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43章:

某隐蔽房间,

“主上,张玉颖的毒杀计划失败,嗯,是被冷家大少冷昶睿给救下的。”

“主上,这个女孩子的性子也是十分强悍,凌厉,肆无忌惮,颇有那人后代的作风。”

“笪攸静回去了,嗯,我一定会好好利用的。不过,看来还要另一个重新安排其他身份,她已经被那个萧摇给揭穿了。好的,主上。”

“主上,现在50%的概率可以确定就是她了。”

“嗯,我会留下,继续观察确定!”

第二天,满城的新闻都是针对童家此次认亲晏的报道,而那个神秘幸运女孩也浮出了水面。

任谁也不想不到,这个幸运女孩子,竟然会是一个乡下女孩子,而且是个无盐女孩。

这女孩,曾经懦弱,人人可欺负,现在却变得强势,有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感觉。

当所有看到这些报道时,简直可以用不可思议来形容,这童文华到底是什么眼光,放着个个漂亮可爱的女孩子不选,偏偏选一个丑女孩来做自己的女孩。

难道,童文华老人,眼睛花的看不清人物了吧,退一步来说,就算童文华眼睛有毛病,那童家人其他人呢,他们的眼睛难道同样有毛病吗?

虽然这个答案是不成立的。可是,到底是什么原因让童家人一致的认可了这个叫萧摇的丑女孩呢?她到底有何过人之处呢?

为此,急于寻求答案的记者们,打算跟踪拍着萧摇的记录片。可那也得当事同意,不是吗?

当记者征询童家人时,童家人大手一挥,必须得童家大小姐本人同意才行,他们不会去干涉。

记者只得再找童家唯一的大小姐,然而,他们似乎找不到啊?

皇家大酒店,一间总统套房内

“大小姐!”钱程恭敬的半弯腰低着头喊道。然后,对着坐在旁边的男人,同样的恭敬道,“冷大少!”发在内心深处的佩服。

在中夏国,谁都知道,冷大少所获最高军功,都是靠的自己能力和实力,没有半点依赖家族的势力。

冷大少从三岁开始,就被送进军队,进行魔鬼般的训练,从六岁开始就执行任务,并且完成的十分干净利落漂亮,得到所有军人的赞叹。从那时开始,他就不断的接任务,又不断的训练,再不断的接任务,而且件件任务都是完成的十分漂亮,被人称为不败之神。

像普通孩子,三岁到六岁之间,可是窝在妈妈怀里撒娇的年纪,再爸爸妈妈的呵护下长大。

可又有谁知道,那段时间,这个三岁孩子到底经历过多少,要接受不符合年龄段的训练,不能和家人相聚,不能和一般孩子一样的天真玩乐。他每天要做的事就是训练,训练还是训练,甚至是杀人。这对于一个三岁孩子来说,是多么残忍的事。然则,他的身份,注定他要经历这一切。

所以,当钱程在知道那天晚上的男人,也就是冷昶睿是冷家大少,同是那个军队上将时,是他最为崇拜的偶像时,他的心忍不住的雀跃,让他一时忘了这个男人的恐怖了。

“嗯,辛苦你了!”萧摇说道。“最近,云城有何变化?”

“一切发展的良好!”钱程如实回答,但有微皱了一下眉头,“就是那天上人间,自从那个,那个地震之后,引来一大批地震勘测专家,而我们的罗刹帮的总部就是在天上人间,这对我们做事很不方便。不好直接把他们强硬赶出去,怕引来别人的怀疑。”

石家的事过去之后,有些闲着无事的人,就开始翻着一些旧报纸,想看一下旧新闻。结果,很多人对只有天上人间这个小地方有小地震。这一发现,让很多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那一次很多人怀疑,这天上人间的地理位置肯定是十分特殊。结果引来一批又一批的人过来,不管是地震专家也好,不是专家也好,都偶尔过来天上人间逛逛,这里看看,那里瞧瞧,似乎想瞧出着个这个天上人间与其他地方有什么不同。

谁让只有这一个小小地方,就有了地震呢,所以就有了探索的兴趣了。

可是,在整个云城,恐怕知道真相的只有钱程吧。但他又不说光明正大的告诉那些人,那不是地震,那是人为引起来的。一个可怕男人用内力引起来的。

只是钱程就算说了,也没有人相信吧。这又不是武侠世界,还有内力?所以,天天挠动,让钱程很是苦恼。他曾想着搬出天上人间,可是一时也找不到比天上人间更好做罗刹帮总部的地方。

“哦。这样啊。”萧摇点了点头,表示知道。“这样,我看这两天去一趟云城做一个阵法,让那些所谓的地震勘测专家,自动撤退。”

钱程又被萧摇的阵法二字,给震的呆愣了一下,带着点不敢相的问道,“大小姐,还,还真有这样的阵法?”

“切,你大小姐我呀,会的东西,多着呢,以后,你自会知道。”萧摇带着点自夸的说道。

“哦,好!”钱程愣愣的点了点头。他已经见过他们俩个最为诡异的事件,再超出常理的事情,他也能接受。

“哦,对了,大小姐,我听我父亲说,石明轩逃跑了。”钱程想起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汇报道。

“什么?什么时候的事?”萧摇惊讶的问道。

问完,还向师兄瞅了一眼,发现师兄一双锋利的眼睛是微眯,冷光也射向了钱程。显然他也是才知道这事的。

“好像就在十天前,转移监狱时,一个山丘拐弯处,那车子发生侧翻,让石明轩找到机会出来,而且想也不想的跳到了一处悬崖下。”钱程把知道的都说出来,“等后来,搜救人员下去搜救时,只找到一些衣服及一堆骨头和一地的血迹。刚开始以为,石明轩是被猛兽给吃了,但是后来有人怀疑,那不是石明轩的骨头,就让专家用DNA鉴定,结果确实不是他,所以最后确定石明轩可能是逃跑了。”

萧摇听到钱程石明轩逃跑之后,立马散发一身的冷意,冷厉的问道,“为何十天前的事,现在才给我汇报?”

“我也是在来香江的前一天接到消息的。”对上萧摇的一身冷意,钱程全身都被要冷的颤抖起来。

他本以为只有那一个男个身上才会一身的冰寒,没有想到大小姐的身上也可以一身冰寒。所以,到现在心里一直在懊悔,那天晚上惹谁不好,偏要去惹这两个煞神,对上这两个煞神,他就像是随时对死神似的,得把全身的皮绷的紧紧的。

“那你父亲,什么时候知道的?”萧摇再一次冷厉的问道。“还有沈家又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我父亲接到消息,就跟我说了,至于沈家什么时候知道,我并不清楚。不过,”钱程回想了一下,“在八天前,我与沈万山的大孙子沈冰在一起玩时,发现他心不在焉的,而且我跟他说话时,脸上有就一丝恐慌,而且嘴里说了三个字‘他没死’。我猜测,可能那时他就是接到了石明轩逃跑的事。不过,我有奇怪的是,石明轩一只丧家犬,他到底有何惊慌的?”

石家已经倒台,就算石明轩有再大的能力,他也不能东山再起。因为,他就算没有死,也就算是一个通缉犯。一个通缉犯,他怎么可能光明正大的出现在大众面前。这沈冰在害怕什么?

“哦。看来,沈家一早就接到了这样的消息,但却没有通知钱家。沈成万山这只老狐狸,原来也是一个卑鄙小人,枉他曾在中央政府工作过。”萧摇冷厉的说道,“他是想嫁祸于人。”

啊,嫁祸于人?这是什么意思?钱程有些摸不着头脑,所以钱程是疑惑不解看向萧摇。

萧摇直接对钱程说道,“石明轩的外表看起来是个温和优雅之人,其实内心深处是是狠、毒、辣、同时是报复性极强不择手段的人。如果当他知道害了石家落到如此凄惨下场的人,是沈家,那么只要他还活着,他就会等待机会,给沈家给以狠狠一击,甚至有可能同归于尽。沈万山接到石明轩逃跑的事之后,他肯定要做了一个充足的准备,以防石明轩改头换面回来报复。”

被萧摇这么一解释,钱程就明白了,他急切的说道,“大小姐,你是说沈万山想把石家拉下的事,推到了钱家,让石明轩误以为是石家这样的结局,钱家所害,所以,石明轩要报复,也就只会找钱家,是不是?”

萧摇点了点头,“对。别看石明轩一个人对上一个家族好像是不自量力似的。可是要知道,石明轩是个十分聪明的人,单看他这几年的完美形象就知道了。再说了,有可能还不是石明轩在单独报复呢。”

“不是单独报复?大小姐,你这是什么意思?”钱程再一次皱着眉头疑惑。

“钱程,难道,你就没有怀疑过,那辆押送囚犯的车子,会在一个小小的拐弯处侧翻吗?”萧摇此时有点怀疑钱程的智商了,“好,就算你不怀疑侧翻的车子,难道,你就没有怀疑那堆骨头吗?”他一个被关在监狱的犯他人,从里去弄得死人骨头。唯一的解释,那下面早已安排好,并且有接应之人。

被萧摇这么一提醒,钱程就反应过来了,脸上一阵阵火辣辣的耳烧。确实,这些本来就是最大的疑点。

“大小姐的意思,上面有人特意安排了这一起事故,就是会了放走石明轩?”可钱程又有点不解,“可是,石家已经倒台了,就算放走了石明轩也是变成一个通缉犯,这又有何意义?”

“不,意义大着呢。”萧摇摇了摇头,反驳钱程的话,“比如把他当一成一把暗刀。”

“暗刀?”钱程这下真恍然大悟了,“我明白了。有人利用石明轩暗处杀人。”

“最近云城是不是还时不时的一些新闻报道,继续说石家的事,还与钱家关系联系上了?”萧摇严肃的问道。

“对。”钱程点头,“我和父亲刚开始也是纳闷着,本来平息这么久的石家之事,怎么又突然冒出来了,还把石家与钱家渊源关系给一块报道出来。感情,是沈家在背后指使呢。可是,大小姐,据说沈家是因此事而立功的,难道石明轩就不会知道,石家倒台就是沈家所为吗?”

“知道,石明轩肯定知道。即使不知道,但上面帮他的人,肯定会告诉他。”萧摇犀利的说道,“但即使知道是沈家所为,以石明轩的毒辣,睚眦必报的性子,他还是会报复钱家的袖手旁观旁边,再说了,有了沈家故作疑惑,石明轩还是确认石家的事,跟钱家脱不了关系。他明白就算石钱两家关系再不好,但有钱家老爷子这座靠山,石家或他出事了,钱老爷子或钱家都不应该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出事。所以,在他心底认定,钱老爷子及钱家是背叛了他,抛弃了他。你应该知道,一个被背叛,被抛弃的人,发起狠来,可以毁掉一切。”

“等石明轩报复完沈家之后,也精疲力竭了,没有多余精力去报复沈家,此时养精蓄锐的沈家,只要等着石明轩乖乖落网就好,又可以立一大功了,是吧?”钱程此时心底隐隐有着怒气,这沈家也有点太狡猾了吧。弄跨了石家,上位,那也是石家罪有应得,可是现在竟然计算着,想踩着钱家继续上位,那就卑鄙无耻了。

“嗯,看来孺子可教也。竟然都想通了。”萧摇满意的点了点头。

“可、可,大小姐,石明轩真有这么在的能力的,报复得了钱家吗?”钱程带着怀疑,忧心及不解的问道。

“钱程,刚说你孺子可教,现在智商又下降为0了,我现在要不要考虑,罗刹帮要不要换个帮主了?”萧摇摇了摇头,说道,“石明轩不是一个人在报复,而是他后面肯定还有我们所不知道的人。所以,他不是一个人,他是一大帮的人。不然,我为什么要说石明轩是他们的暗刀了。”

“那大小姐,我们怎么样先下手为强找出石明轩啊?”钱程有着急切的问道。石明轩他们在暗处,根本就是防不胜防。

“不用担心,你可以利用罗刹帮的势力,先保护钱家,我曾说过,我建立罗刹帮,只要不背叛我,不背叛罗刹帮,那么我和罗刹帮就会保护好每个家属,保护好每一个人。但记住,千万别轻易暴露身份。”萧摇带着警告说道。“至于石明轩,他肯定迟早会早上钱家的,你吩咐下去,必须盯紧每个进入钱家的陌生人,或时不时,出现在钱家周边的陌生了。有可能就那就是石明轩,或者是他背后之人。”

“谢谢大小姐。”钱程感激的说道。

“好了,先去把那两个吓得浑身发抖的人叫过来。”萧摇吩咐道。

“可是,大小姐,”钱程有点迟疑了,那两人之所以会浑身发抖,还不是被你们俩害的。“他们看见你,就”就什么,钱程可不敢说下去了。

“行了,我知道了。”萧摇了然了,不就是看见她就发抖,她要不吃人,怕什么怕了。“我让你带他们过来,就是以后让他们见到我不再发抖。”

啊?钱程有点懵了,还以后再到?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以后他们还会见面?

“是,大小姐!”不能反抗,那就只能遵从了。

钱程出去之后,冷昶睿就把萧摇抱在了怀里。

“师兄,到底是什么人,竟然敢胆大包天的放走石明轩,连你都被瞒着?”萧摇头靠在冷昶睿胸前疑惑的说道。

石家在短短的几天时间内,就火速的倒台,别以为这都是沈家在动作,他们还没有这种能耐。这一切都是冷昶睿在后面推动,以冷昶睿的身份,当然用不着亲自出面,只要一个电话,吩咐一下即可。

只是,现在有人竟然欺上瞒下,把一个丧尽天良的罪人给放了。把石明轩放出来,就等于把一只猛兽放在人群中,让它对那些人恐吓,撕咬,甚至无辜的人吃了。

冷昶睿只是皱着眉头,深思了一下。

“师兄,我记得你说,这前身之所以会死,是因为有内部人员告密,那现在查出是谁了吗?”萧摇问道。

“还没有,不过,只是隐隐知道,是军部高层。因为最近,那些人比较安分,所以,到现在都无一线索。”冷昶睿冷冽中又带着一丝柔和的嗓音。

“军部高层,有哪些成员?”萧摇皱着秀眉问道。她隐隐感觉,这似乎是那些人的所作所为。

“主要是冷凤及上官三大家族的成员。外加一些其他从底层升上的来的成员。”即使这些是属于军事机密,但冷昶睿也不会隐瞒的。

“冷、凤、上官及从其他成员,这些人当中,倒底哪个才会是内贼?”萧摇疑惑了。“那现在,救下石明轩的人,肯定是政界高层了,否则,谁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救下区区一个石明轩?只有有利用石明轩的人,才会救下石明轩,那重点又会是谁呢?”

“哼,不管是谁,我一定会查清楚的。”冷昶睿冷厉的说道。

“师兄,前段时间,我问了一下外公外婆关于,我父母的事,他们告诉了我一些。”萧摇说道。

然后就把自己萧家身份,萧家仇家都告诉了师兄。

“师兄,外公说他们很厉害,很多人都奇人异世,会奇门阵法,会岐黄之术,也会毒术,医术,易容等,他们分散在各地,在各行各业,都有这些人,而这些人作为轩辕丹凤传人,他们一直接收着祖先的誓言,他们最主要的目的就是不让萧家传人幸福。”萧摇忧心的说道。

这些人的能力有可能不低于她和师兄。单看他们这些人当中,能配出难度极高鹤红花毁容毒药就知道,他们毒术或医术水平不亚于她。

冷昶睿抓着萧摇的手道,“放心,师妹,没有人能够破坏他们的幸福。不管他们在哪,我都会把他们找出来,再连根拔除。”是的,没有人能破坏他和师妹的幸福。他好不容易能和师妹相守,他怎么允许那些人搞破坏呢。

“嗯。”萧摇点头轻声道,“师兄,那石明轩的事,及那次内贼的事,是不是有那些人在推动啊?我听外公说,他们准备攻回来,领统一国。”

“我会让人查清楚,这背后的人,到底是谁?”冷昶睿冷声的说道。他冷昶睿要抓的人,竟然被那些人给放回了,真是冒犯他的天威。

两人陆陆续续再说了一些几件事,再综合起来分析一下,现在石明轩最有可能出现的地方是在哪里。

“师兄,看来,我们得亲自去一趟云城才行。抓到石明轩,或许我们会找到一点突破口也说不定。”萧摇说道。

“嗯。”冷昶睿只是一声嗯,就应下了。

“大小姐,我把他们都带来了。”钱程去而复返的说道。

他后面跟着的就是张少华和刘显明。只是那两人,看着怎么还在发抖啊。萧摇有点疑惑了,他们的胆子也太小了吧。

张少华和刘显明站长战战兢兢的看着前面的一男一女,曾经被他们称为两只鬼大侠的人。

那天是在晚上看着的,只是路灯渗透性的昏暗灯光,照出来的两人俊男美女。只是那天这两个恐怖诡异的身手,以及神秘的药物,让他们亲眼看到他们的同伴在自残,残无人赌。给他们留下了深刻恐惧的阴影。

本以为,再也见不到的两人,此时又光明正大的出现在他们的眼前。一个是童文华新认的孙女,童家大小姐,一个是京城六大家族的第一家冷家大少爷,冷昶睿,一个兼职多重身份的大人物。

除了女人容貌有所改变,其他的一切都未曾改变,尤其那深入骨髓骇人气息。

可是,现在他们为什么要找他们,还有为什么,钱大少叫那女人为大小姐?他们之间已经很熟悉了吗?明明那天晚上,他们都还是第一见面的。

“萧,萧,萧小姐,找我俩有事吗?”张少华结结巴巴的说道。

“呵,没事就不能找你们啊。”萧摇假笑道,“何况我们是老朋友了,叙叙旧,不可以啊?”他们越是害怕,萧摇越想逗着他们玩。现在不玩,一会就没得玩了。

“这,这,”两人应也不是,不应也不是。明明知道他俩对他们有着深深的恐惧心里,竟然还要他们玩。

“好了,不逗你们了。”萧摇摆摆手说道,“看来,你们对那晚的事,印象十分深刻,我就好心的让你们忘记那天所发生的事,你们可愿意?”不管这记忆再恐怖,这也是一段记忆,说不定某时想起来了,就是直得回忆了。

“真的吗?”刘显明闻言,忙带着惊喜,“真的可能忘掉那晚上发生的事吗?”

萧摇点了点头。

“那太好了。”张少华也是少不了的兴奋太激动,终于可以睡一回好觉了。“那请问萧小姐要怎么做啊?”他现在是忘记了萧摇有多恐怖了吧。

他记得这女人会催眠术。他们之前也不是没有想过去催眠,就是怕万一在催眠过程中,把那事说了出来,那不是害苦了自己吗,甚至有可能丢了性命。所以,他们是宁愿忍着每晚的噩梦,也不愿意找人来催眠自己。

现在,噩梦的罪魁祸首主动说要让自已忘记这噩梦,真是一件值得兴奋高兴的事儿。

萧摇回答:“那晚我催眠那些女人,你们也都瞧去了。我就用催术让你们忘记那天晚上发生的事。”转而语气一转,带着点遗憾及戏虐,“其实那晚上的事没有这么恐惧吧。我那天处理的几个人可都是社会上的渣滓。那些人不仅是伤害一些无辜之人,手头上更是有几条性命。那样的人,不给惩罚,那是天理不容吧。你们两个虽然同样是社会上的渣滓,不过你们只是爱玩而已,也没有真正的残害过无辜之人。不然,你们今天可是不会出现在这的。”

萧摇在那天晚上也是说过,那些自残的人,可都是看见自己杀害的人,来报仇的。这一点,他们还是清楚的记得。当时,看到那些所谓的鬼,他们首先是感觉到简直不可思议,没有想到这世上真有回来报仇之说。还好,他们虽然也是爱玩,但都是在上流社会可以接受的程度去玩的,没有强逼良家妇女什么的,也没有杀人放火的坏事儿。所以,他们一直好好的活着,而不是像那些人一样,缺胳膊少腿的,那样凄惨下场。

不过,他们还是不想回忆起那天晚事。因为太血腥了了。

“好吧。我给你们催眠。”萧摇说道,“你们看着我的眼睛。”

张少华和刘显明照做,睁大眼睛的看着萧摇的眼睛。

其实,钱程也是很想忘记那天晚上的事,但他知道,萧摇可能不会让他忘记吧。她是要他记得,那次教训,记得她能让他好,也能让他如坠落地狱。

不过,现在想想,那天晚上的事,也没有那么可怕。那晚上,只是萧摇教训一些社会上的渣滓而已。同时,也给他提了一个醒,交友一定要看人品,不能再交一些只会谄媚,遇到事却只会躲在后面,那些只会拉着你吃喝的狐朋狗友。

萧摇对着张少华和刘显明说道,“那天晚上,你们只是赛车,然后就碰到一男一女,然后你们想要拉他们一起,他们不肯,你们不想教训他们,结果反被他们教训,被他们揍趴在地。……”当然那一男一女,当然是她和师兄,没有改变,在他们的记忆中,也就是他们两个人。

钱程在听到被他们揍趴在地,两个肩膀在不住的抖着,想也有想到他们揍趴的,是什么姿势。这大小姐也太狡猾了。即使改变记忆,在记忆当中,还是要输入那种被他们的教训记忆。

当萧摇灌输完这段记快之后,就一个响指就让他们醒来了。

他们一睁开眼,就看到一个红胎女孩站在他们面前,他们猛的吓了一跳,问道,“你,你,你是谁?”

换了记忆的他们当然不太认得出人了。不过,骨髓深处还是对萧摇有一点的惊惧,眼里都能看出来的,不过,至少没有发抖了。

萧摇对着他们呵笑两句,“你们猜,我是谁?”

听到萧摇不明的笑声,张少华和刘显明很快就发现了自己的处境,然后就慢慢想起来了,他们是来参加童家认亲晏的,不过就在刚才,他们在休息时,钱大少说要带他们去见两个人,然后他们就跟来了。

对了,见两人,刚才冒似他们才见一个吧,两人想起还有另一个人没见着,所以就一致转过头,猛然更是吓住了。这,这不是那天晚上反他们揍趴下的男人么?他怎么会在这?

冷昶睿在张少华和刘显明望向他们时,则是给他们一个锐利的眼神。似乎是带着警告意味。

两人再一次转头,看向,看着别一边的人,钱大少,钱程,眼神一致的问,怎么回事?钱程接收到了他们疑惑的眼神,也只能耸耸肩,因为他也不知道。

萧摇再次走进校园时,迎来的不再是别人的指指点点,而是人人的争相讨好。

“萧摇同学,早!”一人男同学,眉开眼笑的打招呼道。

萧摇只是点了点头。

然后,又一个女同学,磨磨蹭蹭的走到了萧摇面前,说道,“早啊,萧摇同学。”

萧摇同学同样点了点头,没有多搭理她,就径直走了。

留下的那个女同学,则是带着不甘及气愤的眼神看着远去的萧摇。

“好了,小绫,她已经走远了,不用再看了。”另一个女同学走过来说道。

“哼,拽什么拽,不就是一个干孙女吗?有什么了不起。”这个叫小绫的同学看着萧摇的背影,十分不甘的说道。

为什么一个丑八怪,一个乡下来的野丫头,什么都有,有俊美帅气的男朋友,现在更成为童家大小姐,拥有童家财产六分之一的财产继承权啊。现在,她都要飞上天了吧。

这个小绫的想法,也是那些忌妒萧摇的人的想法。

萧摇从下车,到走进教室,一路上都有人跟她打招呼。她愿意的她就点点头,不愿意的,她看也不看,惹提那些人又在她背后嚼舌根子。不过,萧摇对那些也不放在心上。

“哎呀,童大小姐,你终于来了,”张明明一看到萧摇就开始惊呼了,然后带着可怜的语气,说到,“我盼你来,可是盼穿秋水啊。”

“别,别,”萧摇一身的鸡皮疙瘩就抖落起来,这张明明娘娘腔的样子,真让她受不了。“我可是名花有主的人,你的盼穿秋水用在别人身上去吧。要是用在我身上,让他知道的话,三天都有可能起不来的。”

三天起不来的,当然是被人揍的三天起不来,他不会亲自揍,他随便派一个人来揍都可以,比如那个,那个谁,诸一铭老师,他只要找人由头,就可以光明正大的揍着张明明呢。

一想到那个冷面男人,张明明陡然打了一个机灵。那个男人的武力值有多高,他可是亲眼见过的。一个脚踹,就能把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孩子当作足球一样,给踹得的远远的。更别说他一个大男人了。更不会怜香惜玉什么的。

“老大,童大小姐,你知不知道,你再不来,我可能就要被他们扒了一层皮了。”张明明指着身后那些人带着怒气的说道。

“哦。”萧摇上上下下看了一下张明明,“你这身皮这么厚,就算被他们扒了,你不是还有一层吗。”

“老大,你不带这样子吧。”张明明顿时觉得是个被人欺负的可怜孩子了,“你也不想想,我这是因为谁啊。现在你不仅不帮我,还来打击我。”

“行了,别装可怜了。我一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萧摇摆摆手说道。

张明明去了一边,默默蹲墙角,画圈圈去了。心里可怜的说道,这老大,就会欺负他。

赵卫东一把把张明明推开了,带着一点谄笑说道,“萧摇同学,外面报纸上说的,都是真的吗?你现在真的是童家大小姐了?”

萧摇对着赵卫东,嘿嘿,假笑了几声,然后说道,“不是。”

“萧摇同学,你就别蒙我们了,那报纸上都刊登照片了。”孙凯凑过来说道。他们不然知道,萧摇那句不是,是骗他们的。

“什么,还有照片?”萧摇惊讶了。她知道是把认亲晏的事,给登出来了,但没想到,还把照片给登上去了。唉,算了,登了就登了吧。

“那是当然。”一众人点头附和着。

“要不是那几张照片,我还以为是同名同姓之人呢。可没想到竟然就是我们班的同学。”一个同学说道。

“萧摇同学,我们都很好奇,你和童老爷子,到底是怎么认识的啊?”一个女同学轻声的问道。萧摇只是一个乡下丫头,她到底是跟童文华怎么认识的啊?

萧摇看了一下,个个眼睛发光发亮的,等着她来回答的同学。嫣红的笑了笑,问道,“你们都很好奇是不是?”

众人点了点头,本以为萧摇接下来,就会告诉他们的。

只是,萧摇故作神秘的说道,“你们越是好奇,我越是不告诉你们。”

众同学简直要揍萧摇了,摩拳擦掌跃跃欲试,有这样耍人的吗。有吗?只是考虑到他们的武力值都比不上萧摇,揍上去,也就是自己挨揍的份,只能把拳头放下来。

这个人不能揍,另两个人可能揍吧。谁让这两个人是萧摇的小弟啊。老大之过,小弟代受之。

“啊,啊,老大救命啊,老大救命啊。”

“老大,救救我啊,求求你,就告诉我们吧,不然我们都会被打死的。”

刹时,教室时变得热闹,有种鸡飞狗跳感觉啊。

中午吃饭,萧摇还是和以往一样,跟张明明及丁浩三人,去了普通食堂吃饭。对于萧摇来说,去哪里吃饭都一样,但她不喜欢,豪华餐厅那种高一等似的人。

只是,在路上,被人拦住了。

萧摇挑了挑眉,看着这个眼睛都哭的浮肿的同学,夏末凉小姐。

此时的夏末凉,根本就没有以前那种看着娇弱,动人及夹带着可爱的女孩。而是浮肿的眼睛,还红通通的,就是化妆也掩盖不了。

虽有哭泣,但却似乎并没有把自已的脸哭花,妆容看起来还是很精致,只是脸上的憔悴即使是化妆也同样掩盖不了。

身上也没有穿她标志性粉色衣裙或白色衣装,今天她穿了一件深黑色羽绒服,整人个看起来,很是阴沉昏暗。

夏末凉拦着萧摇,对她咬牙切齿,恨恨的大声质问道,“萧摇,看到我副模样,你满意了吧?开心了吧?”

萧摇面无表情的说道,“你这副模样,你哪副模样?你又没有缺用缺脚,你又能是哪副模样?”

听到缺手缺脚,夏末凉更是恨得牙痒痒的,她声泪俱下的说道,“萧摇,你真够狠的啊。现在,逼着我所有的亲朋好友,都离我远远的,让他们来骂,恨我,现在,更是没有一个陪我说话,陪我玩。萧摇,这就是你的目的,是不是?”

夏末凉简直恨得想要把吃下萧摇的肉,才能下心头之恨。

如果不是萧摇,她一切都很完美,有着很多人崇拜,同样有着很多男同学的爱慕,她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可是,这一切都被萧摇破坏了。如果不是萧摇在那么多人面前,那样说她,如果不是萧摇手上的那段录音,如果不是萧摇的咄咄逼人,她夏末凉至于落到亲朋好友的背叛吗?

萧摇看到对她厉声责问的夏末凉,简直无语了。都到这地步了,还不反醒自己,还把所有的错都推在别人的身上。这样的人,真是无可救药了。如果,她真能反醒自己,她萧摇还能高看她一下,然而她没有。

萧摇冷声说道,“夏末凉不是我害你的,而是你自己害自己。”

说完,也就没有再搭理夏末凉,径直走向食堂。

夏末凉恨恨的看着萧摇的背影,心里不住的呐喊,萧摇,萧摇,我一定也要让你尝尝众叛亲离的滋味。

上一章
下一章