹事的。你滚,訾家不欢迎你。滚!”

“我告诉你,訾公平,就算我死了,你们訾家也别想摆脱夏家的纠缠。我要让你们訾家生生世世记着,你们訾家有今天,可都是我夏家功劳。”夏霸天大声的说道。

一说到这个,訾公平更是气了。他怒着赶人,“我再说一遍,给我滚出去!”

夏霸天呵呵笑了两句,“怎么,恼羞成怒了?可是,不管你怎么怒,这是永远无法改变的事实。”

訾公平咬牙,脸色铁青的问道,“你到底想要干嘛,说?”

夏霸天正色的说道,“我要你訾公平保证,在我死后,让纤纤及小濠有个好生活。”纤纤及小濠就是夏霸天的情妇及儿子。

可能是夏家人谁也没有想到,夏霸天在死之前,要做的第一件事,竟然就是安排好他情妇及私生子的生活。

訾公平听到夏霸天交代这样事,就松了一口气,脸色有所缓和的说道,“放心,霸天,就算你不说,我也会替你好好照顾他们的。毕竟,他们是你看重的人。”

“好。”夏霸天语气也没有这么冲,然后继续交代第二件事,“第二件事,就是訾柘和末凉的婚约不能取消。到他们年满十八岁之后,就让他们登记结婚。并且得永远不能背弃我女儿夏末凉。”

“不行,我不答应!”王云香冲出来说道。“我们可以照顾夏末凉,但我绝不会让我家柘儿娶夏末凉!”

王云香的态度很是坚决。

现在所有的人都知道,这个未满十六岁的女孩子是个什么样的人,让柘儿娶了她,不就是等于娶了个毒蛇回家吗。说什么,这一点她作为母亲是绝不会妥协的。

“你这娘们,给我滚一边去,现在没有你说话的份。”夏霸天对着王云香就是一阵怒吼。

王云香平时,是显得温柔贤淑的,但事关她宝贝儿子的事,她怎么可能被夏霸天这一吼就吓倒。

王云香也是发威了,怒吼着道,“夏霸天,你吼什么吼,你再吼,我们都不可能答应。还有你,你敢应下的话,我跟你拼命!”后面一句是对訾公平怒吼的。

訾公平皱着眉头,也是对夏霸天一口回绝的道,“不可能。我可以把夏末凉当亲生女儿一样看待,但我绝不会让儿子娶女儿的。”

夏霸天也不生气,只是阴冷的笑着道,“呵呵,你们訾家都是伪君子。一边口口声声说对凉儿当亲生女儿,一边又阻止你们儿子娶我女儿。”

訾公平和王云香只是怒皱着眉头,但却没有吭声。

“既然如此,”夏霸天突然脸色狰狞阴狠的说道,“訾公平,你陪我一起死吧。”

说完,就猛的上前,双手用力的掐住了訾公平的脖子,恨恨的说道,“夏家的日子不好过,訾家的日子也别想好过。”说完“过”之后,嘴时就猛的吐出一大口血水出来,猛的全部喷在了訾公平有脸上。

“啊!”王云香看到这一赠,再一次惊慌恐惧了。她怒喝道,“夏霸天,你要干嘛,你放开。”

她上前,想要扒开夏霸天的掐住訾公平的双手。只可惜,女人就是天生的力气小,无论如何都她都弄不开。她无助的喊道,“朱姐,朱姐,快过来帮忙。”

訾公平张开大嘴巴,瞳仁扩大,掩饰不住的惊慌及恐惧,脸色发青,他的两只手想要把夏霸天双手拉下来。只是无济于事,只能大口大口的喘气。

当看到夏霸天嘴时流出的血水时,心里更是绝望及惊惧。这情形和噩梦中如此相似,相似到一模一样。

夏霸天看着这样的訾公平,心里好似很有快感,他笑着道,“訾公平死吧,死吧,一起死吧。你欠我的,欠夏家的,就用命来还吧。哈哈……”

当那个叫朱姐的人进来时,就是听见一阵疯狂的大笑声,訾家男主人,脸色发青的被人掐住了脖子,女主人不断用自己保养十分嫩白的双手,想要挪动那双扼然不动的双手。

朱姐很是恐慌,她想要逃走,可是如果她走了,男主人肯定就要被掐死。她惊慌的看了看四周,刚好看到电视机旁那只花瓶。

她快速的跑过去,拿起花瓶,然后就往夏霸天的脑袋上砸去。

被砸的夏霸天脑袋晃了晃,然后,就松开了双手,倒了下去。后脑勺的鲜血汩汩流出了。

被救的訾公平,在夏霸天松手的瞬间也晕了过去,而王云香看到夏霸天一脑袋的血,也昏了过去。最后,就剩下叫朱姐的佣人,茫然无措,等她反应过来时,看到一地的鲜血,“啊”的一声,就跑到角落里,瑟瑟发抖。

第二天早上,当夏末凉从医院,此时,懵懵懂懂的回到家时,劈头迎来的就是一个耳光。

“你这个没良心的死丫头,一个晚上跑哪去了,你爸死了,你知不知道?”余秋大吼道。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