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46章:狗咬狗1( 假期快乐,求票)

没过多久,夏末凉怒骂威胁班主任及怒骂全班同学的行为举动,不过,传出更多的是,夏霸天要做高英学校理事长的流言,传遍了整个校园,传遍了每个角落。让很多人都在惊讶于夏末凉超出她之前善良温和的举动,及夏霸天的野心。

是夏末凉是把这几天压抑着的怒气全部爆发了出来,还是夏末凉性子本来就是如此,只是因为以前太过于伪装,让人觉得她就像一只温和的小白兔子似的人物。

但不管是哪一种,这一次的怒骂老师及同学的举动,都把她以前的形象完全颠覆。

当简靖翊他们几个听到夏末凉这样的行为之后,已经没有像之前那些一样惊讶了。从夏末凉在那次校庆上陷萧摇于不利时,他们就对夏末凉所谓善良就产生怀疑。简靖翊和上官更是有几次看到夏末凉对着萧摇愤恨的眼神。这种眼神,根本就不是一个所谓的善良的女孩子眼中该有的。

所以,自从萧摇把訾柘甩了之后的,他们六人的关系就有点微妙了。后来,随着简靖翊和上官飞对与萧摇的交情加近,两人对訾柘都是若有若无的疏远了,而夏末凉和刘瑗瑷两人,他们更不想打交道了。

所以以前关系较好的六人,就只剩下上官飞,简靖翊及丰成越了。

所以,现在让他们相信夏末凉,还真不如相信现在的萧摇。最起码无论是以前懦弱的萧摇也也好,还是今天强悍的萧摇也罢,但有一点值得肯定的,那就是萧摇不会撒谎,同样也是不屑于撒谎。

訾公平这两个晚上一直在做一个十分惨烈的噩梦,他梦见夏霸天脸色苍白,五官流血,并用手对着他愤怒的说,“訾公平,还我理事长的位置,还我理事长的位置。那位置是我的,是我的。”夏霸天说完,还用手掐着他的脖子,让他完全喘不过气来,也根本就没有还手的力气。

他想要醒来,可是似乎有什么东西压着他,让他一直醒不过来。他就一直陷在这样的噩梦之中,反复循环,一直到天亮。

当他醒过来时,已经是满头大汗,还能清晰的记得噩梦中的情形。

第二天晚上,他一沾床,他就陷入夏霸天要害他,杀他的噩梦之中,同样一直到天亮才醒过来。

只是,当他到学校时,学校里就传出,夏霸天要上位的流言。他现在根本就不会怀疑这流言的真实性。因为,这两天,梦中一直是夏霸天要他还理事长的位置。

訾公平真是愤怒非常啊。他真是没想到,夏家竟然有这样的野心。

哼,这个夏霸天,枉费他与他是亲密朋友,两个家族又是世交,原来,他们一直想要把訾家踩下去啊。

前两天,他们召开理事会议,要对夏霸天是否合适高英第二把手的位置时,他还是顾着以前的情面,有点犹豫。

既然你不仁就别怪我不义。

訾公平听到这些流言后,立马又召开本周的第二次理事会议。会议内容就是和前两天的一样,夏霸天是否适合再坐这个第二把手副理事长的位置。上次会议一直没有一个结果,所以,现在继续。

高英企业会议办公室

待理事成员全部坐定之后,訾公平就开始发威了。

他一上来就说道,“以我的意见,夏霸天副理事长已经不再适合副理事长这个位置了,各位怎么说?”

他的话一落,夏霸天就从位置上站起来,大怒指着訾公平骂道,“訾公平,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吗?要不是我们夏家让步,你们訾家俩代能稳坐这理事长的位置吗?”

訾公平被夏霸天怒指,话里话外,就是说这理事长的位置本应该是夏家的,脸色也是气得铁青,他红着眼睛,同样的怒道,“夏霸天,你胡言乱语什么,我父亲訾廉对这个高英有着不可估量的贡献,是以前那些理事成员念着我父亲劳苦功高,才会投票选举我父亲为第十届理事长。”

“我呸,”夏霸天对着訾公平怒冲道,“你父亲劳苦功高才选举为理事长的,你蒙谁呢,要不是訾廉向夏父亲保证夏家的位置提升,并且保证下一届位置必定是我的,就要我父亲去陷害另一个最有潜力的当选为理事长的人,告他猥琐学生,你以为訾廉能上位吗?”

这一消息内幕,把其他在场的理事成员都给惊的张大了嘴巴。

原来几十年前,訾廉的一把手理事长的位置,竟然是这样来的。这让有些老理事成员想起来那次选举的事。本来就是那位当选为理事长的,结果夏楚河拿着一踏资料过来,说他猥琐学生,因此落位了,就有票数第二的訾廉上位。

訾公平听到夏霸天的反驳,眼睛更红了,怒指着夏霸天道,“你放屁。明明是你父亲心甘情愿这样做的,别无赖我父亲。夏楚河明明自已想上位,然后自已去猥琐学生,再无赖到那人头上的,跟我父亲一点关系都没有。”

“你诬赖我爸,你无耻。”夏霸天同样气了眼睛说道,“訾公平,没有人比你更无耻的,更可恶。外人面前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实际却是禽兽不不如。前几年,你看上一个外校的女孩子,你无所不用其极,逼着她做你的情妇,现在孩子都有四五岁了吧。”

“夏霸天,你自己还不是同样如此,在外面包养一个女人,生下了一个孩子,却只比女儿小一岁。”訾公平同样怒指着道。

……

二人你来我往,口吐飞沫的争辩起来,也不管周围是否人听众。

理事成员,一会转头看这个,一下了转头看向那个,真是惊呆震惊了!

他们从来不知道,訾家和夏家怎么这么多丑事,现在在互相揭底下,都给抖落出来。

今天召开这个会议不是针对夏霸天否适合继续担任二把手的位置吗?怎么现在变成了互相揭底的会议了啊。

最为重要的是,訾公平和夏霸天怎么不顾其他成员在这呢?还是忘了他们都在这了?

当訾公平和夏霸天两人差不多都把訾夏两家的丑事都暴完了之后,两人才一致惊觉,这里还有七八个其他成员在这。

看到七八个人惊讶及震惊的表情,再一想到刚刚说了什么,两人都浑身一软,瘫坐在自己位置了。

完了,什么都完了!

不过,脑子一片空白的訾公平,很快就反应过来,他站起来半是威胁,半是承诺的说道,“今天你们什么也没有听到,是吧。今后,只要訾公平在这个位置一天,你们有任何事都可以来找我。就算我帮不上忙,我还有朋友可以帮忙,比如*会会长赖小三,我跟他的交情算不错……”

一说赖小三,再坐的人都打了个机灵。他们都知道,之前两位正副理事长能从父亲手中继承这两个位置,除了靠父亲,最重要的是他们和副市长刘德荣的关系好,在圈内有个不在公开的秘密,那就是刘德荣与赖小三*会赖小三的关系好,因此,訾公平和夏霸天也交上了朋友。

所以,訾公平说这话,可不是打马虎眼,而是完全的威胁。要知道,他们都是普通人,要是赖小三真因訾夏两家的关系而下杀手的话,如果真因为一个理事长的位置,而把性命弄丢了,那多不值啊。

因此,脑里来回翻转几圈,反应理事成员,就开始对着訾公平严肃的保证道,“訾理事长,夏副理事长,我们什么也没有听见。”

其他的理事成员也很快的跟着附和,“对,我们什么也没有听见。”

之后,会议就这样散了,而撤销夏霸天副理事长的位置就这样不了了之了。訾公平没有再提,其他人也不敢再提了。

訾公平不再提,那是因为他和夏霸天经过口水架,互相揭了家丑之后,已经成了一条绳子上的蚂蚱,所以现在谁也不能奈何谁。

訾柘这两天一直在坐一个噩梦,梦中夏末凉满脸是血的看着他说,“柘哥哥,你是逃不了的,你逃不了的。你只能属于你,如果你不能属于我,那我宁可把你毁了,把你毁了……”

梦中的夏末凉还用双手掐住訾柘的脖子,嘴里却一直在念叨着,“把你毁了,把你毁了”这一句。

訾柘躺在床上,大声喘气,大汗淋漓,一直想要挣扎起来。然而,不管他怎么样努力,他一直都睁不开眼睛,好像眼睛却胶水粘住了似的。

噩梦一直持续到天亮。

两天的梦境一直如此,訾柘心里突然有点恐慌了起来。夏末凉是不是真的会把他杀了,不然,为什么连着两天的噩梦,都是夏末凉要杀他啊。很多人都说,梦里的东西,可能就是现实中要出现的预兆。那这是不是表示某种预兆啊!

訾柘一直忐忑不安的来到学校,他一直注意着周围,生怕跟夏末凉碰面。以前,夏末凉是他的小新娘,是他的妹妹,但是现在的夏末凉可能就会是杀他的凶手。他必须防范一未来,如果真被夏末凉杀了,那不得多冤啊!

现在特别从高一A班里传出,夏末凉颠覆以往的柔弱,强悍的威胁并警告老师及同学。这让訾柘的心更是拨凉拨凉的,夏末凉以前难道都是装的吗?那她怎么这么能装,连他这个青梅竹马都没有发现一丝装得痕迹呢?

訾柘来到教室时在,一直沉默不语。

丰成越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带着点担忧的问道,“柘,你还好吧?”任谁都能看出来,那个阳光帅气的小伙子,訾柘同学最近气色十分的不好。

丰成越和訾柘是同班同学,同是也算是好朋友,所以丰成越过来关心訾柘也是无可厚非的。

訾柘摇了摇头,说道,“越,这两天我一直在做一个噩梦,这个噩梦一直在循环持续,我心里有点担忧,这是不是某种预兆。”

丰成越惊讶了,两天一个噩梦,还一直循环持续,有这样做梦的吗,就算是噩梦也没有吧。

他吃惊的问道,“什么噩梦?”

訾柘微皱着眉头说道,“我梦见夏末凉一直喊着要杀我,”

“什么,夏末凉要杀你?”丰成越惊呼了。

他这一呼,让全班同学都知道,夏末凉要杀了訾柘了。

呼完之后,丰成越发现自己惊呼过头,就有点不好意思,讪讪的说道,“那个不好意思,我只是惊讶,你会梦见这个。你继续说。”

訾柘脸色有点黑黑的说道,“梦中的夏末凉满脸是血,她一直用手掐着我的脖子,”

“什么,夏末凉用手掐你的脖子?”訾柘的话再一次被丰成越给惊呼的打断了。

再听到丰成越的惊呼声,全班同学再一次惊疑的望向丰成越了。

他们有听到不得了的东西么,有么?可是为什么他们听到的是,夏末凉要把訾柘掐死。他们两上不是男女朋友么?夏末凉又为什么要杀死訾柘啊?

訾柘有点恶狠狠的看着丰成越说道,“你还要不要听下去了?”

丰成越摸了摸自已的鼻子,博为不好意思的说道,“你说,你说,我保证不会这么大惊小怪的了。”

訾柘继续讲下去,他说道,“梦中,在夏末凉掐我脖子时,我一直挣扎着想起来,但似乎有某种力量加固在我身上似的,让我一直醒不过来。这样,这梦一直持续到天亮。”

丰成越再一次惊呼,“这么奇怪?”

此时很同学都竖起耳朵听着两人的谈话了。

訾柘点了头,他也感到很奇怪。

丰成越皱着眉头,很是不敢相信的说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两人再次沉默着。

在夏末凉传出怒骂老师及同学的流言之后,又有一波流言惊起。那就是訾柘同学两天做梦都梦见夏末凉同学满脸是血的要杀他。

这真是所有的人都感觉不可思议。訾柘和夏末凉两人的关系一直都这么好,就算夏末凉现在名声有所败坏,可也用不着两天噩梦都做着夏末凉要杀他吧。

做梦很多都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难道,现在訾柘同学天天在想着夏末凉杀他?可是,他一个大男人,怎么会想被小小弱女子给杀了?

夏末凉当然也是听到这种流言,这次她是真是又恨又无辜。

只不过是一个梦,却让大家真把她作杀人凶手似的。以前只是疏远,可现在个个对她是戒备了。一看到她手上拿着一些尖锐的东西,赶紧就远离好,越远越好,生怕一个不小心,夏末凉就会把她杀了似的。

夏末凉委屈又无辜的直气得掉眼泪。她受不了了,她必须要去找訾柘,必须要让他澄清那个所谓,她杀他的梦。

中午休息时,夏末凉直接跑去訾柘的班级,把訾柘给叫出来。

在人来人往的走廊上,夏末凉十分委屈的质问道,“柘哥哥,你怎么会做那样的梦啊?我怎么可能会杀你,我根本就不可能杀你的,柘哥哥?”

訾柘看着泪如雨下的夏末凉,心里突然有点愧疚起来,他是真没有想到,只是一个梦而已,就让夏末凉承担着大家的鄙视及防备。

訾柘给夏末凉擦了擦眼泪,带着点愧疚的说道,“末凉,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梦,这两天我做着同一个一模一样的梦,那就你满脸是血的说要杀我。我怎么挣扎都没有用。”

夏末凉看着訾柘认真的表情,第一个反应就是大喊道,“不可能,不可能。我一个女孩子怎么能力气去杀你。”然后,指着訾柘继续说道,“一定是你编造的,你是在报复我。你喜欢上了萧摇,所以,之前我让你去做萧摇三个月女朋友再把她甩了,要让好尝尝天堂掉到地狱的滋味。可是没有想到在最后一天,是萧摇把你给甩了。我更没有想到是,你竟然喜欢上了那个丑八怪萧摇,所以,你就想把我甩了,就编了这么个荒唐理由。”

我靠,最近的大爆料会不会太多了,而且都是他们自己亲口暴料的。

原来,訾柘去高二F班找萧摇,让她当女朋友,原来只是为了要把萧摇给甩了,让萧摇尝尝从天堂跌入地狱的滋味。

他们两人心肠会不会太狠毒了。萧摇到底有什么地方对不住他俩,就算以前的萧摇长得也很丑,性格很懦弱,可人家萧摇只是偷偷爱慕着訾柘也不可以吗?偏偏要把人家打入地狱才甘心。

怪不得,自从说是訾柘把萧摇的甩掉的传言之后,萧摇站出来说道,是她把訾柘给甩了,还大骂訾柘为渣男。像这样骗人家感情,玩弄人家感情的男人不是渣男,是什么。

可更让他们想不到的是,要訾柘玩弄家感情的是,竟然是訾柘这个正牌女友。

丰成越也在旁边听着,听到这个事,他脸色一下子白了。

他一直以为提出,让訾柘找萧摇当三个月女朋友,然后再把她甩了的游戏是自已。原来真正提出的是,那个一直是这个深藏不露的所谓的“天真善良”的好朋友给得提出的。

他想起来了,好几次聚在一起玩乐的时候,夏末凉一直在他耳边说那个萧摇挺可怜的,爱慕柘哥哥,却因为相貌原因,只能在背后看着,真为她同情。

她还说,只是訾柘哥哥是她的男朋友,她又不可能把柘哥柯让给她。

她又说,她真想让訾柘哥哥满足一下萧摇的愿望,就算是假装一下也好,可是她又作为正牌女朋友,訾柘哥哥肯定不同意她的想法。

……

丰成越本来就是爱玩的人。当他听到“假装”二字时,他心里一动,对呀,可以假装啊。因此,那三个月的赌局就出来了。

于是就有了上辈子萧摇一家的悲剧,这辈子的转折。

丰成越脸色又白又变成了铁青,他怒气冲冲的向夏末凉咬牙切齿的质问,“夏末凉,你以前在我面前说萧摇可怜,说訾柘假装一下萧摇的男朋友,那些话你是故意说我听的吗?”

夏末凉看着突然又怒气冲冲对她质问,她陡然吓了一跳。

不过,夏末凉很快就对着丰成越似乎是丧失理智的说道,“当然是故意的,我知道你爱玩,什么也敢玩,所以只要多次在你面前提出一下假装男朋友,你肯定会玩下去的。只是可恶,就差最后一天,就差最后一天,本来是柘哥哥甩掉萧摇的,为什么就变成了萧摇甩掉柘哥哥了。我不甘心,我本来就等着萧摇被柘哥哥甩了之后,好安排几个人教训一下,我要让她消失在高英学校。可是,为什么萧摇变了,为什么她变了?”最后一句为什么她变了,几乎歇里撕底的呐喊。

旁边听着夏末凉这些陈述,再看到她那副真要让人消失的狰狞表情。除了訾柘和丰成越,所有的人都后退了几步。

这人真是太可怕了,杀人不见血,还让别人背了黑锅。真是太可怕了。

现在再一次验证那些传言都是真的。她,夏末凉可以算计每一个朋友,可以利用每一个朋友。

这样的人,真是太狠了,太毒了。现在才发现,他们每天都跟一条毒蛇在相处。

丰成越两手握拳,气红了眼睛,对着夏末凉,大吼道,“为什么?萧摇到底哪里对不起你了,竟然要这样算计她,还要让好消失在高英学校?”

“为什么,”夏末凉此时似乎一点不害怕暴露似的,她理直气壮的说道,“我讨厌我天天追随着訾柘哥哥的恶心目光,訾柘哥哥明明是我的男朋友,那个丑八怪凭什么觊觎。所以,我看到她,我就恨不得让她消失。本来计划一切都好好的,只要等訾柘哥哥把她甩了,然后再打几个人招呼她,最后只要用不知廉耻勾引訾柘哥哥,那她就能消失在学校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