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52章:(求评价票)

某地地下室

“你还真有能耐啊,”一个阴冷的浓重声音响起,“竟然在我的眼皮底下就把孩子给生下来了。”

黑暗的角落里,一个女人四肢被锁,看不清的面容,在听到孩子的时,眼里的恐惧一闪而过,不过,还是被外面的人看见了。

那人勾了勾唇,阴冷的笑道,“有意思,你以为你不回答,就能否认自己生过孩子吗?其实,那孩子可是与你年轻时,长得几乎一模一样。就算不承认那孩子就是你的孩子都难。”

女个无动于衷!

那人接着说道,“只是,我没有想到那个孩子竟然中了鹤红花之毒,还有能耐把这毒给解了。你应该知道,当初毒残给你下的鹤红花毒之后,到现在她自己都还瘫在床上呢。鹤红花的解药,应该只有毒残自己能配出来,但你那女儿好本事,偏偏不声不声响的就把毒给解了,还安然无事。”

女人再也装不住没有听到,她情绪激动带着愤怒的问道,“你们到底要怎么样?”

“哈哈,要怎么样?”这人大笑了起来,“当然是要把游戏继续下去了?”

那被锁着的女人表情巨变,瞳仁骤然一缩。心时不住的担忧及紧张。

她再次的怒着道,“我和烨已经在你们的手里折磨了十五六年,还不够吗?为什么扯上孩子?”

“怎么能够啊?”那人突然语调一变,变成了猛烈、愤怒、悲哀及无奈,“我从小到大,就被灌输着,要破坏萧家传人的幸福,更要让她们一生一世的活在痛苦之中,我们要一统中原,更要一统天下。所以,我作为一族之长,怎么能够放过她呢?”

她突然带着恳求说道,“求求你,放过我女儿吧。她什么都不知道,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儿。”

她和容烨两人被折磨了十六年,都没有求过他们,可是为了女儿,她第一次求着他们。

“呵呵,你终于承认有女儿了?还说普通女孩儿?”那人阴森森的笑道,犹如刮了一阵寒风,冰冷刺骨。“你认为萧家传人,真会是一个普通人?”

女人表情上一阵恐慌,她心里头也是一阵惊恐。她本身就出身在萧家,萧家命中注定的传人,有着极其特殊的本领。不然,怎么去守护萧家。

黑暗中,突然听见铁链啪啦啪啦的响声,然后,再听见女人跪地的声音,“就算她是有一定的本领,可是,她还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孩子,她还未满十八岁,她什么都不知道,我求求你,放过她吧。”

一个母亲,最牵挂的始终是孩子,一个母亲最伟大,就是母爱。一个母亲为了孩子,她们是宁愿做一切,忍受一切常人所不能忍的。

那个人听到女人的哀求,心情似乎十分的愉悦,他说道,“你恐怕还不知道,你那孩子的本事吧。她现在不仅做了童文华的干孙女,有一身逆天本领的医术,会玄学易理,最主要的是,你知道吗,”

然后黑暗中,嘴角一勾,“她现在可是与冷家大少打得火热呢?”

女人猛然的抬起头,震惊及恐慌的表情,同时夹杂着担忧及愤怒。

那人看到女人这样的表情,更是愉悦了,他笑着道,“你说,这么好玩的游戏,我怎么能不玩下去呢?是不是,萧珊珊?”

萧珊珊整个身子都瘫软了下去,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她女儿同样会找上一国掌权人的子孙。她现在就算再求着这人也没有用了。

那人接着说道,“我可真没有想到,那个孩子,竟然能不声不响的学着一身本领,还不声不响的跟中夏国第一家族的继承人成了恋人关系。”

萧珊珊脑里一片空白,已经听不见那人的声音了。

“现在中夏国上流层流传着,童家大小姐,强悍霸道,大有一副天不怕,地不怕,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姿态。这么有趣的孩子,我倒想着去会会她了。看她是否真如传言中那么有趣了。”那人看似自言自语的说道。其实就是在告诉萧珊珊,游戏正式开始了。

“哎,我说了这么多,你怎么不应一个啊。”那人像是想到这么个人似的问道。“好了,今天是你和容烨一月一聚的日子。我就不打搅了。”

一月一聚,其实就是要让对方看着对方被毒折磨的死去活来,然后自己再痛苦。

“砰”,一个人从坐椅上摔在地上的声音,然后双眼惊恐的看着前方。

好一会,钱程才反应过来,一边两只手撑着在地上,一边结结巴巴叫着道,“你们……你们是……是怎么进来的?”

进他办公室,当然要属下通传,再让人进来。可是,这两人就是不声不响的来到了他的办公室。

“呵呵,当然是走进来的。”萧摇牵着冷昶睿的手,轻笑着说道,“钱大少,你的胆子也未必太小了吧,这样都能把你吓倒在地啊。”说的就是胆小鬼。

钱程慢慢的站了起来,然后再用说摸了摸被摔成两瓣的屁股。心里悲愤了,就差着指着两人骂道,任谁在低头办公时,猛然看到毫无身响两个人影哪鬼一般出现在自已的眼前,都会被吓到,好吧。

当然钱程也就只能在心里骂骂他们是鬼,真叫他骂出来,他可不敢。

他欲啜的说,“老大,不是我胆小,而是你们的出现真的是,真的是,太吓人了,好不好。还好,我心脏够强大的,换作那胆小的,肯定是会被你们吓死的。”

萧摇和冷昶睿两人走到沙发上坐下。

萧摇毫不客气的说道,“如果真有那么胆小,我干脆把你吓死死算了。我再重找一个胆大的人为我卖命。”

钱程拿出自己的好茶叶,然后亲自泡了一壶茶,再给每人倒了一杯,再放下茶壶,说道,“老大,你真是小看我了。尝尝这茶,我可是好不容易得来好茶叶。”

萧摇拿起茶杯品尝起来,说道,“不错。”其实说不错已经给了钱途面子了。她萧摇可是品尝过更好的茶呢,只是现在不想打击钱途而已。

钱程呡一口,接着问道,“老大,我还以为你要晚一段时间呢,没想到这么早就过来了。”

萧摇直接说道,“我和师兄已经在各个进云城的路口,及来天上云间的各条路,都布好了阵法,只要那些想来参观和探测天上云间的人,都会头痛生病,让他们都来不了天上人间。你现在可以放心,那些所谓的地震专家过来打搅了。因为,他们就算来了,也进不来天上人间。”

钱程听到萧摇的话,再一次被惊的愣住了。这,这,这真是成神了啊。

呆愣了一会,钱程又想到了,“来不了?那万一他们带着头痛脑热的,还要过来,该怎么办啊?”

“你放心,他们除了头痛脑热,还有一阵厌恶感。只要一想到天上人间,就想吐的那一种。这种感觉你知道的吧,你认为,他们还会过来吗?”萧摇说道。

“还,还能这样啊?”钱程结巴的说道。“可如果每个地震专家都有病,那会不会引起一些人的怀疑啊?”

“不会。”萧摇摇着头道,“因为没有谁会去想到这事跟天上人间有关。外地那些人,只会被认为水土不服,至于本地专家,他们不会生病,但是只要踏进了布阵范围,只会觉得厌烦,然后离开,最后忘记。就这么简单。”

钱程天天叫他们俩个煞神煞神,看来,他们真是神啊。连人为的情绪都能控制。

“过一段时间,只要没有那些地震专家来打扰,那次发生的事,很快就会被人忘于脑后,那时就不用担心了。”萧摇说。

钱程能说什么,是说谢谢,还是说知道了啊。

萧摇说完这个,很快就转移了话题,问,“最近钱家有可疑的人没有?”

钱程想了想,摇了摇,道,“没有。就是在我家附近转悠的人都没有。”

“现在沈家那边知道,你们也知道了石明轩逃跑的事,是个什么态度?”萧继续问。

“听我爸说,在我去香江参加你的认亲晏那一天,沈万山的小儿子沈易羚来找过,说石明轩逃跑了,要钱沈两家联手,重新把石明轩捉拿归案。然后,再话里的意思,就是想要钱家拿出钱力和人力。”钱程说到这个倒有点愤愤不平了。

真没想到,沈家百年大家族,家殷人足之家,竟然是个如此抠门吝啬之辈,更是带着险恶卑鄙用心。既想拿钱家当脚踏石,又想要把钱家完全利用甚至踩在脚下。

“沈万山也有这个意思吗?”萧摇严肃的问道。这沈家那些人才刚回来,就做着一些令人吐泄之事,真是让人无语啊。

钱程摇了摇头道,“我爸试探了下,这主意是他小儿子沈易羚的意思。沈万山不知道。”

萧摇了然了,以沈万山在中央做过工作几十年的经历,肯定不会做出如此愚蠢之事。不然,他也早被人搞下来了,哪安然的做到退休。

只是,沈成山太不会教育儿女子孙。他在为子孙劳心劳力,那些子孙却始终在拖他的后腿。

本可以用一个知恩图报的名声,把沈家的威望打出去,却偏偏搞出一个隆重的出山晏,让一些知情者生生当作了笑话来看。本有心帮助沈家的人,也因此打了退堂鼓,只做一些互惠互利的事。让沈家发扬光大的同时,却无形中被束缚,甚至被人牵着走。以后要摆脱这些无形似的枷锁,太难了,更别说去京城发展了。

萧摇见过沈万山的几个子孙,差不多都是目光短浅,鼠目寸光之辈,还有些是利欲熏心、爱慕虚荣之徒。这样的家族能发展到京城去,才有鬼呢。

萧摇真是怀疑沈成山到底是怎么教儿女的。怎么说,他也是一个有长远光,有能力,有本事,也算是正直之人。可是,这些子孙的品性却不能看。

“那你爸答应了吗?”萧摇轻声的问道。

“怎么可能?”钱程大声的说道,“我爸他又不是傻子。出钱出力,功劳还被人无端抢去了一半。”

萧摇说道,“这两天,我和师兄留在这,看能不能找到石明轩的踪迹。”

“老大,我觉得,石明轩没有这么快就回来吧?”钱程道,“石明轩才刚逃跑没有多久,哪能这么快反回云城啊?”

萧摇严肃的说道,“钱程,听过,‘出其不意’四个字吗?”

钱程愣着点头,这四个字可是小学时候就学过的词,怎么没有听过啊。

“这个‘出其不意’就是‘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是一个意思。懂了吗?”萧摇说。

钱程再次愣愣的摇了摇头,但反应过来,又很快的点了点头,说道,“老大的意思,就是大家都有可能认为石明轩不会躲回云城,因为云城有太多人认识他的,要抓他轻而易举,但石明轩又最有可能改头换面的重新回来,然后,出其不意的,复仇!”复仇两个字的音,咬得特别重。

“看来,你还不笨呢。”萧摇笑着说道。

“老大,你都说得这么明显了,我还不明白,那跟白痴有什么区别啊。”钱程听到萧摇说他笨就不服气了,“更何况,我钱程,钱家大少,可是一个聪明绝顶之人。”

“嘿嘿,前几天,我还打算要不要换人了,看来根本就不用换了。”萧摇轻笑着道。

“啊,换人?好啊。”钱程愣愣的点头,但很快就明白萧摇没有把他换的打算,马上就假装哭诉了起来,“老大,你换吧。我很笨的,真的,连1+1等于多少都不知道的。”“白痴!”萧摇笑骂道。然后,就和师兄相对一笑了。

……

“你说,真有这么恶毒的人吗?就是因为恨萧摇的目光追随着訾柘,就一而再,再而三利用同学朋友对她的信任,然后做出那么多伤害萧摇同学的事儿来。”有人一看到夏末凉,就离她远远的,生怕自己一个不注意就会被夏末凉设计。

“唉,谁能想到啊。”另一个带着同情,不知他同情的对象是谁。

“如果不是她自己亲口说的,谁相信她,她就这么一个蛇蝎美女啊。”又有人说道。

“真是可怜了訾柘同学,因为两个家族交好的关系,两人从小就订了一个娃娃亲。有这么一个随时算计人的未婚妻,真怕半夜都被吓醒呢。”

“你还别说,这段时间,一直听人说,訾柘再做一个噩梦,而这个噩梦就是夏末凉满脸是血的把訾柘给杀了。”

“这我也听说了。我还听说,一直是同一个噩梦,循环做下去。真是奇怪,你说,这訾柘同学是不是碰见了邪物啊。”

“邪物?你说到邪物,我真认为那个人就是邪物。哈哈……”

“哈哈……”

“对了,你们听说了上周的理事会议,竟然成了訾理事长和夏理事长互暴家丑及那些肮脏的勾当的会议。”这些话,这同学当然是小声说的。

“切,你才听说,我可是这消息暴露出来的第一时间都听说了。”

“真的呀,你是从哪听说的?”

“你玩QQ吗?有个匿名之人在群里发的。”

“那人怎么知道?”

“听说,他是不小心捡到一支录音笔。他当时以为是坏的,不过,他还是想确定一下是好,是坏。但是,他一打开录音笔,那里面的传来的对话,简直要就惊呆了他。”

……

夏末凉一路听来的,就是她脏心烂肺、心肠恶毒、内心歹毒、蛇蝎美人等等,凡是那些形容不好之人词都形容到她身上去了。还有那些理事会议成了訾夏互暴家丑的会议。

她低着头,谁也看不清头颅之下的表情。只是,那双紧握成拳,有鲜血渗出的手,却出卖了她心底的愤恨及极大的怨怒。

为什么,最近所有的事,都暴露出来?

为什么前几天,她会口不择言,众目睽睽之下,把之前设计萧摇之事,一一给说出来?

为什么,訾公平和父亲会突然把那些丑事暴出来?就算他们再失去理智,这些事他们都不可能在众理事成员前给说出来的。

为什么,訾柘会一直做一个她要杀他的梦?还有,听说訾公平也是一直做着父亲要杀他的梦。

这一切,都是为什么?

这一切,好像都是从萧摇认亲晏回来之后发生的。

对了,她有一次再与张玉颖聊天时,她无意中说漏嘴了,说萧摇会一些旁门左道之术。

难道,这一切都是萧摇搞的鬼不成?

------题外话------

18824720603一月一评

学生香水1张月票,

大敏儿1张月票

18661656955一张评价

北兮月2张评价票,

875239610一张月票,

yaneryu一张评价票,

飞羽飞雪两张评价票

735619620一张评价票,

liu53041309两月票,

t420176532一张评价票,

honglanlan一张评价票,两张月票,

心中眷恋一张月票,

2083428865一张评价票

谢谢以上亲亲们的票票,

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