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49章:席洪安家的风水问题(求评价票)

有了席洪安的出席,琉玉阁顺利开业,相信经过此次,席洪安会趁查此事,萧摇和赵福宝也不用为他们再来闹事而操太多的心。

当天晚上,萧摇和冷昶睿就来到了朱江政府家属大院。警卫通报之后,萧摇和冷昶睿俩人就进去了。

“您好,席市长!”萧摇对着席洪安说道。冷昶睿只是对席洪安点了点头,就面无表情的没在说一个字了。

这让本来想要主动问候一次席洪安嘴角抽了抽,真没有遇到过这么不爱说话的,除了有自闭症。席洪安看着冷昶睿,就感到有点熟悉,好像是太哪见过一样。不过,现在实在想不起来在哪见过。

席洪安很是客气的说道,“您好,萧摇小姐。”

此时的席洪安有点相信萧摇了。因为如果是童老爷看中的女孩,并且让她作为孙女,他是相信人品的。既然她说能把夫人的病治好,即使所有医生大夫都宣布她要等待死亡,然而只要还有一个医生说她还救,他都不会放弃这份希望的。

只是,这女孩太小了,就算她真的会医术,可是她比得过童老爷子吗?他夫人的病,他也曾经让童老爷子看过,然而童老爷子给他的判断则是,他夫人可能是长能活半年时间了,以现在的医术,不是所有的癌症都能人为治好的。

萧摇一进来,看了一下他房子里摆设,就知道,席洪安夫人得病的原因。

席洪安很是奇怪,这样一进来就打量着人家屋子的人,很会让人误解会为懂礼貌。不过,他倒没有打扰她。

萧摇看完大厅之后,对着席洪安说道,“席市长我可以去看看你各个屋子吗?”

席洪安一听这话,更是不解了,不过,不好拒绝,只能带着萧摇去各个房间看了看。

看完之后,萧摇他们回到客厅。

萧摇直接说道,“席市长,贵夫人的生病及不孕的原因主要是你们屋子的风水问题。”

这下,席洪安愣了,“啊?萧小姐,这话怎么解?”

萧摇解释道,“席市长,风水,本为相地之术,即临场校察地理的方法,也叫地相、古称堪舆术。风水的核心思想是人与大自然的和谐,早期的风水主要关乎宫殿、住宅、村落、墓地的选址、座向、建设等方法及原则。但同样,屋中的摆设也造就了风水问题。这风水还影响了,我们的健康、爱情、事业以及财运。故而,身体不好,容易生病,很有可能与家宅中的风水有关。”

被萧摇这么一解释,席洪安大概明白了,他夫人生病主要是因为家中风水造成的。只是,这风水怎么就和生病扯上了关系呢。

萧摇看着席洪安还是有些不太明白的地方,就继续说道,“一般来说,房屋最好是方方正正的,那样对稳定家宅运势有很好的帮扶作用,但是如果缺角就表示缺失,这不利于家宅稳定。在风水中缺角指原本方正的房屋少了其中一个或多个角,而在风水中导致房屋不正的原因有缺角和凸角,整型的房子四角分别为:西北角、西南角、东北角、及东南角。西北角指男主人、西南角指女主人、东北角指子孙男孩、东南角指财位女孩。而这房子刚好就缺了西南角,也不是说确少西南角的房子,对于女主人很是不利。要不就是夫妻感情不和,要不就多灾多难或者严重女主人身体健康。”

席洪安听着萧摇一席话,再顺着萧摇指着的方向去看,还真是惊呆了,他家的房子角确实只有三个,而那缺的恰恰是西南角。

不过,还有一点他都不太明白了,他道,“萧小姐,你说的东北角和东南角都是代表子孙男女孩子,可是,我这里不缺,为何?”最后为何的意思是,他为什么都四十多岁了,还没有孩子。难道,就是因为不孕症?

萧摇摇了摇头,说道,“你到现在没有孩子就是房子的问题,而且你家卧室的问题。”

“卧室?”席洪安更是疑惑了。

“对,你的卧室位于东南,而这恰恰是衰位星的位置,这个位置是最不吉祥的位置上,主官司口舍是非,致使不孕,而且容易成心外灾祸。”萧摇解释道。

随着萧摇的解释,席洪安是明白了,合着他们夫妻俩的不幸,都是来自风水问题啊。

如果在这之前,让他一个高等文化的人,去相信这些,他肯定会嗤之以鼻。但是,他家夫妻二人为了孩子的事,十几年一来,一直求医问药,然而都不得治,现在他妻子的病症也是不得治。他相信一切都是有缘由的。

风水,是夏国流传已久的一门玄术,在古代,风水盛行于夏国文华圈,是衣食住行的一个很重要的因素,这也是夏国几千年来老祖宗智慧的凝聚。然而随着科技的发展,越来越多的年轻对风水一说,有了扁驳,认为是迷信,更甚论是无稽之谈。

可是,现在他夫妻二人的情况,就是因风水问题而造成的后果。

席洪安突然带着急切恳求的问道,“萧小姐,上午你说能把我夫人的病治好,是不是真的?”

萧摇认真的看着席洪安说道,“我萧摇从来不说大话,虽然不知道贵夫人生的什么病,但是我可以保证,只要她还有一口气在,我就能把她治好。”就算医术不行,她还有小岁及小霸呢。他们一人灵液,一个煞液,都能把人的病治好。

“真的?”席洪安激动的不敢相信了。“那萧小姐,我们现在去医院吧。”说完,席洪安都激动的要拉着萧摇起来,只是很不悦的冷昶睿,眼神很是锐利不友善的盯着席洪安,他同时理解把萧摇的两只手都握在自已的手里了。

可能是冷昶睿的眼神过于锐利,席洪安很快就发现自已过于激动了。立即带着不好意思的说道,“抱歉,萧小姐,听到内子的病能治好,我太过激动了。”

萧摇摇了摇头道,“席市长,不用着急。贵夫人的病,可以一会儿在看,也不在乎这一时半刻,现在先要解决根本问题才行。”

“对,对。”席洪安应道,然后很是诚恳的问道,“萧小姐,以你之见,这些应该怎么改过来呢?还是因为缺角要换房子,你说?”

萧摇说道,“不用换房子。只要把所确的西南角补上就行。”

“怎么补?”席洪安急切又好奇的问道。这房子是政府分下来的大院儿,难不成要拆了再补上?

萧摇说,“中夏国的泰山石,被誉为五岳之尊,纯阳之石,权贵的象征。泰山石敢当,在风水师的眼里,是专门是专门化解房屋缺角,凹凸,房遭路冲、水冲、尖角冲,房屋周边有垃圾场,或房前有教堂、寺庙、公安司法、检察院,以及无法搬动的乱石砖等不利风水布局的。泰山石敢当具有压不祥,辟邪、驱风、防水,辟邪,止煞、消灾等多种功效。所以,席市长只要把泰山石敢当,用来填实化煞,对着缺角的地方摆放,早九点前清水冲洗,字朝墙角摆放即可。”

“这样就可以补缺角?”席洪安狐疑的问道。

萧摇点了点头,表示肯定。

“以前,就有人说,这泰山石敢当有化邪去煞的作用,我还以为只是大家迷信说说而已的。没想到,还真能啊。”席洪安感慨的说道。他真没想到,他一个高级知识分子,也是人们眼中的高官,竟然有一天也突然迷信起来了。

“泰山石敢当,从古流传至今,自有他的缘由。”萧摇也是感慨了一句。任何事物的来由,自有他用处及故事。

“那萧小姐,我那卧室的位置,又应该摆放在哪好?”席洪安皱着眉头问道。他也没有想过,他没有孩子是也是因为风水的问题。

萧摇回道,“卧室的位置要位于合星位即可。”

萧摇每说一个风水上的名词,席洪安都是不懂,毕竟他从来没有看过风水的书,更没有研究过风水的问题。

萧摇继续说下去,“合星是一大吉星,五行属金,主家庭和睦,夫妻感情融洽,还有利于助孕催丁。巧用合星位,将夫妻卧室布置在合星位。”

“那合星位,到底是哪个位置?”席洪安问道。

“合星位的位置,是以‘门车星移’,也就是说根据入户门的位置来确定合星位。正东方开门入户,合星位在东南方;东南方开门入户,合星位在正东方;正南方开门入户,合星位在正北方;西南方开门入户,合星位在西北方;正西方开门入户,合星位在东北方;西北方开门入户,合星位在西南方;正北方开门入户,合星位在正南方;东北方开门入户,合星位在正西方。而这房子是东南方开门入户,所以合星位的位置是正东方,所以你家的卧室是在正东方,而不是东南方。”萧摇解释道。

通过萧摇的解释,席洪安算是明白了。

“那萧小姐,我这房子,还有其他的风水问题吗?”席洪安真诚的问道。

“现在厨房的位置是设在家中的五鬼位,这很会影响家中成员的健康,特别是烧火做饭之人,常常疾病缠生,其实它正确位置是放在家中的生气位,也就是坐凶身东、南方向即可,这样利于户主健康,旺人丁。还有正东的餐厅位于家中的文昌桃花位,虽然半吉半凶,但相挤之下倒还没有太大的问题。厨房门隔着客厅与西南卧室门相对,虽然有一定距离,但两门相对也还是有一定影响。可以把餐厅和客厅中间用屏风、隔断分开。”萧摇一一指出那些有问题的地方。

“还有,席市长,你可以买一盘滴水观音,放在电视机的两侧,可以转为提运。”

席洪安把萧摇说的一切都记住了。不管萧摇说的是真的好还是假的好,他们家十几年都是这种情况,现在重新摆摆也好。

席洪安感激的说道,“萧小姐,你说的我都记住了,明天我都会让他们按你说的去改变一下屋子里的摆设及格局。”

“那好,席市长,那我们去医院,看看贵夫人吧。”萧摇点了点头。

随后两人就跟着席洪安坐上车,去了朱江市保仁医院。这家医院一看名字就知道是童家的了。

当三人走进病房时,席洪安的夫人,此时已经睡了。不过,或许病人浅眠,一听到动静就睁开了双眼。

萧摇发现她已经瘦骨如柴,两眼凹陷下去,脸色发黄,精神很是不振。

“席哥,这么晚了,你怎么过来了?”病床上的女人弱弱的问道,“我没事,你回去休息吧,明天你还要上班呢?赶紧回去吧。”

席洪安听到老婆的话,就上前握住她的手,眼里似乎有泪在打转,“梦如,我今天带了一个医生过来,她说能治好你的病。”

“席哥,这么多年了咱们什么医生没找过啊。他们都说我的病只能听天由命了。席哥,你就别再费心找了。”叫梦如的女人,生病的原因,说话声音很弱很轻。“席哥,你让他们回去吧,你也早点休息。”她看着进来两个人,以为是席洪安的属下。

“梦如,她说她一定能治好你的,梦如,你不能说丧气话的,你不是说,要陪我到老的吗?”席洪安带着哭腔的声音说道,“所以,就是为了我,就算只有万分之一的机会,都不要放弃,好不好?”

他和梦如青梅竹马,风风雨雨走过了几十年,结婚后更是相濡以沫,感情十分的深厚,就算直到现在没有孩子,他们也没有埋怨对方,一直在努力,看能不能有个爱情的结晶。然而,风有不测之云,就一年前,梦如病了,结果查出竟然是脑癌中期。脑癌的病源在脑部根枢,根本就做不了手术,只能靠保守放疗和药物治疗,延长一下生存期。

梦如的女人,伸出另一只手,摸着席洪安的脸,眼睛流着泪,艰难的说道,“好,席哥。这辈子,我最大的幸运就是遇上了一个叫席洪安的男人,并且嫁给了他为妻,我算是死而无憾了。”

听着对外是铁面无私,公正严明的席市长,和妻子都老夫老妻子,可现在在妻子面前,是这样的深情款款,情动流泪。

真是让人感动的夫妻情深。

萧摇和冷昶睿真是深有感触,他们两人手牵着手,相互对眼,流露出来的真情,也都传达到对方的眼里。

“师妹,以后,我们也会像席市长夫妻一样的情深。”

“嗯。会的。”

席洪安一听妻子又说死了,猛然想起带来两个人,抬起头来,眼角带泪的求着说道,“萧小姐,萧小姐,请你看看梦如的病情。”说完,就把位置空出来,让萧摇站过来。

萧摇放开了师兄手,走到刚刚席洪安的位置,对着梦如说道,“席夫人,放心,我能治好你的病的。”说完,就拿起席夫人的一只手,把脉,同时开启了异能。

一会儿,萧摇就把席夫人的手放了。

席洪安紧张心急的问道,“萧小姐,怎么样,梦如怎么样?”

萧摇认真的说道,“席市长,贵夫人得到是脑癌,已经处于随时归西晚期末点。”

一听随时归期,及晚期末点,席洪安虽早就做好了准备,但还是忍不住抓住梦如的手,痛哭了起来了,“呜呜,梦如,你不能丢下我,不能丢下我啊。你去了,我怎么办啊?”

梦如着他的头,流着泪说道,“席哥,如果,我真去了,你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而且你还正壮年,以后,再碰上合适的,你,你,呜呜……”

萧摇虽然很是感动于他俩夫妻情深,但二人都不听人把话说完,就开始痛哭及交代遗言,可真让萧摇无语了。

他们的话很让人感动,听的萧摇都想流眼泪了,但萧摇不得不打断他们的生死告别的交谈,“席市长,我话还没有说完呢。等我把话说完,你们再哭好不好?”

呃,萧摇这一打岔,让哭泣的两人都不知道是该继续哭,还是听着萧摇把话说完,听得愣愣的看着萧摇。

萧摇对着席洪安说道,“席市长,你忘了我说的话吗?只要贵夫人还有一口气在,我都能把她救回来。只是,在救回来之前,我希望席市长答应我一些事情。”

席洪安听到能救梦如,心中一阵狂喜,他情绪十分激烈的应道,“萧摇小姐,请说。”

萧摇看着席洪安严肃的说道,“席市长,我需要一间手术室,跟我进手术的人,除了我指定的人,其人都不许进去,第二,如果我治好贵夫人的病之事,我希望席市长及其他人任何人都能保密。”

席洪安以为萧摇对他要什么条件,还是什么的。原来,只是不想让他人知道是她治好夫人的病啊。其实想想也是,一个小女孩治好了疑难杂症,那得多让震撼,以后还不得多大的麻烦啊。

席洪安就道,“没问题!”

既肯定,又是保证!

萧摇点了点头,道,“那好,可以安排动手术了!”

------题外话------

亲们,需要评价票哦,有评价票的亲们,请投五星或经典必读哦!

香香十分感谢各位亲们的支持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