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44章:夏末凉父女的憋

第44章:夏末凉父女的憋

夏霸天和夏末凉父女俩自从那天晏会之后,日子就开始不好过了。他们无论走到哪,似乎都会受到排挤,被人疏远,看到他们就像看到瘟疫一样,甚至是直接对他们指指点点。

气得父女俩一直憋家里,破口大骂。

夏霸天是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已本来参加晏会的本意,就是想攀上那些贵族,有可能的话,还能让自已女儿枝头变金凤凰。让所有的都得仰慕着他们。

他才不甘心,只是当一名小小的理事,高英企业唯一出名的就是高英学校,其他的产业,也都是一些培训机构。在香江企业中根本就排不上名号。所以,他其实就是想借助贵人的手,看以否提拔他一下,,走上更高一层,比如把他调动到市政府有实权的部门,而且职位肯定不能低于科长名头等等。

到那时有钱有名有利,谁都要看他脸色行事,何乐而不为呢。

可是,这一切都被去参加一次认亲晏给打破了。

现在,别说高位,就高英副理事长的位置能不能保住,还很能说。

在童家晏之后,上班的第一天,高英就召开了一次理事会议。而这次会议的内容,竟然是,投票选举,他是否能资格继续当职这个副事长这个位置。

理由就是作为一名育人培才基地,一个不会教育自己儿女的人,怎么放心他把其他孩子教育好。所以,他的位置必须让出来,让有贤德之能的人上位担任。

夏霸天真的是气得牙龈都要咬碎了。这什么狗屁理由,自从他从父亲接过这个位置以来,他不知道为高英付出了多少心血,本以为,只要他在合计合计,他就可以把訾公平给拉下去,自己上位。可是,自己都还没有行动,反而被别人给拉下来了。

因此,在理事会议之上,他大骂訾公平,说他不顾以往情面,不顾两家的交情,更是不顾两家可能会是亲家的面子上,竟然说对他夏家开始落井下石,真是不要脸。

訾公平对着那个撕心裂底大骂的夏霸天,冷淡的说道,“我家儿子配不上你家那金贵的女儿,以后两家之间的亲事,莫要再说了,这会让人看了笑话去。”

这话一出,别说夏霸天,就是再坐的其他理事,也是一愣。因为谁也没有想到,这訾理事长,竟然在这个接口上,为自己儿子,退这门亲,还完全撇开与夏家之间的关系。

很多理事长都疑惑,以前不是听说,訾夏两家的关系特别好吗?特别是訾公平和夏霸天更是同穿一条开衩裤的交情。现在,即使夏末凉被传心肠歹毒,会设计朋友,那也是听别人说的,不是吗?况且,夏末凉和訾柘两人之间的感情也不错,这是有目共睹的。

可是,现在訾公平说没这回事,就没这回事,特别是这次理事会议,也是訾公平提出来召开的,并直接提出撤销夏霸天的副理事找职位,理由,就是夏家传出不会教女的名声,也是会严重影响学校名誉的。

夏霸天一回到家里,越想越是不服气,越想越是不甘心。

嘴里一直在嘀咕着,訾公平,既然你不仁,那就别怪我不义,我们走着瞧。我不好过,你也别想好过。你以为没了我,你能安安心心的做好理事长的位置们,那简直是做梦。

夏末凉从那天萧摇的认亲晏会上出来之后,刚上车,她父亲就给了她一个大巴掌,凶狠狠的说道,“孽女,你到底做了什么?”

完全没有以前做父亲的慈祥及父爱,看着她,就像看着仇人一样。也确实,本以为带着女儿是来攀高枝的,结果高枝没有攀上,却被人侮辱,给大家看了一重笑话。

夏末凉被父亲这一巴掌给打懵了,她从没有想过,这个向来对她疼爱有加的父亲竟然会给她狠狠一巴掌,还喊她为“孽女。”

她都忍不住的怀疑,这个人是她父亲吗?不,不,不是的,肯定不是。从小到大,她父亲什么时候打过她,疼她都来不及,怎么会这么狠心的打她。这个人不是父亲,她只是披着父亲的那张皮,却没有父亲慈爱的心。

夏末凉捂着被打提红肿的左脸,带着冷冷的眼光,无辜不满又愤怒的看着夏霸天。

夏霸天被女儿这种冷戾的眼光看的发毛。其实,在打完女儿之后,他就后悔自己的冲动了。但很快,又很为自己是父亲,教训女儿是天经地义之事。

夏霸天再一次凶巴巴的喝道,“看什么,再看我也是你爸,你老老实实的告诉我,刚才晏会上,那个丑八怪所说的,是不是真的?”

越说越觉得生气,越想越觉得这个女儿坏了所有事情。她做什么不好啊,偏偏做一些设计朋友的事,借朋友之手陷害那个丑八怪。可是,你做就做了吧,可是又为什么不小心一点,不做干净一点,如今,还被人抓住了把柄证据。让他在这么多人跟前,脸面无存。

夏末凉被父亲这么一巴掌,再这么一凶,看着父亲,委屈的直掉眼泪,她哭着说道,“爸,你要相信女儿,我根本就没有做那些事,都是萧摇冤枉我的。我不知道,那个萧摇为什么要这样冤枉我,可是我是真的没有做出卖朋友,算计朋友的事啊。”到了此时,夏末凉都没有跟自己的父亲说实话,她自认为,只要她自己不承认,那事就是萧摇硬加在她身上,冤枉她的。

夏霸天看着女儿哭得稀里哗啦的,也突然一阵心疼,这毕竟是他一手疼爱长大的女儿。他把女儿抱在怀里,说道,“好,凉儿,你说的,爸爸都信你。”

被父亲这么一抱,夏末凉顿时似乎要把所有的委屈,宣泄出来似的,大声的哭着。

夏霸天一边安慰着女儿,一边说道,“凉儿,这次之后,对我们的处境十分的不利,我们一定要把局面扭转回来。不然,哼,那个萧摇更是得意。”

本以为是一只丑丑麻雀,结果却来个金凤凰这个一个大变身。任谁也想不到,在高英学校,被人看不起的那个丑八怪萧摇,竟然会成为童文华那个死老头的孙女。

“嗯。”夏末凉闷声带着哭泣嘶哑的声音,低弱又坚定的回答。

埋在父亲怀里哭泣的夏末凉,一双如淬毒似的眼睛,露出凶狠恶毒的目光。她一定要萧摇对她今天所做的付出百倍千倍的代价。

回到家里,在家在看电话的夏霸天的老婆余秋,很是意外看着父女俩这么快就回来了。

“咦,老夏,这晏会这么快就结束了?”余秋带着点惊讶的问道,然而当看到后面女儿红肿的眼睛时,有脸上五个深深的手指印时,立即心疼的大叫起来,“女儿,我的宝贝女儿,你这时怎么了,这是谁打你的,谁欺负你了?告诉妈妈,妈妈找他算帐去。”

不等夏末凉回答,她又把话头对上夏霸天,大声的质问道,“夏霸天,这是怎么回事?女儿被认打了?你是怎么做爸爸的,啊,女儿打了,你竟然无动于衷,你还是不是凉儿的父亲了,啊?”

本来心情不好夏霸天,被自己老婆一通质问,顿时,心情更是差了起来,他指着余秋鼻子,狠狠的说道,“我打的,怎么了?”

听到夏霸天的话,余秋心里一惊,一会顿时就愤怒起来,手指着夏霸天大骂道,“好你个夏霸天,你打女儿还有理了,啊!看看无这如花似玉的女儿,被你打成什么了样,像一个猪头一样。”也只有她这样的妈,说自己的女儿像猪头的。说着,还特地把女儿拉出来,指着夏末凉的脸,怒气冲天,继续说道,“我告诉你,夏霸天,今天你不给我一个交代,你别想安心的呆在家里。”

听着家里吵闹的臭婆娘,夏霸天一个气,二话不说,拿着车钥匙,就出去了。

余秋看着不但不说话,还要出去,顿时不干了,又指着夏霸天的大怒,“我告诉你,夏霸天,出去了就别想回来。”

夏霸天理也不理,径直走出去,开就车子就出去了。

余秋看着扬长而去的夏霸天只能跺了跺了,对着那个背影,恨恨的说道,“夏霸天,有本事就别回来。”

夏末凉站在那里,冷眼的看着母亲如泼妇一般的在那吵,吵,吵。一点都没有关心的她脸上的伤,也没有想着立马,用冰给她敷一敷。为什么别人的母亲,都是高贵优雅,而她的母亲却犹如大街的泼妇,三天两天,一些鸡皮算毛的事,都能大吵大闹一顿。

看着父亲走了,她看也不看自已的母亲,也直接回房间了。她必须静下心来,好好筹划筹划,怎么样才能再破坏萧摇的名声。

等余秋回过神来时,老公走了,女儿也回房间了,只能吐骂一句,“大的,小的,都没有良心。”然后,又安然的坐在那看连续剧了,至始自终都没有想过,给女儿红肿的脸敷一敷。

回到房里的夏末凉,恨恨的把房间里一些东西给砸了。在只有她自己空间时,把所有的怨气,所有的凶狠怨毒,都赤祼祼的展现在那块大镜子前。

父女本以为,以他们夏家之前的名声,应该会有一些人站出来,为他们说话,辩声。

然而,完全出乎父女俩的意料。

那天认亲晏过后的晚上,夏末凉利用朋友,算计朋友,只是为了陷害童文华孙女萧摇之事,就被很多认识夏末凉的人知道了。

本来不相信夏末凉是这样的人,但那天参加晏会的家长,告诫着自己的儿女,要远离夏末凉,还说,不管夏末凉这事是真是假,但她得罪童文华那个孙女是事实。

为了家族利益,他们就不得不远离夏末凉。同样远离夏家,就是远离危险啊。

不过,有的孩子,倒是很看不惯家族的势力眼,觉得就是那个萧摇特地针对夏末凉的,而萧摇以前是喜欢过夏末凉的男朋友,訾柘却不喜欢她,事所以为了报复,她就特别的报复夏末凉。

只是萧摇手上的证据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啊。如果是真的,那她的证据又是从哪里来的?如果是假的,萧摇也不会这么愚蠢的在大庭广众之下,拿出一份伪造的证据,就是会了构陷夏末凉?

同样很多人也想想以前夏末凉以前的处事为人,好像每有错事,在夏末凉身上发生时,她似乎都是要哭不哭,楚楚可怜的委屈表情,让大家都认为是冤枉了她,后来就把错事推到了别人身上去了。

如果一次两次是这样也就罢了,可现在想想似乎所有的事都是这样,夏末凉一副被人冤枉委屈的表情,就让所有的错都推在别人身上。

不过,只有一次没有推,她也推不了。那就是校庆时,让萧摇上台表演的那一次。那时众人还是很奇怪,除了学习什么都不会的萧摇,什么时候多才多艺了,竟然还报古筝弹奏。

那一次,萧摇确实上台表演了,而且表演的也是很出彩,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心里了然的说道,哦,原来真的会弹古筝啊。

然而让所有人出乎意料的是,萧摇竟然是当面质问作为主持人的夏末凉要看表演名单。这真是太奇怪了,都表演完了,干嘛还要看表演名单。但是最让人意外的是,夏末凉一而再再而三的推脱,不让萧摇看。结果,在萧摇一再强硬之下,夏末凉又做出了一副被萧摇欺负她模样欲哭不哭,可怜委屈的模样。

有人看不过去出头,却被萧摇振振有词的反驳:我又没有骂她说她,我只要想要看一下表演节目单而已,她这副被我欺负的模样,我自已都不明白。

大家一想,确实,从萧摇表演完节目之后,她要的只是看一眼表演节目单而已,这夏末凉为何要推脱。

后来才知道,那表演单上根本就没有萧摇表演古筝一说。这样一来,还有什么不明白。不就是夏末凉当场让萧摇表演,想要萧摇出丑而已。结果丑的却是她自己。

就单从这一件事看来,夏末凉就是一个很会伪装的人。她的天真,她的善良,及她的漂亮恰恰就是把她所有的恶毒心思给隐藏了起来。

而萧摇,自从与訾柘分手之后,这性格就是一个大转变。不仅把当众宣布她把訾柘给甩了,还大肆放说,訾柘是个渣男。再一个,萧摇也从那时变得十分的强势,没有任何人可以欺负的了,同时,她也不会无故欺负其他人,除非那人惹恼了她,她就会反驳报复回来。但她的报复又是光明正大的。

所以,要说萧摇真的是报复夏末凉,恐怕也是夏末凉真的惹恼了萧摇。

父亲被批不会教育子女,怕耽误别的孩子教育,被众理事要求撤销副事长职位。

女儿则是被人指指点点,还被人骂道,毒辣心肠。完全是只狼,却天天披着羊皮,故作天真善良,结果连最亲密的朋友都给算进去,发狠的利用。表面却是一副不关我的事,不是我让她们做的。

整个学校的人,都知道,刘飞燕、刘瑗瑷及袁玲花都是她夏末凉的朋友。结果,除袁玲花转学之外,其他两个,一人变成了白痴,一个被人轮。奸。可是,这人夏末凉却依然像个无事般的一样,重新交了几个朋友。这样的女孩子,心也太冷血了吧。

还有,如果真如传言中的那般,算计朋友,利用朋友,做一切坏事都由朋友来出头,这样的人,也也真是太可怕了吧。如果再跟这样的朋友继续下去,什么时候,被她卖还要给好数,想想那样,就感到恐怖。

一时间,所有的人,都很有默契般的,把夏末凉拉入黑名单,无论是联系方式,QQ上,还是论坛里,都把夏末凉这三个字设置成了黑名单。

等夏末凉第二天,想找个朋友,诉诉苦时,发现,她竟然联系不上一个人。她顿时感到恐慌了,那些朋友可都不是普通朋友,那些要都是一些有权有势的朋友。比如,某银行银长千金,某企业董事长的儿子,等等,可现在她一个联系不上。

可更可恶的是还在后头,以往,她一进校门口,很多人看见她,都会过来打一声招呼的,或者跟她聊聊天。可现在呢,至从她出现之后,所有的人都把她当成瘟疫一样,躲得远远的。同时,还在后面对她指指点点。

“真看不出来,这夏末凉一副漂亮可人的外表,内芯却这么恶毒。”某女同学说道。以前,她可是尽力讨好夏末凉的。

“就是啊。我也没有想到,这夏末凉会是这样一个恶毒之人。你看以前,袁玲花和刘瑗瑷两人对她多好啊。竟然就被她设计利用了。”另一个一直看不惯作夏末凉的人说道。

“唉,一想到有这样深沉算计的朋友,我整个人都感觉到全身发冷。你说,看这夏末凉的年纪也不大,她怎么就这么会算计啊?”这个有点不太明白了。像她这样的年纪,就是欺负人,也就是打打骂骂而已,像夏末凉这样满脑计算,她们还真不会。

“谁知道啊。”

“还好,是萧摇把她的伪装给揭穿了,不然都不知道,我们还一直这样蒙骗多久啊。”

“你说,那个萧摇的运气怎么就这么好,童文华那人见了那么多女孩子,谁都不满意。结果现在竟然让一个长得,这么的,这么丑的人当一个孙女。还高调大办认亲晏,他们这是什么眼光啊。”

……

夏末凉一直听着这些论言杂语,看着那些远离的人群,她的脸色可以说是气得脸色一会白,一会红,两只手握拳,指甲就嵌入了血肉里。

她真是愤怒,她想咆哮,她更是想狠狠的甩他们几个大巴掌。

可是她忍下了,而且她必须忍下,因为她正在风浪尖头,如果真是那么冲动的话,那就坐实了她的狠毒心思,那更会让那个丑八怪萧摇得意的。

现在几乎每个人都是说她和萧摇的。

以前,也有这样的情况,只是那时大家说萧摇是个软弱性子,让人看着就想欺负,所以见到萧摇就想上前骂两句,或者打两巴掌,而萧摇却不敢吭声,更不敢告状。虽然那些是有她唆使去的,只要她心情不好了,她就会随便说不几名不满萧摇的话,就有人会出头,打骂萧摇,看着那个敢怒而不敢言的萧摇,本来不好的心情,一下子就明朗了。

她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讨厌那个丑八怪,讨厌萧摇,她和萧摇就像是天生的仇敌似的。只有萧摇过的不好,她就十分开心。

可现在呢,一切都变了。

现在以前讨好她的好些人,都变成了在恭维那个丑八怪。而她呢,却变成了争相躲避之人。

萧摇,你果然是我天生的敌人,我夏末凉发誓,这世界上有我,没你!

等着瞧吧!

夏末凉在教室里,接受同学们异样目光,心里真是难受极了。她真是没有想过,以往那些爱慕她的男生,竟然她会用远离她,同样用异样的眼光看着她。

好不容易,挨到了中午下课,她就在去食堂的路上,把萧摇拉住。她就是要当着众人的面,质问她,为什么要害她?只有这样,大家才会认为是萧摇冤枉她,她是冤枉的。她才能回到众星拱月般日子。

然而萧摇轻描淡写的一句,“不是我害了你,而是你自己害了自己。”

多好笑,明明是她害得她,竟然说她自己害了自己。有比萧摇更无耻的人吗。

夏末凉恨恨的看着远去的萧摇,眼里怨毒也忘了掩饰,而让一众没有离开的同学,是彻底的看到了她眼里的毒恨,身体不由的冷了一下,脑里也是打了一个机灵。之前,他们还是不太相信那样的传言,然而今天过后,他们是彻底相信了。因为一个的眼神是骗不了人心的。

“老大,那个夏末凉,”路上,张明明有点为难的说,“那个夏末凉真有那样的心计吗?”

“嗯。”萧摇只是轻轻的嗯了一声,也就没有再多说什么。

“那上次老大进警察局,也真是她设计的?”张明明不是怀疑萧摇的话,而是一直不敢相信夏末凉小小年纪就这么会设计。

“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那也太能装了吧。”丁浩是带着不可思议的说道。“可是,老大,她设计你的缘由到底是什么?难道真的是,因为訾柘?”

“不知道,这也是我一直疑惑的地方。”萧摇带着疑惑的说道,突然脑海有个猜测一闪而过,只是太快了,萧摇没有抓住,“难道她单看不惯我这个人?”

都哑言了。随后,谁都没有再谈论之个话题了。

“老大,我告诉你一个消息。”张明明突然转开话题说道。

“嗯。说吧。”对于张明明的每次一消息,萧摇习以为常了。

“老大,你知道,我家的张氏集团的老对头,慕容集团吧。”

“嗯,知道,怎么了?”萧摇问道。

张明明看了一下周围,故作神秘的说道,“听说,那一块地皮,花了三十亿之后标下来,结果发现原朝贵族墓群,被迫停工,现在造成慕容集团资金断裂,我爸说,如果没有凑足资金接上,再过不久可能会破产,只是因为贷款金额太大,银行也不愿意白白贷款给慕容集团,看来慕容集团破产是必然的。”

如果不是萧摇提醒,张氏集团放弃那块标地,说不定慕容集团现在的局面就是张氏集团的。

“哦。”萧摇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

“老大,你怎么不惊讶啊?”萧摇不惊讶,张明明倒惊讶起来。

“有什么惊讶的。”萧摇淡淡的说道,“如果不是慕容集团标下那块志,这苦果也就你们张家吃。赶紧吃饭吧。”

三人安静沉默的吃饭。只是,他们三个在吃饭,却有很多人,时不时的目光射向来,确却的说是射向萧摇的。至于,为什么,不用说了,大家心之肚明。

“对了,”张明明似乎还有事没说,再看了看周围,小小声的说道,“我哥的建议是想让我爸把慕容集团收购。现在张氏集团完全有能力购下慕容集团。”

“你哥说的?”这点萧摇倒惊讶起来了,“他为什么要这样说,张氏集团已经是房地产大鳄了,并购一家即将倒闭集团,可是要花费一定财力和物力资源的?”

张明明摇了摇头说道,“不知道。但我哥说,未来房地产可是有很大的发展空间,现在把慕容集团收购过,就能扩大资源,扩大工程队伍,将来,也能把那些后企房地产业远远甩出去。”

“可是,你哥,他虽然恢复正常了,可也没这么快接收预测到未来信息吧?”萧摇惊讶问道。

“老大,你还别说。我哥聪明着呢。他现在是一天一个样,没几天就变成了一副精英模样,我爸现在慢慢让我哥接触公司的事。”张明明骄傲的说道,“但是,我哥不同意,他一直想着去外面自已创业。不过,做哪一块,他现在正在考察当中。不过,说来,我哥可是真的真的很聪明,他虽然不愿意进公司,但他给我爸解决了很多商业的难题,我爸一直在称我哥是商业天才呢。”

萧摇听到张明明的话,眼睛一亮,如果张明亮确实有这商业才能的话,为她所用,也可以啊。本来,她是打算用张明明的,但现在张明明似乎只对一些八卦感兴趣,再不加上将来电子信息发达,似乎张明明的用处不太大吧。

嘿嘿,说她腹黑哦。

不过,她还是想先见张明亮一面,接触了解一下才行。

晚上,暗无星光的夜里,一条模糊的影子,在快速的飞动。他朝着一座别墅的方向而去的。

那别墅也就两层高,只见那条影子快速飞上房屋顶尖,站立着,向四处望了一下,确定好方位之后,就向飞回地面。

从身上掏出28个铜钱,铜钱上各抠着一根红绳。来人,拿出其中三枚,一枚置在房子的最高顶,一枚放房墙的左右两边。做完这些之后,然而又利用三十六块小石子,按着三十六天罡星的位置排布。

做完这一切之后,拍了拍手,再看了一下别墅之后,又现次飞走了。

自始自终,谁都没有发现,有人来过,并在这个地方做了一个阵法,“鬼阵。鬼阵,顾名思义就是引鬼的阵法。

很明显,来人就是要别墅里的人无法安睡。此人,便是冷昶睿是也,而别墅的主人,即是訾家。

夏家与訾家的冲突已经那次认亲晏开始就开始显现,然而现在,訾家自以为很聪明的跟夏家撇开关系。

不过,萧摇要的是两家激烈的冲突,她打算快步结束两家之事,以后可以一心的追查萧家仇家之事。

所以,她打算做一个阵法,来增加他们之间的矛盾。

她去夏家做阵法,师兄就去了訾家阵法。

萧摇夏家阵法索魂阵,索魂阵就是让一个活生生三魂七魄齐全之人,被索上某些个魂魄或全部魂魄。

魂:旧指能离开人体而存在的精神;魄:旧指依附形体而显现的精神。道家语,称人身有“三魂七魄”。

三魂是指“天魂、地魂(或识魂)、人魂”,古称“胎光、爽灵、幽精”,也有人称之为“主魂(或灵魂)、觉魂、生魂”或“元神、阳神、阴神”或“胎光真魂、爽灵思魂、幽精意魂”等。三魂生存于精神中,所以人身去世,三魂归三条路:

人的一魂中,还有一个命魂。人的命魂,透过七魄中的天冲灵慧魄主思想,主智慧。透过气、力二魄和中枢魄,主行动。通过精英二魄主身体主强健。唯中枢一魄,乃为七魄的中心。人的命魂就依附于七个脉轮之上。

七魄:1.道家谓人有七魄,各有名目。第一魄名尸狗,第二魄名伏矢,第三魄名雀阴,第四魄名吞贼,第五魄名非毒,第六魄名除秽,第七魄名臭肺。七魄为人身的血,第一就是眼睛的血,眼睛的血是涩的,第二就是耳朵的血,耳朵的血是冷的且不容易凝固,第三就是鼻子的血,鼻子的血是咸的,第四就是舌头的血,舌头的血是甜的,第五就是身体的血,身体的血是热的比较容易凝固,前五项为五根的血,分别是眼、耳、鼻、舌、身等五根,五根以外就是脏腑内脏之血,我们的脏腑分成红内脏和白内脏,红内脏就是心脏、肺和肝等,白内脏就是胃、大肠和小肠等,红内脏的血是腥的,白内脏的血是臭的。

萧摇现在做这个索魂阵法就是要索上夏霸天及夏末凉的某些个魂魄。夏霸天索上是生魂及臭肺;夏末凉索上的就是地魂命魂及第一魄名尸狗。

她要他们一个变突然变成痴傻模样,还得了严重内病;一个突然间变愤怒疯子模样。

訾家,师兄做的阵法,叫引鬼阵。引鬼阵其实,就是把地底煞气,引入到訾公平及訾柘的身体里,让他们夜夜做鬼梦,而且梦见到就是头破血流的好像要索命的夏家父女。

当俩家人对上是,那戏可就好看了。

阵法已经布下去了,至于效果,那是得三天过后,才能见效,不过,那时她没有在香江,看不到精彩的戏了。

不过,她还是能回来看到结局的。

今生,她就是要折磨折磨他们才行。否则,真难消心头之恨。

复仇的魔鬼即将来临,夏末凉,訾柘,你们准备好了吗?

当萧摇和冷昶睿两个手牵手回到家里时,发现家里的灯还亮着。

两个相似一笑,看来,他们出去,是被抓包了啊。

“外婆外公,这么晚了,你们怎么还没事啊?”一回到家,萧摇就上去,挽着外婆的手问道。

“摇儿,这么晚了,你们去哪里了?我和你外公很是担心,所以睡不着就坐在这里等你们了。”外婆带着担心的说道。

“外婆,我和睿就是出去走走。没事的。”萧摇安慰道。

“出去走走?”外公不满了,“摇儿,你也不看外面的天有多黑,外面有多冷,就样穿着这么一身单薄的衣裳,出去走走?”

萧摇和冷昶睿两人出去,想身就是瞒着外公外婆的。因两个身上都能内力武功,穿一件和穿两件没有什么区别。所以,两人出去,在身上就穿了单薄的衣裳。萧摇还没有来得及回答,外婆抢着说道,“对呀,摇儿,睿儿,就算你们要出去,也要多穿点,万一感冒了怎么办啊?只是你们出去,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发生什么事了吗?”外婆说来说去,就是担心两人会出什么意外。毕竟冰天雪地,又是黑色无星的时候,万一哪里摔了滑了,怎么办啊。

“睿儿,”说了萧摇,外婆又开始转向冷昶睿了,“摇儿不懂事,你也不拉着点。怎么能跟她一块胡闹呢?”她这是认定萧摇要出去的。事实,也确实是萧摇要出去的。

“嗯,对不起,外婆,下次我一定会注意的,不让摇儿胡闹的。”冷昶睿这是很诚恳的向外婆道歉。只是长期冰冷的脸上,在说到摇儿胡闹时,嘴角隐隐勾一丝若有或无的笑容。

萧摇在听到师兄说她,不让她胡闹时,额头上也有着黑线。什么时候师兄,也会变得有点腹黑了啊。

“好,下次可不能这么晚出去了,知道吗?”外婆教训着两个“犯错”的小孩。

“好,知道了,外婆。”萧摇就道。心时却在想,下次出去,一定要做措施,不然再一次抓包,外公外婆可是真会生大气了。

“嗯,”萧平安揉着眼睛,打着哈欠走过来,迷糊的问道,“外公外婆,姐姐姐夫,你们怎么都还没有睡啊?”

“平安,你怎么起来了?”外婆带着点心疼的问道。

“我,我,”萧平安还在迷糊着,“我肚子饿了,看能不能找到一点吃的,填填肚子。”

“哎,你这孩子。”外婆起来,拉过萧平安,让他坐在沙发上,说道,“你先坐下,外婆去给你下点面吃的啊,顺便给你姐姐和姐夫做点。”

“嗯。谢谢外婆。”此时,萧平安是彻底醒来了。

外公一大把外纪了,也在客厅等了一夜,此时也累了。萧摇把外公送回了房间,很快就出来了。

此时,萧平安看着外公外婆没在这,就对萧摇说道,“姐姐,今天我把减肥美容药给配出来了,而且还是无副作用。”

“真的吗,平安!那太好了,真是辛苦平安了。”萧摇带着惊喜的说道。

“不辛苦,不辛苦。”萧平安摆摆手说道。

“现在制药厂已经让王云给找好了,平安又配出了无副作用的减肥药方发,现在就基本可以投产了。”萧摇说道,

“真的吗?”萧平安惊喜的说道,“那真是太好了。”

“嗯。”萧摇点点头说道。

说到药,萧摇又想起张玉颖那些毒药的来源。

“师兄,那个张玉颖身上的毒药,到底是哪里来的,还是谁给的?”萧摇问道。

“林助理审问了,不过张玉颖说是一个神秘人给她的。”冷昶睿微皱着眉头,显然对这样一个审问结果很不满意。

萧摇同样是微皱着眉头,问道,“神秘人?是男是女?没有问出具体是谁吗?”

冷昶睿摇了摇头,“没有,她说,那个是夜她房间,一身黑衣,带着面具,声音也是用变声器变了,所以看不出他是男是女。”

“师兄,你说,有没有可能是那些人?”萧摇怀疑猜测的说道,“可是,如果从张玉颖刺杀来看,他们是早已经怀疑了我的身份了?可是,这又从什么时候怀疑的?为什么以前没有什么行动,直到我认亲晏才开始有行动的?”

萧摇一系列的疑惑,目前没有解答答案。不过,萧摇灵光一闪,带着惊疑的说道,“师兄,你说张玉颖的刺杀,会不会是他们的试探?”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