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45章:夏末凉反常(月初求票)

12月18日、星期三、阴天

萧摇和冷昶睿两个人去了朱江市,准备参加中夏国琉玉阁公司的第一家分公司开业典礼。

不过,这一天,也是高英学校最为热闹的一天,也是夏霸天父女,訾公平父子的噩梦开始。

尽管被同学疏远,但怎么说夏末凉也还是个学生,同样她没有萧摇那种福利,想什么时候请假就什么不来,所以她还是要乖乖的上学去。

离认亲晏过去三天了。但是晏会上发生的事,已经被大家熟知。如萧摇的残暴,萧摇的霸道,还有萧摇拿出夏末凉陷害她进警察局的证据。

然而,对夏末凉陷害萧摇之事,还是有很多人狐疑。夏末凉才多大啊,她哪来的本事设计萧摇进警察局啊。

这一天,夏末凉和平时一样来学校,不一样的是,她的身边没有成群结对的人相陪了。她孤影单只的走到教室,在自己已位置上坐好,任凭那些人对她指指点点。

高一班的班主任,韩秋生带着课本过来了。韩秋生这人,其实就以前高二F班的班主任一样,带着势力眼。所以现在,以前有多看重夏末凉,现在就有多厌恶夏末凉,他和其他同学一样,对夏末凉就像是一只瘟疫一样。

“夏末凉同学,请你来,解答一下,这个函数公式。”

此时,魂不守舍的夏末凉,根本就没有听见韩秋生的叫喊声,所以一直呆呆的,木讷的看着前面的不知黑板还是什么。

“夏末凉同学。”韩秋生再次大声的喊道。

他没看见夏末凉站起来,眼神漂浮游移,似乎在开小差,所以韩秋生那个气呀。这种目无师长的学生,他以前怎么就认为她是一个好学生的呢。她就真如外面传言的那般,是个带着伪善善良天真的面具,让所以的人都认为她其实就是一个不谙世事又懂事的女孩儿。

韩秋生再次的叫唤,还是没有把夏末凉叫起来,周边的人本来就想看她的笑话,所以谁会提醒她呢。

韩秋生就发火了,他怒着抓着讲台几个短粉笔,就扔向了第三排的黄金位置,而这个位置恰恰就是夏末凉的。所以,几根小短粉笔头都射向了夏末凉。

粉笔头虽小,然而打在头上,也是有一定痛感的。夏末凉就是被这点痛感给震醒的。

醒来之后,她有点茫然不解的摸了摸前额。

“夏末凉同学,请你解答一下这道函数公式。”韩秋生带着怒火,咬牙切齿的叫着第三遍。

夏末凉看向对她几乎大吼的班主任,有点摸不着头脑,不过,随着脑子清醒,然后就看向了黑板上的题目。

一下子,夏末凉也是带着火气。这道题,根本就是后两节课才能讲到的知识,韩秋生竟然要她现在来解。她根本就没有预习,她怎么解。

夏末凉“噔”的一声,带着有点冲的语气,毫不客气反驳道,“韩老师,我不会解。这明明是没有讲到的知识,你让我怎么解。”

夏末凉的怒气及不客气,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所以韩秋生对这个夏末凉越发不满了。呵,这夏末凉竟然冲他发脾气,看来以前的轻柔真是给装出来的。

韩秋生大声训斥道,“夏末凉,没有讲过,你不会事先预习吗?这样一道简单的题目都不会解,丢不丢人啊。给我到走廊上站着去。”

上课时间,竟然到走廊罚站,这可是夏末凉自从上学一来,第一次这么丢脸的罚站。以前,哪个老师不夸她学习好,人缘好,懂事,这么乖巧伶俐的孩子,谁舍得惩罚她啊。

可现在,偏偏这个韩秋生就是当着全班人的面,要惩罚她站着走廊上。这仿佛一个巴掌火辣辣的打在她的脸上。

夏末凉这次再也不隐藏心中的怒气,脸色通红,用手指着韩秋秋,大声说道,“韩秋生,你算老几啊,竟然让我罚站。”

夏末凉这一大声的反驳,真让全班同学一片震惊。

这夏末凉这是疯了不成,竟然大声质问老师算老几。就算他们这些家世地位甩师生好几条街,也没有敢这么公开的质问老师算老几,更何况夏末凉家世也只比老师好那么一点点。

以前柔柔弱弱的女孩子,竟然是如此的嚣张跋扈。他们还是第一次见识到夏末凉如此蛮横无理的面貌。

看来,夏末凉隐藏的真是深啊,可是她到底是怎么装的,竟然能装这么久。

韩秋生被夏末凉指着鼻子说自己才几,更是怒气冲天,他恨恨的说,“夏末凉,是不是以前老师对你太好了,啊,现在竟然目无师长,指着老师骂老几啊。”

“什么以前对我太好了,你们以前不过是在巴结我。”夏末凉大声反驳道,“现在呢,只不过萧摇一个莫须有的证据,你们个个都远离我,或者落井下石。我告诉你们,我夏末凉可不是那么容易被那个丑八怪打倒,你们等着吧,我夏末凉可不是这么好欺负的。韩秋生,等我父亲做事理事长位置之后,我要要我父亲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不让你当老师。到时,我看你,是不是要求着我,还有你们,我夏末凉记住了的那别臭嘴脸,以后,我一定要让你们所有背叛我的人,都巴结我,讨好我。”夏末凉一会看着老师恨恨的说,一会看着周围的同学怨恨的说。

全班同学和老师,都是瞠目结舌的看着夏末凉一会用手指着老师,一会儿再指着同学,再一会又双手叉腰。

这夏末凉是真的疯了,还是这就是她的本来面目。同学们都搞不明白。一个学生,在大庭广众之下威胁老师,更是理直气壮的说,她父亲会坐上理事长的位置。

这太颠覆了同学们对以前那个夏末凉印象了。

这真是那个温柔,说话都温和细语,生怕打挠动物的睡眠的夏末凉吗?这真是那个善良,对谁都微微一笑夏末凉吗?这真是那个对老师尊重,对同学友好的夏末凉吗?这两个性子,天差地别,叛乱两人的夏末凉,真的是他们眼中的夏末凉吗?

如果她们真是同一个,这夏末凉也未必太有能耐,这也太会装了吧。如果之前,从上流层流传的那个,夏末凉当面是你好朋友,背面却是算计利用你的传言,心中是不太相信夏末凉是这样一个歹毒的人。但现在,经过这一次之后,他们已经完全相信了。

一个能当着众人的面威胁老师,一个能恨恨说记住你们那副臭嘴脸的一脸狰狞之色的嚣张女孩子,很难不让人相信之前的流言。更何况,据说晏会上,童家的干孙女,也就是高二F班以前任人欺的萧摇,还当着一千号人,把证据都拿了出来。假如那个证据是假的,那之前萧摇又怎么会突然制造假证据,去冤枉夏末凉。

萧摇以前是做了訾柘三个月名义上的女朋友,但后来明明是萧摇甩了訾柘,还大骂他渣男,就算要报复也是訾柘报复萧摇,所以作为訾柘的正牌女朋友,也有可能会了挽回男朋友的面子,暗地里做一些报复也说不定。所以夏末凉真要设计萧摇也无不可能。可是她要设计萧摇自己不出面,却暗怂恿朋友来设计萧摇,结果设计失败。但同样,她的设计让萧摇抓到了证据,所以就反报复回来。

有些同学,真想越是认为是这样的可能,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说通,萧摇为什么要把夏末凉算计朋友之事给说出来。所以,现在看着夏末凉的眼神尤为微妙。谁也不曾想到,夏末凉竟然会有如此心计。

再想想以前,和夏末凉聊天时,她会时不时的说,听见哪个同学说了她,或者骂了她,然后就委屈的说自己可能某方面真的做的不够好,才会让她们看不惯而骂她。她说完这些之后,第二天,必定能听见那个说她的同学,莫名的被人打了,或者是被人恶整了。

尤其是对萧摇,她每次无意中都会说萧摇在哪,在什么时候,又骂了她。或者说,看着萧摇无朋友,就想着跟她交朋友,结果又被她骂。后来,萧摇当然是一次一次受到伤害。

还有在些活动上,在她做的某些地方出了差错,她又委屈的说,她从某同学接过来时发现了一点问题,但怕那同学乱想乱做,所以她就自己想帮忙改正过来,结果还是出了差错。看着她一脸真是委屈,合作同学也不好责备她反而安慰,就转头责备前面这个同学,为什么不把事情做好,害夏末凉出了差错。

……

有些同学,越想越惊,几乎所有的人或事,都是这样。

如果某个同学骂了你,说了你,你既然这么善良,为何要告诉别的同学,从而让很多崇拜你的人给那些人深刻的教训。既然不是你的错,为什么明发现前面一个同学做错了,你不让他改正过来,还要将错就错下去。

……夏末凉只是把自己当成委屈的受害者,而真正的受害者,却变成了加害者。

这样的人,真的是太可怕了,被她盯上的人,都会被咬上一口。

------题外话------

今天很累,更得少一点,明天恢复万更!

月初求票票,月票,五星或经典必读评价票尽管投过来吧。

钻石,鲜花,及奖赏,尽管过来,我做好了接住的准备哦!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