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50章:救治席夫人(求评价票)

就在萧摇让席洪安要安排好一切时,院长突然带着一大批人,匆忙的赶过来,并且带着谄媚讨好的语调,说道,“席市长,您这么晚过来看夫人,怎么没有通知我们一声啊?”

席洪安刚才的着急及恳求,一扫而光,而是严肃的说道,“赵院长,你来了刚好。”

赵院长发愣了片刻,随后就听到,席洪安说道,“赵院长,麻烦你给安排一间手术室。”

“安排手术室?”赵院长更是愣住了,“席市长,是谁需要做手术吗?”一般来说,除了急症患者,无论,哪个病人,什么时候,哪个医生做手术都是在三天之前得计划安排好。可是,现在是三更半夜,除了席夫人,难道席市长家里还有哪位病人需要做手术不成?

席洪安也不隐瞒的说道,“是给我夫人做手术。”毕竟赵院长是这个医院的一把手,像萧摇给他夫人做手术的事,就算是有心隐瞒也隐瞒不了。所以还不如告诉他。

赵院长跟着来米梦如主治大夫,都是吃惊了。席夫人要做手术,他们怎么不知道,赵院长不太确定的问道,“席市长,可是我院最近没有给贵夫人安排手术啊?”

席洪安还真不知道怎么回答赵完长,此时,萧摇上前说道,“赵院长,是我要给席夫人做手术。”

赵院长及主治大看站一个女孩站出来,大言不惭说,是她要给席夫人手术,真是又惊又怒,大喝道,“胡闹,这做手术可不是家常便饭,动动嘴,动动手就可以的,你一个小姑娘,估计连手术刀都没有拿过吧。凭什么你来来给席夫人做手术。出了事,你负责的起吗?”

席洪安听到这话,虽然也是有所怀疑萧摇的能力,但他夫人的病也就是这短时间内了,还不如博一博。他严肃的说道,“赵院长,萧摇小姐是童老爷子的干孙女,据说医术不错。如果,她做手术失败,那也只能说,说梦如命该如此。”其实意思就是谁都不用负责。

说道,命该如此时,席洪安是闭着眼睛,声音很轻,可声音透出来的哀伤让所有人都能感觉的到。

大怒的赵院长听到眼前这个姑娘是童老爷子时,有点不太相信,“童老爷子,哪个童老爷子?”

“我爷爷是童文华。”萧摇也没有隐瞒的说道。

“那你就是前段时间,闹得沸沸扬扬的神秘女孩,现在是童家大小姐的萧摇?”主治大夫惊讶的问道。

“对,我就是萧摇。”萧摇点了点头。

“可是,大小姐,就算你是你会医术,但席夫人病也曾请老爷子看过,他都没有办法。”赵院长说道。他喊萧摇大小姐,是因为这是童家产业,而萧摇现在是童家大小姐。

赵院长说的言外之意,就是席夫人的病,童老爷子都没有办法,更何况是你。其实,也有不答应萧摇给席夫人动手术之意。

萧摇没有回答他,只是拿出手机,给谁打了一个电话。

“喂,三哥,我是摇儿。是这样的三哥,我现在朱江的保仁医院,就是想要给一个病人做手术,病人家属已经同意,嗯,”然后萧摇席夫人病说了一下大概情况,“好。”

然后就把电话给了赵院长,赵院长接过电话,毕恭毕敬与对方说话。童家三少爷是主管保仁集团医院,所以,童俊杉是他的上司兼老板。

“好,嗯,我知道了。”赵院长对着电话里的人说道。

说完之后,他又把电话给了萧摇,萧摇接说着说道,“谢谢三哥,好。让爷爷放心,我会注意的。”然后就挂了。

赵院长恭敬的对着萧摇说道,“大小姐,那我让他们把手术室安排出来来。”刚才他从三少爷口中得知,这童大小姐的医术,可是比童老爷子还高。现在,她能主动救一个人,他们当然支持。

“好,谢谢赵院长。”萧摇谢着道。

“大小姐,你太客气了,这是我们应该做的”赵院长也是对萧摇多了一份尊重。如果她真能把席夫了救了,也是不错的。

很快,赵院长和主治大夫出去了。

“院长,难道,你真让那个萧摇给米梦如做这个手术吗?”一出病房门口,主治大夫就迫不及待的问道。

他是极不相信萧摇能够医治好席夫人的。要知道,在朱江市他是最权威的脑科专家,况且席洪安还邀请过童老爷子及童俊杉还有大量海内外的脑科专家,都没法给米梦如做这个脑部手术,也没有办法挽救米梦如走向死亡的命运。

可现在告诉他,一个十五六岁的女孩能够做下这个手术,更荒谬的是,无论是上头还是家属竟然答应了。他们难道就不怕这个女孩把米梦如当成小白鼠啊。

“周大夫,不是我让不让的问题,而是无论是上头与还是病人家属,都已经同意了,我们不能阻止不是?”赵院长劝着道。

周大夫还有不太相信,他说,“可是,可是,”

“好了,周大夫没有什么可是的。米梦如能够被她救起,对我们是百利而无害,毕竟米梦如的病情可是众所周知,她如果好了,那大家就会把这份功劳推到了我院及你我的头上,换句话说,就算米梦如的手术失败,也怪不到我你的头上,懂了吗?”赵院长老奸巨猾的说道。

周大夫是不太同意赵院长的说法,米梦如虽然是时日不多了,但她还是能活一段时间不是吗。可万一手术失败,那米梦如只能提早去跟阎王报道去。那席市长不得多伤心啊。

周大夫张了好几次嘴,但最后都没有把话说出来。

“啊,啊,”病床上突然传人呻吟声。

“梦如,梦如,你怎么了?”席洪安急切担忧的问道。

萧摇忙上前,再次给她把脉,微皱了眉头,放开席夫人的手,从包里拿出银针,对着米梦身上就扎了几针,一会米梦如就没有在痛苦呻吟,看起来也像是睡着了。

看着萧摇给夫人重新盖好了被子,席洪安急声的问答,“萧小姐,我夫人,她怎么了?”

萧摇严肃的说道,“席市长,夫人的病提早发作了,必须立刻马上作手术。”她刚才把脉,明明是还可以存活一个来月的,现在却是陡然发作。

“好,我,我让他们尽快把手术室安排出来。”席洪安说完就给人打了一个电话。

放下电话之后,他疑惑的问道,“萧小姐,之前大夫说我夫人,还有一个多月的存活期,可是为什么会提前发作啊?”

萧摇解释道,“席市长,夫人很坚强,我在第一次把脉的时候,按理来说,她这种病状已经到了强弩之末,应该早就去了,但她扔撑到了如今,还还意外的还可以再延长一个多月的时间。或许,她是真舍不得离开你,所以一直痛苦顽强的支撑到现在。不过,”

席洪安听着就流眼泪了,在萧摇不说到不过时,他不解的看着萧摇。

“不过,或许,她听到我能救她,一直活下去的念头,就放松了下来,这就导致了她病症提前发作。”萧摇说。

席洪安看着像睡着的夫人,心里真是痛苦,他天天只能看着夫人头痛难忍,却不能去分担夫人的病痛。

“席市长,手术室安排好了。”赵院长和周大夫突然走进来说道。

萧摇点了点头,对着赵院长说道,“赵院长,我手术时,不希望有别人在旁边。”萧摇的意思是说,护士及主治大夫和他自己都不能进手术室。

赵院长和周大夫听到这话,脸色都青了,她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怕他们偷师学艺吗。想发火来着,但想到对着女孩的身份,他们只能忍着。

赵院长还是带着一点怒色的说道,“放心,大小姐,我们一定会遵照你的吩咐去做的。”

“那好,”萧摇点了点头,“你们让人把席夫人推进手术室,然后让人带我们去换衣服。对了,席夫人不用打麻药。”

再说到不用打麻药时,别说是赵院长和周大夫,就是席洪安脸色都骤然一变,不用打麻药,这人不得疼死啊,况且席夫人是脑部开刀呢。

萧摇看着他人骤变脸色,当然知道他们所想,就解释道,“放心,我给席夫人扎针的效果和打麻醉的效果是一样的,但因为麻药容易伤害脑子,所以不打麻药。”确实,现在动手术的部分,就是大脑时里头,就算是一点点麻药,都会对大脑产生极大副作用,反应慢甚至是脑瘫。

听到萧摇这样说,几个虽然很是狐疑,但中夏国中医博大精深,中医术精通者,确实有可能做到这样的。

席洪安知道现在没法了,萧摇现在是他唯一抓住的救命稻草了。况且,他就算不相信萧摇,他也会相信童文华。刚刚萧摇给童俊杉的电话,他也听见了,童俊杉说她的医术比童文华的都高,那肯定是童文华默认的,否则,人命关天的事儿,童俊杉哪敢胡说。

萧摇和冷昶睿两人换了无菌服,就进了手术室。里面的护士及助手全部让赵院长给叫出来了。

现在的他们,只能和席洪安一样焦急的等待着。

脑癌,在《素问·奇病论》曰:“髓者以脑为主,脑逆故令头痛。在中医学对脑瘤的认识,瘤的病因病机主要是由于“已有所结,气归之,津液留之,邪气中之,凝结田以易甚,连以聚居”所致。脑瘤是为颅内有形的肿抉,是属于“症瘕”、“积聚”的范畴。总之,脑瘤是为髓海之病,多由痰湿之邪凝聚于脑,颅内气滞血瘀,颅内压增高,脉络受阻,日久化热动风,风火鸱张,又可损伤阴津,而致肝肾不足,耗津脱营,邪毒积聚,而此诸多病机,又可相互作用,正气益伤,邪壅益甚,而使头痛、呕吐、抽搐诸症持续不得缓解,而成胶固之疾。

米梦如所得脑症,痰湿之邪凝聚于脑,颅内气滞血瘀,颅内压增高,脉络受阻所致。所以,萧摇是要开通米梦如脑中脉络,让颅内血瘀去除淡化。

脑部脉络十分精细,就算是世界最权威的脑科专家,也不敢做这种手术。一是很难找到这脉络,二是根本就打造不出手术所需要的工具,三是,即使能做这种手术,一个不小心,就会造成颅内大出血,让病人当场死都有可能。所以,没有敢去做这种手术的。

不过,萧摇敢做这种手术,一个她有异能,能轻易的找出脑内脉络,二是,她自有一副全套的脑部手术工具,最后,是她有小岁,经过小岁转化的煞气,除能维持一个人的性命之后,还有一个功能就是除杂。就是吸收脑内那些不必要的东西,做完之后,小岁把这些煞收回就可以了。

所以,有内外辅助的萧摇,再加上本身医术的精通,这种手术,是很简单的。

萧摇在看似睡着的米梦如身上,根据穴位,扎了几十大针,这此针一起的作用,一是充当麻醉,不让疼痛,不让流血,二时,也是给米梦如在手术过程中吊着生气,不让米梦如突然去了。

萧摇屏蔽了手术室里的摄像头,然后从空间里拿出各种各样的脑部手术工具。

冷昶睿在医术方面并不精通,但从小在师傅和师妹面前耳濡目染,多多少秒还不是懂的。

“师兄,给我十号工具。”萧摇带着口罩认真说道。

冷昶睿就拿十号手术工具给了萧摇。

“二号”

“十八号”

……

萧摇拿着工具,打开米梦如的大脑,用了异能,寻找大脑脉络。很快就找到了,萧摇用银针挑出里面阻塞的血瘀及杂气。

“小岁,放煞气。”萧摇说对着空间里的小岁说道。

“是,姐姐。”小岁吃听话的应道。

很快,一股白色气体从血躅中飘出来,然后进了了米梦如的脑内,萧摇和冷昶睿看着那些被清出的杂气及血瘀被白色气体给消灭。

两个小时之后,萧摇再用异能检查了一下,看有没有被疏忽的地方。

冷昶睿看着萧摇满头大汗,就用内手,给师妹降燥热。

三个小时之后,萧摇已经完成全部手术。

冷昶睿看着带着疲色的师妹,带着心疼的说道,“师妹,要不到空间里休息一下,再出去。”现在出去,肯定很是不得休息,因为外面不知怎么就来了很多人。

“不用了,师兄。我是学武之人,这点疲累,还是能受得住的。”萧摇摇了摇说道,“席市长他们肯定等急了,我们现在出去吧。”

米梦如的病房属于高级病房,这楼层的病人不是要权有势的,就是有钱的。很多病人,不知打哪听来,说席市长夫人在做手术,都不休息跑出来看,有的病人同样与席夫人一样身患绝症,却只能医院吊着性命,等死的病人。他们都知道席夫人也是个等死的病人,而且她得是脑症,根本就很难开刀动手术,可现在三更半夜,竟然有人给她做手术,他们都是好奇极了,希望他们也有这个幸运,让那个把他们的病治好。

外面等着的人越来越多,而席洪安及一众人则是越等越着急,已经过了了好几个小时了。

席洪安在心时默默祈祷着,各方的菩萨保佑手术成功。

或许他的祈祷有了作用,手术室的灯关了,萧摇和冷昶睿两个出来了。

席洪安忙跑过来,对着萧摇担忧急切的问道,“萧小姐,手术怎么样?”

萧摇拿下口罩,笑了笑说道,“恭喜席市长,手术十分成功,再过不久,夫人就可以痊愈了。”

什么?

这话,震惊的不仅是席洪安,更是赵院及周大夫一众人。因为,在此之前,可是所有的人都知道,席夫人的病只能是等死的份。现在突然告诉他们,席夫人做了一个手术救了回来。

席洪安听到萧摇说手术成功,而且梦如的病能够痊愈,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他害怕是幻觉,他情绪激动,眼里带泪的就拉着萧摇衣袖,全身颤抖的再次问道,“萧小姐,你,你,你说的是真的吗?”

萧摇点了点头,道,“是真的,席市长,以后您和夫人就可以携手到老了。”

萧摇的话一落下,席洪安就猛然跪坐了下来,捂着脸大哭着,“呜呜,……”,之前,伤心痛苦的哭泣,而这次是喜极而泣。

一市之长,猛然大众人面前,如孩子一般的大哭起来,但是却没有一个去嘲笑。

在朱江市,谁都知道,席市长跟席夫人之间的感情有多深厚。在这之前,有人传言,席市长已经写好了所有的遗嘱,安排好了所有的后事,就是等着夫人去了,他也跟随着去。

这样的深情,没有会去嘲笑的。谁也不明白,为什么,席洪安对他夫人的感情是如此的要好。没有她,他也活不下去。

可现在,席夫人能和他白头到老了,所以感动的哭泣。

受到了席市长的感染,很多人也感动的哭了。

------题外话------

谢谢:13632975254三张月票、liu53041309一张评票、joey80二张月票,一张评票、olj一张评票、咯咯咯79四张评票一张月票、

15757194407一张评票、玉凌风一张月票、黄姐0126一张评票、wail1314二张评票,一张月票、似冰非水1评1月

谢谢以上所有的亲票票,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