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48章:结交席市长

正当大家疑惑那些警车及武警部除要多长时间才能过去时,突然这些警车都停了下来。

“怎么回事,这些警车,怎么停了下来呢?”有人问道。

“不知道。”同样有人疑惑。

不等他们这些人解惑,那些武警部队的人员先下了车,直接朝着那些涌动的人群中,整齐快速的走去。

“怎么回事啊,这些武警人员怎么都朝我们这个当口来了?”有人小声问着身边的人。

“会不会是因为我们今天要做的事?”同样有人怀疑的说道。

“可是,不对啊,周广嗣不是说他已经跟公安局那边的人打好招呼了吗?没等到一发不可收拾之时,他们不会过来吗?”

“那现在到底是怎么回事,不仅警察来了,连武警队都来了?”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是退还是继续?”

“我们先看着怎么回事再说,只要我们还没有开始闹事,这些警察和武警队的人都不敢拿我们怎么样的。”

萧摇一直在听着人群中那两人的对话,看来这一个琉玉阁开业又和警察局有关系了。最近,她好像到了每个地方,都有警察局里的事啊。

那些武警队的人一来,就让那些站在门口的人退后,然后那些警车里的警察了都相继下来了。

“退后,退后”一下来,那些警察就大嚷着让那些人退后,把霸占的路给空出来。

为首的一个警察,看着这些似要冲进来的人群,就皱了皱眉头,只是一个小店的开业,这人来的也未必太多了吧。难道他们早听说市长会来参加琉玉阁的开业典礼?但也不可能,他们这些警察局的高层也才是昨天晚上才接到上面的通知,说席市长会来参加这个玉店的开业典礼,连夜调配好警力,一定要确保市长他们的人身安全。

那这些人的消息又从何处得知的?现在人越多,就表示可能会对市长他们安全越是不利。所以,一定要在十分注意。

九点五十五分

又是几辆市政府的车子缓缓开过来,眼尖的人,很是惊讶的指着最前面那辆黑车子,睁大眼睛惊呼道,“是席市长的车,竟然是席市长的车。”

“天啊,这席市长怎么过来了?难道是过来考察的吗?”

“不对,你们发现没有,无论是警察还是武警陪队的人,他们都好像都是在这琉玉阁范围之内,而且这空出来的路,刚好通向琉玉阁的大门。”

“不是吧?难道,这席市长是参加这小小琉玉阁的开业典礼不成?”

“我看有可能是这样的。”

……

当看到席市长的车子时,大家又开始议论猜测起来了。

坐在国产品牌车里的席市长,看着前面人山人海的人群,皱着眉头。哪一个公司成立开业,会来这么多人的,就算是朱江最大企业开业,这人也没有这么多,更何况只是一个小小玉石店开业。

看到那些人挤人的地方,他都怀疑是不是朱江市所有的人都过来了。似乎就等着那家琉玉阁大门一开,就蜂拥而上。如果,不是上头要他过来,那么这些人是不是就是趁机把琉玉阁里的东西全部抢走,或者再趁乱打伤琉玉阁的人,最后就让琉玉阁吃下这个大哑巴亏。

琉玉阁老板是外商,他们吃了这么个大亏除了找当地的关系,唯一能找的就是警察局。如果警察局不受理或者是想要以大化小,以小化无,都有可能。因为一是人太多实在不好调查;二就算答应琉玉阁的人要追回货品,估计也就只能追回一小部分;三是,至于打伤的人,也只能说是因为人太多,而出现的意外,最后这责任只能由琉玉阁自己承担。

人伤了,货又没了,损失可谓十分的惨重。如果有流分资源的可能再进货物过来,但如果再开业,难道又要历史重演一遍?

想想这些后果,席市长眉头皱得更深了。这事的背后明显就是有人主使,最有可能的就是原翡翠店的主人,周广嗣。不过,这事的后果严重性,任何人都知道,周家又是凭什么认为这事的后果不用他承担。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周家的后台。

“小吴,这事你让人去调查,务必把事情调查清楚。”席市长严肃的下令。

这种有意制造恶性闹事事件幕后主使,必须要严厉警告和严惩,否则,以后,每一个外商来做投资,都被同行这相争相效仿恶意排挤,以后谁敢来朱江投资,那朱江的经济又如何拉动上去?

作为一市之长,考虑问题更为深远,总得来说,就是为了朱江的发展。“是,市长。”吴秘书恭敬的回答,眼里有着冷光一闪而过。

当他看到这些人潮时,也是吓了一跳,一个小店开业,来的人未必太多了吧?不过,一想到昨天赵老板说的,可能会有人趁乱闹事,说的还只是可能,看来,哪里只是可能,这是一定会来闹事的。

他一想到这些人闹事之后的后果,就吓了一身冷汗了。闹事的人可能不清楚赵老板的后台,他和席市长可是清楚的。如果真是造成了严重后果,那赵老板后面的人追究下来,那责任可是只有席市长来承担。

他和席市长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系。那时,他同样会好不了哪去。所以,对幕后主使之人,他可不会客气,谁让他们不长眼,不长心呢。

九点五十六分

琉玉阁的嘉宾,朋友及工作人员,全部到位。大门两边挂着长长的红爆竹,再前面就是两行长长的大花篮。

九点五十七分

赵福宝拿着话筒,说道,“各位来宾,欢迎你们的到来,非常感谢你们的到来,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恭请诸位贵宾的到来。”

说到这里,赵福宝停顿了一下激动的心,然后真诚的说道,“下面,我们有请,席洪安市长入场!”

当赵福宝一说完,席洪安三个字时,场上除了庆典音乐之声,本是人身鼎沸的人群中,此时则是一片安静。

他们听到了什么,席洪安市长?

这真是席洪安市长出席这家小小翡翠店的开业典礼?有没有弄错啊,他们不是外来的吗?什么时候跟市长有关系了?

如果真是席市长过来了,再加上这里这么多警察及武警官员,看来,他们是根本就不能行动了,去这琉玉阁闹事了。之前,请他们来闹事的人跟他们说,他们这些外地商人在这是根本就没有什么后台,所以就算警察调查下来,也只能说是意外。

可是谁能告诉他们,朱江市一市之长席洪安都来参加这小小翡翠店的开业典礼,这叫没后台?他妈的,没后台,席市长会来出席这名不见转小店开业典礼。

还好,他们是商量好,十点开始大闹,否则真到十点闹起来,他们个个都要去局里喝杯茶才行了。

……

个人有个量,都似乎在沉思了一会。

当席市长真出现在民众面前时,大家都是惊呼了。

“天啊,真是席市长?!”这不是费话么,人家赵老板都说了是席洪安市长,在朱江市有几个席洪安是市长的啊。

席洪市下了车,紧随在他身边的除了秘书吴奇华,还有市公安局局长曹通及武警队的女队长鲍若男。

这一队伍,简直是要吓呆那些闹事人的节奏啊。

席洪安踏上红毯,走向那琉玉阁大门时,特地注意人那些人群,有些人虽然隐藏的好,可是他还是能看清那些看似要闹事的人。他这一看,心里就有火了。那些人手里,有的手里拿着石头,有的拿着铁棍,有的竟然还拿着管制道具,明显是大闹的节奏。如果,今天他没有来,是不是人人员伤亡已经是肯定的了。

这些人真是胆大包天了啊。伤害人命的事,都能做出来。

他对着旁边女队长鲍若男说了几句,鲍若男点了点头,然后就走向那些不让人群靠近的队员下着命令。

那些队员接到命令,同样的点了点头,然后,鲍若男点了几名武警,就跟着她走了,直接走向琉玉阁大门,一左一右的守着。

赵福宝等着席市长走近时,马上过来迎接,很是热情的说道,“欢迎席市长在百忙之中抽空,来参加鄙人琉玉阁有开业典礼,真是非常的感谢!”

吴奇华却在心里嘀咕着,席市长确实是在百忙之中来的,但却不是抽空过来的,而是推迟了一个十分重要的考察过来的。那个考察本来是十点,推迟到十二点了。

“赵老板,作为外商人员,我谨代表政府人员,欢迎你们入驻朱江市,望你们的生意兴隆。”席洪安同样十分客气的说道。

“谢谢,席市长,请!”赵福宝抬起手说道。

此时,那些之前恿动的人群,已经知道,闹事肯定是闹不起来了。有点想留下来进去看看,有的直接带着人或工具,灰溜溜的走了。估计,以后,可能这事也闹不起来了,没看到这后台是市长么?能闹么,除非脑子有病的去闹。

十点准,爆竹声,烟花声响起,伴随着剪彩声。

嘉宾剪彩,这剪彩的人,当然是赵福宝和席洪安两人了。

萧摇在第一眼看到席洪安这个人的面相时,就觉得的这个值得深交,而且他的面相比香江市市长简爱国的都好。

席洪安的面相正是相书云:天庭饱满吃官饭,地阁方圆掌大权。一句话,就是天生的官相。

相书上的命理可以分为:官、权、印、禄、威

1问贵在额

席洪安的额头可谓:饱满、明润、宽展。其实额头包含了一个人的智慧与远景,这样的额头注定了他能够刻苦读书,名校出身,个人性原则性观念明确,分析问题睿智,目标远大。能够根据大局势,客观处理问题。

2问官在鼻

席洪安的鼻子第一鼻梁直,第二鼻准宽大有肉。这样的鼻型注定他定性原则性强,抱定主义而严于律己。鼻准肥厚,代表他对待他人心胸宽广,不计较个人恩怨,公私分明的本性。

3问权在颧

席洪安的颧骨第一不凸出,第二不下坠。那么这样的颧骨能发现什么问题?为官稳重,不卑不亢,不骄不躁,不歧视异己,手握实权而不专权。

4问威在眉

席洪安的眉毛粗大挂角,眉尾起峰,代表他为人胆大心细,富有斗争精神,既有同情心,又威吓有势,对待困难能迎刃而上,不畏艰险。5问印在地

席洪安的地阁可谓方圆,下巴方圆有势,腮骨不起,属于忠心为国,兢兢业业履行职责,克己为人。

这样的人面相,可是能升大官之人,为人又正直。

萧摇是很敬重这类的官人,这类人也是值得她深交的。

只是,这席洪安奸门,色枯白肤粗滞,偏带黑,明显是则重病难救,再过不久,可能就会丧偶之相。

萧摇再看席洪安的夫妻相,也就是在眼尾与眉尾的部位,即古人所称的“鱼尾”和“奸门”的位置,又称为妻妾宫,如果简单的说,就是我们常说的整个“太阳穴”的位置。席洪安这个位置则是饱和润泽,富有丰韵,他们的感情亲密,十分要好。

再看席洪安的子女宫,则是低陷,伤痕多,横纹也多,这,这是没有子孙的面相,就是常说的断子绝孙。

萧摇很是震惊,席洪安也是快四十岁的人,到现在还没有一个孩子。萧摇看出来,这不是席洪安的问题,而是他妻子的问题。然而即使是这样,席洪安竟然没有跟老婆离婚,也没有情妇小三私生子女之类的。

这样的正义重感情的好人,萧摇想要帮他,改变他的命运。

等剪彩之后,席洪安只是在台上说了两句,就要准备离开了。

只是被萧摇叫做了,“席市长,请等一等。”萧摇想靠近席洪安的,只是被鲍若男拦下了,“这位小姐,你不能靠近。”

萧摇理解她,毕竟这是为了席洪安的人身安全。萧摇没有强横的闯入,看向席江安,说道,“席市长,我知道您很忙,不过,我有事想跟您单独谈一谈,只需要两分钟就可以。”

席洪安看向叫住他的人,是一个女孩,有点不解。

赵福宝知道萧摇叫住席洪安,肯定是有事要说,所以主动介绍道,“席市长,这位是我的的朋友,萧摇。请席市长放心,她并无恶意。”

席洪安虽然很忙,但既然都已经来了,总人给主人一点面子,就点了点头道,“可以。”

两人就去了贵宾室,冷昶睿没有跟着去。毕竟,刚才萧摇只说她与席市长想要单独谈谈。

不过,鲍若男一眼看到冷昶睿时,万分的惊讶,他,他怎么会出现在这?虽然好奇,但以她的身份,根本就没有资格去问,也就把他当作普通人一样对待了。

萧摇一进去,没有废话,就开门见山的说道,“席市长,其实,我是想告诉你,贵夫人的病我可能治好,而且现样能治好贵夫人不孕症。”

席洪安一听到萧摇的话,十分的震惊,但震惊的不是这女孩是怎么知道他夫人的病症的。因为他夫人的病,在朱江市并不是秘密,只要有心人一打听,就能知道的。

他震惊的是,这个小小所纪的女孩,竟然告诉他,他夫人的病症,她能治好。要知道,他之前请过国内外的专家,都对他夫人的病束手无策,最后结论都是只能等死。他只能无奈的请几个高级护工,照顾好自己夫人。

席洪安带着狐疑严肃的表情问道,“你让我怎么相信你?”

萧摇笑了笑,坦然的说道,“我是香江市,是赵大哥的朋友,我昨天才刚到朱江。而我之所以知道贵夫人生病及无儿女之事,是从你面相上看来的。”

“面相?”这下席洪更是安惊讶了。

“对,一个人的面相,能显示一个人的一生,不管是平庸碌碌无为之人也好,还是富甲天下官运亨通之人也罢,更或者一个人的生老病死,都能从一个的面相上显示出来。”萧摇点了点头解释道。

席洪安没有接话,他听萧摇继续说下去,“我在你的面相上看出,你现在是个正直好官,也是重情的好人,所以,我才会想帮帮你。至于贵夫人的病,我想很多大夫都告诉你,让你陪她走过最后一段时间吧。既然如此,何不让我试试呢?最起码还有一份可以继续活下去的希望,不是吗?”

此时的席洪安深思了一会,犀利的问道,“你想得到什么?”

萧摇看着席洪安摇了摇头,道,“我刚说了,我是看中你的为手,才会出手相救的。如果真说要得到什么的话,那我们就交个朋友吧。”

交个朋友的意义深了去了,所以,席洪安没有应答,只是分外的严肃看着萧摇。

萧摇在心里吐槽了,跟这样的人说话,真是,真是抓狂啊。

萧摇无奈的说道,“席市长,我是童文华刚认的孙女,萧摇。前几天刚办完认亲晏。”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