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53章:前生债,今世还

夜深人静时,一栋别墅,一直传出一声声呼喊之声,“救命啊,救命啊,你不能杀我,不能杀我!”

即使如此的噩梦,他却一直醒过不来似的,嘴里一直在大喊着。

“公平,公平,你醒醒,你醒醒!”睡在他身边的女子一边在摇着他的肩膀,一边嘴里努力的想要唤醒訾公平。

然而,以她这段时间的经验,肯定又是唤不醒,她真是又担忧又是心急。在她叫着訾公平的同时,她又听见另一个房间传来的呼叫声。

她马上下床,走向另一个房间,对着传上那个大汗淋漓的年轻人,着急担忧的摇着叫唤着道,“柘儿,柘儿,你醒醒,你醒醒啊,呜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为何你父子二人都会同是做噩梦叫不醒呢?柘儿,你醒醒啊。呜呜,妈妈,很担心。柘儿,”

此时,訾廉也走进了訾柘的房间,“爸,现在怎么办啊,为什么公平和柘儿一睡觉就会做噩梦啊。”妇人问着訾廉说道。

訾廉看着床上大汗淋漓,又喘不过气来的大孙子,也是分外的担忧及着急。这种情况持续了好几天了。

訾廉紧皱着眉头,说道,“明天我们去南山寺,烧一烧香,找一找大师,看他们有没有办法解决。看他们父子二人,是不是真忍上脏东西了。”

“嗯,明天我们全家都去拜一拜,求求大师。”訾公平的老婆王云香擦了擦眼泪应着道。去医院都看不了,只能去求神拜佛了,看能不能让他们父子好一点。

訾柘的噩梦一直在重复中,可每一次梦中的夏末凉掐着他脖子时,他都能感同身受,被掐的喘不过气,好像就要死了的感觉。

訾公平的噩梦同样如此,只是他梦中的主人公,换成了夏霸天而已。

第二天,王云香就为父子二人,准备去一趟南山寺。

訾柘一起来就看到妈妈一身素衣打扮,客厅的茶几上,有一只竹子编的篮子,篮子里放着有香焦苹果果各类水果,但让他疑惑的是,还有香蜡。

他不解的问道,“妈,你这是要去干嘛?”

王云香脸上憔悴,她看着儿子,担忧的说道,“你和你爸,一直在做噩梦,爷爷的意思,你们是不是惹到什么脏东西了,所以,今天准备一家人去南山寺拜拜,你现在去换一套比较素的衣服,我去让你爸同样一套素衣服。”

訾柘从小是在科学的教育下长大的,现在突然让他去烧香拜佛,怎么想心里就怎么别扭。他不赞成的说道,“妈,现在是什么年代了,还信求神拜佛那一套啊。我今天和几个同学约好了,不去。”

“柘儿,听你妈妈的话,今天一定要去。”訾廉过来严肃认真的说道。

“爷爷?”訾柘想要辩解。

“行了,我知道你不信那一套,可是,现在你来告诉我,为什么你和你爸会一直做着同一个噩,夜里还醒不来?”訾廉严厉的问道,“去医院看医生吃药都没有用。”

訾柘迟疑了,确实,这很是奇怪。为何会如此?这是科学也是很难解释的东西。

“柘儿,听话。你和你朋友改天再约,今天我们一家必须去南山寺。你看看,你和你爸爸,才几天时间,都瘦了这么多。”王云香说道。

被噩梦折磨怕了的訾柘,想了想,虽然不相些神鬼之类,但去拜拜菩萨,说不定就不会有那些噩梦了。

一家人就这样上了南山寺。

烧香,拜佛,很有诚心。

“一慈大师,你看看我这儿子和孙子,最近为何会噩梦缠身呢?”訾廉很是恭谨的问着旁边的看不出真实年龄的和尚。

一慈大师是南山寺里很是出名,也是很有威望的一个和尚。主要是他会通过面相,看人吉凶,不过,他不会轻易与人看,就算是那些大富豪大商,出高价给看一看,他都闭口不语。

只因为,天机不可泄露,否则,就会遭天谴。

訾廉和一慈大师早年有过交情,所以,訾廉一来南山寺就找上了一慈大师。

一慈大师,看着訾公平和訾柘二人的面相,眉头越皱越紧。然后,对着二人说道,“你们对着菩萨,去抽个签吧。”

二人照做,很快就把各自抽到签给一慈大师看。

訾柘的签为:昔日行船失了针,今朝依旧海中寻;若还寻得原针在,也费功夫也费神。

訾公平的签为:劝君切莫向他求,似鹤飞来暗箭投;若去采薪蛇在草,恐遭毒口也忧愁。

一慈大师,对着这两个签眉头皱得更紧,两个都是下下签,他根本就没有想到,父子二人所抽之签,竟然会是,

四人看着一慈大师越来越紧皱的眉头,心里是七上八下。

王云香很是焦急的问道,“一慈大师,这两支签,到底是什么是意思啊?”

一慈大师,先是对着四人做了辑,说了一声,“阿弥陀佛,四位施主,怒纳无法解此签,”然后,就转身走了,边走边说,“前生债,今世还!”

四人都要愣了,这一慈大师这是什么意思啊。

“爸,一慈大师这是说的什么意思,他怎么不解释清楚就走了啊?”王云香焦急的问道。

“前生债,今世还?我们这是要还给谁啊?”訾公平也愣着说了一句。“难道是欠的夏家父女的?所以,才会在梦里一直梦见被他们杀?”

被訾公平这么一说,几人都沉默了下来。

“爸,妈,你们还真相信那个前生今世啊。”訾柘皱着不赞同的说道。

“可是,柘儿,你们一直在做噩梦是怎么回事?哦,对了,爸,一慈大师还没有告诉我们能否把父子俩的噩梦阶解掉,就走了?”王云香大呼道。

“那,我再问问去。”訾廉说完,就朝着刚刚离开的方向走去。

不过,他要踏进一慈大师房门时,被一个小和尚拦住了,“这位施主,请留步。刚刚师伯让我转话,说‘解铃还须系铃人’,施主请回吧。”

訾廉无奈,只能反回。

“爸,怎么样?问出来没有?”訾公平心急的问道。

訾廉摇了摇头,然后说道,“我没有见着一慈大师,不过,他让人转话,说是‘解铃还须系铃人’。”

“‘解铃还须系铃人’,爸,这话是什么意思?”王云香万分疑惑的问道。“难道,公平和柘儿做噩梦,还是人为的?”说到人为的,那可是震惊了。訾廉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说道,“看来找找那些有没有懂风水看相之人了,看看他们有没有什么办法。”

几人都沉默了,来了一趟南山寺,对于做噩梦一事,更是如在云雾之中了。

“哦,对了,我想起来了。我记得几个月以前,朱威也是一直老做噩梦,都做了有一个月了,无论是看医吃药都无济于事,后来,就没有再听说他做噩梦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回头我问问去。”訾公平想起了朱威三个月以前一直在做噩梦之事。

“公平,现在给他打个电话问问,他那噩梦是怎么解决的?”王云香心急的说道。

“对,我现在就问。”訾公平说完,就拿起手机打电话了。

一会电话就接通了,“朱老弟啊,是我,公平。是这样的,我有个事,问你一下……”

两人说了一会,訾公平就把电话给挂了。

“怎么样,公平,朱威他怎么说的?”王云香问道。

“朱威说,他那一个月的噩梦,后来确实是请的风水师给看的。我问他是哪个风水师,他说没有经过他本人同意,不方便透露。”訾公平带着怒气的说道。他这怒气当然是针对朱威的,他一个校长之位,还是他訾公平给他的,现在要他报恩的时候,他竟然给他摆起价值来了。

“真的是风水师给看好的?”王云香现在脸上明显有着一丝兴奋和喜悦。“这样就好,我们也可以请个风水师,我们就不相信,请的风水师没有他的好。”对于王云香来说,朱威说没说哪个风水师已经无所谓了,他们可以请别的风水师。

一家人,就开始联系各自的朋友,打听风水师的事了。

这边,夏家

夏霸天和夏末凉此时在家呆着。他们现在,都不敢出去了。以前的朋友同学都拒绝与他们来往了,再加上出去也是被人指着骂道,歹毒心肠,不识好歹等一些不堪入耳的词汇。所以,他们是宁可呆在家里的。

此时,一家人正在看电视,刚好看得是一片茅山道术之类的电影。

夏末凉看到电影里的道士念念有词,想了很久,终于想将自己的怀疑,说出来。她说,“爸,我以前听张玉颖说过,萧摇会一些旁门左道之术,您说,我们最近的不合理现象,是不是,她所搞得鬼?”

夏霸天听女儿这么一说,第一反应肯定是觉得不可能。别说现在,没有那些什么茅山道术之类的的东西,就是有,单看萧摇小小的年纪,也不可能会使用啊。

夏末凉看着父亲对她的话,一脸狐疑,她就将自己的疑惑说出来,“爸,你想想,我们自从参加过萧摇的认亲晏之后,最近发生的事,你不觉得奇怪吗?为何我们会在公众场合,不自觉的讲出那些只有自己心之肚明的事情?其实,最奇怪的,就是萧摇为何为转变得如此之快?就算一个人要变,也不是一朝一夕之事,然而,萧摇她就是在一天之内改变的,变得不再害怕与人接触,变得能与那些富家*互动来往,最不可思议的变得有武功。如果其他以一夕改变,那武功绝对不是一朝就会有的,而我更听说萧摇会旁门左道之术,会画黄符。”夏霸天听着女儿这么一说,也很是震惊。他吃惊的问道,“凉儿,你说萧摇会旁门左道之术,会画黄符,这是真的吗?”

夏末凉很肯定的点了点头,“这是张玉颖曾经跟我说过的,她那时说漏了嘴,她说看见过萧摇这样做,就是画一道符,再滴上自已的血,这血一滴上去,就不见了。”

“张玉颖什么时候看见过的?”夏霸天问道。

“啊,你们俩这是怎么了,怎么流血了?”一声尖叫,惊醒了夏霸天父女。

他们一致望向自已老婆(妈)余秋。

只见余秋,眼睛惶恐,一脸惊惧,手颤抖的指向父女俩。

“妈,你,你这是怎么了?”夏末凉问道。

余秋惊恐的看着他们,她颤抖的声音,问着,“你,你,你们俩是怎么了?怎么会流血啊?”

“流血?”父女俩懵了,然后,父女俩互对一眼,一刹然也是变得惊恐,各自指着对方说道,“爸(凉儿),你嘴巴(眼睛)流血了?”

“什么,我嘴巴(眼睛)流血了?”不愧是父女俩,说话都是一致的,然后,动作也是一致,用手在嘴巴(眼睛)上一摸,然后,“啊!”

父女俩都跑去浴室照镜子。

在镜子里,夏末凉看到自己不仅是眼镜流血,连着鼻子、嘴巴、耳朵都在流血,脸色发青,整一个从电视里爬出来的女鬼似的。她惊恐慌张了,捂着耳朵,对着镜子,大叫一声,“啊!”

夏霸天,倒是好一点,他就是嘴巴突然流血了。

他慌忙着对女儿说,“凉儿,我们立马上医院,别怕,爸爸在这。”说完,夏霸天就抱着自已的女儿往外跑。

余秋,也是慌慌张张的换好衣服,就跟着跑上去。边跑还边打电话,“爸,不好了,凉儿七窍流血了,霸天也嘴巴出血,我们正赶往医院。好,好。”

夏霸天慌慌张张的开着车就往医院赶去。

“老夏,你慢点,慢点啊。超速就要罚款的。”余秋急着说道。她不心疼女儿,不心疼老公,倒是心疼那罚款了。

“你闭嘴!”夏霸天心烦气燥的的大喝道,“你没有看到凉儿流血流得这么厉害么?”

余秋看着一声不吭,也不看她女儿,安静的闭嘴了。

很快就到了医院,夏霸天慌忙的停好车,就抱着夏末凉医院跑去,还不忘对后面的老婆大喝去,“挂号去,记着挂两个号。”

夏末凉七窍流血,很快医生就给安排了全面检查,结果查下来,夏末凉的身体状况一切良好,至于怎么会七窍流血,医生归纳为心急上火引起的,就开了一些祛火的药。

但夏霸天的身体一系列检查下来,别说夏家人震惊,就是医生也是觉得简直不可思议。

这夏霸天的身体表面看来很是健康,可实际上,他的五脏六腑都已经开始在溃烂。对,就是溃烂,连心都已经溃烂到一半了。

各个医生对这样的病症就是奇怪了,按理来说,五脏六腑都溃烂的人,还能活的好好的?最主要的是,为什么,都已经溃烂到这种程度,这人也没有感觉得到疼痛什么的么?

夏霸天拿到检查结果时候,犹如晴天霹雳。他可是几乎每一个月都会来做体检的,怎么就没有检查到他的五脏六腑溃烂呢?

“医生,医生,我这不是好好的么,你们一定可以救救我的,是吧?”夏霸天抓着医生的手,十分恐慌的说道,

“对不起,以你体内各种器官溃烂程度,怒我们回天乏力。”被抓着的医生无奈的说道。

这样病人,太多了。一听说自己得了癌症晚期什么的,就开始抓着医生求救治。

“不,医生,求求你们,救救我爸爸!”夏末凉震惊过后,就开始哀求了。她还这么小,怎么能失去父亲呢。

“对不起!”那个医生还是这样的话。

余秋可是一直呆立着,懵了,好好的一个人,里面的五脏六腑竟然都溃烂了。而医生话,却是告诉他们,夏霸天没有救了,只能等死的份了。

她还这么年青,她怎么能守寡呢。

没过多久,夏楚河匆忙的赶了过来。他一过来,就很是着急问着儿媳妇道,“小秋,凉儿怎么样了?”

余秋傻愣着,没有听到夏楚河的问话。

夏楚河一看这屋子里凝重的气氛,感到病情十分的严重,他大喝着再问一遍,“小秋,凉儿他们怎么样了?”

被震回神的一伙,余秋一醒来,就大哭了起来了。“呜呜,爸,爸,霸天他要死了,他要死了,呜呜,我怎么办啊?”不得不说,余秋这女人真是太自私了,夏霸天要死了,她唯一想到的是,她该怎么办,而不是,想办法求人救治夏霸天。

夏楚河听到这个消息,简直要气死了,提起拐杖,就往余秋身上招呼去,“你说谁要死了,啊,我告诉你,就是你要死了,我儿都会活得好好的。”

“夏先生,我建议你们去保仁中医院看看去。”那个医生好心的建议道,“中医毕竟在中夏国流传几千年的精髓,说不定,他们那会有办法的。”

“谢谢医生。”夏霸天还没有从要死的打击中回过神来,表情很是呆滞对医生感谢。

一行人就走出了医院,往保仁中医院方向走去。

就在他们刚走不久,有个人看着他们的背影,然后就走向了刚刚那个医生。

------题外话------

我知道,有盗版转载君,但本人作为一名小作者恳求,盗版转载君,请鼠标键盘之下留情,请晚一点转载,可好。我知道,让你们不要转载是不可能的,所以只有退而求次的,请你们晚一点时间转载,可以吗?本人十分感谢的。

感谢以下的亲们:

睡(水)货一只1张评价票

紫颜依依1张评价票

345682475一张月票,

fycyn854845一张月票,

sunnylpkg一张评价票4张月票,

大小丫头1974五张月票

谢谢以上亲亲们的票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