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51章:我只救该救之人(求评价票)

萧摇本来想吩咐,那些医护人员,把席夫人推到无菌房的。

但猛然一个人,跑到萧摇面前,对着说道,“大夫,大夫,求求你救救我吧,我还不想死。”这人才四十多岁,但萧摇一眼就看出了他的身体状况。

有一就有二,很快,越来越多的病人,哀求着说道,“大夫,求求你救救我吧。”他们都是有钱势之人,根本就不差缺钱一说,“只要能把我们医治好,治疗费用随你开。”

刹时,整个走廊里,都是哭声一片。不知道的人以为,又哪家病人死了呢,哭得这么大声。

突来的一出,也让赵院长他们都发愣了,首先他们是根本没有想到,萧摇是真能把米梦如给救下来,其次,他们也没有想到这些病人,就这样求着把救。

说实话,萧摇和冷昶睿两人也没有料到有这一出。她给席夫人做手术是临时性的,这些病人又是从哪个人的口中得知的?

萧摇一眼看出,就看出了这些人的病症,家世及为人。有些人可以结交,有些人却不能救,因为救了他们就等于救了一只恶魔。

冷昶睿蹙着眉头,看着这些给师妹找麻烦的人,脸色更是冷了。师妹做了一场手术,本身就很累了,这些人还要在吵闹着师妹。

他眼睛锐利的看着那些病人,冷冷的说道,“滚!”

这个“滚”字一出,走廊一片安静,震惊的看着那个女孩旁边穿着淡蓝色无菌服的男人。

“好冷!”这是所有人的第一感觉,“为什么会这么冷?”

现在是冬天,冷本来不是不可避免的,但是这时属于高级病房区,暖气供应很是充足,就是穿一件单衣也不会觉得冷。而现在他们却是明显感觉到冷,难道,是暖气断了吗?

只是这个男人,也太、太、太张狂了吧。他知道他们都是谁吗?知道吗?

如果是以前,他们肯定让他在朱江混不下去,然而今天无奈,是他们在求着他们。

萧摇对着这些请求的人,既没赶,没有骂,也没有答应,她微皱着眉头说道,“很晚了,在大家先回去吧。”

然而大家都不走,萧摇还没有答应他们,他们怎么能走呢,万一他们走了,这个大夫走了,那怎么办啊。她既然能把席夫人救了,那也肯定能救他们。

看着他们都不离开,萧摇只能先对赵院长说,“先把席夫人推到无菌房,一会我开了药方。你们按照这个药方,给席夫人一天喂两次药,七天一个疗程。”

赵院长对着萧摇带着一丝敬畏的说道,“好,我把让人去办。”他现在虽然没有看到席夫人的真实情况,但他已经笃定,萧摇是不会拿这样的事,随便说的。

萧摇点了点头,然后对着还在哭的席洪安说,“席市长,夫人能够和白头到老了,你应该高兴才对呀。”

大哭了一会席洪安,惊喜过后,才惊觉,他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大哭了起来,顿时觉得不好意思,他站起来说,“谢谢,萧摇小姐。大恩大得,席某不知该如何回报啊。”

“不用什么回报,你和席夫人好好的生活下去,就是对我的最好回报。”萧摇说道,“我会出手相救,也是因为你们夫妻之情而感动!”

席洪安完全不知道自已应该怎么感谢萧摇了,此时他是真确定萧摇是从他的面相上看出一切的。他现在突然十分庆幸他去参加那家翡翠店的开业了。不然,他和妻子真得是阴阳两隔,或是做下世夫妻了。

席洪安感动的说道,“会的,萧小姐,我们一定会的。”

萧摇接着说,“席夫人的脑症已经好了,她的不孕症,我会另开方子,半年之内,你们绝对会有惊喜的。”

席洪安此时已经感激的不知道要说什么了,只是眼里的激动及狂喜,完全流露出来,他一直重复着说道,“谢谢,谢谢!”

萧摇和席洪安之间的对话,在场的人都听见了。他们越听越是激动,认为萧摇就是他们的希望。

一人情绪激烈的对着萧摇说,“神医,神医,求你救救我,好不好?我还不想死,不想死啊。”

一人如此,人人哪此,本来只有四五个病人,被这么一个闹通,又几个病人过来,当知道眼前的女孩是救了席夫人的大夫人时,刹时认为这眼前之人就是他们救治活下去的另一份希望。

所以,现在个个嘴上都是喊着萧摇,神医,神医救命来着。

“神医,我是朱江启明集团的董事长,如果你救了我,我把集团10%的股份送给你。”一个四五十岁的男人,可是之前做了化疗,现在头上秃顶,面黄肌瘦的。

启明集团是朱江的明星企业,集团总资产已经达到了300亿,按这个说的,如果给了萧摇10%的股份,那就是萧摇所能得到的财产为30亿以上。这可是天价啊。这样的天价,只要是人,都会动心吧。

赵院长在旁边听到送萧摇10%股份时,心里头真得很不是滋味儿。他们累死累活救他,也没有说把一点股份送给他,现在一开口就是10%的股份。真是、真是太让人无语了。

只是或许别人会心动,但萧摇是谁啊,她现在手头上的财富都不少于300亿,对这样的30亿有何心动的。

萧摇冷淡的看着那些人说,“我有四种人不救。一是,作恶多端,伤害无辜,坏事做尽者,不救;二是,以权压人,威胁逼迫者,不救;三是,本该死之人,不救;四是,我看不顺眼之人,不救。”

萧摇的话音一落,所有的人都愣了一下,这女孩好大的口气,好大的气魄。

她这是凭什么说这话的?

萧摇说完四不救,眼神轻淡瞥向那个启明集团董事长的人,冷冷的说道,“而你,恰恰是占了第一种作恶多端,伤害无辜,坏事做尽者,及第四种我看不顺眼,之中的两种人。”

所有的人都惊讶的看着萧摇,然后又万分惊讶的看着那个男人,包括席洪安。

启明集团董事长姜流良,可是是出了名的大善人,慈善家。这样一个在神医口中竟然是个作恶多端、坏事作尽之人。这怎么能让人相信。

所有的人,都不相信萧摇所说,除席洪安相信。因为,他现在是完全肯定萧摇是从这姜流良面相上看出来的。萧摇对他所说,一个人的面相,可以显示出人的一生,不管是人或事。

那个姜流良听着萧摇的话,心里咯噔一声,他大怒着质问道,“你不救就不救,为何如此的冤枉我,为何要如此的败坏的名声,是想让我死不瞑目吗?我到底与你有何深仇大恨的?”他这样的愤怒当然是装出来的,目的就是不承认自已坏事作尽。

萧摇轻冷的看着这下愤怒非常的人,淡淡的说道,“我到有没有冤枉你,你自己心里有数。”再之后,看向其他病人,严肃冷酷的说,“我知道你们都是有权势有钱之人,我可以救你们,只要你们能好好的做人做事,否则,我可以救你们,也同样可以把你们的命收回。”

把你们的命收回,这句话,一直环绕在众人耳旁。直到后来,有人才明白这话的意思。

“好了,现在你们回病房,一会我会一个一个给你看。”萧摇这是下逐客令了。“至于,这位先生,怒我无法,医治你的病,请另请高明吧。”这话是对那个姜流良说的。

姜流良简直要暴跳起来,不忿的说,“为什么给他们看,就不给我看?”他还想活着,他的荣华富贵没有享够,他根本就不想死。

萧摇没有回答他,只看也懒得看一眼,就和师兄径直走向休息室。气得姜流良,只能看着他们的背影,然后再吐骂了。所有的人,都带着同情之色看着姜流良,神医给所有的人看病,就是不给他看。他只能继续等死了。

席洪安的夫人已经推进无菌室,席洪安只能在外面看看,看着似在昏睡的夫人,席洪安由衷感动。他和夫人终于可以携手到老,再过半年多的时间,还可能会有一个他们的宝宝,想到这个,他现在睡着都能笑了。

医生休息室,赵院长和周大夫都陪着萧摇他们进来了。毕竟萧摇是童家大小姐,另一个更身份更高,京城第一大家族冷家大少。

上次,去参加认亲晏人都把这事,传的沸沸扬扬,主要是因为中夏国太子爷竟然喜欢一个无盐女。这无盐女恰恰是童文华所认的干孙女。大家都认为童家,攀上了冷家,身份也是水涨船高了。

“大小姐,能跟我们说说,这手术怎么做吗?”周大夫是脑科专家,对萧摇能一个手就把病症治好,他当然是有心学习一下了。

“脑症手术最重的地方,就是寻找脉络,只到脉络,这手术就算成功了50%,然后再把脑内血淤及肿块去除,那么这个手术基本就是99%的成功了,最后的1%,当然是缝合了。”萧摇轻描淡写的说道。她可是不会暴露自己秘密的。

作为脑科专家的周大夫,当然知道这流程,然后,再重要的是怎么找脉络,怎么去除脑内血淤及肿块。看着大小姐不愿意说,他也不她在问,只是心里却在嘀咕着,在这大小姐也不是一个善茬之人。

周大夫只能讪讪的笑了笑,不知如何再问下去。

只是,赵院长皱着眉头,问道,“大小姐,刚刚那些病人,你是真得都能治?”这一楼层的病人,大多数是身患重病绝症之人。有部分病人,是医院宣布无治之人的。

萧摇挑着眉,凌厉的说道,“我只救该救之人。”萧摇没有正面回答,其实在侧面的另一层意思就是,她都能救,但她只会救一部分。

赵院长和周大夫真是再一次震惊了,她救人还得挑啊。救人不是做大夫的天职吗?她怎么能说不救就不救,这人把人命当成什么啊?

周大夫带着怒色质问道,“救人不是大夫天职吗?你怎么就风轻云淡的就把人命给否定了啊?”

冷昶睿看着周大夫,冷声的说道,“这一次对我师妹不敬,我可以看在你在保仁医院工作几十年的份上原谅你,但再让听见,你以这种态度对师妹说话,那你嗓子就不要用了。”

威胁,威胁,这是赤祼祼的威胁。周大夫真是敢怒而不敢言了,只能瞪着眼睛看着了。

赵院长一看情形不对,马上出来解围道,“大小姐,那些人哪些该救,又哪些不救,你能说说吗?”他知道童家大小姐可是第一次来朱江,然而,她似乎对那些人十分了解,这很让人费解。

萧摇只是看了看赵院长,没有回答。

休息室里很是安静。

不过,安静没有多长时间,席洪安匆匆的赶了过来。

他看着萧摇感谢道,“谢谢萧小姐,救了我夫人,刚刚我去看了夫人,护士告诉我,她的生命体征一切已经恢复正常了。真是太感谢你了。”生命体征恢复正常,就是说那些病症确实没有了。

萧摇只是对着席洪安点了点头。

席洪安此时忍不住的问道,“萧小姐,你为什么说姜流良是个作恶多端过,坏事作尽之人呢?”这个他很是费解。

萧摇对着席洪安也不隐瞒,她说道,“那姜流良只是一个假善之人,他靠涉黑赚取那些不义之财,以善人的名义,作着恶意事儿,以忠义聚结马仔,以扬善名办着伤天害理的事儿,损害百姓的利益。这就是我为什么不救他的原因。”

赵院长和周大夫仿佛在听着不得了事,很是怀疑萧摇说的姜流良是不是启明集团那个董事长,还是其他同名同姓之人。

席洪安蹙着眉头,严肃的问道,“你说的真的?”

萧摇点了点头道,“嗯,我刚看他的面相,印堂锁印,贵人远去;鼻子仰漏,散财之象;眼漏些许凶光,作恶之人,难逃九运(39、49、59岁之运)。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姜流良今年恰好是49岁吧。”

“对。”席洪安点了点头。

萧摇继续说道,“俗话说善恶到头终有报。姜流良从面相看,上中停较好,所以,早中年运势一帆风顺,下停短促,晚年不利,难以善终。如果不作恶,此类面相也要明进退,知功成身退,方可平安。一个被名誉金钱冲昏头脑作恶多端的人,难有善终。所以,他的下场是注定是不得善终。”

萧摇的声音清冷,但听在其他三人的耳中,就犹如有一阵阴风吹过,全身发毛。这、这、这也太邪乎了吧。

席洪安继续问道,“萧小姐的意思,启明集团的财产也是来源来明?”

萧摇只着看着席洪安,没有回答。

但席洪安已经肯定了心中答案。他诚恳的说道,“请萧小姐,指点!”所谓的指点,就是如果政府彻查启明集团,应该从哪入手。毕竟启明集团也是在朱江市排得上号的大企业。

萧摇淡淡的说,“攘外必先安内。”

攘外必先安内,席洪安心里在捉摸着这句话是萧摇透露出的什么意思。

很快他想到了,他诧异的看向萧摇,带着不可置信的问,“难道是?”

萧摇看到席洪安眼里的诧异,就知道他已经想通了,她点了点头,道,“就是你想得那个意思。”

其实萧摇那句话的意思,就是政府里头,有高层官员被启明集团贿赂了,所以,以姜流良为首的犯罪分子,才会顺风顺水的发展至今都无人发现。

“多谢提醒。”席洪安表示自己知道了。

赵院长和周大夫自始自终都不知道他俩到底打什么哑谜。

萧摇和席洪安两人根本就不会给他们解释。

萧摇对赵院长说,“赵院长,麻烦你把刚刚那些病人主治大夫一块叫过来吧。”

“把、把他们都叫过来,是什么意思?”赵院长一时摸不着头脑。

萧摇轻笑了几下,“赵院长,那么多病人,难道都要我亲自医治不成?”

萧摇说这话,赵院长和周大夫就激动了。萧摇这是要教他们新的医术方法是不是。

“好,好,我马上把他们都叫过来。”赵院长很快让助理给各个注治大夫都叫了过来。

没过多久,那些大夫们都过来了。当他们听到一个女孩要教他们医治那些病患时,都以为自己耳朵听错了。有一两个大夫不服气,萧摇只是看也没有看他们。然后,由赵院长带队去了各个病房。

萧摇给个个病人一一把脉,然后指出治疗方法,怎么治疗,又怎么动手术等等各个治疗方案。刚刚不服气的,到后来个个都佩服的五体投地。

那些病人知道自已还能活下去之后,各个都是捂头大哭,纷纷给自已的亲人打电话。同时记住了这个叫萧摇的神医。当萧摇离开时,他们都知道了这个萧摇就是童文华的孙女。很多人都记住了萧摇的这份恩情。

后来,他们更是知道,她这次来朱江就是纯粹为了朋友赵福宝琉玉阁开业之事。所以,禀着对萧摇的恩情,他们对琉玉阁更是照拂。

到后来的后来,他们都知道了,原来琉玉阁就是神医自已的啊。

------题外话------

本月很需要评价票,所以本人就厚着脸皮求评价票了,投票者,请选五颗星或五分经典必读,谢谢!

感谢以下亲们的票票:

暗君夜雪1张评价票,

jiangziji一张月票,

极品逍遥1张评价票,

chen陈丽霞2525一张评价票,

xxin1991一张评价票,

芸菲2张评价票,2张月票,

891057466二张月票,2张评价票,

ling030067一张月票,

15015002919两张评价票,(亲,以后投五星或经典必读可好。)

谢谢以上亲们票票,爱你们哦,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